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最后一次见面,熟人
    “病毒?醉心蛊?”

    闻言,叶蓁眉头皱的更紧,这样的毒,连研制它的水魇姬都没办法。

    “不知道,我不知道”

    叶流华闭了闭眼,语气哽咽,面对濒临死境的心爱妻子,他近乎方寸大乱,此刻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他没有一丁点办法。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看着叶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病源体,亓九天和农樱都在k市见到过,一路回到京城,积蓄的流水中满含毒素,变异兽的尸体入目可见,死相凄惨,他们很难想象身边人会变成这样。

    “先回去”

    叶蓁唇瓣抿成一条细线,向外走去。

    叶流华振作了一些,连忙跟上,身后众人也跟了上去。

    玫瑰园中的玫瑰张牙舞爪地伸展着枝叶,绯红的花朵散发出浓郁的芬芳,在叶蓁生命法则的滋养下,安安分分地护卫着玫瑰园的安全。

    叶家距离星海湾有一段距离,一群人浩浩荡荡开着车疾驰而过。

    一路上,他们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昨天那一场大战可谓众所瞩目,叶蓁的实力也有目共睹,叶家现在成了名副其实的香饽饽,所有人都妄图攀扯上关系。

    叶家。

    院子中央的合欢树欢快地摆动着枝桠,它从小就生长在这里,对于叶家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温和的如同小宠物,也阻拦了不少不怀好意者。

    纪元之争后,变异兽和变异植物的确都暴戾了许多,拥有很强的攻击力,但是也有少部分是个例外,就比如叶家院落中这棵合欢树。

    有些被人从小养大的宠物,在新纪元后,也依旧会顺从主人。

    叶蓁径直进了屋子,里面静悄悄的。

    “小小姐?”

    这时,刘婶端着托盘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眼睛红彤彤的,眼角还带着泪痕,在看到叶蓁时,几乎喜极而泣,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炸晕了冷叶两家所有人。

    “嗯,刘婶”

    叶蓁对着刘婶点了点头,转而上楼,她知道冷玉蓉在哪里。

    上了楼,叶蓁一眼就看到冷玉蓉房间门口簇拥的人,没有医生,只有熟悉的面孔,冷家人多,现在几乎都已经到场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沉重。

    “姐姐!”

    叶松和叶柏两个双胞胎第一时间看到了叶蓁,兴冲冲地喊道。

    他们眼神满含崇敬地望着叶蓁,对于能拥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姐姐,他们心头自然充满了自豪,可是想起自己母亲曾经做的事情,又感觉无脸面对她。

    “蓁蓁,你妈妈她”

    叶老也立在门边,听到叶松叶柏的呼喊,他眼神一亮,旋即又黯淡下去。

    冷玉蓉感染病毒牵扯关系甚广,一旦宣扬传去,那叶家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一定会被逼迫退出华夏联盟的保护范围。

    叶长华轻轻搀扶着叶老,神色阴晴不定。

    叶蓁对着众人点了点头,推门而入。

    房间很敞亮,床边还摆放着鲜艳而芬芳的花朵,冷玉蓉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鼻翼小幅度地颤动,恐怕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已经死了。

    “你们在门外等着,不要进来”

    叶蓁看了冷玉蓉一眼,转而走到门边,话落,房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

    莱格和郎翼自动立于门边,阻止所有想要进门的人。

    众人面面相觑,但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叶蓁,病源体的传播速度太过可怕,稍有不慎就会令人族全军覆没,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房间中,已经空无一人。

    叶蓁带着昏迷不醒的冷玉蓉进了葫芦空间,对于病源体这样的蛊毒元素她了解不多,但这也算是毒术的一种,交给莫娴会简单很多。

    “莫娴”

    叶蓁将冷玉蓉放在草地上,刚开口喊了莫娴的名字,后者就出现在她面前。

    “主人”

    察觉到叶蓁严肃的神情,莫娴也不敢怠慢,赶忙半蹲下,将手指扣在冷玉蓉的脉搏上,持续时间很久,莫娴神情也越来越凝重。

    不知过了多久,莫娴终于松开了冷玉蓉的手腕。

    “怎么样?”

