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新山城,雪渊魔神
    地图很大,其中标注的地区名字数不胜数,而新山城虽然不算是太大,但被重点标注,可见其必然是一个人流密集之地。

    “好,就去新山城”

    叶蓁对着鳞娆轻轻颔首,后者在市井中混迹多年,肯定轻车熟路。

    “叶蓁这个名字你在神魔大陆还是不要用了,换个名字吧”

    鳞娆摸了摸大白的鳞片,想起刚刚在蓝大人和明大人面前差点露馅就忍不住唏嘘,若叶蓁的身份暴露,她敢肯定,那两个家伙一定不会就这么离开,就算拼死也要试着留下她,叶蓁如今就是个行走的香饽饽,谁都想要啃上一口。

    “就叫我无叶吧”

    叶蓁略作思考,说道。

    她在饕餮大陆时,被称为无叶仙尊,这个称谓似乎已经沉寂在记忆中,如今在神魔大陆,正好可以用上,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屠胥与她并非一个时代之人,对无叶仙尊这个名头肯定是极其陌生的。

    “无叶?无叶?”

    鳞娆语气狐疑地小声念叨了几句,这个名字着实有些古怪。

    “我们几日会到新山城?”

    叶蓁没有理会鳞娆的念叨,抬眸眺望远方,黑暗中的黄丘沙漠十分荒凉,气温极低,偶尔能听到一些稀稀疏疏的声响,但荒无人烟。

    “若日夜兼程,以大白的速度,最多半月,最少也要十天”

    鳞娆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保守的答案。

    不过,她们肯定是不可能日夜兼程的,且不说身体受不受得了,就这样一路穿行,从边缘的雪魔域跑到中转新山城去,路上就不会太平。

    一路上,不仅要防备诸多稀奇古怪的妖兽,还要警惕杀人劫货的家伙们。

    叶蓁抿了抿唇,她觉得实在有些慢了,但眼下也无计可施,若是能就此凭借同心契感应到司缪就好了,她也不需要茫然无措地跑到一个看不清结果的地方。

    就这样,鳞娆和叶蓁踏上了前往新山城的路,神魔大陆的历程才刚刚开始。

    *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这边叶蓁和鳞娆匆匆赶路间,那方蓝大人和明大人已经回宫复命去了。

    雪魔域,雪渊王宫。

    辉煌威严的宫殿,四根粗壮的蛇纹金柱矗立,两边站着气息强大的魔将,而大殿内此刻气氛冷凝的可怕,每个人都垂着脑袋,不敢抬头去看上首之人。

    “所以,你们是说,有两个女人,阻碍你们完成任务,不仅没有将梭子商队众人给本王带回来,连焕容叶的下落都没有搞清楚?”

    这声音颇为严肃,含着一丝震怒。

    上首之人伸手,将一道暗黑色的魔光挥出,直接将半跪在大殿下的两人给掀飞出去,那两人倒飞而出,撞在了墙壁上才堪堪停下,喷出一口血来。

    细看下,那两人可不正是刚刚和叶蓁鳞娆交过手的明大人和蓝大人吗?

    两人虽然刚刚受了重伤,却也不敢停留,赶忙上前跪伏在地上,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地面上才好,态度恭敬至极,语气卑微:

    “魔神大人息怒,此次是我们两人招了道,那出现的两个女人不是普通的魔女,都是魔王巅峰层次,比我二人还要强上一线,其中一人,使用的术法攻击并非魔气,而是呈现五彩色泽的暗系攻击,恐怕背景不小!”

    明大人和蓝大人对视一眼,最后由前者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神魔大陆,使用非魔气的攻击手法的妖魔,一定有着强大的背景,因为特殊攻击都是由初代妖魔流传下来的,都有着传承,这也是他们两人退走的原因之一。

    那黑裙魔女一看就十分不凡,使用的攻击手段也带着一丝强势。

    “哦?五彩色泽的暗系攻击?”

