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穿越醒来
    大景朝 凉州府

    在朝阳县青山镇玉泉村里,谢嘉音躺在床上,瞪直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房顶,那模样,活像是要把这有些破败的房顶给盯出朵花儿来。

    穿越?

    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也会发生在她谢嘉音身上,有没有搞错?

    最重要的是,前世她银行卡里还有很多存款没花呢!

    亏大了!

    谢嘉音一边愤愤不平,一边消化着脑海中的记忆,她穿越的这个女孩,今年十二岁,名字也叫谢嘉音,跟她前世同名同姓。

    正想着,外面传来脚步声。

    一个中年妇人,端着一碗药进来,见谢嘉音已经醒了,惊喜不已,“音儿,你醒了?”

    中年妇人是杨氏,是原主的母亲,她穿着一身淡青色粗布衣裙,衣服有些老旧,洗的都发白了,肩膀上,还带着一块补丁。

    谢嘉音没有说话,原主,是个哑巴!

    杨氏把药端到谢嘉音面前,慈祥道:“来,把药喝了,喝了就不疼了!”

    谢嘉音三天前被四姑家的儿子李杰打破了脑袋,昏迷了整整三天,杨氏花了大价钱请了镇上有名的大夫,这才保住了谢嘉音的命。

    只是杨氏不知道的是,真正的谢嘉音,依旧死了!

    碗里的药,杨氏花了不少钱,但在作为医药世家传承人的谢嘉音看来,依旧有些劣质,但她乖乖的喝了!

    杨氏摸着女儿苍白的小脸,心疼的眼泪直流,“音儿,这件事情暂时先放下,娘收了她们二十两银子,娘也是没办法,没有这些银子,娘没办法给你请大夫抓药,不请大夫,不抓药,娘怕救不活你!”

    “你放心,娘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一定想办法给你报仇,还有你大哥二哥,等他们回来,他们会给你出气的,你先安心养伤,好不好?”

    杨氏在谢家虽然没什么地位,但她也不是好欺负的,女儿是她的心头宝,这次被害的差点儿丢了性命,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谢嘉音对她点点头,杨氏又软声软语的安慰了一阵,这才起身出去了。

    作为一个从小被当成男孩子养的人来说,谢嘉音从未被人小心呵护过,杨氏这般的疼爱与呵护,让她的心里涌出了一股异样情绪。

    不过,想起那个李杰……

    伸手摸摸额头上的伤,她继承了原主所有的记忆,那么那伤有多痛,她自然也仿佛是亲身感受到的一般,谢嘉音眯起眼睛,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气!

    惹了她谢嘉音还能完好无损的人,还没出生呢!她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个仇给报了!

    前世的她是医药世家跟古武世家的家主,家族传承数百年,这样传承古老的家族,非常的封建,家族内部重男轻女很是严重。

    她是谢家嫡系一脉的唯一传人,因为是女孩,所以一路走来非常的艰难,若不是天赋实在逆天,成长的速度足够的快,她可能早就被那些如狼似虎的旁系血脉给弄死了。

    问题是,好不容易坐上家主,这还没过几年呢!她就挂了?

    那她的那些财产,岂不是会作为遗产被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给“继承”了?

    靠!

    谢嘉音不淡定了!

    再打量下眼前这明显破败的屋子,谢嘉音更不淡定了!

    就这样,日子过了三天!

    这三天,谢嘉音一直在家里养伤,三天时间,谢嘉音额头的伤已经结疤,她准备出去走走。

    结果,还没踏出屋子,便听到了院子里那讨人厌的声音。

    “那丫头到底死了没有?我说杨氏,你这个败家娘们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我孙女?老娘给了你那么多钱,你要是偷偷买东西吃了,耽误了我孙女看病,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谢嘉音眸光一冷!

    周氏!

    她的二奶奶!

    “就是呢!嘉音虽然是个哑巴,但好歹也是我谢家的孙女,如今她受了伤,我娘拿了那么多钱出来给她治病,你可不要见钱眼开私吞了钱财,到时候害得嘉音丢了性命,我谢家决不饶你!”

    这是小姑谢心儿,周氏最小的女儿,一向都是周氏的掌心宝,因为在谢家得宠,又识文断字,模样也不错,所以自视甚高,根本就不把杨氏这个大嫂放在眼里。

    杨氏冷着脸看着这装模作样的母女两,嘴上说着关心她女儿,实则却句句都在诅咒她女儿死,还要把罪名按在她头上?

