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异能者,分崩离析的世界
    ,!

    “——嘶”

    倏然,叶长华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紧紧捂着胸口,只觉得身体里如同火烧一般,从心脏肺腑燃烧到四肢百骸,他全身皮肤都变成了红色,像烧熟的螃蟹。

    没等众人回神,叶长华就直挺挺地轰然倒地。

    即便在昏沉中,他眉头也紧紧拧着,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充斥着热度。

    “长华!”

    “爸!”

    叶家人见此都大惊失色,齐声喊道。

    叶长华是军人,时常打拳练身,身体素来健康,大病没有,小病更是媳,他们哪里见过他这副近乎休克的模样?一时间都被吓傻了。

    叶流华上前,用手探了探他通红的额头,面色焦虑不已。

    “几位,不知是不是纪元之争中有什么气息被吸入后会造成这种情况?”

    他是个普通人,根本看不出叶长华的问题,如今外面一片大乱,电话也打不通,根本没办法联系医院,他脑子一转,就把叶长华的情况和纪元之争联系在了一起,在这方面,叶蓁留下的几人一看就是有经验的,不禁问道。

    “不用担心,他这是大机缘啊”

    狄坤叹了口气,眼神中倒颇有些艳羡。

    “哦?”

    叶老眉头一动,他突然想到叶蓁离开前曾说的话。

    纪元之争时,普通人类会有一定几率发生异变,获得些奇特的能力…

    果然,下一刻,牧霜的话证明了他的猜测。

    “他这是要进化了,远古时候发生纪元之争,天道赐予人族修炼之术,不论是修者,鬼修,魔修还是妖修,都被恩泽,努力从而进化对抗天灾,而这个世界虽然有些不同,但天道终归是向着人族的,你们同样会自我觉醒”

    牧霜脸蛋上挂着冷静,轻声解释。

    “你的意思是,长华没事,他只是在自我觉醒?”

    叶流华眸子一动,若有所思地问道。

    “有没有事我不能肯定,自我觉醒也有失败的可能”

    牧霜摇了摇头,这么重要的事她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不过照叶长华的体质来说,他成功觉醒的可能性比普通人要高很多。

    原本已经放松的几人心绪又绷紧了。

    “若是失败…”

    叶长华哑着声音,他还没问完,话就被蔺耐打断了。

    “成功则蜕变,在这乱世中夺得一抹生机,失败,则死”

    蔺耐说起这话时,语气并不阴沉,却也带着一丝凝重。

    叶家的气氛有些冷,和外界雾蒙蒙的天色交相呼应。

    “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叶长华体质不错,而且他还吃了主人临走时给的东西,几率远比旁人要大得多,意志坚定,他会醒过来的”

    狄坤叹了口气,轻声安抚了几人一句。

    他原本想说肉包子,但明明是以各种奇珍为原料制作的,其中还加入了生命之泉这等精灵族神物,总觉得说出肉包子几个字有点儿丢份。

    这般说着,狄坤就挥挥手,操控着叶长华的身体,把他送回了房间。

    叶松和叶柏不放心,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如今已经是乱世,狄坤几人也不介意在普通人面前展露修者的强大能力,如今,能活着就是重中之重,谁管你是不是能飞天遁地?

    狄坤的话多少也安抚了叶家一众人。

    倒是叶流华,他看着狄坤几人,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吧”

    蔺耐最是沉不住气,他知道叶蓁这位父亲冰冷的个性,这会儿吞吞吐吐倒有些不适应,他们留在叶家就是要以叶家为重,做不到视而不见。

    “觉醒,只发生在现在?”

    叶流华其实更想问的是如果刚刚没有觉醒,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曾站在权势顶端受人仰望的男人,在这乱世之中,同样也希望自己能够强大一些,觉醒出特殊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他没有什么称霸世界的梦想,只希望能安然度过这场劫难。

    “不,纪元之争,三天内都有可能觉醒能力,不过越早觉醒,就越好”

    蔺耐摇了摇头,细心解释道。

    他话音刚刚落下,叶流华就如同刚刚的叶长华一般,浑身发热。

    “我,我这样,也,也是?”

