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上古密辛,感染病毒
    “等一下!你等一下!”

    水魇姬一看叶蓁要离开,也顾不得讽刺,剧烈地挣扎起来,粗壮的锁链爆发出刺目的光,这些锁链会抽取她的能量提供给众生塔。

    叶蓁站定,却没有回头看她。

    “能不能帮我转交一样东西给炽焰魔神”

    即便疼痛,水魇姬也没有表现出来,她向前走了两步,小心翼翼地从衣襟中取出一样东西,手臂略有些颤抖,但她固执地前伸。

    “我知道自己是不会活着离开这里了,只希望你能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

    水魇姬轻叹一口气,语气轻的可怕。

    叶蓁即便不回头,也能通过她柔软温情的语调猜到她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你有一个很爱的人,所以你应该可以感同身受才对,我很想他,可是,却从未得到他的心,我就快死了,只想把最后一点希冀送到他的身边。”

    水魇姬的手臂又费力地向前伸了伸,眼神中满含希冀。

    她是个骄傲的人,从不求人,但在感情上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永远敌不过炽焰心头的朱砂痣,可就算这样,她也希望炽焰不会忘记她。

    “我求你”

    叶蓁半晌没有动静,水魇姬眼神逐渐黯淡,语气都低落下来。

    她垂下脑袋,嘴角露出苦笑,在对待感情的时候,她并不是那个杀伐果断的魔族女王,而是一个平凡而简单的女人,可惜,她的感情注定无果。

    水魇姬的手臂渐渐垂了下来,她知道,叶蓁是不会帮她了。

    就在这时,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握住了她下垂的手腕,从她掌心中取走了精致的木盒,淡淡的清冽嗓音传出,叫人心头一片安然。

    “好”

    闻言,水魇姬猛地抬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叶蓁。

    她本来已经失望了,却没想到居然会峰回路转。

    叶蓁的手有些凉,但她心头却是暖的,这一刻,水魇姬几乎忘记自己身处如此境地的始作俑者就是面前的女人,她突然很感激对方。

    事实上,手里的东西她很早就想交给炽焰魔神,只是没有勇气。

    这次,如果不是面临濒死的绝境,她依旧不会做这件事。

    叶蓁扫过水魇姬,转身离开了。

    她会帮忙,只是为了成全她的一片真心,相爱不易,正如她和司缪,两人总是天各一方,随时要担心对方的安危,感情是没有对错的。

    叶蓁直接来到了众生塔顶层,盘膝而坐,恢复着失去的灵气。

    “主人”

    半晌后,叶蓁眸子睁开,一道苍老却精神的声音适时响起。

    “你恢复了?”

    叶蓁眸子微亮,语气中带着些微欣喜。

    此次前往神魔大陆可以说会是九死一生,屠胥不会放过彻底剿灭司缪的机会,若是有众生塔相助,再度将屠胥困住,那事情就会简单很多。

    “呵呵,哪有那么容易呢?时间消磨掉了我绝大多数的能量,如今能恢复一些,还要多亏主人寻回的十二仙灵,主人可是在为创世之象为难?”

    器灵自嘲一笑,旋即才轻声问道,它似乎已经肯定叶蓁在为这个感到苦恼。

    “嗯,我很担心他”

    叶蓁抿着唇瓣,神色在这个时候,才流露出些许茫然和无措,她不认为和莱格,郎翼三人能够是屠胥的对手,更害怕司缪会受到什么伤害。

    今天一战,面对的还仅仅只是没有触及涅槃一重天的家伙,她却已经拼尽全力,最后甚至差点用了众生塔,这样的实力,要怎么和申屠祖神一族战斗?

    “你能和我说说上古时候的事情吗?例如创世之象?”

    叶蓁想了想,抬眸,轻声问道。

    她眼下无事,也想更多的了解一些虚无神一族和申屠祖神一族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在九星连珠的天象中,虚无神一族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器灵沉默了许久,叶蓁也不催促。

    “你若当真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只是,你的责任也会随之增大”

    器灵苍老的声音此时带了一丝柔和,他并不希望叶蓁混入那般劫难之中。

    “可是怎么办呢,我已经嫁给他了啊”

    说话间,叶蓁微凉的眼神看上去有些温柔,她是个很怕麻烦的人,不管是曾经在饕餮大陆还是在华夏,但为了司缪,她愿意去面对任何麻团。

    “唉,这是宿命啊”

    器灵略有些缥缈的声音响起,将自己所知的事情徐徐道来。

    上古时候,众生界一派繁荣,宗门林立,高手无数。

    那个时候灵气无比充足,修成仙道,飞升而去的大能比比皆是,唯一和修者处于对立面就是鬼族,也就是饕餮大陆所说的鬼修。

    而修者实力比之恶术频出的鬼修而言,还是被压制的一方。

    人族贪婪,这是不可否认的。

    在巨大的压迫下,人族把主意打到了妖族身上。

    和修者相比,妖族修炼更艰难,但它们的战斗力却是同阶人族的两倍不止。

    为了追求强大,修者大能研究出束缚妖族为自己所驱的咒术,迎来整个众生界的欢呼雀跃,要知道,但凡收服一只妖族,实力就会暴涨几个层次!

