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不疼掉你半条命 我就不叫谢嘉音!
    谢嘉音回头,就看到孙秀正被她爹孙大柱追着打,她娘亲贾氏正跟在后面着急的劝着,可是孙大柱打红了眼,根本就听不进去。

    “臭丫头,你胆子肥了是吧?平时在家好吃懒做就算了,到了布庄竟然还这么毛手毛脚,一两银子啊!你爹我要做多久的短工才赚的到?那能给你弟弟买多少好东西你知道吗?死丫头,我打死你!别跑!”

    孙秀之前在布庄撕坏的那块纱,赔了银子。孙大柱之前在镇上给人做工,今天回来才知道这事儿,可把他给气坏了!

    一两银子啊!

    从前他们家穷的时候,一年下来也未必能存下来一两银子,现在到好,这死丫头进了一趟布庄,就弄坏了一两银子的东西,白白赔给了人家。

    果然是个赔钱货!

    孙大柱手里拿着一根树条子,追着孙秀打,孙大柱拿着树条猛然一下挥过去,正好打在孙秀的后背上。

    “啊……”孙秀惨叫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这下更方便孙大柱打了,他向来重男轻女,大女儿当年被他卖了,二女儿也是因为对方给的聘礼多便随便嫁了人。

    三女儿本来是准备留在家里招婿将来给自己养老的,但没想到最后终于盼来了一个小儿子,于是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了,这个三女儿,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孙大柱挥舞着树条,一下一下狠狠的抽在孙秀身上,孙秀被打的满地打滚,惨叫不止。

    “死丫头,我让你乱花钱!我让你乱花钱!”

    “啊……啊……爹别打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谢嘉音……啊……是谢嘉音……啊啊……”

    贾氏实在看不下去了,照丈夫这个打法,女儿即便不被打死,也能被打残。

    姑娘家娇贵,这要是在她身上留下疤痕,她还怎么把她嫁进大户人家?

    “别打了!别打了!那块纱布确实是谢嘉音弄坏的,秀儿是冤枉的!是冤枉的啊!谢家那么有钱,你去找谢家赔钱好了,这么打女儿有什么意思?打伤了还得花钱看大夫,她要是身上留下疤痕,将来可怎么嫁人?”

    一听到嫁人,孙大柱终于找回了一点理智。

    这个三女儿,虽然干活远远敌不上大女儿跟二女儿,但有一条好,那就是长得好看。大女儿是三个女儿中模样最差的一个,当年依旧卖了十两银子呢!

    二女儿模样稍微出众一点,卖到了大户人家给人做小妾,足足卖了二十两银子,并且对方还办了酒席,给了一场婚礼,他面子里子都有了。

    如今这三女儿,模样最是出众,这都十三岁了,翻过了年就十四了,正是嫁人的好年纪。

    女儿这么漂亮,尝过了前两次的甜头,这一次,孙大柱想,怎么着也得把这个女儿卖五十两银子。最好也是嫁到大户人家做小妾,这样她手里有钱了,将来他还能不断的从她手里得点儿孝敬。

    有了钱,他就能去做小生意,就能供儿子读书。读书了就不用被抓壮丁,他儿子就能平安无忧,他也就有后了。

    说不定,儿子出息,考上了大官,他还能做官家老爷子呢!

    孙大柱越想越美,心里的火气也已经消了不少,但依旧心疼那一两银子,看着蜷缩在贾氏怀里的孙秀,依旧是不解气的再次打了几下。

    “哼!死丫头,这次就暂时饶了你,要是再敢有下次,老子一定打死你,听到没有?”

    说到最后一句,孙大柱再次将树条挥了下去,孙秀本能的伸手去挡,就在这个时候,河边一直看着的谢嘉音瞄准了机会,趁着树条挥舞下来的时候,手腕一转,银针在手,瞬间射了出去,精准的打入孙秀手臂关节处……

    枝条落下,正好落在了孙秀手臂的关节处,她手臂再次一疼,惨叫声再次传来,“啊……”

    被银针扎入身体,孙秀并没有感觉到,毕竟这个时候她浑身都疼,可是渐渐的,她就感觉出不对劲了,手臂好疼!

    越来越疼!

    是从骨子里发出的疼!

    孙大柱虽然下手不那么狠了,但也没有立即停下来,嘴里依旧骂骂咧咧!

    孙秀脸色发白,“爹!别打了!求你了!疼!我手臂好疼!爹……呜呜呜疼……好疼啊啊……”

    孙大柱见他打的轻了,她反而叫喊的更厉害了,瞬间火气再次上来了,枝条再次无情的狠狠打下,“臭丫头,老子不打了,你反而还来劲了是吧?我让你喊!我让你喊!打死你!”

    孙秀被打的满地的打滚,因为打的太厉害,连贾氏都吓到了,不太敢去拦着,不然孙大柱连她一起打。

    手臂处的疼痛越来越厉害,渐渐的,孙秀感觉腿也疼了,从膝盖的地方,骨子里钻心的疼!

    “啊啊啊……娘……疼啊啊……救我……救我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孙秀的惨叫声越来越厉害,在地上滚了一身的泥,然而她却完全顾不得了,一会儿抱着膝盖,一会儿捂着手臂,惨叫声已经变了音。

    周围人听到那渗人的惨叫声,纷纷白了脸,有人不忍心开始劝阻。

    “大柱啊!别再打了,你再这么打下去,真要把秀儿给打死了!”

    “这叫的都变了音了,别再打了吧!”

    ……

    谢嘉音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穿越醒来,一开始红莲空间没有反应,她没有前世的身手,便在身上藏了几根绣花针。

    从前的谢嘉音绣活一直很好,有这个针一点儿也不奇怪。

    那天在布庄,她打进孙秀膝盖处的,就是绣花针。

    今天打进她手臂的,则是她前世惯用的银针。

    打伤她的头,差点儿要了她的命,那刺骨的疼痛跟死亡的恐惧到现在依旧记忆犹新,她又怎么会轻易算了?

    孙家不富裕,她知道,孙大柱严重的重男轻女,她也知道。

    那天在布庄让孙秀撕坏那块纱布,只是第一步,她赔了银子回来肯定会被打,这个时候,就该是第二步了。

    刚才打入孙秀手臂关节处的银针,正好扎在骨头缝里,穴位也非常精准,不仅会刺骨的疼痛,还会将她腿部的疼痛……一起唤醒!

    当天她把绣花针打入孙秀的膝盖,可不是随便乱打的!

    这次,不疼掉你半条命,我就不叫谢嘉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