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平安产子,倾巢尽出
    果然,布莎塔原本皱着的眉渐渐舒缓。

    刚刚入口的孕灵生竟然影响了她的情绪,那是一种几乎想要不顾一切落泪的冲动,事实上,她对腹中的孩子并没有多少感情可言。

    鲽森的步步紧逼让她后悔识人不清,而这个孩子就是羁绊。

    拥有鲽魰一族血脉的孩子,性情会如同他的父亲一般,冷漠决绝,不近人情,而她并不喜欢,但在喝下孕灵生后,她竟觉得自己对孩子的感情并没有缺失,那种从腹中孕育的辛苦和欢喜涌出,令她酸涩。

    而酸涩过后,虽然甜味儿还没出现,但她却已经开始期待孩子。

    叶蓁在孕灵生中加了一些补充灵气的食材,布莎塔的面色渐渐好了起来,海妖王后的情绪也平复了一些,最起码表面看不出什么了。

    布莎塔将所有的孕灵生喝完,那种正常生产的腹部阵痛才出现。

    她脸上的表情不再是哀莫大于心死,心神回归,精神一震,开始在海妖王后的指导下生孩子,叶蓁并没有回避,她必须时刻注意布莎塔的却情况,孕灵生并非万无一失的,若出了事那便晚了。

    “孩子,用力!”

    海妖王后额头上满是汗水,她虽然并不会接生,但最起码是有经验的,而且妖兽生孩子并没有人类那么麻烦,海族也大部分是卵生。

    鲽魰一族虽然是海蛇,却也并非蛋生。

    事实上,布莎塔一直在心中祈祷,希望自己生下的不是鲽魰一族,而是海妖一族,那样一来,她就不用困在繁杂的情绪中了。

    对于妖兽而言,跨族生产的孩子,一般来说都会继承血脉强大的一方,但万事无绝对,也有少部分是跟随血脉弱的一方。

    海妖一族的血脉比不上鲽魰一族,却也不算差了。

    叶蓁站在一旁看着布莎塔用尽全身力气,纤细的手也忍不住摸上自己平坦紧致的腹部,她也同样希望自己可以孕育孩子。

    当初司缪的话还言犹在耳,那时她还能看到他眼中流露出的痛苦。

    那种痛苦并非无法正常孕育孩子,而是无法让她拥有孩子。

    但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喜讯,她的血脉和体魄产生了变异,子嗣问题好像也变得不再那么困难,若是司缪知道,应该也会很高兴吧?

    这般想着,叶蓁唇角就勾起了浅浅的笑。

    她很少笑,但每次的笑容都带着令人惊艳的光。

    布莎塔开始发出细碎的痛呼,她能感觉到孩子在腹中翻滚。

    “看到头了!”

    海妖王后大喜的声音传来,让布莎塔精神再度一震,不再有所保留,将全身的力气都用上,还不忘将自身微薄的灵气运转到腹部,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这才是一个正常母亲会做的事。

    布莎塔只觉得下身一热,有什么东西滑了出去。

    “生了!生了!”

    海妖王后小心翼翼地抱起刚刚从布莎塔腹中产出的孩子,脸上的表情近乎喜极而泣,这应该算是今天唯一称得上好的事情了。

    布莎塔平安产下了孩子,她的这个女儿终归是保住了。

    叶蓁也略有些好奇地凑过去,她很少会见到小孩子,尤其是妖兽的孩子,兽类护犊,会将自己的后代保护的滴水不漏。

    看向刚刚出生孩子,叶蓁眸子中有些讶异。

    躺在海妖王后臂弯里的,竟然并非所谓的鲽魰一族,而是海妖族,那标志性的绯红鱼尾和布莎塔如出一辙,只不过还很稚嫩。

    海妖宝宝闭着眼睛,脸颊不似人族刚出生的孩子皱皱巴巴,反而十分白净,睫毛很长,在脸上打下青色的阴影,十分可爱。

    “孩子给我看看孩子”

    布莎塔显得有些脱力,但比之刚刚神思混乱要死不活的情况已经好了太多太多,她伸出双手,看向孩子时眼中充满了慈爱的光。

    她心中无比欣喜,自己的孩子居然真的继承了她的血脉。

    “好,给你,轻一点抱”

    海妖王后笑了,小心将海妖宝宝递到布莎塔的怀里。

    此时,生产完的布莎塔下身已经恢复了鱼尾状,抱着同样鱼尾的小宝宝,这一幕说不出的柔和,让叶蓁的唇角都带起了一些笑。

    世间最让人感动的,莫过于生命的诞生。

    “谢谢你叶子,孩子的名字,就由你来起好吗?”

    布莎塔轻轻抚摸孩子的尾鳍,声音不同于以往的英气逼人,而是带了些温柔,很罕见,但放在她的身上,却没有出现一丝违和感。

    闻言,叶蓁微愣,起名字的事情她并不在行。

    “嗯,很好,叶小姐,就由你来为这孩子起名吧”

    海妖王后眼神一亮,赞同地点了点头,叶蓁对海妖一族的帮助实在无法用三言两语来形容,这种恩情恐怕此生都很难偿还。

    而她们都选择性地遗忘了孩子的亲生父亲,那个罪魁祸首的渣滓。

    看到布莎塔和海妖王后期待的目光,叶蓁拒绝的话就无法说出口了,她垂眸深思,这个孩子出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未来不知命运会如何,是多舛,还是顺遂,但她希望,她会是战争中黎明的曙光。

    没错,这是个雌性的海妖宝宝。

    “就叫她曙光吧”

    叶蓁声音很轻,看着海妖宝宝的眼神很柔和。

    “曙光,曙光,破晓的胜利的光芒,好,这个名字好啊!”

