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和鳞娆互惠互利的合作
    说话间,叶蓁向前两步,神情淡漠到近乎冰冷。

    她是人族,不可能真的信任域外妖魔一族,会和鳞娆打听消息,也只是因为她和普通妖魔有很大的差别罢了,但提信任却还够不上。

    她初入神魔大陆,说起来,和鳞娆要不过是萍水相逢,若不是要打听出司缪和屠胥最后动手的方位,她怕是早就出手了。

    鳞娆是魔王巅峰没错,但她若想将其斩杀,就算麻烦,却也不是不可能的。

    闻言,鳞娆眨了眨眼,似乎有些跟不上叶蓁的思绪。

    稍许,鳞娆才了然地点了点头,起先还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人族对神魔大陆这些传说八卦之事感兴趣,还被套话说出了不少消息,如今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后,倒是觉得顿悟了,作为神秘人的妻子,她想知道丈夫的事情也是必然的。

    如此,鳞娆也就不再纠结于叶蓁是否是神秘人的妻子了。

    她想了想,倏然一跃而下,缓步走向叶蓁。

    起初刚刚得知这个消息,她自然是害怕的,神秘人是传说中的存在,作为他妻子的叶蓁当然也不似普通人那般,她心中也清楚为何叶蓁会到神魔大陆来。

    按理来说,祖神和神秘人之间仇恨颇深,两方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那叶蓁对域外妖魔一族肯定也充满了处之而后快的心思,但从刚刚的交流来看,她似乎并没有那般暴戾,面对她这个魔女也能坦然以待。

    或许,真是因为她是妖魔中的另类,而她也性情平和的缘故?

    鳞娆也不在意叶蓁犹如寒霜的俏脸,在距离叶蓁数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我可以告诉你神秘人和祖神最后交手的地方在哪里,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如果你答应我,那我就帮你的忙!并且还会照拂你,如何?”

    在调整好情绪后,鳞娆就严肃起来。

    她也不是个每天什么事都不用做,只是蹲守在黄丘沙漠做拦路强盗的魔女,原本她还很愁苦复仇计划要如何进行,没想到却碰上了如此好的帮手。

    不再八卦嬉闹的鳞娆又恢复了初见时的模样,冷然淡漠,神秘莫测。

    “照拂?”

    叶蓁眯了眯眸子,认真打量着鳞娆。

    她原先就知道鳞娆是个有故事的人,倾城之貌却演变成现在这种模样,她心头的苦闷和仇怨怕是不浅,从她的言谈中也大概能了解一些此人的性情。

    她寂寞而孤独,期盼温情,所以即便遇到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族都可以和其夸夸其谈许久,她一直在用冷漠的外壳保护自己,实际上脆弱的多。

    鳞娆和叶蓁是全然不同的两种性情,两人的冷也截然相反。

    叶蓁的冷是从骨子中透出来的,她内心强大,无惧任何危机,即便无可避免地要面对,也会为了心中的目标迎难而上,披荆斩棘。

    而鳞娆,她聪慧,风趣,表现出来的冷却是给外人看的,在面对磅礴的利益时,又能冷静分析对待,懂得蛰伏,说她有一颗强者之心并不为过。

    强者,分为好多种,并不是勇往无前的才是强者。

    在成为强者的道路上,要学会的最重要的历程就是蛰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能为了心头夙愿而默默努力,最终达成,也不失为强者的一种。

    “是的,照拂,你不会以为孤身一个人族来到我神魔大陆可以畅通无阻吧?你虽然是神秘人的妻子,但实力却并不及他,如今,你就是个行走的香饽饽,一旦被认识你的妖魔发现,情况绝对会危及很多,届时,你别说是要找到神秘人,恐怕最后真的会落入祖神手中,成为他威胁神秘人的诱饵,把柄”

    鳞娆认真地点了点头,旋即用一种冷静而自制的语气为叶蓁分析着情形。

    单枪匹马,听上去是厉害,但两个人的力量要远远强于一个人。

    若是叶蓁实力和神秘人相仿,那她的话不听也罢,但眼下的情况明显是另外一种,所以,她才可以站在这里提出要求,两方互惠互利。

    “你知道为什么我刚刚见到你时,就能确定你是人族,而非我妖魔一族?”

