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恶整孙秀 都来偶遇
    孙秀已经嚎了一天一夜了,其实看孙秀那个样子,孙大柱已经相信孙秀不是装的了,可是,他一点儿也不想承认孙秀是被他打成这个样子的。

    再说了,从前这死丫头也没少被打,怎么就没见疼成这样?

    她前头两个姐姐被打的比这狠多了!

    不也没事吗?

    “行了行了!别嚎了!老子明明就没下那么重的手,她怎么可能疼成这样?一点儿皮外伤而已,竟然能要了命,你骗谁呢?”

    见孙大柱到现在还想不通,贾氏只能道:“孩子她爹,这个时候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不管秀儿是怎么伤的,咱们还是带她去医馆瞧瞧的好。”

    “秀儿已经十三岁了,眼看就能嫁人了,这个时候,要是让她对咱们寒了心,将来也不会一心一意帮衬咱们不是?”

    “她敢!”孙大柱大怒。

    “孩子他爹!不管秀儿敢不敢,我的意思是,眼下咱们这样对待秀儿,其实不划算。”

    “秀儿长的好,将来肯定能嫁进大户人家,这段时间咱们对她好一点,将来她嫁了人,依旧对咱们孝顺有加,这样,咱儿子才有依仗不是?”

    “儿子还要读书,将来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长大了还要成亲娶媳妇儿,咱家这房子也这么差,将来儿子带几个同窗回来坐坐都不好意思。”

    “最好啊!是在儿子读书的时候,就把这房子换个新的,将来家里要是能买个下人,那就更有面子了,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要花钱的,不靠秀儿,咱靠谁?”

    孙大柱被贾氏描绘的美好未来给说动了,再加上他确实也舍不得一个马上就能嫁人的女儿就这么白白的毁了,所以贾氏这番哀求,他便答应了。

    “好吧!”

    这个时候,谢嘉音已经来到了孙秀的房间里。

    孙秀的房间很破旧,只有简单的一张木床还有一张桌子,谢嘉音进来的时候,孙秀正躺在床上休息!

    一波钻心刺骨的疼痛刚刚过去,她根本就睡不着,仅仅是一天一夜,她已经被折磨的去了半条命。

    如今脸色苍白,两眼无神的躺在床上,等待着下一波那恐怖的疼痛来临。

    听到声音,孙秀下意识的转过头来,谢嘉音瞬间出手,一股气劲打入她的穴道,孙秀立即晕了过去。

    谢嘉音笑笑,她知道,孙秀晕过去之前,肯定是看到她的脸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她是故意让她看到的,就让她这样模糊的不敢确定,心里一直对她有惧怕才是最好的。

    掌中运气,谢嘉音震出了孙秀腿部的银针,还给她喂了一点点稀释的灵泉水,然后解开她的穴道,从窗户翻了出去。

    房间里,孙秀幽幽转醒,猛然坐了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四下寻找,谢嘉音!

    她刚才好像看到谢嘉音了!

    虽然是夜晚,但窗外的月光很亮,这个简单狭小的屋子里有什么,几乎是一览无余。

    孙秀眼睛转了一圈也没看到谢嘉音的身影,可是,她刚刚明明看到了啊?

    “娘!娘……”孙秀大叫两声。

    “来了来了!”贾氏正好跟孙大柱来到了门外,进了门,就看到孙秀坐在床上一脸的疑神疑鬼。

    “秀儿,你怎么坐起来了?好些了吗?”

    “娘!娘,我看到谢嘉音了!我看到谢嘉音了!娘,她过来做什么?她是怎么过来的?娘你快去追,她刚才看我的眼神可吓人了!”

    贾氏皱了皱眉,谢嘉音?

    谢嘉音怎能可能到这儿来?

    “秀儿,你怎么了?都这个时候了,谢嘉音怎么可能会过来?再说了,我跟你爹一直没睡,这家里来了人难道还不知道?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你看错了!”

    “不是的娘!我真的看到了……”孙秀激动的一把抓住贾氏的手,刚才谢嘉音那笑容实在太可怕了,让她抑制不住的心里发抖,她一定要弄清楚。

    她抓着贾氏的手,力度有些大,贾氏一愣,“秀儿,你身上不疼了?手有力气了?”

    之前她明明疼的浑身无力的。

    呃……孙秀也愣住了!

    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我……我的手有力气了?”

    旁边的孙大柱,此时已经大怒,“臭丫头,还装!你不是说自己疼的快死了吗?我看你好的很呐!说话这么有力气,精神的很,哪里像是快死的人?”

    孙秀吓了一跳,看向自己的父亲,贾氏已经去把油灯点上了。

    此时再看孙秀,哪里还是之前那一副快要断气的模样,她脸色红润,气息平稳,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十足……

    “这……”贾氏傻眼了!

    “死丫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装死,我打死你!”

    “啪!”孙大柱一个耳光毫不留情的甩了过去。

    “啊……”

    谢嘉音站在院子外面的树后,听着里面孙秀的尖叫声,孙大柱的叫骂声,接着就是拳打脚踢的声音……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呵!得罪我谢嘉音,就要做好被我报复的准备!

    第二天,刘小英过来送鸭蛋,这段时间家里的鸭蛋,刘小英是全部都送过来了,因为这些鸭蛋,家里的日子都好过了些。

    谢嘉音在院子里等着,刘小英进门的时候,奇怪的看了外面一眼。

    “音儿!”

    “英子,快进来!”

    刘小英跟谢嘉音一起将鸭蛋送去厨房,好奇道:“音儿,你觉不觉得,有些奇怪啊?你家门外什么时候这么热闹了?你小姑还有谢玉颜跟谢玉芳可是很少来这边的,我刚才竟然看到她们都在外面树下呢!”

    “这天气也不热啊!不用乘凉啊!”

    “噗……”谢嘉音笑出了声,“如今都快入冬了,外面那几棵树,除了四季常绿的那几棵,剩下都已经光秃秃的,乘什么凉啊!”

    谢嘉音将这三十个鸭蛋的铜钱递给刘小英,“你数数!”

    经过几次,刘小英已经习惯了当面点钱,所以接过来数了之后,便放进了衣兜里,嘴上却是道:“那她们一个个的都来这儿干嘛?”

    谢嘉音从窗户往外瞅了一眼,意味深长道:“你难道没发现,她们一个个的,都精心打扮过吗?”

    刘小英一愣,瞧了一眼,这才道:“我说刚才我怎么觉得奇怪呢!原来是因为这个,你小姑,玉颜玉芳,还有那陈小花,王荷花,不管平时是什么样子,至少现在确实都是打扮过的,这……她们是要干啥?”

    刘小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