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雪渊魔神是...王八蛋?
    “哼!”

    蓝大人即便不惧怕,但面对这般凌厉的攻势,也只能快速地撒手,不再继续手中令人作呕的动作,美人是好,但好歹也要保住自己的手掌才是。

    在蓝大人迅速撤退后,那红绫却攻速不减,直接将抓着木馨的两个人狠狠缠绕,她下手可没有丝毫留情,直接将那两个下属的脖颈勒断而去,鲜血喷溅!

    说来也怪,那原本触手柔软的红绫在鳞娆手中却宛如利剑。

    木馨脱困后,眼神还有些发愣,直到温热的血液喷洒在她的脸上,她才回过神来,若是往常,她恐怕会立刻尖叫出声,但现在,她只想再在这两人身上捅上几刀,若不是他们,她又怎么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如此侮辱?

    这般想着,她眼神就变得越发怨毒起来。

    这时,她突然察觉到一个人影落在了自己身边,想到方才的遭遇,忍不住抖了抖身体,生怕刚刚那一幕重演,那瑟缩的模样叫人看了着实心疼。

    “走开,别挡着路”

    冰冷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幽香响起,木馨一愣,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就在木馨思索间,蓝大人已经开口了,他的声音让前者立刻蜷缩起身体,这种反射性的举动代表了她心头无尽的恐惧,也顾不得再去思索什么。

    “你是什么人,我正在给雪渊魔神办事,识相的就立刻离开,我不计较”

    说话间,蓝大人眼睛扫过那死相凄惨的两个下属,他的意思很明显,若是鳞娆此刻退走,那她杀了他下属的事情,他也可以不计较。

    自贫民窟崛起的蓝大人最是有眼色,如今重要的是将梭子商队一干人等带回去交给魔妃处置,他也能捞得一个功劳,但若要和这突然冒出,不知深浅的女魔王争斗,到时候损失了些什么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般想着,没等鳞娆说话,蓝大人就再度开口给了一个甜枣。

    “当然,你离开后,雪魔域也算是承了你的情,你大可以与我一同回到王宫去,我们雪渊魔神广结好友,说不准你还能拥有大前途呢?”

    蓝大人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地说道。

    他竟是丝毫不在意刚刚鳞娆所骂的话,在见识了她出手后,反而还想要拉拢这样一个危险的女人,这般能屈能伸的作风,也让鳞娆眯起了眼。

    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在她看来,蓝大人比明大人要难对付的多。

    一旁的明大人也警惕地盯着鳞娆,不过在听到蓝大人的话后,眼神深处掠过一抹微暗的光,共事这么多年,他对后者的脾气秉性也算了解,但他越是这样,他心头也就越是感到难安,总觉得未来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就在气氛紧张之际,鳞娆倏而笑了。

    见她笑,蓝大人脸上也逐渐挂出笑容,他以为鳞娆这是被他所言打动了,然而后者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并且露出一抹愕然惊惧。

    “呵呵,你还真是好口才,给雪渊那王八蛋做事,也算是屈才了”

    鳞娆轻轻一跃,落在了一处屋檐上,翘起了修长的腿,眼神中尽是不屑,说话间,指尖轻点薄纱下的红唇,面对周遭众多人,却一副安然于泰山压顶的模样。

    但不得不说,这样的鳞娆,着实有些魅力,远非青涩的木馨可比。

    蓝大人此刻也顾不得身体火热了,反而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盯着鳞娆,他跟在雪渊魔神身边那么久,却还从未见过这般大胆,敢于挑衅魔神威严的女人。

    她刚刚说什么?雪渊魔神是是王八蛋?

    倏而,木馨瞳孔一缩,猛地抬起头看向鳞娆。

    “是她!是她!”

    木馨从地上跳了起来,声音又尖又利,撕心裂肺地大喊着,这一刻,她像是找到了什么宣泄点,指着鳞娆疯疯癫癫地大喊大叫。

    木馨的突然发狂惹来了无视视线,包括蓝大人和明大人。

    “是谁?她是谁?”

