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魔族的计谋 虫卵
    “大业…”

    叶蓁黛眉轻蹙,她可不认为和域外妖魔勾结的魔族能有什么良善的大业。

    水秩可没心思给叶蓁解惑,他嘴角勾着恶毒的笑,轻轻拍手,围拢在众人周边的黑袍人都动了,手持武器朝着叶蓁几人而来!

    农樱和亓九天对视一眼,两人也不敢怠慢,爆发出自己最强的攻势!

    一时间,绯红的火焰,淡青的风刃轰炸,形成一朵朵耀眼的蘑菇云!

    王城柯面色惨白地躲在角落里,他只是个普通人,面对着等堪称强大核武器的战斗,他根本插不上手,他怎么都没想到,月岐山上居然还有所谓的魔族。

    在他的印象里,魔族都是小说中杜撰的存在。

    不过,想到新纪元后的大时代,各种植物变异,虫族泛滥,他也就了然了,世界上一切都变了,会出现魔族,鬼族之类的,他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叶蓁静站着没有动,琉璃般的眸子冰冷地盯着水秩。

    水魇姬对那炽焰魔神明显心存爱慕,魔族必然会成为域外妖魔的探路石,她可不认为性情诡谲的域外妖魔会诚心和魔族合作,这诚作不过与虎谋皮。

    倏然,叶蓁动了!

    她手中弓箭烁然暴涨,足有一人高的翠绿弯弓散发出盈盈生机,周围不少变异植物都开始晃动枝叶,这一系列的变故让水秩变色微变。

    不过到底是魔族长老,水秩很快就回过神来,冷笑道:

    “小丫头,我知道华夏修者的厉害,不过老夫也不是什么软柿子!”

    话落,水秩手中的佛尘就如活了一般,银白的丝线飞射而出,直接缠绕向叶蓁和清风弓,原本柔软的银丝在空中绷得极紧,好似轻轻一碰就会割出血。

    “雨落苍穹——箭飞天!”

    叶蓁眯了眯眸子,长腿踩在弓身上,双手紧紧拉着弦,面对水秩的攻势不急不缓,红唇微启,轻喝一声,硕大的彩色箭矢就冲天而起!

    强大的能量波动在半空挥发,霎时,一支箭矢转而变成数百支!

    现在的叶蓁今时不同往日,她体内拥有源源不断的灵气,再不济,还有十二仙灵,想从她手中讨到便宜是很难的事情,不过,她不介意动动手,从这所谓的魔族长老口中得知水魇姬,或者说域外妖魔的计划。

    庞大的箭雨带着五彩霞光,宛如神迹般,从天而降!

    水秩瞳孔一缩,他能感应到数百支箭矢中强大的能量波动,一旦被射中,那他的身体恐怕就会如同一个破碎的口袋,灵气全部倾泻出去。

    这般想着,水秩就当机立断地收回了佛尘,快速闪身回到粗壮的桐树上。

    然而箭矢就如同活了一般,纷纷循着水秩和周围几个黑袍人的踪迹追去!

    “围拢!”

    水秩厉喝一声,原本静立不动的桐树就抖动枝叶,缓缓将站在枝干上的水秩包裹起来,形成一种保护的姿态,箭矢临近,破开重重阻隔!

    可惜,当桐树抵挡不住,露出包裹时,水秩已经不在原地了。

    叶蓁冷眼瞧着,并没有什么诧异。

    魔族能够操控异形虫和变异植物,这个消息无疑并不算好。

    水秩闪避过了叶蓁的攻势,但周围几个和农樱,亓九天纠缠在一起的黑袍人却没有那么好运了,霎时就被彩色箭矢洞穿而去,倒在地上!

    “现在怎么办?”

    亓九天和农樱闪身来到叶蓁身边,声音严肃地问道。

    两人脸上都沾染着鲜红的血迹,魔族虽然难缠,但也被他们杀了几个。

    王城柯也缩了过来,他刚刚看到了叶蓁的手段,简直不似凡人,异能者是不可能这么厉害的,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他从来没了解过明媚这个话不算多的室友。

    “闪开!”

    叶蓁眸子微闪,脚尖轻点就掠入半空,双臂前伸,巨大的气流从她掌心爆发而出,直接挡住了躲藏在暗处的水秩的攻击,两厢碰撞,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说时迟那时快,农樱和亓九天反应更快,听了叶蓁的话,转眼就离开空地

    亓九天在离开时,还不忘抓住王城柯的肩膀,带着他避开这危险之地。

    “哼!你这丫头表面实力和自身实力不符,有些门道”

    水秩站在桐树顶端,嘴里念念有词,但眼神却毒辣地盯着叶蓁,他没想到这次却是看走了眼,这哪里是华夏那些草包,明明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者!