    叶蓁抿着唇瓣,黛眉紧蹙,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如此猝不及防。

    冷玉蓉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在这个紧要关头,她不能置她于不顾,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司缪,但在此之前,她会先让莫娴配制出解决方法。

    “是毒,而且这种毒很霸道,她的血液里有密密麻麻的虫子,渐渐地,虫子会转移到她的四肢百骸,吞噬她所有的精气神,很恶毒,我从未见过”

    莫娴有些啧啧称奇,她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碰上如此怪异的病症。

    “有没有办法治疗”

    叶蓁现在并不关心醉心蛊的组成结构,而是冷玉蓉的安危。

    “很难,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莫娴有些为难地皱起眉头,她素来对自己的医术有着强烈的信心,但这一次却有些束手无策,必须要抽取一点血液中的虫子,才能治标治本。

    “她,能活多久”

    气氛沉默中,叶蓁略显叹息的声音传来。

    莫娴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叶蓁一眼,从认识她以来,还从没见过她对谁露出过这样的神情,而面前这个中了毒的普通女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莫娴再看向冷玉蓉时,也多了几分认真。

    如果说刚刚她只是把对方当成了病患,那现在就多了真心。

    “主人放心,虽然我现在没办法治愈她,但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死掉也是很难的一件事,我可以抑制住虫子的蔓延,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所以需要研究”

    莫娴拍了拍胸脯,恢复了些许自信。

    “我需要一个结果,尽快”

    叶蓁点了点头,听了莫娴的话,终归是放心了些。

    “是!我马上研究!”

    莫娴郑重其事地应了,旋即就上前在冷玉蓉身上摆弄起来。

    叶蓁盘膝坐在草地上,就在一旁看着,空间时速和外界不同,否则她也没办法了,哪怕是冷玉蓉,也无法和司缪相比,这是不可否认的。

    磬竹和冯柳柳一直在忙碌空间灵植的事情,没有上前打扰。

    时间流逝,莫娴神情显得很难看,她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还不停地取出各种各样的工具,偶尔还能听到“吱吱吱”,令人头皮发麻的虫鸣。

    叶蓁起身,转身就来到了众生塔。

    “如果你是要问我醉心蛊的事情,那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你也知道人族和域外妖魔的深仇大恨,在创造这种蛊毒时,我也杜绝了自己的后路,我必须要让炽焰满意,对不起,你帮了我,但是我却无力帮你”

    六层,水魇姬背对着叶蓁,面靠墙壁。

    她听到清浅的脚步声时,沧桑干哑的声音响起。

    “我只想知道,醉心蛊的用材”

    叶蓁丝毫不生气,也不失望,认真问道。

    “”

    水魇姬没有出声,叶蓁也没有催促,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赤蝎,麻杆草,毒箭花,蓝尾蛇”

    半晌后,水魇姬的声音响起,她语气不快不慢,叶蓁没有出声打乱,她能做的就是问出这些,给莫娴减轻一些负担,醉心蛊的确算是水魇姬的倾心之作。

    “走吧”

    在说完之后,水魇姬就轻轻挥手。

    她不是个喜欢亏欠别人的,叶蓁愿意帮她转交东西,那她就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她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尽管这等于间接背叛了炽焰。

    叶蓁淡淡扫过水魇姬的背影,转身离开了众生塔。

    两人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叶蓁将水魇姬所说的材料一一告诉莫娴,后者原本紧紧拧着的眉毛终于松缓下来,一直卡住的问题也得以解决,毒药相依,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主人,我已经知道了治疗方法,但需要的药材”

    莫娴脸上挂着笑,在提到药材时,眉头又拧了起来。

    葫芦空间中的灵植药材不少,但能用到的却不多,她虽然是炼药宗师,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对症下药的药材,她就是再厉害也没用。

    “清单”

    叶蓁抿了抿唇,药材的事或许需要农樱帮忙了。

    得到叶蓁的应答,莫娴当即喜笑颜开地准备清单去了,对她而言,能看到一项“疑难杂症”在自己的手中解决,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拿着长长的清单,叶蓁带着冷玉蓉离开了空间。

    经过莫娴的用药,冷玉蓉的病毒蔓延速度已经缓解下来,她脸色红润了许多,虽然依旧没有清醒过来,但看上气色已经好了很多。

    叶蓁刚刚打开房门,叶流华就扑了进来。

    他毫不恐惧地握住冷玉蓉的手,眼神紧张地上下打量着她,在察觉到她掌心的温热时,眼睛瞬间就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多怕,多怕心爱的妻子会就此离他而去。

    “蓁蓁,你妈妈,你妈妈她”

    叶流华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叶蓁,声音因为慌张而带了些紧绷,他哪里像那个杀伐果断的将军,分明就是个陷入爱河的小伙子。

    “她没事,你放心”

    叶蓁摇了摇头,转而离开了房间。

    “蓁蓁,你妈她怎么样了?身体是不是已经好多了?”