    得到妖族的修者们对它们非打即骂,完全当成了自己的附属品。

    当然,也因此,人族实力在那个时候无人能出其右,风光至极,鬼修也被尽数驱逐,人族成为众生界真正的主宰者。

    可惜,妖族就会甘心被人族奴役?

    不,正如人族大家族一样,妖族中也有强大的种族,这个时候,处于妖兽顶尖层次的两大种族出现,带着妖族反攻,险些将人族全部歼灭!

    最后,若非隐世大能纷纷阻挠,人族恐怕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这两个种族就是神秘而显赫的虚无神一族,申屠祖神一族。

    因为这两大妖族,原本处于弱势的妖族顺势崛起,很快就成为众生界拥有话语权的一大族类,不过妖族排外,而且他们乐于居住在深山老林之中,故而算是十分脱节的一个种族,除了少数可以化作人形的大妖,其他都保持着兽的形态。

    虚无神一族,世人对其的印象就是神秘。

    它们体型庞大,鲜少出现在旁人的视野之中,每每被云层遮蔽,让人看不真切,故而古籍上虚无神的记载少得可怜,也让其保持了超凡的妖族第一族之称。

    和虚无神一族相比,申屠祖神一族就张扬多了。

    申屠祖神一族呈禽,羽翼火红,是妖族少见的漂亮种族,每化作人形,不论男女都堪称绝色,而且他们实力强大,以速度称霸众生界。

    申屠祖神一族张扬,霸道,骄傲。

    但是,这样的种族有一点十分遭人唾弃,那就是血统混乱。

    申屠祖神一族通婚十分普遍,它们从不会用同心契产生制约,是少见的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妖族,此消彼长,这样虽然加大了家族的势力,但纯血统却越来越少,那时候流露在世人眼中的,都是些血脉不纯的申屠祖神一族。

    众生界因为同心契的关系,对于感情是非常看重的,申屠祖神一族这样的混乱关系让人无法接受,故而它也只能排在神秘的虚无神一族之后。

    或许就是因为排名关系,申屠祖神一族和虚无神一族的关系非常紧张。

    这样的情况一直在延续,不过虚无神一族十分低调,并不和申屠祖神一族相争,这样一来倒是相安无事,事情一直持续到众生界破碎时。

    十二仙灵面世,众生塔引发战争,沧海桑田。

    所有种族都实力大跌,没有谁是例外。

    虚无神一族和申屠祖神一族这样应天地而生的族类,受到的打击更重,直接表现在数量骤减,最后只能一脉相传,不得不说非常残酷。

    这样的颓势自此就再也没有好转,修道界也大受打击。

    更严重的就是众生界破碎,大陆四分五裂,因为空间风暴的缘故,大陆和大陆再也没有联系,保持着各自的文明。

    有多大的能力,就要担负多大的责任。

    虚无神一族的职责就是重整大陆,以改变种族一脉单纯的可悲命运。

    而申屠祖神一族并不在乎这些,它们想要的,只是得到强大的实力,成为妖族当之无愧的第一,若是虚无神一族重振,那还有它们的地位吗?

    两者的战斗一直在持续,没有任何一方得以躲避。

    直到屠胥被司缪亲手送入众生塔,事情才有了些缓解,可惜,现在,一切又开始延续,新仇旧恨,两方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难道就为了一个虚名?”

    听完器灵的话,叶蓁蹙眉,她对于申屠祖神一族的心思实在难以理解,对于任何种族来说,难道不是血脉延续更重要吗?

    屠胥一味阻挠司缪,最后的结果也等于变相阻挠了自己!

    “呵呵,当然不是,你要知道,天道是公平的,虚无神和申屠祖神都是天地宠儿,他们争得,并非第一的虚名,而是气运!一个种族的延续,需要的就是气运,他们生来就是死敌,一方消散,另一方才能获得真正的延续,这是它们的宿命,没有人可以改变,所以,申屠祖神一族做的并没有错”

    器灵轻叹一声,但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子冷漠。

    闻言,叶蓁沉默下来。

    她能听懂器灵的话,可就是因为能听懂,才会觉得悲戚。

    强如虚无神一族和申屠祖神一族,都没能跳脱出来,所以,他们都是棋子,都是被命运操控的所在,永远都不可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吗?

