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纪元之争来临前奏
    第二天,叶蓁就独自去了叶家。

    她马上就要启程前往玉钥匙秘境,应该又要许久时间,而纪元之争将近,邵家又蠢蠢欲动,有些事她必须要交代一下,否则叶家必然会吃亏。

    叶蓁进门,就发现今天叶家人员齐聚,罕见的都没有外出。

    她走过玄关,就对上冷玉蓉和叶流华关怀的眼神,除此之外,客厅中气氛极为冷凝,叶长华面色冰寒,慕海棠眼圈泛红,一脸不解而麻木的叶松,叶柏,还有一个吃瓜群众亓九天,看这架势,还真有些剑拔弩张。

    “蓁蓁,来,坐到爷爷身边来”

    叶老看到叶蓁时眸子微亮,旋即慈爱地笑着对她招了招手。

    叶蓁心神一动,轻轻颔首走了过去。

    “蓁蓁,是小叔叔的错,没有管好你小婶,对不起”

    待叶蓁坐下,叶长华就率先语气沉重地道歉了。

    “哦?”

    叶蓁眯了眯眸子,语调不紧不慢。

    “还不说!”

    叶长华转头,冲着慕海棠厉喝一声,眼神中尽是嫌恶,半分情意也无,他也想不透,自己年轻时怎么会被这样一张脸迷惑了心智。

    “是,是我的错,蓁蓁,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小婶一般见识…”

    听到叶长华的厉喝,慕海棠陡然缩了缩肩膀,牙齿几乎要咬破红唇,她声音极小,带着些许颤抖,好像是刚刚受到了什么折磨似的。

    叶松叶柏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神中除了沉痛,就剩下陌生了。

    叶蓁眼神清冷地扫过在场所有人,她来只是要说离开的事,没想到会临时出现异变,慕海棠又做了什么事,居然让叶家人如此大洞尴尬,兴师问罪?

    “当初你给我的药丸,我给了她一枚,帮她度过家族难关,还三番四次言明让她不要再找你,也不要将此事说出去,没想到,她竟将这事传的沸沸扬扬”

    冷玉蓉说起这话时,眼神如同猝了碎冰,死死钉在慕海棠身上。

    曾经亲昵的称呼也不愿再喊,只用一个“她”来替代,也是涵养好。

    她当初也是看在两人妯娌的关系上才会出手相助,没想到,有的人就是不知足,狼心狗肺,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果然如此。

    原来,叶家近来去办公,总是能碰上一些交头接耳的人,看向叶家人时,眼神中都是嫉妒和贪婪,好似他们身上有什么东西对他们而言很重要似的。

    这事儿让叶家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在询问了冷家后,才明白原由。

    他们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叶家拥有起死回生神药的消息已经传开,舆论八卦的威力有多强根本不需要多说,没办法,叶家只能用铁血手段镇压这样的说法,杀鸡儆猴,而这只鸡,查来查去,居然查到了慕家头上!

    好吧,慕家算是捅了马蜂窝,叶老雷霆震怒,直接将这亲家以污蔑元老的罪名给控制起来了,也因为如此,留言的传播速度才出现滞碍。

    叶流华亲自彻查,才知道这件事居然是从慕海棠口中传出去的。

    “蓁蓁,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不需要看小叔叔”

    叶长华冷眼扫了慕海棠一眼,以前还勉强能够维持表面功夫,现在,他连维持都不愿维持,叶家是容不得这种吃里扒外的人的。

    “哼,我也算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可惜,悔之晚矣!”

    冷玉蓉冷哼一声,她在知道这件事后就抑制不住心头的愤怒。

    起死回生的神药,这个名头大得吓死人,别说是叶家,哪怕一个国家拥有这种东西都会遭到别人的觊觎和抢夺,最后若是说出东西出自叶蓁之手,那事情就大条了,慕海棠这是存心要害死叶蓁,她不可能不知道舆论的厉害。

    冷玉蓉的底线就是叶蓁,慕海棠已经彻底被她踢出亲人的范畴了。

    叶流华眼神冷锐如鹰地盯着慕海棠,恨不得在她脸上戳出一个洞,他虽然对司缪有警惕,但对叶蓁,却始终抱着十二万分的欢喜,慕海棠这么做,也触碰了他心中最敏感的区域,以往还觉得这个弟妹不错,现在看来,简直无耻!

    “不,不是的,大哥大嫂,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说出去的!”

    慕海棠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嘴唇有些发白,对上冷玉蓉和叶流华几乎要将她凌迟的视线,慕海棠恐惧这才从心头缓缓延伸出来,赶忙摆手说道。

    当日说给慕百合时,不过是被叶松气得怒急攻心口不择言,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如何能不知道这件事传出去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虽然她曾经确实升起过用这件事报复叶蓁的念头,但也只是念头而已啊!

    “松儿,你来说,你知道的,妈不是故意的!”

    看众人神色不仅没有因为她的话缓解,反而越发冰冷,慕海棠急了,她一把扑过去疯狂摇晃着叶松的肩膀,她深知,这事若处理不好,她叶家二少夫人的风光日子也就到头了,这怎么可以,她爱叶长华啊!

    “住手!你这个疯妇!”

    叶长华额角跳动,上前一把攥住慕海棠的胳膊,将她撂倒在地上。

    两人刚刚结婚时也是有感情的,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到了l省,他才知道这哪里是他以为的开朗姑娘,分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可惜,他不愿老父亲为他的婚事苦恼,而且他也没有喜欢别的女人,再加上叶松和叶柏这两个孩子,他心中自欺欺人的以为日子是可以过下去的,没想到,刚刚回到京城,就出了这么严重的事,该说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吗?

