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杨氏发威
    谢嘉音笑盈盈的看着谢珊,“我交给我奶奶了啊!这些东西是我奶奶让我买的,有问题?”

    “那是我娘卖绣品的钱,我刚开始就跟你说了,今天我去镇上,是去卖绣品的。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镇上的绣庄问啊!我娘的绣品都是在那儿卖的。”

    “你……”

    “我奶奶是这个家的老夫人,我娘亲是谢家嫡长媳,她们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交给她们,有问题吗?不交给她们,难道交给你们吗?”

    “噗……”众人见谢珊跟周氏这般吃瘪,人群中终于有人忍不住再次笑了。

    “哈哈音丫头说的没错,交给奶奶娘亲,这是对的!”

    “就是就是啊!我觉得音儿做的挺好的。”

    说话的,是李氏与刘小英,她们一家向来是跟长房亲近的。

    周氏被堵的无话可说,又不占理,此刻李氏出来帮谢嘉音说话,她气的狠狠的瞪了李氏一眼,李氏白了她一眼,一点儿也不怕她。

    “音儿……”身后的杨氏忽然说话了,“快跟你二奶奶跟四姑姑道歉!”

    杨氏的话音一落,周围的人都是一愣,不解的看着杨氏。

    杨氏走上前,表面严厉的对谢嘉音道:“音儿,娘亲平常是怎么教你的?女儿家要和善大气,文静娴雅,你二奶奶跟你姑姑再怎么不是,你一个做晚辈的也不应该跟她们争吵。”

    “你是谢家的女儿,维护谢家名誉没有错,但记得,还有奶奶跟娘亲呢!以后有事告诉奶奶跟娘亲,我们会处理的。”

    “今天虽然是你二奶奶跟四姑姑不对,但你要记住,你从小读书识字,不能跟她们一般见识。不然的话,你大哥肯定会生气的,书香门第的女孩子,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不能忘了礼仪规矩。”

    “快跟你二奶奶跟四姑姑道歉!”杨氏眼神示意谢嘉音,让她听话。

    谢嘉音叹了口气,她知道杨氏的意思,无非就是担心她的名声不好听而已,都等她把一切都说完了才来让她道歉,就是想让对方吃个哑巴亏。

    虽然她不太在乎名声这种东西,可是这是古代,她也必须入乡随俗,不管在哪里,保护自己总是好的。

    谢嘉音很听话的对周氏跟谢珊行了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的礼仪,乖巧道:“二奶奶,四姑姑,音儿错了,你们是长辈,即便你们的行为有损谢家名誉,我作为晚辈也不能直言诉说,音儿为了谢家的颜面,行事鲁莽了,是音儿的不是!”

    周氏:“……”

    谢珊:“……”

    众人:“……”

    刚才还一副疾言厉色的样子,忽然就变成了温和有礼的大家闺秀,众人一愣,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杨氏点点头,转头对周氏道:“二娘,音儿年纪还小,您也知道,从前她不会说话,被人欺负也说不出口,如今终于会说话了,被人欺负了自然是要说道两句的,以后我会好好教导她。”

    “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四妹妹不对,一个女人家,尤其她还是谢家的女儿,竟然出去跟人打架,弄成这个样子跑回来找长嫂出气,实在不该。”

    “我的绣品,还是值些钱的,我刺绣的手艺好,这点儿玉泉村很多人都知道。”

    “四妹钱掉了,不怀疑别人却只首先怀疑自家人,理由竟然还只是荒唐的见过音儿一面,这一点,实在太让人失望了!四妹妹都是嫁出去的人了,我也就不多加管教了,二娘这就带她离开吧!”

    “最近这段时间,四妹妹还是不要回娘家了,不然老爷子回来要是知道她做了这些有辱门风的事情,一定会大大的责罚她的。”

    谢珊被骂的脸色铁青,怒吼道:“你……我哪里有辱门风了?你别血口喷人!”

    谢珊心里是震惊的,这长房怎么变得这么邪门?这杨氏表面上善良大度不计较,实则句句都是在辱骂她,从前的杨氏,可不是这样的。

    杨氏眼神一冷,对谢珊喝道:“四妹,我是你长嫂,你跟我说话请注意点儿分寸,你儿子也是要考功名的人,让人知道有你这么一个没规矩的娘亲,别人会怎么看他?”

    “你弄成这个样子,难道不应该赶紧去收拾收拾?这个样子出现在人前,像什么样子?”

    “你……”谢珊从未见过如此伶牙俐齿的杨氏,此刻对上杨氏,谢珊从前的那些优越感竟然一点儿也找不到了。

    她感觉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而杨氏就是尊贵无华的大家夫人,这么一对比,她简直不堪入目!

    看看周围,人群中,竟然有一些人一脸鄙夷加嫌弃的看着她!

    从前不是这样的,她是谢家女儿,嫁在朝阳县,夫家重视,儿子女儿都争气,所有人看到她都是巴结讨好的……

    “就是啊!怎么能这样呢?刚才还说三丫头不懂事呢!这会儿自己不一样对长嫂大呼小叫?”

    “就是,音丫头才十二岁,还是个小姑娘呢!她都嫁人十几年了,孩子都跟音丫头一般大了,竟然也这么没规矩,她那孩子是怎么考上童生的?”

    “就是就是!以前我看她家那闺女,还觉得特别像大户人家的小姐,如今看来,有一个这么没规矩的娘,那姑娘还不知道被教导成什么样呢?”

    玉泉村是个很大的村子,村民也不少,虽然很多人都巴结着谢家,巴结着周氏,但也有那些没有佃谢家田种,看不惯周氏的人。

    有些一直巴结着周氏一脉的人脸色有些不好看,纷纷出言帮助谢珊跟周氏。

    “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三丫终究是晚辈,跟长辈大呼小叫就是她的不对!”

    “是啊!周老太太是谢老爷子以平妻之礼娶进谢家的,她们凭什么不承认?”

    “谢冬就是一个药罐子,有多少钱都不够花的,长房一脉没钱不是很正常吗?现在突然有钱买东西了,被怀疑也是应该的。”

    ……

    “真是搞笑,自己钱掉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跑上门说自己侄女是小偷,这么大的罪名,她们有证据吗?”

    “就是!莫名其妙跑来说人家是小偷,还不允许人家反驳了?”

    “音丫头已经跟她四姑还有二奶奶道歉了,谢珊也去跟杨氏道歉啊!”

    两边的人渐渐吵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