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把谢嘉音卖到赵家换银子
    “掌柜的?”谢嘉音唤了一声。

    “啊……哦……太好了太好了,恭喜你啊!”余掌柜这才回神,脸上连忙换上了惊喜的笑容。

    谢嘉音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中的神色。

    看到柜台上的绣品,余掌柜再次呆住了,看了那绣品好久没有回神。

    谢嘉音更加狐疑了,“掌柜的?”

    “啊……哦!这……做的真漂亮,是你娘做的吧?”

    谢嘉音脸上挂着笑,眼神却有些发冷,“是啊!我娘亲做的,你看看。”

    余掌柜拿起那些帕子荷包,一个一个看的非常认真,尤其最后的牡丹花开的绣图,她看了好久,那脸上的表情,表面惊喜激动,其实那眼神中,谢嘉音却看出来了,她很震惊,甚至……狐疑!

    奇怪!

    “这是你娘亲手做的?天呐!简直太漂亮了!这针脚,这手艺,以前怎么没见你娘手艺这么好啊?”

    做生意的人,最先关注的,不是这东西她想卖多少钱,不是立即就想把这些东西买下来,更不是询问以后能不能长期供货,而是关注她娘为什么以前没拿出来……

    谢嘉音笑笑,“我娘以前不会啊!这些都是她这些年好不容易才琢磨出来的,以前手法还没练熟,不敢拿出来用,怕糟蹋了绣布,如今家里都快过不下去了,哥哥们还要读书,娘亲没办法,这才试试的!”

    “哦!这样啊!你哥哥读书,不是谢家出的钱吗?现在你爷爷不供他们读书了吗?”

    “爷爷出的钱不够,再说了,他现在出门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这样啊!你们这些年过的不容易,你娘是想让你们这些孩子都过上好日子,才这么拼命的做绣活的吧?”

    “是啊!娘确实心疼我们!”

    “你大哥二哥读书都那么好,尤其是你大哥,将来考功名当大官那是肯定的,你娘一定盼着儿子能高中,这样,将来你们就有好日子过了!对不对?”

    谢嘉音没说话。

    没有得到回答,余掌柜张嘴还想问,谢嘉音直接道:“掌柜的,你看看这些绣品值多少钱?”

    余掌柜这才低头看向绣品,最后,给出的价格跟杨氏说的差不多,谢嘉音象征性的说了几句,挑了绣线跟绣布,便带着银票出了门。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谢嘉音看着手中的包袱,眸光越来越冷!

    这个谢家,仔细想来,确实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谢家十几年前突然发家,爷爷虽然偏宠周氏一脉,却这么多年一直都没给他们扶正,反而一直保留着他们长房一脉正室嫡出的身份。

    在谢家越来越败落的今天,爷爷仍旧供两个哥哥上学,供爹爹吃药……

    娘亲明明有本事能让家里过的更好,却一直没有拿出来……

    谢嘉音忽然觉得,这小小的农家,看似简单,却隐藏着无数的秘密。

    就连墨修辰,都是忽然窜出来的……

    她确定,墨修辰对她没有恶意。

    前世活了几十年,一出生便在那样复杂的环境下长大,她最自信的,除了自己的医术,就是看人的眼光了!

    那么唯一的可能,那就是墨修辰知道有关谢家的秘密!

    谢嘉音心思百转,努力的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着蛛丝马迹,然而走着走着,脚步却忽然一顿!

    她被跟踪了!

    几乎是瞬间,她就想到了谢珊!

    谢嘉音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嘴角微微勾了勾。

    那天因为李杰摔断腿的事情谢珊跟周氏来找麻烦,当时她就看出来了这两人的眼神不对劲,这些天她一直待在家中,今天刚出来,这些人就开始动手了?

    呵呵!

    看了看这人来人往的大街,这地方不好下手啊!还是找个偏僻点儿的地方吧!

    谢嘉音装作一副逛街的样子,左绕绕,右绕绕,越绕越偏,越绕身边的人越少。

    渐渐地,主街道那边的声音已经远远的被甩在后头,这个偏僻的小巷子,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身后的谢珊看着前方的谢嘉音,嘴角露出一抹恶毒的笑意,“娘,这小贱人估计是迷路了,竟然走到这偏僻的地方来了,连老天都帮我们呢!”

    旁边周氏也跟着笑了,心情极好的样子,“是啊!珊儿,确实是老天爷在帮我们,快点儿,动手吧!这个地方没人,这贱蹄子跑不掉了!”

    谢珊点点头,“嗯!这小贱人害得杰儿伤的那么重,我岂能轻易放过她?”

    一想起她儿子李杰到现在还躺在床上,有一条腿大夫说如果不花大价钱用好药养着,将来很可能会落下残疾,她就恨得不行。

    她的杰儿,从小读书就好,夫子都夸将来肯定能高中,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儿子身上,要是他的腿落下半点儿残疾,那都是无法科考的。

    无法科考,再好的才华,也只得硬生生葬送!

    贱人!今天就让你付出代价!

    谢珊拿着一个麻袋跟一根棍子走向谢嘉音。

    谢嘉音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嘴角一勾,抬头瞧了瞧天空,然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谢珊:“……”

    周氏:“……”

    “这……”谢珊有些傻眼,

    周氏查看了一下,对谢珊道:“这小贱人晕过去了!”

    谢珊呆了呆,这么巧?

    周氏没有多惊讶,见谢嘉音晕过去了反而很高兴,“珊儿,这丫头从小身体就弱,前几天又被打破了头差点儿丢了命,吴氏那个老贱人可没什么好东西给她调养,刚才走了那么多路,估计是累了,晕过去了正好,咱们省事了!”

    谢珊用脚踢了踢谢嘉音,见她确实没有反应,这才笑了,“小贱人,让你害我家杰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谢珊气怒着想多踢谢嘉音几脚出出气,周氏连忙拦住她,“哎呀珊儿,可不能动她,这丫头待会儿可是要卖给赵家换银子的,你要是把她打坏了,那赵夫人不满意怎么办?”

    谢珊想到这个,这才不甘心的没有动谢嘉音,“娘说的对,咱们得用她换银子才对,杰儿伤的那么重,还需要好东西调养,这丫头等卖到了赵家,有她受的。”

    周氏跟谢珊高兴了一阵,将谢嘉音装进麻袋,谢珊扛着,去往交易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