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心软和善良是很珍贵的
    “蓁蓁,我的女儿!”

    看到完好无损的叶蓁,最激动的莫过于叶流华,他眼圈泛红,也不管通天弹

    会不会产生余波,飞也似得跑过去,冰霜肆意,将地面全部冻结。

    站在叶蓁面前,叶流华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确保无碍才终于松了口气。

    “我没事”

    叶蓁轻轻摇头,对这个父亲,心头还是有些温暖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叶流华抹了抹眼睛,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这一生最痛苦的有三次,其一是二十多年前的京城变故,其二是寻回叶蓁时看到那些令人痛彻心扉的资料的时候,其三就是前一刻,眼睁睁看着独生女被轰炸的时候。

    认真说起来,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在他想给予女儿温暖的时候,却把温暖都给了一个冒牌货,在终于找回女儿想要做个好父亲的时候,却又一直在依靠女儿。

    在叶蓁面前,他不是曾经那个权势滔天的将军,而是一个普通又无能的父亲。

    “这位叶小姐真是太厉害了,在通天弹的威力下居然连一根汗毛都没被伤到!这样强大的实力在新纪元恐怕也算是绝无仅有了!”

    “难怪秦故不惜翻脸也要除掉叶蓁,明摆着是怕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谁说不是呢?叶家有这么一个女儿,怕是能和秦故相抗衡了”

    “”

    周围的议论声不绝于耳,还有人爆发出欢呼声。

    居住在华夏联盟a区的在新纪元之前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对秦故也算是了解几分,对于叶蓁如此不给秦故脸面,众人脸上都挂着似笑非笑的讥讽。

    在这样一个年代,谁心头能没有些许不可言说的心思?

    权利,不管在和平时期还是现在,都是令人着迷的东西。

    周边不乏觉醒了强大异能的,都想着在新纪元中大干一番,可惜,秦故掌控着的热武器制作却平白比他们都高上几个层次,众人多少都有些愤然不平。

    秦故不分青红皂白惹恼了叶家,对他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只要推翻秦故,那基地长的位置也就空缺出来了,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基地长,叶家并不在意权利,否则又怎么会给秦故这样的机会?

    这么明显的东西所有人都能看清,唯独秦故,活在自己的恐惧幻想之中。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相比于叶流华的欣喜和大众的凑热闹,秦故和景吉祥都瞬间变了脸色,前者

    面白如纸,别人不知道通天弹的真正威力,他还能不清楚吗?

    通天弹,在正常情况下,可以将三级顶峰异能者炸成肉沫!

    他有些惊恐得看着毫发无损的叶蓁,这还是人类吗?

    虽然他对叶蓁的实力有些猜测,也知道通天弹可能没办法要了她的命,可却也没想过让她受伤如此艰难,这一刻,他心头涌上悔意。

    早知道叶蓁如此厉害,那他就不会为了眼前利益而将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

    “还是小看了她啊,这样的女人,还真是让人着迷”

    景吉祥在最初变了变脸色后,就瞬间恢复平静。

    他松开搂着赵暖暖的肩膀,大拇指在唇边轻轻摩挲,看着远处静静而立的叶蓁,眼神中掠过一抹狂热,口中喃喃自语。

    听到他的话,赵暖暖瞳孔缩了缩,情绪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她眸中掠过及不可查的嫉恨,虽然她恨景吉祥,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她这一生见过的最强的,有他在,最起码她的安危不需要担心。

    她只是毫无战斗力的空间系异能者,想要好好生活,只能攀附景吉祥。

    周辞和谢玲都已经死了,那么多的耻辱都承受了,难道现在去死吗?不,她不愿意就这么死去,她应该拥有权利,成为高高在上的规则制定者!

    这一刻,赵暖暖心头野心膨胀。

    “景先生,别忘了我们的合作关系!叶蓁,必须死!叶家,也必须铲除!”

    同样对景吉祥的话感到不满的就是秦故,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眼神愤怒得看着景吉祥,低吼时还不忘将周边的异能者都调配到自己身边。

    他可没忘记,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若是叶流华和叶蓁发狂对他出手,那就和捏软柿子一样,没有了热武器在身边保护,心中着实难安。

    “行了,我知道”

    景吉祥不耐地挥了挥手,看向秦故时,不屑的神色一闪而逝。

    他早就听闻过华夏联盟的大名,本以为掌权者再不堪也应该有自己的本事才是,却没想到,事实上,这位基地长如此怯弱,呵呵。

    “蓁蓁,你想怎么做,爸爸会支持你,叶家和冷家也会支持你!”

    叶流华眼中满含冰冷和杀意,话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他沉寂的太久了,以致于秦故已经忘记了一些东西,果然,人都是会膨胀的,为了不让悲剧重演,他不会在继续退缩下去!

    “对!叶姐姐,我们不能放过他们!”