    闻言,上首之人眯了眯眼,语气中的震怒缓和下来,对此他当然也有所了解,而且所知比起明大人和蓝大人还要多得多,他们退走,他也就勉强能够理解了。

    这人长得和普通妖魔没有太大的区别,依旧丑陋,但魔角却更加狰狞,纠结在一起的硕大肌肉一颤一颤,给人一种人形泰坦之感。

    这样的人或许不符合人族审美,但绝对符合域外魔女的审美。

    而他,正是那个让鳞娆恨到骨子里的雪渊魔神,雪魔域的掌控者。

    “盘旋扣丢了,你们还有脸回来?”

    就在气氛沉默间,一个一直站在雪渊魔神身后,宛如影子的壮硕身影走了出来,他浑身上下一片漆黑,脸也看不透彻,但声音却极为沙哑。

    看到这人,明大人蓝大人不敢还嘴,头垂得更低。

    雪渊魔神轻叹口气,对着壮硕身影挥了挥手,示意他无需如此,这件事他会解决,见此,那人就再度隐匿到了黑暗中,就像是贴身保护雪渊魔神的暗卫般。

    “那盘旋扣乃是我亲自做的,或许可以凭次感知到那细微的波动”

    提起盘旋扣,雪渊魔神就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说道。

    明大人和蓝大人听到雪渊魔神的语气不再暴怒,终于松了口气,赶忙添油加醋地将叶蓁和鳞娆所做的事说了出来,希望能够转移雪渊魔神更多的注意力。

    “那红裙魔女蒙着面纱,似乎是认识魔神大人,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蓝大人想了想,还是没有隐瞒这一点,或许借此,魔神大人能够猜测出那两个魔女的身份,那就再好不过了,等待那两人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哦?是什么难听的话?”

    听到这话,雪渊魔神似乎来了兴致,他不记得自己和什么魔女有旧啊,这话若是让自家那小娇妻听到,怕是醋坛子又要打翻了。

    “那人那人说说魔神大人,那话就是借属下几个胆子属下也不敢说啊!”

    蓝大人想到鳞娆当时说的话,就忍不住身体哆嗦了一下。

    “本王让你说,那你就说!”

    雪渊魔神虎眸瞪着蓝大人,冷冷地说道,话已至此,不说反而更好奇。

    “这是,属下说,那魔女的原话乃是‘呵呵,你还真是好口才,给雪渊那王八蛋做事,也算是屈才了’,什么大人,这都是那该死的魔女说的,和属下可没有丝毫关系,请魔神大人原谅属下之罪!”

    蓝大人是典型的圆滑之人,话刚说完,就打了自己两个嘴巴,还狠狠磕了几个头,以此来消磨掉雪渊魔神的怒火,因为他已经察觉到后者的杀气了。

    他有些后悔提起这一茬,说不准那红裙魔女是故意这么说的呢?

    雪渊魔神确实很暴怒,还从没有人敢这么说他。

    “大人,或许是那个人”

    就在这时,那原本退到阴影中的铁塔身影嘴唇瓮动,犹犹豫豫地说道。

    语罢,雪渊魔神愤怒的气焰陡然消弭下去,脸色有些怔愣,眼神中似乎还闪过了一些不一样的情感,气氛变得沉默了很多。

    “你们暂且退下,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

    半晌后,雪渊魔神才用一种疲惫至极的音调说道,挥退了下首诸人。

    明大人和蓝大人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神色极为不可思议,他们没想到在将雪渊魔神的任务完成的如此糟糕之后,还能这么“好端端”地全身而退!

    要知道,以往那些没完成任务的家伙们,下场都颇为凄惨啊。

    两人见好就收,赶忙行礼退下,离开了大殿。

    “你们全部退下”

    雪渊魔神看了看下方的魔将们,说道。

    “是!”

    就这样,偌大的大殿中,就剩下了雪渊魔神以及他身后铁塔般的身影,气氛寂静中还带了一丝古怪,过了许久,雪渊魔神近乎感慨的声音才悠悠响起:

    “你觉得,是她?”

    152864659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