    叶流华意志强大,虽然体内承受着无边的痛苦,但他依旧保持清醒,眼神晶亮地抬头看向狄坤三人,他希望得到一个确切的答复。

    看着他们点头,叶流华终于放心了,陷入昏迷之中。

    冷玉蓉早就扶住了他,避免与刚刚叶长华一样悲催的局面。

    “他们这样的状况,应该在安稳而平和的环境下进行,放心吧”

    牧霜这几日已经和冷玉蓉很熟悉了,她同样挥了挥手,把叶流华送回房间,看冷玉蓉眉宇间散不去的担忧和愁思,不禁轻声安慰道。

    她也知道在整个叶家,叶蓁最关心的就是冷玉蓉了。

    听了牧霜的话,冷玉蓉笑得有些勉强,却依旧点了点头。

    “三位,不知这种觉醒的几率有几成?”

    叶老对于自己两个儿子的变化心头高兴,他们若是成功觉醒,那就有了力量在这方古怪世界活下去,迎来新的纪元,至于失败的事,他则不去想。

    不过,看着外面混乱的情况以及偶尔发生的惨叫,叶老问出了这句话。

    他身在华夏,也曾为了守护华夏土地而拿起刀枪,他多希望世界一切和平,人民安宁,而不是面临这样一个叫人心焦的恐怖世界。

    他不清楚全世界的人族,有几成能够成功觉醒,这将代表他们能否活下去。

    叶老话音落下,冷玉蓉也转头看向三人。

    狄坤,蔺耐和牧霜对视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

    “不足三成”

    他们在心中衡量了片刻,说出一句保守的话。

    实际上,他们深知这片世界灵气稀薄,普通人体质薄弱,要想承受天道恩泽获得觉醒之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提觉醒还有失败的可能。

    闻言,叶老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而冷玉蓉也垂下眸子,她此刻心头杂乱不堪,但多数是担心冷家和叶家两兄弟,对于外界大乱的情况,她即便想关心,也有心无力。

    *

    天空裂开大缝,开天辟地头一回的彩色雨水,以及浓郁的血雾…

    此刻,世界各地都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陷入惊乱之中。

    毫不知情的普通人心头也有预感,只当是世界末日来临,纷纷涌出家门到超市购买食物,就这样,超市中的物资和存货都被抢购一空。

    面对这场灾难,有人激动,有人绝望,有人失落,也有人兴奋。

    处于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自然是高兴的,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会一直这样碌碌无为的生活下去,但现在不一样了,每个人心中都做着一飞冲天的美梦。

    乱世出枭雄,而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称霸乱世的枭雄。

    所有人都心头焦虑地蜗居在家中,等待着幸运之神降临到自己头上。

    可惜,他们等来的,不是幸运,而是噩耗。

    空间裂开的大缝中,不仅弥漫出了血雾,还有各式各样稀奇百怪的巨型虫,鞘翅目,鳞翅目,节肢类,无脊椎类种种,不知凡几。

    这些巨型虫,和普通虫子最显著的不同就是大,其次是…杀伤力。

    各种小昆虫,在体质得到进化后,露出了极其狰狞的面目,口腔中锋锐的牙齿能够将钢铁搅碎,它们狰狞而恐怖,被人们称为“异形虫”。

    所有人都就知道动物变异后大了不少,虫类也是如此,不过虫类对人类抱有极其强烈的恶感,一只异形虫,可以吞噬掉一个人。

    异形虫四处扫荡着本就惊慌恐惧的人类。

    世界各地,都陷入到被异形虫屠杀的恐怖噩梦之中。

    短短一天,世界人口骤减十之一二!

    一切发生的极为突兀,没有迎来国家的解释,更没有得到军队的救援,所有人都困守在家中,心存恐惧等待着从某个不知名角落中冒出来的异形虫。

    世界永远是优胜劣汰,普通人对上异形虫没有任何优势和胜算,人类每时每刻都在减少,就在这个危及的时刻,世界各地有一群人异军突起!

    原来,世界突变后,人类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在这样的压力下,自身出现了极为可喜的进化,或许是因为某些未知原因,人类衍生出了超能力。

    觉醒的人,潜能被发觉到极致,基因强度加大,堪比超人。

    这些人,被统一称之为——异能者。

    他们的体质在力量和速度方面得到了强化,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最离奇最震撼的,是他们得到了操控属性元素的能力。

    属性元素,比如说,风,水,木,土,金,雷,冰等等。

    当然,人类体内大多都只存在一种属性元素。

    不过,不管觉醒的是哪一种,异能者的存在都让世界的平衡木再度平稳,人类在面对异形虫时,不再完全处于被屠杀的弱势地位,人类又获得了生的希望。

    可惜,世界似乎就是不想让人族继续延续。

    植物变异让人族再度危及,情况雪上加霜。

    植物变异的事发生在新纪元的第四天,那时,水电都已经断的彻底,自然环境异变,新兴物种也频繁出现,世界各地灾难频发,全球都陷入到巨大混乱中。

    变异植物和异形虫一样,普通武器伤不到它们,人类大量死亡,全人类都生活在没有终结的恐惧当中,社会体系,分崩离析…

    叶家。

    在继叶流华和叶长华之后,冷玉蓉,叶柏也都出现了觉醒征兆。

    在纪元之争的第四天,叶长华精神奕奕地下了楼,他三天没有吃东西,却没有一丝疲惫和虚弱,反而感觉体内的力量足以打死一头牛。

    “长华?!”