    明大人一闪身就来到了木馨身边,郑重其事地问道,他眼神中带着希冀,遥想当初木馨所言,红衣神秘的女人,眼前这个不是正好相匹配吗?

    “是她!是她!那个恶魔女人!”

    木馨死死的看着鳞娆,声音有些竭嘶底里。

    “馨儿是说,她就会那个劫走货物的女人?”

    明大人眼睛一亮,也不在意木馨宛如疯子般的模样,只要肯定了这一点,价将她捉住交给雪渊魔神和魔妃处置,那梭子商队也就有救了。

    “蓝大人,此人正是劫走那批货物的人,乃是罪魁祸首,万万不可放过她!”

    明大人还没等木馨开口肯定,就大喝一声,转瞬出现在蓝大人身边,从木馨口中他也算是有些了解鳞娆的性情,冷酷,神秘且强大,必要小心谨慎。

    木馨见状,眼睛闪了闪,不再多话,而是悄悄躲到了一边。

    若说蓝大人是她最恨的人,那鳞娆排第二绝对当仁不让,因为是她让她间接有了这么悲哀可耻的经历,如果可以,她真恨不得手刃了这两个家伙。

    至于刚刚鳞娆出手相救的事情,早已被木馨忘在了脑后。

    “你和雪渊魔神有仇怨?”

    听了明大人的话,再思及刚刚鳞娆所言,蓝大人很快得出了结论。

    “呵,何止是仇怨呢?我与他,不死不休!”

    闻言,鳞娆脸色越发冷了,一字一顿地吐出这样一句话。

    “好了蓝大人!不要和这人多费口舌,还是尽快将其捉拿回去为妙,你我联手,速战速决,迟则生变,到时,我们可没法回去和魔神大人交代!”

    明大人皱着眉,实在不想听蓝大人和鳞娆对话。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捉到鳞娆,然后带回去交差,让梭子商队可以逃过一劫,不得不说,鳞娆的到来算是解决了他眼下的难题。

    “说的也是,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蓝大人虽然不喜明大人语气中夹杂的命令之音,但也知道他所言非虚,若是能将这个好似和雪渊魔神有仇的人带回去,说不准还能立下大功呢?

    闻言,明大人一喜,两人酝酿招数,这就准备动手了。

    妖魔一族可没有什么不欺负弱女子的品性,联手也没什么可耻的,再者,鳞娆在他们眼中也不是什么弱女人,反而带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你们还真当我孤身一人,没有帮手不成?”

    见状,鳞娆忍不住戏谑一笑,话语一出,蓝大人和明大人就迅速爆退,因为他们察觉到后颈处细微的凉意,这凉意让他们瞬间汗毛倒立,被死亡气息笼罩。

    在他们倒退数百米后,才终于回头去看。

    那是两支五彩斑斓的箭矢,在半空中散发着耀眼的光,在失去了攻击目标后,两支气箭瞬间爆炸开来,竟然将明大人和蓝大人残留下的下属炸死十之二三!

    “——啊”

    痛呼声瞬间响彻,伴随着块状的血肉。

    这下子,场面彻底乱了,那些抓着梭子商队众人的魔兵们也不敢继续停留了,纷纷撒手后退,都这个节骨眼了,谁还会去管梭子商队的人?

    魔兵死了一片,蓝大人明大人对视一眼,脸色皆是凝重不堪。

    他们虽然有着一些仇怨,但在共同对待外敌的时候,还是能够摒弃前嫌站在同一阵线的,毕竟眼前这些麻烦,可是冲着雪渊魔神去的。

    就在两人僵持着的时候,一个身穿玄色衣裙的女人踏着空气轻掠而来。

    她长发垂着,其中夹杂着一缕摧残的银丝,头上生着玲珑的银色魔角,面容妖异而绝色,右眼角下的魔纹仿佛活了一般,美得令人炫目。

    和蒙着面纱,神秘莫测的鳞娆相比,眼前的叶蓁的确更叫人心动。

    152845714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