    没等布莎塔说话,海妖王后就激动地说道。

    虽然海族的名字大多数沿袭海神,像这种类似人族名字的很少见,但也不是没有,不得不说,叶蓁起的名字寓意很好,也很应景。

    布莎塔转头看向海妖王后略显癫狂的神情,眉头皱起。

    “母”

    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道剧烈的轰鸣声打断!

    “砰——”

    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了结界上,以致于屋子都受到了波及,发出了震动,布莎塔不由自主抱紧孩子,生怕自己的宝宝受到什么损伤。

    “该死!该死的鲽魰一族!”

    海妖王后急红了眼,如今也顾不得再瞒着布莎塔,毕竟她已经脱离了危险,而且作为海妖族最负盛名的公主,布莎塔可不是什么菟丝花,她是有血性的,而这种事情她同样不可避免。

    海妖王后说着,就急掠而去,她要和鲽魰一族血战到底!

    刚刚她就准备这么做了,若不是为了布莎塔,她一定不会坐在结界内痛苦煎熬,身为海妖族的一份子,就要为了种族流尽最后一滴血!

    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布莎塔愣住了,抱着孩子的手臂也松了松。

    她刚刚神思恍惚,虽然知道鲽森来过,却对战斗之事一无所知,结界内很安静,隔绝着外界所有的声音,让她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

    “叶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布莎塔说着,就要挣扎着起身。

    自从嫁到鲽魰一族后,对于海妖族的事情她也没办法关注的更多,此次回来还面临生产,海妖王后刚刚的神情让她十分不安,甚至恐惧。

    “你在这里待着,不要出去”

    叶蓁神情也冰冷下来,她侧眸看向布莎塔,语气中尽是严肃和淡漠,这制止了布莎塔的动作,而叶蓁则身影一闪,离开了房间。

    刚刚结界承受的那一击,耗去了绝大多数的能量,绝不是鲽厉所为,看来鲽魰一族对海妖族的狼子野心,今日是势在必得了。

    布莎塔抱着孩子,脸上神情尽是忧虑。

    她很想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坐在这里等待,虽然知道现在她的身体根本帮不上任何忙,甚至有可能帮了倒忙。

    叶蓁站在结界内,看着外面的情形,眸子微闪,眼底深谙。

    果然,鲽魰一族精锐尽出,几乎将整个海妖族地包围了,当初让鲽森迎娶布莎塔,其目的恐怕并非简单的只是为了在这片海域占据一席之地,而是彻底侵占,布莎塔生产不过是个好听的进攻理由罢了。

    海妖王和海妖王后立于半空,两人对面同样是一男一女。

    那两人看上去十分年轻,相貌不凡,气质尊荣,眼中的张扬意味非常明显,好像带着漠视一切的力量。

    和海妖王夫妇相比,这两人胜了不止一筹。

    叶蓁抿唇,眼神凉意甚浓。

    鲽魰一族早就计划好了,今日将海妖一族铲除,只是没想到她的出现扰乱了对方的计划,如今算是倾巢而出了。

    若是她没有猜错,和海妖王夫妇对立的男女,正是鲽森的父母。

    生于王族的气场,再加上和鲽森肖似的容貌,这样的关系不言而喻,而这两人隐隐逸散出来的力量,恐怕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涅槃一重天境界,和死于众生塔的水魇姬相当,不可谓不强。

    海妖王和海妖王后才堪堪十二品巅峰层次,两者差距甚远。

    上一次,水魇姬会栽在她手中,完全是大意失荆州,她可不认为此次的鲽魰王夫妇也会如此,这一族的家伙防备心太重。

    更何况,鲽魰王夫妇可不是实力相加的涅槃一重天,而是两人都到达了这个层次,这已经不是纯粹一加一等于二的力量。

    倏而,看似年轻的鲽魰王出声了。

    “既然来了,怎么不出来,也让我们见识一下你这人族大能!”

    鲽魰王的长相和鲽森很相似,但两人气质不甚相同,前者更倾向霸道,说话间,锐利如刀的眼神已经射向了结界内的叶蓁。

    他已经知道此次计划失败的始作俑者,态度自然算不上好。

    海妖王和海妖王后闻言,面色陡然一变。

    两人竟不约而同后退,准备挡在叶蓁的面前,对于鲽魰一族这两个老家伙的实力,他们知道的可比叶蓁多的多。

    “叶小姐,快回去,你这结界还能挡他们一阵”

    海妖王后声音有些急躁,虽然叶蓁总是有很多神乎其技的术法,但这些在真正强大的实力面前,都是小儿科般的存在,顶不了大用。

    谁都不知道叶蓁的真实实力有多少,但他们都不认为年纪轻轻的叶蓁能比得上活了千年的鲽魰一族老家伙,到时候必然会吃大亏。

    “呵,听说人族伪善,如今看来,倒也名不虚传,能在海妖族这里挂上如此名号,你也算是个人才,不过,也就终结于今天了”

    海妖王后的话当然逃不过鲽魰王夫妇的耳目,当即讽刺之声响起。

    妖兽的防备之心很重,少有能和人类和平共处的,海妖兽就更是如此了,他们连陆地妖兽都排斥,更别说是人族了。

    但眼下,海妖族的两个老东西居然会对一个人族如此掏心掏肺,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来换取这人类女人的性命,简直不可思议!

    眼前这个可恶的人族扰乱了他们整个家族的计划,罪大恶极!

    如果可以,他今天就要把这个人族女人铲除掉,从而实现自己一族的计划,纪元之争,他必须要为自己的家族做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