    倏而,鳞娆话锋一转,眼神犀利地看向叶蓁。

    既然是提条件,那她当然要拿出适当的筹码了。

    闻言,叶蓁黛眉轻挑,她虽然在饕餮大陆时曾和域外妖魔交手,但还真不知道人族女人和魔女有什么本质区别,也不清楚为何鳞娆能确定她是人族。

    魔女相貌美艳绝伦,若除去身上的魔纹,和人族女子别无二致,连身形上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皆是娇小纤细,很难分辨。

    “人族气息和魔族不同,我们魔族女人自出生就会用一种神魔大陆独有的香料浸泡身体,而这种香料的味道也唯有我族之人才能闻到,这样做的原因我想你应该也清楚,这是我的诚意,若你相信我,那我自然会帮你”

    说话间,鳞娆已经透露了些许信息。

    听了她的话,叶蓁眸子微动,她确实没想到妖魔一族会想到这样的办法来区分外族,如果没有鳞娆,她怕是还真要栽在这样的事情上。

    人魔两族素来交恶,自古以来,妖魔喜欢掳掠人族女子,从而产下被两族所不喜的魔人,换个角度,魔女风情万种,人族修士自然也格外喜欢,两方产下的孩子和人族没有太大的不同,故而魔女在人族男修中是很受欢迎的。

    在妖魔一族,女性数量很少,很少会斩杀,而妖魔又喜欢侵入人族大陆,在找到魔女后重新带回,但他们也怕相处时间久了,魔女会被同化,和人族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以妖魔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来区分人族和魔女也是理所应当的。

    原本得到了紫焰灵株的叶片,也算是能够彻底横行于神魔大陆不被人发现,但她却也险些败在了这里,思及此,叶蓁对待鳞娆的态度也没有先前那般冷硬。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无法完全相信这样一个刚刚见面的魔女。

    虽然她的话确实于她有利,有这样一个土生土长的魔女做向导,事情也会好办许多,但这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了有利,反之,则是万劫不复。

    试问,若鳞娆是两面人,这边和她商议的很好,那边却又通知人来捉她,那在葫芦空间封锁的状况下,她又要如何突出重围?

    要知道,雄性妖魔愚蠢,雌性妖魔却并不,相反她们有很高的智慧。

    更何况,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狡猾不是人族专属的。

    “我知道你怀疑我,但如今,你不能否认,与我合作是对你最有利的”

    鳞娆也没有催促叶蓁,只是说着这样的话。

    “帮助我,你这是叛族”

    叶蓁沉默了半晌后,说道。

    她知道屠胥对域外妖魔一族有着什么样的意义,这也是刚开始她将话题往炽焰魔神身上领的原因,原本以为得知了她的身份,鳞娆会迫不及待捉到她,从而在屠胥那里挂上名,没想到,她居然会舍弃利益,来和她谈合作。

    一个魔女,和一个妖魔族公敌的妻子谈合作,何其可笑?

    谁知,听到叶蓁的话,鳞娆却笑了。

    “叛族?你应该清楚域外妖魔一族的脾性,自私自利,每个妖魔心中最重要的都是自己,这本就是一个分散的种族,何来叛族一说?若是祖神在前,我恐怕还真的升不起背叛他的心思,从而对你动手,但他不在,而且神秘人和祖神之间的事情我没资格插手,对你,我不讨厌,有你帮忙,我的复仇也会容易很多”

    鳞娆神情颇为冷静,她似乎想的很明白。

    在这场谈判中,气氛仿佛都凝滞了。

    “你想让我帮什么,你为何那般肯定我能帮到你?”

    终于,叶蓁开口了,她虽然算不上妥协,但依旧软化了一些,有时候,为了所要达成的目的,面临一些未知的危机也是正常的。

    她不得不承认,鳞娆的话于她而言很有吸引力。

    她不是莱格郎翼这些对魔族了解甚深的家伙,独身来到神魔大陆,的确需要一个向导,否则怕是寸步难行,以屠胥的心思,现在必然已经回到了神魔大陆颁布新的捕捉命令,而这命令,肯定是针对于她的。

    如此一来,她要更加小心谨慎,为此,有个算不上信任但勉强不厌恶的魔女向导也是好事,毕竟双方互惠互利,有利益驱使,她也会安全得多。

    “你既然是神秘人的妻子,那我相信你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否则也不可能得到神秘人的倾心以待,我的复仇计划筹谋多年,却每每以失败落幕,我也不得不隐藏在这里,做些常人看来极其可笑的事”

    提起这个话茬,鳞娆气息就低迷了不少。

    她已经承受了无数次失败,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这位传说中的神秘人的妻子了,而且,她有种预感,与她合作,于她是极为有利的。

    “哦?”

    叶蓁抬眸,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蜂拥而至的兽蹄践踏之声。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你先和我离开”

    鳞娆精神一振,她眺望了远处的黄沙一眼,转而看向叶蓁,说道。

    对此,叶蓁自然没有意见,她通过上古阵法坠落的地方就在这里,除了此地,她还没见过神魔大陆其他的地方,去见识见识也是好事。

    “跟我来!”