    连一向跳脱的农樱都愤怒起来,气的狠了,恨不得马上冲过去结果了秦故。

    亓九天虽然没有说话,但冰冷的面色任谁都能从中瞧出怒火来,刚刚的通天弹全部被叶蓁给挡下了,其威力确实很强,若是他和农樱,怕是会受伤。

    被一个普通人用热武器逼迫至此,就算是他都感到胸腔憋闷,愤怒至极。

    闻言,叶蓁将眸子转向秦故和景吉祥。

    她眼神平静极了,就像是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得。

    但就是她这样的眼神,让原本唇边带着邪笑的景吉祥收敛了,他微微站直,没有眼白的双瞳十分诡异,在叶蓁的注视下,渐渐漫上一层金光。

    金光灿灿的色泽在阳光下显得分外耀眼,平添了几分神圣。

    赵暖暖早在景吉祥站直身体的时候就退到了一边,眼神中满是瑟缩。

    秦故也带着异能者退散开来,不过,看着景吉祥,他终归是松了口气,远处带给他浓重压力的眼神和杀气似乎也不算什么了。

    倏然,景吉祥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转而倒退几步。

    另一边,叶蓁黛眉微蹙,她看着景吉祥眯了眯眸子。

    她没想到,会在新纪元中碰上精神力修炼者,或许称呼对方为精神力异能者更合适一些,除此之外,他还是瞳术异能者!

    所谓瞳术异能者,说的直白一些,就是眼睛变异,有了某种特殊能力。

    例如她的轮回之眼,也算是瞳术中的一种,不过却是瞳术顶尖层次,而景吉祥的瞳术,更偏向于迷惑性质,对任何人都会产生效果。

    试想一下,在对方用精神力异能侵入你的大脑,再用瞳术迷惑你,那么,任何人都会着了道,当然,精神力异能者算是一个例外。

    精神力虚无缥缈,厉害之处就在于突然性和隐秘性。

    叶蓁见过的精神力修者并不多,这种修炼之法早已失传,即便在饕餮大陆也是凤毛麟角,能在华夏看到一个精神力修炼者,着实出乎她的意料。

    据说,在上古时候,专修精神力的修者,杀人于无形!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别人,那么一定会被景吉祥所获,不过,巧合的是,叶蓁也是精神力修炼者,而是是十分厉害的精神力修炼者!

    叶蓁莲步轻移,向景吉祥走了过去,农樱和亓九天亦然。

    叶流华对着躲藏起来的秦故冷笑一声,也跟了上去。

    新仇旧恨,就是现在了!

    “怎么可能你”

    景吉祥呆呆的看着逐步走来的叶蓁,眼中的神色宛如看到了鬼一样。

    新纪元后,他就莫名觉醒了精神力异能,一双眼睛也可以操控别人,再加上开启的佛像储物空间,整整三系异能,这是何等的厉害?

    当然,他清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精神力异能。

    虽然瞒着,他从三系异能者成为了旁人眼中的双系异能者,但精神力异能的突然性却带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好处,几乎没有人能躲得过他的操控和杀戮!

    他一直以为上天开眼,只将这特殊的能力赐给了他,却没想到,失算了。

    若是可以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到华夏联盟来找叶蓁的麻烦,刚刚那一次碰撞让他明白,对方的精神力异能,远远高于他!

    在距离景吉祥三米的距离时,叶蓁停下了脚步。

    她缓缓伸出手臂,五指成爪,就那么凭空一握,景吉祥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地飞到了叶蓁手中,被其紧紧扣住了脖颈。

    这一幕神乎其技,周边一片倒吸冷气之声。

    在众人眼中,叶蓁似乎有了仙术,操控了景吉祥一般。

    秦故和赵暖暖皆双眸大睁,龇牙欲裂得看着突然而至的情景,这几乎打断了他们所有的计划,谁都没想到,素来无往不利的景吉祥会在叶蓁手中栽了跟头。

    当然,景吉祥清楚的知道叶蓁这般手段是精神力操控。

    但正是因为知道,他才更加绝望。

    当初觉醒了精神力异能后,他就经常不间断的训练自己,隔空摄物这样的能力他才刚刚接触,只能操控一些水杯之类的小东西。

    而叶蓁呢,却可以直接操控生命体!

    要知道,生命体具有自己的独立思维,很难会像死物一样受到控制。

    “动手吧,这次栽在你手上,也算是让我明白人外有人的道理”

    景吉祥深深吸了口气,脖颈被钳制在叶蓁手中,他根本无从反抗,不过,即便是在濒死关头,他依旧阴鸷的叫人胆寒,眼睛已经恢复了没有眼白的浓黑。

    他冷笑一声,闭上了眼,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命。

    “叶蓁!住手!你要知道,他是”

    原本躲藏起来的秦故突然出声了,瞬间所有视线都齐刷刷定格在他身上,其

    中自然不缺少叶流华杀意凛然的目光,叫他脊背冷汗直流。

    他心头不是没有后悔,但若是让景吉祥就这么死了,那他此次发动攻击和叶家为敌的计划岂不是坑死了自己?景吉祥承诺的那批货他还没有拿到手!

    闻言,叶蓁轻笑,笑容绽放在她的脸上,美好极了。

    “咔嚓”

    下一刻,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响起,叫人心头发寒。

    众人只能看到景吉祥无力垂下的脑袋,还有那一闪而逝的不甘眼神,他似乎没有想到叶蓁会直接动手,脸上还有些不敢置信。

    在电影中,凡是被反派语言刺激到的主角不是都会废话一番,从而让反

    派有机会逃离或者被人救下吗?为什么眼前这女人不按常理出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叶蓁松开手,景吉祥的身体就软绵绵得跌在了地上。

    她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景吉祥这条漏网之鱼若是不除掉,她的麻烦会接踵而来,这次事情就是一个例子。

    早在见到景吉祥的那一刻,她就没想过要放了他。

    心软和善良这种东西,是很珍贵的,不应该用在恶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