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料子
    谢嘉音转头,就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跟一个穿着粗布花裙的妇人一起走了进来。

    这小姑娘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裳,头上还带着两朵绢花,那衣裳的布料,是三十文一尺的棉布,外面还穿了一件同色系的绸布比甲,头上的绢花,也是绸布的。

    青山镇最便宜的粗布是八文钱一尺,大部分农家人穿的都是十文一尺的布或者是十五文一尺的布,这姑娘的穿着,在青山镇普通农家,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

    谢嘉音看到来人,嘴角微微勾了勾,熟人啊!

    这不就是那个跟李杰一起打伤她的头的孙秀嘛!

    孙秀今年十三岁,脸蛋是那种典型的娃娃脸,所以看起来,要娇俏很多,甚至比十二岁的谢嘉音还要稚嫩一些,但偏偏她身段发育的极好,身段窈窕。

    这种极致的反差萌,让她在村子里非常的受男人的欢迎,就连李杰,也经不起她的诱惑。

    孙秀自视甚高,一心想嫁给读书人将来做官太太,所以李杰,也是她的目标之一,听李杰说谢家老爷子要把谢嘉音订给李杰后,便心生嫉妒,跟李杰一起打伤了谢嘉音。

    “这样的好料子,你这辈子都是穿不起的,所以啊!还是别痴心妄想了,看到这样的好东西,却一辈子都不能拥有,这滋味不好受吧?呵呵!”

    孙秀伸手摸摸那粉色的轻纱,眼里满是贪婪与向往,“这样的纱,即便只是一尺,也要好几百文呢!你这样的穷酸一辈子也穿不起的,就你家那条件,多买点儿粗布才是正理!”

    “噗呵呵呵!”旁边的妇人是孙秀的娘,见孙秀这么说,呵呵笑了出来,“秀儿啊!你也真是的,三丫头也是女孩,知道穿不起这些东西,摸摸还能过过瘾呢!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

    妇人转过头对谢嘉音一脸的笑,只那笑容里,都是讽刺,“三丫头啊!姑娘家贪慕虚荣可不是好事,你穿不起这些料子,千万别痴心妄想,什么人穿什么样的料子,你呀!以后多看看那些粗布就行了,知道吗?”

    谢嘉音静静地站着,脸上的表情就没变过,柜台后的掌柜看着这母女俩眼里闪过不屑,嘲笑人家买不起,好像你自己买得起似得。

    她在这青山镇也有些年头了,这孙家的贾氏跟她女儿孙秀她也是认识的,这母女俩是什么德行,她太清楚了。

    “你胡说,我家买得起,更好的我家都买的起,我们买了好多布料呢!都特别好看,比你身上穿的好看多了!”谢嘉恒很是讨厌这对母女,姐姐上次就是被这个女的打伤头的,她们经常嘲笑姐姐,他很不爽。

    谢嘉恒虽然年纪小,但他却很聪明,也很敏感。

    家里最大的姐姐是二叔家的谢玉莹,然后便是三叔家的谢玉颜,他姐姐谢嘉音排行第三,村里人叫玉莹姐姐跟玉颜姐姐,都是称呼谢小姐的,唯独到了他姐姐这里,就称呼“三丫”或者“三丫头”,这让他非常非常的不舒服,对这些人,自然也就没有好感。

    “噗哈哈哈……”孙秀跟贾氏听了这话,纷纷哈哈大笑,“就你家那穷酸样儿,还买了很多布料?哈哈哈……你逗我呢?哈哈哈……”

    “你……”谢嘉恒被气的眼睛都红了,谢嘉音在身后摸摸他的脑袋,“乖!跟这种人争长短,会显得你很掉价!”

    谢嘉恒瞬间不说话了。

    “你……你说谁呢?”

    “姑娘,您要的布料裁好了,您看一下!”正在孙秀要对谢嘉音发难的时候,去裁布的小丫头抱着布料回来了。

    孙秀跟贾氏一愣,眼神落在那些布料上,这可都是绸布啊!花纹还那么的漂亮,这样的布,一尺起码也要几百文钱!

    谢嘉音伸手微微翻看了一下,确认没问题,便点点头:“嗯!包起来吧!”

    小丫头便把布料叠好,放进了包袱里,连同谢嘉恒的那套衣服一起。

    女掌柜接过来,对谢嘉音道:“姑娘,一共三十两银子,零头就给姑娘抹去了,这里还有一些荷包,姑娘挑两个,算是送您的,还有……”

    女掌柜的从旁边拿了一块布过来,嫩黄色的绸布料子,大概有小半尺的样子,“这块布也是送给姑娘的,做衣服的时候裁剪下来的,姑娘拿回去做帕子荷包都行的。”

    原主谢嘉音是个很会做绣活的人,从前也跟奶奶来过青山镇,对于这些布料,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刚才即便她没问价钱,也是大概知道价格的。

    她挑的那些绸布,最贵的八百文一尺,还有四百文一尺两百文一尺的,加上两种棉布还有谢嘉恒的一套衣服,三十两银子,差不多!

    这是目前的她能够承受的范围之类。

    谢嘉音接过,付了银票,笑道:“那就谢谢掌柜的了!”

    “不客气不客气!姑娘照顾我生意,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谢嘉恒虽然有点儿心疼一下子花了那么多钱,但孙秀跟贾氏在这里,他也不好意思开口,临走的时候,还特地挺了挺小胸脯,“哼!”

    谢嘉音被他这可爱的小模样给逗笑了!

    孙秀跟贾氏已经被吓傻了,三十两银子!

    天呐!她们家里所有的家产加起来,也不见得有三十两银子!

    这……

    见谢嘉音带着谢嘉恒离开,震惊的孙秀跟贾氏这才回过神来。

    “站住!站住!”孙秀的声音很是尖利,抬脚就要去把谢嘉音拦住,这个时候,谢嘉音袖子中的手指一动,一根绣花针便飞了出去,打进了孙秀膝盖里。

    孙秀只觉得膝盖处一痛,腿一软,惊呼一声便栽倒在地。

    “啊……”

    孙秀摔倒,本能的便抓住手边的东西,正好刚才那粉嫩嫩的轻纱给她给拉开了,划到了柜台边缘,撕开了好大一条口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