    鳞娆点了点头,冲着叶蓁挥了挥手。

    转眼间,她就飞身而起,落在了摇头晃脑的大白身上,叶蓁也没犹豫,脚尖轻点黄沙地面,整个人也轻飘飘地落在了鳞娆的身旁。

    “大白!走!”

    鳞娆轻轻拍了拍巨兽的身体,身下的大白就慵懒地嗷叫一声,长尾摆动,四肢爬行,快速远去,还别说,这只被称为大白的妖兽看似笨重,但却极为灵活。

    叶蓁垂眸看着大白的鳞片,若有所思。

    因为司缪的缘故,她对妖兽也有过些许研究,但这头蜥形妖兽和她脑海中所知道的都大有不同,难道说神魔大陆因为千年封闭,所以形成了新物种?

    许是察觉到叶蓁的视线,鳞娆开口解释。

    “大白是风沙魔蜥,脾性暴躁,是沙漠中的佼佼者,可以潜入沙中,也可以在沙漠上快速移动,并且拥有很强的战斗力,不过风沙魔蜥非常稀少,一般也少有妖魔见过,更别提收服,我能遇到它也是机缘巧合”

    鳞娆说着就伸手摸了摸大白的鳞片,眼神和语气都非常温柔。

    她这么多年隐居避世,过着极其低调的生活,而唯一能陪她的,就是这头在外人眼中看来十分凶残的妖兽了,所以大白于她更像是家人朋友般的存在。

    闻言,叶蓁轻轻颔首,有时候,妖兽的确比人更讨喜。

    “好了,你先坐,我来给你说说神魔大陆的格局和现状,既然决定了要合作,那我自然要付出百分之百的诚意,你放心,我鳞娆说话算话!”

    鳞娆率先盘膝而坐,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叶蓁也不用拘束。

    听了她的话,叶蓁垂眸看了看鳞娆,也没有过多纠结就坐了下来,对于鳞娆能够先撇开自己的事情,帮她筹谋,也算是让她对鳞娆有了更深的了解。

    不管怎么说,两人间脆弱而单薄的信任也算是逐渐开始成型了。

    “神魔大陆,大致可分为五个区域,东南西北四陆,外加一个核心中陆”

    说话间,为了让叶蓁看的更清楚,鳞娆就使用魔气在空中做着演示,东南西北四陆分庭而立,倒是通俗易懂,而中陆就在四陆交错之处,被围的水泄不通。

    “四陆分布均匀,地处宽广,而每陆中都划分为十几数十个魔域,每个魔域至少都有一位魔神坐镇,越外围的实力越差,但尽管如此,最低级的魔神也不是现在的你我能够对付的,我相信你对魔神的实力也应该有所了解才是”

    在认真分析起事情时,鳞娆就完全看不出八卦时的神情了。

    她很严肃,说出的话一针见血。

    叶蓁不置可否,魔神实力如何她再清楚不过,的确很难对付,但只要不是屠胥亲自出马,她想逃脱还不是什么难事,若不然也不会要求去找炽焰魔神了。

    “雪魔域在北陆,也就是整个神魔大陆的最北方,极为荒凉,终年被黄沙积雪覆盖,事实上,神魔大陆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般贫穷,贫穷的只是地域罢了,而掌管雪魔域的魔神你也知道,就是雪渊魔神,是十三纹魔神”

    鳞娆也不在意叶蓁的态度,而是继续说着消息。

    “十三纹魔神?”

    叶蓁微愣,她知道魔神强弱是从手臂上的魔纹数量来算的,但具体如何概述却全然不知,如今听来,这魔神区分也是有详细等级之说的。

    “没错,在到达魔神层次后,手臂上就会出现魔纹,一圈就是一纹魔神,两圈就是二纹魔神,以此类推,至于上限,我也不清楚”

    鳞娆点了点头,眼神中夹杂着对魔神层次的向往。

    虽然到达魔神等级也不是最厉害的,但好歹也等于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可惜,魔王巅峰和魔神之间的差距宛如天堑,想要迈出那一步,需要种种机缘。

    听罢,叶蓁了然。

    在海妖族地时,她见过的银环魔神和血刺魔神看上去等级都不低,毕竟魔纹已经占据了整条手臂,而且它们和炽焰魔神似乎也是旧识。

    “那你可知道炽焰魔神是几纹魔神?”

    思索片刻,叶蓁问道。

    她虽然见过炽焰魔神出手,也算是间接和他打过一些交道,但他真正的实力她却不知道,谁能确定炽焰魔神展现出来的就是他的全部实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