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你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爷爷宠妾灭妻吗?
    谢珊气的气血上涌,但见周围这么多人,她是绝对不敢把事情说出来的。

    周氏一双老眼阴沉的盯着谢嘉音,“我刚才听人说你买了一车的东西回来,你哪儿来的钱?是不是从你姑姑身上拿的?”

    谢嘉音一顿,看了眼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肯定是这些人在周氏面前说什么了。

    之前她回来的时候,明明就看到那些人对她不屑一顾的,如今还是到周氏面前说三道四,无非就是说了些她们的坏话,讨好周氏而已。

    谢嘉音翻了个白眼,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周氏,“我说二奶奶,这么白痴的问题你是怎么问的出来的?”

    “同样都是谢家的人,我们还是长房嫡出,你跟你的子女都能穿金戴银,我们花点儿钱买点儿东西,很奇怪吗?”

    “你……”周氏被气的脸色青紫。

    呃……

    周围的人一愣!好像是这个理,可是,为毛就觉得哪里不对?

    周氏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情绪失控而冲上去撕了这个死丫头,咬牙道:“你少打马虎眼,谢家的钱都是我在管着,老爷子走了好几天了,你们手里根本就没什么钱。”

    “平常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哪儿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不是偷你姑姑的钱,那是哪儿来的?老实交代!”

    这话周氏说的很有底气,谢家的钱确实都是她在管着,老爷子相信她,一家子的家用,都是她支配的。

    吴氏这边根本没什么钱,老爷子也就是看在谢嘉沣的面子上,每年给点儿粮食保证他们饿不死罢了!

    她们手里根本不可能有钱!

    说着,周氏还特别得意的看了吴氏一眼。

    吴氏气的脸色有些发白,无奈老爷子不看重她,她也无可奈何。

    周围的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眸光看向谢嘉音,然而谢嘉音听了这话,不但没有半点儿心虚,反而眯了眯眼,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她眸光危险的朝周氏走去。

    少女身上穿着简单的衣裙,但容颜出众,气质尊华,此刻冷着脸一脸严肃的模样,无端的让人感受到她身上的威压。

    仿佛,此女生来便尊贵,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膜拜的感觉。

    “二奶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谢家的钱都是你在管着?什么叫我们连吃饭都成问题?”

    “我奶奶才是谢家的当家老夫人,谢家的钱即便不在她的手里,那也是应该在我爷爷手里,怎么会在你一个姨娘的手里?”

    “就算是我爷爷外出无法顾及家里,我奶奶忙着照顾我父亲无暇管家,这管家的权力暂时交给你了,既然是你管家,那为什么我们长房嫡出一脉竟然连吃饭都成问题?而你跟你的子女却穿金戴银?”

    “你就是这么管家的?厚此薄彼,目无尊卑,还飞扬跋扈的四处炫耀,你是想告诉所有人,我爷爷宠妾灭妻吗?”

    “你……”周氏脸上的得意瞬间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惊恐与羞怒。

    谢家读书人众多,这些年老爷子一直称自己是书香门第,最是注重名声,宠妾灭妻的名声要是传出去,那么谢家的名誉就彻底完了!

    男儿们将来还怎么在读书人中立足?

    这话她该怎么接?平常大家心知肚明,这些乡下小老百姓是不会管的,但是一旦她们亲口承认,那就不一样了!

    周氏又羞又怒,身份是她一生的痛,即便这么多年来她在谢家一直都比吴氏得宠,但也依旧无法让她名正言顺。

    宠妾灭妻?

    呵!

    “放肆!”周氏大喝一声,“谢嘉音,你越发的没有规矩了,我是谢家的平妻,你也要叫我一声二奶奶,小小年纪既然敢教训长辈,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周氏仰着脖子不肯认输,不管如何,她都是谢嘉音的长辈,谢嘉音这般无礼,将来凶悍的名声传出去,看她还怎么嫁人?

    谢嘉音却是不怕她,她可不会为了所谓的名声来委屈自己。

    再说了,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制度习俗下,人的行为如何判定,更多的,还是看自己这张嘴怎么说,只要没犯法,那便看谁的嘴皮子厉害了!

    谢嘉音不卑不亢道:“想让我尊重你们,那也要你们有个长辈的样子,我只不过在跟你讲道理,哪里就对你不尊敬了?”

    “我从小被爹爹还有大哥教导读书识字,知理明理,我可是谢家嫡出的孙小姐,维护谢家名誉是我的责任,碰到你们做了让谢家蒙羞的事情,我还不能说了?”

    “你……”周氏被堵的无话可说,她这些年虽然跋扈,但终究没读过什么书,不过是个小货郎的女儿,她能知道什么道理?

    反倒是谢嘉音,抬出自己的爹爹与哥哥,无端便让众人对她更加信服。

    古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谢嘉音的爹爹还有大哥,都是远近闻名的大才子,人人在家教育孩子的时候都是以谢嘉沣为榜样的,谢嘉音是他们教导出来的,自然是对的。

    谢珊连忙接过话,“谢家是我爹当家,家里的财产自然都是在我爹手里,平常家里的一应花销都是我爹给的,给你们的钱都几乎都被大哥喝药喝了,你们根本就没那么多钱,你这些钱是哪儿来的?别告诉我是你自己赚的?”

    谢嘉音挑了挑眉,“就是我自己赚的,那又怎样?”

    谢珊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似乎在等着谢嘉音说这句话一般,“谢家如今还没分家,长辈在,不分家,小辈赚的钱都是要上交的,你赚的钱竟然不上交就自己花了,这么没有规矩,是谁教你的?”

    谢嘉音笑了,看着谢珊的眸光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我交了啊!”

    “我今天上午只见过你一个人,回来钱就不见了,而你正好买了那么多东西,我的钱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