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这里是古代,女儿家的名声非常的重要,她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这朱红霞张口就说她嫁不出去,可谓是恶毒之极!

    谢嘉音拦住了想要替她说话的刘小英,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云淡风轻道:“我即便嫁不出去,也不会像你女儿那样倒贴的!”

    “你……”朱红霞大怒。

    “还有啊!我今年才十二岁,嫁人还早呢!只要有我大哥谢嘉沣在,我就不愁婚事,红霞大娘有这个闲心,还是先操心操心你家荷花吧!”

    王荷花今年十七岁,比谢瑞还要大一岁!

    古代女子比男子年龄大,可是非常难说亲的,绝大多数人家,男子都不会娶年龄比自己大的女人。

    被一个自己从未瞧得起的小姑娘这么挤兑,揭到痛处,朱红霞大怒。

    她一直认为,自己女儿是要嫁给谢瑞的,而谢瑞是谢家最受宠的儿子,女儿只要嫁过去,就是这谢嘉音的小婶婶。长房一脉不受宠,谢嘉音将来还不是要巴结着她的女儿?

    巴结她的女儿,自然也要巴结着她!

    而现在,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个小贱人给嘲笑了,简直岂有此理!

    见周围这么多人看着自己,朱红霞大怒,手指着谢嘉音,整个人都在发抖,“小贱人,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这个目无尊长的东西!”

    “我大哥可是谢嘉沣,得罪我之前,最好先想想后果!”

    谢嘉音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朱红霞准备冲上来的动作瞬间一僵!

    没错!

    即便大家再怎么瞧不起长房一脉,也没人敢瞧不起谢嘉沣!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谢嘉沣是谢家在读书上最有天赋的人,也是目前成就最高的人。

    他九岁考中童生,十三岁以院试第一名考中秀才,紧接着在云山书院的招生考试中,成功碾压来自整个大景朝六百多位秀才童生的考生,成绩遥遥领先。

    以第一名的成绩,顺利进入云山书院读书,被书院院长大人亲口誉为“少年天才!”

    听说那六百多个考生中,还有不少是举人呢!年纪三四十读了几十年书的人都有。结果,都没能比过年仅十三岁的谢嘉沣,由此可见,谢嘉沣的才华!

    云山书院啊!

    大景朝四大书院之一,那里面出来的学子,大多数成就都远超普通的读书人,谢嘉沣本就能耐,到了云山书院里,岂不是更加如虎添翼?

    明年他就要再次下场考试了,若是能中了举人,那就可以当官了!

    而谢家,除了谢冬这个秀才之外,也就只有周氏的长子谢礼是秀才了。他中秀才已经十几年了,这十几年都没能再进一步,谁知道最后还能不能中?

    周氏的小儿子谢瑞,跟长孙谢智轩,如今都还是童生呢!

    即便这次考中,也不过就是个秀才而已!

    朱红霞站在原地,脸色铁青,她女儿荷花已经十七岁了,再过两年就是老姑娘,没人要了!

    可是男子却不一样,谢瑞即便再等个几年,二十出头,只要他能高中,一样能娶到媳妇儿。

    长房一脉即便再不受宠,这谢嘉沣要是跑去跟谢老爷子说不让荷花进门,那么荷花就危险了!

    见朱红霞站着不敢动,谢嘉音冷笑了一声,看向剩下的那些女人们,“想通过欺负我们长房来巴结周氏,我劝你们以后还是掂量掂量的好。”

    “周氏都已经是个老太太了,她孙子都快能成亲了,几十年来我爷爷都没把她扶正,她到底能不能上位,还两说呢!”

    “而我……可是很记仇的,这么多年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长房的,我可都记着呢!”

    周围的女人,纷纷变了脸色。

    从前长房一脉好欺负,她们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们从来不反抗,可是现在这个哑巴了十二年的女孩突然会说话了,竟然一下子就变得这么……难缠!

    “英子!我们走!”

    谢嘉音跟刘小英准备离开。

    “站住!你还没赔钱,不能走!”孙大柱见那些人拿谢嘉音没办法,急了,他的一两银子还没要回来呢!

    这人重男轻女,在家里从来没把孙秀这个女儿当人看,长期的习惯之下,对待谢嘉音这个跟孙秀差不多年纪的女娃娃,态度自然也没好到哪儿去,伸手就要去拉谢嘉音。

    忽然,一阵破空之声传来,一个小石子精准的打上了孙大柱的手腕,让他惊叫一声,手臂立马收了回去。

    “啊……”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把锋利的长剑便直直向他飞来,孙大柱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瞬间被吓傻了眼。

    宝剑锋利,带着寒光,在一种女人的惊呼声中落在了孙大柱的面前,只差一点点就插入了孙大柱的脚掌!

    “啊啊啊……”

    “杀人啦!杀人啦!”

    习凛大步走过来,将剑收了回去,对着那帮尖叫着四处逃窜的女人冰冷道:“闭嘴!”

    这冰冷的声音,毫无温度,像是地域阎王一般,瞬间把那些女人吓得瘫软在地,再也不敢动弹!

    墨修辰大步走到谢嘉音身边,看了一眼她的手臂,黑眸中,是浓浓的担忧,“没事吧?”

    音儿的功夫,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恢复,他是真的怕她受委屈!

    谢嘉音站在那里,看着满目担忧的墨修辰,她这是……被人保护了?

    这感觉,还真是……新鲜!

    不过,感觉还不赖!

    谢嘉音清亮的眼眸里带着笑意,“没事!”

    这几天相处下来,这家伙对她的心意已经毫不掩饰了,如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跑出来了,他难道不知道,他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会在玉泉村引起多大的轰动吗?

    谢嘉音嘴角抽了抽,似乎已经能预想到,她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平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