    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叶老看到叶长华醒来十分高兴,对着他招了招手,却没想到,他手臂还没放下,叶长华就面色大变,如一阵风般扑向他的身后!

    叶老也当机立断,闪身离开了窗边。

    “噼里啪啦——”

    窗户上的玻璃有节奏的碎掉,疯狂的野草暴涨,蜂拥而入!

    叶老回头时,看着眼前的一幕,头脑一阵发昏,垂在身侧的手也紧紧捏在了一起,他没想到,异形虫的出现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

    叶长华手中紧紧捏着细长的草,它们不断扭动,好似“活”过来了。

    刚刚苏醒的叶长华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他眼神一狠,旋即丝丝缕缕的冰层从他手上蔓延出来,直接将这些活过来的草冰冻!

    草叶衰落,但院中的情况却一点都不见好。

    叶长华没来得及给叶老解释自己的异能问题,他转身离开屋子,看向群魔乱舞的院落,其中最夸张的就是中央的粗壮合欢树,它摆动着叶片,枝干十分柔软。

    叶长华倒抽了一口凉气,但还是当机立断要将这些足以杀人的东西除掉。

    “长华,等等!”

    他刚准备动手,就被身后的人唤住了。

    叶流华走出院子,站在了叶长华身边。

    “大哥,你也?”

    叶长华眸子一亮,他能察觉到自家大哥身体中澎湃的波动。

    闻言,叶流华笑着点了点头。

    他转身,向着合欢树走去,叶长华见状,刚准备拦住他,就被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他只看到合欢树亲昵地用枝叶蹭了蹭叶流华的身体,并没有发动攻击。

    “怎么回事?难道大哥觉醒的是植物类异能?”

    叶长华有些狐疑,他们在军部都和异能者接触过,自然知道自身变化是什么。

    “不,合欢树从小看着我们长大,它虽然异变,但还不至于攻击我们”

    叶流华摇了摇头,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合欢树的枝干,和叶长华一起回来屋子,他迫切地想要知道他们昏睡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总觉得和社会有些脱节了。

    他刚刚站在院内,四周静悄悄的,凄冷的可怕。

    叶老看着两个儿子,原本紧绷的面容倒是缓和了不少。

    他并不诧异自己没有觉醒,到了他这个年纪,即便觉醒也会不一定会成功,只要后辈能够好好的,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些天,一直关注情况的他自然对外界的变化知之甚多,可就是因为知道,他才明白如今的世界有多么危险,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活下去。

    叶流华和叶长华听着叶老沉重而苦涩的话,都沉默了下来。

    异形虫,变异植物,这个世界,已经蜕变的每一处都充满杀机。

    “这几日,国家一直没有动静,或许在密谋什么”

    叶老想了想,语气有些不安地说道。

    他本以为纪元之争后,秦故就算心肠再冷硬,也会出面安抚民心,或者给予一定的解释,可惜,没有,被封灵大阵保护的京城,一直静悄悄的。

    因为封灵大阵,京城的异形虫并没有外界那么多,多数是由原本的小昆虫进化而来的,不过,造不成什么影响,就被隐匿在暗处的修者们处理了。

    “如今,也顾不得别人了”

    叶长华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

    他明白父亲的心,可惜,世界的变故已经不是叶家出手就能挽回的,他们能做的就是保护好叶家,不让任何人来染指,其他就帮不上忙了。

    他话音落下,叶老就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

    道理他自然是明白的,只是,心头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悲哀。

    国家对自己的民众都如此漠不关心,他也的确帮不上什么忙。

    “蓁蓁还没有回来?”

    叶流华对于叶长华的话没有什么反应,转而看向叶老,有些担忧地问道。

    在纪元之争前,他这个女儿就外出历练了,如今纪元之争都已经结束了,她却还没有回来,叶流华心头也充斥着浓浓的不安和忧虑。

    他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很强大,此刻却按耐不住一位父亲的心。

    叶老闻言,皱着眉摇了摇头,他也很担心。

    那现在的叶蓁在什么地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