    “我听说你有很厉害的丹药,可以增加寿命,让人返老还童,是不是真的?”

    “玉蓉身体怎么样了?这病毒到底能不能根治?”

    “”

    看到叶蓁,一直守在门外的人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眨也不眨地盯着叶蓁,他们都想知道病源体有没有根治的可能,若是有,那新纪元体系都会就此更改!

    他们都知道叶蓁是个极厉害的人,毕竟昨天那场大战没有看到的人很少。

    叶蓁没有理会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拉着农樱走到走廊尽头。

    “叶姐姐?”

    农樱疑惑地看向叶蓁。

    “这是清单,需要你和亓九天回神农一脉,这是你们一脉重现最好的机会,病源体有根治的可能,但还要依靠神农一脉的药材”

    叶蓁把清单递给农樱,声音清淡。

    她知道隐世家族都希望家族能够恢复上古时候的荣光,而现在,病源体危及整个新纪元的安危,若神农一脉在这个时候横空出世解决这些问题,那么就会成为所有人类感激的存在,即便威望不能达到神农老祖在世时候,也不会差太多。

    果然,听到叶蓁的话,农樱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她虽然是神农一脉的弃人,却也知道家族一辈子想要达到的是什么。

    “可是”

    农樱对于拉家族一把并不排斥,只是对于回到神农一脉有些犹豫,当初她走的毫不流连,如今再回去,还真觉得有些为难。

    “没有可是,人族能不能延续,都系在你身上了”

    叶蓁摇了摇头,她并没有危言耸听,醉心蛊的威力,绝对不会小。

    眼下暴雨,华夏联盟中的人都没有外出,情况还不算太严重,一旦暴雨停滞,阳光普照,病毒传播就会越来越快,人类体质薄弱,很可能就此陨灭。

    “我,我知道了!”

    对上叶蓁清透的墨瞳,农樱一咬牙,重重地应了下来。

    她没办法拒绝,也不想拒绝,这不管是对全人类还是对神农一脉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双赢的局面,而且能救下那么多人,她更乐意去做。

    叶蓁颔首,既然如此,那她就应该离开了。

    药材的事情交给农樱,留下莫娴,病源体的事情就不会向严重的方向发展。

    这般想着,叶蓁就带着莱格,郎翼等人准备离开叶家,可惜,他们还没走出去,就看到外面被人群包围了,领头的是以秦故为首的所有在华夏联盟拥有话语权的大人物们,他们每个脸色都紧绷而阴沉,看向叶家的眼神也带着防备。

    叶蓁微微垂眸,眼神中掠过一抹不耐与寒凉。

    她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片大陆去寻找司缪,但事情却接踵而至,让人烦不胜烦,她根本不敢想象现在的司缪面临怎样的境地,因为同心契的感应已经越来越弱,这说明司缪的实力正在衰退,创世之象,已经不远了。

    守在叶家外面的人一看到叶蓁,都不约而同地向后缩了缩。

    昨天的事情,叶蓁可谓一战成名,以往只当她是叶流华女儿的也认识到了她的厉害,眼下来找叶家的麻烦,众人心头都是咯噔一下。

    秦故也将自己缩在了一个高大身影的背后,并不是封枭,而是个陌生面孔。

    那是身材健硕高大,五官深邃,偏外国气质的男人,他目光在看向叶蓁时带着一股奇异,那种感觉并不像第一次见面。

    “叶小姐,请您让您的母亲出来一下,我们有点事情需要确认”

    前来凑热闹的人推推搡搡,最后由一个女人硬着头皮上前,客客气气地说道。

    叶蓁淡淡扫过众人,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对方的来意,冷玉蓉感染病毒的事情不知被谁给宣扬了出去,惹来了麻烦。

    人群中,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满含仇恨地盯着叶蓁。

    她身边围着数个男人,这些男人好像吸食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般,宛如乖巧的宠物待在女人身边,模样看上去极为古怪,在人群中形成特殊的风景线。

    叶蓁目光很快就汇聚在了这个特殊的女人身上,慕海棠。

    发现叶蓁注意到了自己,慕海棠一点儿也不惊讶,只是回以冷冷的笑,旋即带着身边的狂蜂浪蝶远去,靓丽的妆容和服饰,带着些许风尘气息,这样的她,一点儿也不像当初那个千娇百媚,八面玲珑的叶家二夫人。

    纪元之争果然很神奇,可以改变很多人,很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