    “那创世之象”

    叶蓁平复了一下心绪,转而问道。

    命运之事不是现在的她应该考虑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司缪的安危。

    “虚无神一族的确是当之无愧的众生界第一妖族,它们不论是气运,还是悟性,机缘,都是旁人的数万倍,它们不死不灭,但就是因为得到的太多,所以才会面临创世之象,这样的天象,万年一遇,正是虚无神一族的死穴所在”

    器灵语气不紧不慢,叫人心神平稳。

    “死穴!”

    叶蓁猛地站起身,面色雪白,墨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深谙与不安。

    莱格和郎翼分明不是这么说的,死穴,死穴

    “没错,死穴,虚无神一族万年蜕皮一次,这个时候的它们化做原型,实力尽失,脆弱的如同人类孩子,但若是躲得过,那实力就会经历一次暴涨,是死穴,也是机缘,你的丈夫是虚无神一族历来最强的,机缘深厚,有你在旁协助,寻找十二仙灵再容易不过,或许,虚无神一族的使命会终结在他这一代”

    器灵不会安慰人,但说出的话多少让叶蓁安心了一些。

    “我要去神魔大陆,到时候,需要你的帮忙”

    叶蓁深吸一口气,认真道。

    “这是自然,我的目的和虚无神一族不谋而合”

    器灵笑了,它虽然不应该掺和这些,但谁让它如今的主人和虚无神一族发生了关联呢?再者,它也同样希望十二仙灵集齐,这一点并不冲突不是吗?

    “谢谢”

    叶蓁轻声道谢后,转身离开了空间。

    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星海,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叶蓁在所有人还沉静在睡梦中的时候起身,到厨房煮了一锅香糯的粥,香味蔓延出去,勾起了众人的馋虫。

    “神妃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郎翼率先出声,端起一碗粥也不嫌烫,还顺口拍了一句马屁。

    莱格亦然,两人在饕餮大陆时沾了司缪的光,吃了不少叶蓁出手的美食,胃口也被养的十分挑剔,别说是一碗粥,就是一叠咸菜都会吃的毫不犹豫。

    “叶姐姐,你起得好早啊!”

    农樱打着哈气从房间出来,被香味吸引的人陆陆续续离开房间。

    “小妹,昨天的事,秦故”

    亓九天眯着眼睛,语气若有所思。

    他们昨天做的那些事情,必然在华夏联盟引起了大震动,秦故不知会作何反应,就他做的那些事,已经足够他死一万次了。

    他们不会一直留在华夏联盟,若是留着这样一个人作妖,迟早会出事。

    “嗯,我今天离开,去海城,秦故的事交给你们”

    叶蓁喝着粥,声音有些轻。

    神魔大陆太危险,而农樱,亓九天几人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前往,她会带上蔺耐,牧霜和狄坤,毕竟那是域外妖魔的大本营,单枪匹马不适用。

    “海城?叶姐姐要去看看院长妈妈他们?”

    农樱瞬间就放下了碗,眼神发亮地看着叶蓁,当初在海城待了一段时间,她和院长妈妈累积了深厚的情谊,如今新纪元,她也想去看看她。

    “有些事要做,你们就留在这里”

    叶蓁的语气虽然没有过分严厉,但也能够听出其中不可置喙的认真。

    依拉尔撇了撇嘴,她心思和农樱一样,从小出生在戈壁滩,好不容易来到神秘的东方古国,对一切都好奇,可惜,却被困在基地里。

    在众人说话的空档,玫瑰园外传来了焦躁而慌乱的敲门声。

    “蓁蓁!”

    叶流华的声音带着惊慌和恐惧,声色还有些颤。

    叶蓁蹙眉,起身准备去开门,而亓九天却快了她一步。

    门一打开,叶流华就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今天的他和昨天可谓天壤之别,头发贴在脸上,脸色憔悴的可怕,眼睛通红,整个人带着些癫狂。

    他一进门,就冲着叶蓁跑了过去。

    “怎么了?”

    叶蓁垂眸,看着叶流华紧紧握着自己胳膊的手,黛眉蹙起。

    “你妈,你妈她,她感染了病毒”

    叶流华嗓音有些抖,说着说着,几乎要哭出来。

    病源体的事情早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他自然知道的比旁人更多,的确没有治愈方式,感染了这样的病毒,距离死也就一步之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