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一个善良,一个恶毒
    随着恶霸狼狈逃窜,凉窟陡然变得寂静下来。

    鳞娆看了看小狸和她的母亲,转头便离开了这里,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叶蓁眯了眯眸子,也跟了上去,应该了解的信息她已经大概了解到了。

    域外妖魔的子民和人族没有太大的区别,都会有些趋炎附势的小市民心态。

    让她感到诧异的是,内心充满仇恨的鳞娆,实际却还残存着些许善良,这是很多自诩强者的人所没有的,和这样的人合作,也算是一件好事。

    “鳞娆姐姐,谢谢你!”

    看着鳞娆的背影,小狸咬紧了嘴唇,努力地挥了挥手,不知为何,她从前者的背影中读出了一种孤寂,甚至预感从此双方不会再有再见的那一天

    而小狸的母亲则眼神复杂地看了鳞娆一眼,嘴唇蠕动,却没有出声。

    鳞娆没有回头,也没有安排什么她离开后的事情。

    虽然她对小狸有着一丝相同处境的感觉,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她帮不上这小姑娘太多的忙,否则会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这里是雪魔域,雪渊魔神执掌的地方,她自身都难保,又怎么护佑他人?

    回到住处,鳞娆就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这里恐怕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她喝完茶,就对着进门的叶蓁说道。

    方才她虽然没有杀人,但终究是扰了幕后者的好事,就算是为了自己的一点颜面,也会有人前来询问,继续留下只是徒增麻烦罢了,倒不如先行离开。

    “你不帮那小姑娘彻底解决麻烦?”

    叶蓁沉默了片刻,轻声问道。

    要知道,鳞娆会出手,全是因为小狸母女,她没有将幕后人处理掉,却率先离开,留给小狸母女的只会是天大的麻烦,甚至比死亡更悲惨。

    闻言,鳞娆眉毛一挑,眼神中满是不在乎。

    “你真以为妖魔一族如同人族般充满同情心?我的耐心和怜悯是有限的,不过是一个和我说过几句话的女娃娃,我为何要付出那么多去保护她?”

    说话间,鳞娆再度灌下一杯冷茶,同时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的神色。

    听了她的话,叶蓁没有再多说什么,气氛沉默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鳞娆终于开口了,语气十分低落。

    “我曾经也有过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很漂亮,和曾经的我长得很像,可惜她投胎做了我的孩子,最后死的那般凄惨,来到凉窟,第一眼看到小狸,我就恍若看到了曾经受到苦难的自己,她和我很像,都不服输,骨子里都很倔强,或许是因为往日残留的一丝母性吧,我才会过多的与她接触”

    鳞娆声音很低很低,但语气中却携满了浓厚的情感。

    叶蓁抬头看去,就看到她脸上的温情和眼底的母爱,丝毫不像一个冷血无情的域外妖魔,和人族母亲没有什么区别,在她身上,她能感觉到温暖。

    “但接触的多了,我才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并不是我插手了就能改变什么,当然,我也无力去改变什么,小狸有她自己的人生,我能偶尔给予她帮助,却没办法一辈子都帮她,我是想帮她铲除一切祸害,但每每这个时候,我都觉得不公,为何曾经没有人站在身边帮我?”

    说到这里,鳞娆的嗓音中就带了一丝竭嘶底里的疯狂和悲伤。

    闻言,叶蓁抿唇不语。

    是啊,她知道,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两个不一样的自己,一个善良,一个恶毒,分庭抗争,一方天平稍稍倾斜,就有可能造就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

    “这样的情绪我也厌恶,但又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凉窟城城主可不仅仅只是这个城池的主人,附近数十个贫民窟都由他掌控,而这人也不似这些平头百姓,认不出你的脸,一旦被他发现,我们离开后就会有诸多麻烦!”

    鳞娆抬头时,她已经恢复了正常,眼神冰冷。

    她懂得权衡利弊,先前帮助小狸也不过是顺手之事,但若是掺和深了阻碍到自己,她也是不愿的,若小狸母女不笨,就应该知道尽快离开此地。

    她本想明日做好准备再离开,却没想到异变来的这般快。

    “那梭子商队?”

    叶蓁眯了眯眸子,梭子商队或许会知道紫焰灵株的下落,她不能放过,当然,通过手中紫焰灵株的叶片,也能细微的感知到,但这样太过耗费时间,而且她也需要使用这叶片改变自身样貌,否则恐怕难以离开这荒芜的沙漠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