    叶蓁有些不耐地蹙眉,她身形微闪,如一道雷光,转瞬就出现在水秩身后。

    她五指成爪,带着凌厉之势直接抓向水秩的后脑!

    这里是记忆所在,既然魔族要围剿她,那也怨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在叶蓁心中,可没有所谓的正,所谓的邪,只要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不论是恶毒咒术还是擅用的术法,她都愿意去用。

    水秩反应也不慢,察觉到杀机,快速弯腰闪躲而过!

    他飞速掠开,看着站在桐树上的叶蓁,心头凛然,脊背都出了一层惫。

    “该死的丫头!”

    水秩恶狠狠地咒骂一句,他心中了然,此次自己是踢到了铁板,想要安然离开这里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对上叶蓁冰冷的眸,他心头都有些哆嗦。

    蓦地,他察觉到几抹淡淡的能量波动,眼神微闪,掠过一抹喜色,对啊,他怎么忘了,这丫头并非孤身一人而来,她是有同伴的!

    思及此,水秩快速向着亓九天农樱躲藏的地方抓去!

    想到人族和人族之间可笑的情谊,水秩眼中有些得意,原本还想着这次要败兴而归,说不准还有可能吃大亏,没想到峰回路转!

    叶蓁唇瓣微抿着,墨瞳中闪过一缕幽暗的冷光。

    她最厌恶的就是被人威胁,水秩的举动已经触碰了她的底线。

    在水秩即将靠近农樱三人时,一道雷影带着霹雳之势晃过,直冲他的脊背!

    在这一刻,水秩只觉得全身发寒,原本还想着不管不顾先抓一个人来威胁叶蓁,但在自己的性命和抓人威胁两者之间,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魔族素来自私自利,怎么可能为了完成任务而放弃自己的命?

    叶蓁却没有收回雷鞭,散发着毁灭之气的雷鞭将地面打的裂开几道缝隙,连带着,一些没来得及闪躲的异形虫都被打成了碎肉,一片焦黑。

    “丫头!你别欺人太甚!”

    水秩厉喝一声,周身魔影重重!

    他不想和这可恶的人族硬碰硬,还不如去抓几个普通人用来交差,可是她明显是不打算放过他的,如此一来,那就容不得他退缩了。

    “呵”

    叶蓁轻飘飘地吐出一个字,脸上却依旧带着冷淡之色。

    起先是水秩先攻击她的,倘若她没实力应对,亦或者被他得手,用农樱和亓九天来威胁她,那最后的结果会怎样还有的一说。

    怎么如今她反过来压制了他,就成了欺人太甚?

    魔族脑回路果然奇特,吾辈不及。

    叶蓁却是有些烦躁了,她的心思全在白玉石霓髓上,若非想知道水秩口中所谓的魔族大业到底是什么,她也不会看顾着水秩不让他离开。

    “——莲心!”

    这莲花清灵术的最后一式她已经许久未用了,眼下倒是正合适。

    水秩看着在叶蓁面前逐渐成型的青色莲花,心头不安愈演愈烈,他也和华夏修者战斗过,但这般诡异奇特的术法,却是头一次见到。

    “等等!你想干什么,说出来,我们可以商量!”

    最后,水秩颓然地叹了口气,还是做出了让步,他不想死。

    叶蓁没有出声,依旧在凝聚莲心,早在水秩准备用农樱和亓九天来威胁她的时候,就已经走上了死路,更何况,她这是为人族除害。

    青莲飞射,直奔水秩而去!

    美丽的莲花在旁人眼中是一道风景,在水秩眼中却如同收割性命的死神。

    “该死!既然你非让我死,那你也要付出代价!我魔族可都是硬骨头!”

    水秩仰天大喝,脖颈青筋暴起,双臂展开,眼神怨毒地盯着叶蓁,浓烈的能量波动在胸腔汇聚,水秩的身体如同气球般膨胀起来。

    “都躲开!”

    叶蓁瞳孔一缩,冲着农樱几人大喝一声,她也没想到起先那般惧怕死亡的水秩会在紧要关头奋起自爆,堪称十一品修者的自爆,威力无穷。

    最重要的是,白玉石霓髓就在周围,她不得不顾及这一点。

    就算是十二仙灵,拥有强大的能力,但生长过程中也和普通植物没有差别,在这般强大的自爆余波中,根本不可能存活,她必须考虑这一点。

    “哈哈哈哈,死,全都给我死!”

    听到叶蓁的喝声,水秩疯狂大笑着追着亓九天等人而去!

    他心知叶蓁实力强大,就算自爆她也顶多重伤,很难伤及性命,但如果能拖着她在乎的几个小爬虫一起死,那也算是值回了票价!