    拿钱给音儿看病?不过就是怕她把李杰打人的事情传出去,坏了李杰读书人的名声,而给的封口费而已,那点儿钱,根本就不够音儿的医药费!

    哼!

    “我女儿还病着,二老太太过来,是看我女儿的吗?音儿,快出来,你二奶奶来看你了,快来瞧瞧二奶奶都给你带了什么补品了!”

    杨氏说着,就冲着屋子喊谢嘉音出来。

    周氏脸色一僵!

    她空手来的,偏偏这个杨氏还喊的这么大声,这里是后院,这声音,外面要是有人,肯定能听到的。

    杨氏也没真心让谢嘉音出来,不过就是喊了一声做做样子而已,转头,就对谢心儿道:“心儿见了我这个大嫂怎么连招呼都不知道打一声?大姑娘了,都能嫁人了,我谢家可是书香门第,你这个模样,要是被外人听到,人家会说你不懂规矩的。”

    “你……”谢心儿一怒!

    女儿家名声何其重要,这个杨氏竟然这样恶毒的妄想败坏她的名声。

    周氏气的大吼,“杨氏……”

    “二奶奶是来看我的吗?都带了什么好东西给我了?快给我瞧瞧!”谢嘉音推门出来,打断了周氏的吼声。

    随着谢嘉音的声音发出,院子里瞬间死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谢嘉音,这个哑巴,她竟然说话了!

    谢嘉音径直走向周氏,眸光冰冷,带着压迫,伸手,“二奶奶,我被表弟打成了重伤,你给的那点儿钱还不够医药费呢!我正跟娘亲说要去找四姑姑要呢!现在你来了,赶紧给我点儿钱,我身体虚着呢!要去买点儿补品!”

    那模样,一脸的理所当然,甚至,还带着一点儿匪气!

    没办法,前世被当成男孩子养,习惯了,虽然她一直想做个淑女,无奈这彪悍,已经浸透到了骨子里。

    “音儿……音儿……”杨氏一脸激动的扑过来。

    “姐……姐……”小弟谢嘉恒也跟着冲了过来,大眼睛盯着谢嘉音,也是激动不已!

    谢嘉音冲他们笑了笑,示意她们稍安勿躁,转头对着还没回神的周氏与谢心儿恶狠狠道:“给钱!”

    这突兀的一声吼,把周氏跟谢心儿吓了好大一跳!

    两人瞪直了眼睛看着面前素白的手心,还有那神色冰冷的少女……

    谢嘉音眯着眼睛,眸光像是利刃一般射向周氏,“怎么?不想给?二奶奶,我现在头晕目眩,浑身都疼,总之,我非常不爽,而且,你也看到了,我会说话了,我心情不好,要是不吃点儿好东西让我心情好了,我现在就跑出去告诉外面的小朋友,李杰是个恶霸,草菅人命,让他们都离他远一点儿,你说,我这么一说,李杰将来的仕途,是不是就全毁了?”

    李杰十二岁就考中了童生,整个李家都在期待着他将来能飞黄腾达当大官,读书人最重名声,谢嘉音要是这么出去一说,李杰的名声就全毁了!

    周氏气的当场就要尖叫!

    “给钱!”

    谢嘉音又吼了一声,让周氏的尖叫声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见少女那冰冷的脸色,还有她此刻身上传来的上位者的压迫感,周氏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她想起,曾有高人断言,这丫头命中带贵,只要机缘一到……

    不……不可能!

    周氏此时心慌不已,再加上谢嘉音的步步紧逼,到最后,掏出了身上的一小块碎银子,拉着谢心儿慌慌张张的跑了。

    谢嘉音掂了掂手里的银子,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杨氏激动的泪如雨下,她等了十二年,终于等到女儿开口说话了。

    谢嘉音好生安慰了杨氏,又去跟爹爹谢冬说了一会儿话,便要带着谢嘉恒一起出去走走,这个时候,杨氏哪儿还有不同意的,只叮嘱让他们早点儿回来吃晚饭便让两人出去了。

    谢嘉音准备去山上瞧瞧,谁知刚走没多远,前方小桥的对面,李杰的身影,落入谢嘉音眼中。

    谢嘉音眼眸一眯!

    啧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