    这般想着,水秩就更加疯狂。

    人在濒死的时候潜力会无限爆发,水秩速度快的如同一阵风,而青莲追击的速度也不慢,两者一前一后,巨大的震动让周围变异植物簌簌作响。

    叶蓁飞掠而过,爆发了自身所有的灵气,阻挡在水秩面前。

    “哈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死来!”

    看着近在眼前的叶蓁,水秩心头狂喜,他没想到这女修居然如此愚钝,为了几个小爬虫宁愿将自己置身险地,这么近的距离,她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活!

    秉持着这样的心思,青莲和膨胀到极致的水秩狠狠碰撞在一起!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天际被蔓上了一层青色的烟雾!

    亓九天和农樱额头冷汗直流,带着王城柯暴掠而去,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在水秩自爆和青莲相撞的余波中,一道肉眼看不见的屏障挡在几人面前,虽然只维持短短一瞬就散开了,却也造成了极大的缓冲。

    残余能量并没有给三人造成什么危害,只是狼狈地在地上翻了个跟头。

    待回过神来,亓九天就愣愣地望着已经被炸出巨坑的地方。

    “叶姐姐?!”

    农樱声音尖厉地喝了一声,然后疯了般暴掠到巨坑边缘。

    亓九天亦然,他眼神都有些发直,刚刚余波在即将触碰到他们的那一刻突然缓解,不用想都知道是叶蓁动手保护了他们。

    就在两人不知所措之际,一道微哑的轻咳响起。

    “咳咳…”

    两人听着那熟悉不可复制的清冽嗓音,霎时狂喜不已。

    齐齐望过去,就看到略有些狼狈的叶蓁。

    她衣裳倒是没有受到波及,但长发贴在了脸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沾黏着点点脏污,眼神依旧透亮,外形狼狈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叶姐姐,你没事,你没事!”

    农樱兴奋地几乎要蹦起来,却不敢上前触碰叶蓁,生怕她哪里受了伤。

    叶蓁摇了摇头,将黏在脸上的长发抚到一边。

    她刚刚几乎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将自爆和青莲余波围拢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保护了这片临近的山脉,唯恐白玉石霓髓受到波及。

    精神力透支的后果就是脑袋如针扎般疼痛,而她自身也确实被伤到了。

    索性在服用生机藤的汁液后,她的体质强度成倍增长,甚至能和顶级妖兽相媲美,并没有别人想的那么严重,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她当然不可能伤害到自己,因为那样等于间接伤到了司缪。

    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保护白玉石霓髓,这样一来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只不过水秩已死,自爆后渣子都不剩,也就拿不到他的记忆了。

    “小妹,你先休息一下”

    亓九天看着叶蓁因为透支精神力而稍显苍白的脸,不禁轻声说道。

    “是啊是啊,叶姐姐,你快休息,我们守着你!”

    农樱也在一旁附和,刚刚那自爆余波有多强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闻言,叶蓁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盘膝而坐。

    农樱和亓九天就站在叶蓁身后不远处,警惕地盯着四周,这边自爆后残余的能量还没有消散,应该没有什么不长眼的异形虫过来送死。

    这时,王城柯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你们,你们难道不是人?”

    在犹豫了好一会儿,王城柯才纠结地问道。

    刚刚几人的战斗方式他看在眼里,新纪元中,他也和王斌等人一起外出做过任务,也见识过异能者动手的模样,却没谁能闹得出这么大的动静。

    而且那些五彩光华飞舞的景象,就和传说中的仙人一样。

    “我们当然是人!”

    听了他的话,农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

    王城柯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亓九天略显躁动的声音打断了。

    “你们快看,这是什么?!”

    此时,亓九天正站在坑洞中,眼睛死死盯着一个皮球大小的洞。

    农樱面色一凛,她了解亓九天的性情,当即快速走了过去。

    王城柯不敢离两人太远,跟了过去,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被视为禁地的月岐山有多么危险,此次如果不是碰上了叶蓁几人,恐怕他没办法活着离开。

    “这是什么?”

    农樱站在亓九天身边,声音有些狐疑。

    王城柯眼睛扫过去,面色剧变!

    “快!我们必须赶快走!”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忍不住去扯农樱和亓九天的胳膊。

    “怎么了?”

    农樱忍不住拧眉,却没有甩开王城柯的手。

    “是虫巢,刚刚魔族自爆的余波将这里炸出巨坑,把虫巢给炸出来了”

    亓九天没有顺从王城柯的拉扯,手臂一震就震掉了他的手,目光死死盯着洞口一枚椭圆形的卵,足有成年人手臂粗细,好似还有东西在其中涌动。

    闻言,农樱也面色一变。

    随着虫卵涌动,气氛冰冷而诡谲,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