    叶松眼神一痛,身体刚动了动,叶柏已经上前将慕海棠扶了起来。

    “这件事我知道,让我来说吧”

    叶柏将慕海棠扶起来后,就不再关注,而是一板一眼地将那天晚上慕海棠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连语气都像了十成!

    他没有私心偏袒慕海棠,也没有夸大其词落井下石。

    然而听着叶柏的话,慕海棠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尤其是听到那句“你们但凡有叶蓁一点本事,我也不会这么拘着你们”时,脸色都泛起死灰。

    她本以为叶柏会照顾她,随意编排些话,没想到,他竟会一字不漏!

    继续听下去,慕海棠忍不住了,她发疯似的冲上去想要捂住叶柏的嘴。

    “你这个死孩子!不准胡说!我没有!你们不要听他的,我没这么说过!”

    她紧紧拉扯着叶柏的手臂,眼神中的阴鸷几乎要透出来,她明白,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善了了,她说出的话算是彻底站在了叶家的对立面。

    “爸,您也看到了,这样的女人,我们叶家应该收容不了了”

    叶长华将叶柏解救出来,拉到身后,冷眼看着慕海棠,眼神中没有半分情绪,就像是在看待一个发疯的陌生人,他转头看着叶老,语态平静地说道。

    他早就知道和慕海棠之间的夫妻关系维持不了多久,事实证明,比他所以为的时间还要短,以前能容忍是因为她还有自己的底线,但现在,彻底完了。

    闻言,叶老苍老却精锐的眸子闪了闪,摆了摆手,却没有说话。

    而叶松和叶柏眸子一顿,旋即垂下脑袋,浑身颓然。

    他们当然知道这些话明明白白说出来会给母亲带来怎样的灾难,可是,他们是叶家的孩子,做任何决定都要以家族为先,而母亲的所作所为的确已经伤害到了叶家,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无法给予欺骗和维护。

    冷玉蓉和叶流华对视一眼,两人眼神虽然依旧冰冷,但神色却多了抹叹息。

    至于亓九天,看着慕海棠的眼神也颇为冷厉。

    叶蓁是救他于危难的人,可以说他会到叶家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而慕海棠的言论会给叶蓁带来极大的麻烦,这是他无法容忍的,如果不是这件事关乎叶家内部,他恐怕早就动手把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给解决了。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小婶和叶承欢关系是最好的。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场人中,情绪始终没有一丁点起伏的就是叶蓁了。

    她用一种极淡的目光看着慕海棠,这件事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不过并没有为难,纪元之争将近,世界大乱,慕海棠不过是个翻不起浪花的虾米,不足为惧。

    当然,她不会什么以德报怨的人,面对墙倒众人推的慕海棠,她也会顺势踩上一脚,不然怎么回报她四处给她招惹麻烦的事呢?

    “蓁蓁,你的意思呢?”

    叶老心头也叹了口气,转头目光慈和地看向叶蓁,轻声问道。

    慕海棠这件事做的的确有失水准,不仅威胁到了叶蓁,还将叶家陷入到一个难以挣脱的泥潭,这事若被有心人,比如邵家得知,必然会利用其从中下功夫!

    “蓁蓁,蓁蓁,这件事是我的错,求你,求你原谅小婶吧!”

    心绪绝望的慕海棠听到叶老的话,不禁眼睛一亮,眨也不眨地望着叶蓁,里面尽是期盼,悔恨和隐藏极好的恨,种种情绪交织,让她的眼睛丑陋的可怕。

    她明白,这件事唯一回旋的余地就是叶蓁!

    不过,就算叶蓁救了她,也别指望她会感激,她会落入这般田地,说到底都是叶蓁的错!若不是她当初拒绝,她又怎么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慕海棠隐藏的很好,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诚心悔过。

    可惜,任何情绪在叶蓁这个精神力庞大的修者面前,都等同于虚无,可以说如今的慕海棠在叶蓁眼里就是个装模作样,意图翻身的小丑。

    “这件事,我不会原谅”

    在众人视线中,叶蓁色淡如水的唇轻启,声音清冽而淡漠。

    先是陷害她,后是利用她,难道她就真的长了一张与人为善的圣母脸?

    话落,算是彻底宣告了慕海棠的死刑!

    “我有些事要说,爷爷,去书房吧”

    叶蓁说完,就不再看面色惨白的慕海棠,她来叶家不是为了赐予慕海棠审判的,这也只能当成临走前一个处置渣滓的小事。

    事实上,真正判了慕海棠死刑的是叶长华。

    若是叶长华死命护着自己的妻子,那慕海棠最后一定不会得到比现在严重的结果,但是,两人细小的矛盾堆积在一起,爆发时,就像洪流般可怕。

    叶老从叶蓁语气中听出了沉凝,就伸手喊了几人一起上楼回书房。

    当然,作为“孩子”的叶松和叶柏没有去书房旁听的权力,故而留下来陪这个即将被驱逐出叶家的母亲,三人表情都带着沉痛。

    “妈,我和哥会经常回慕家看您的”

    叶柏心眼儿直,看着母亲垂着脑袋沉默不语,不禁说了句火上浇油的话,但是在他看来,慕海棠离开叶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叶柏这样的性情确实适合成为一名军人,而且会是个极为优秀的军人。

    他话音落下,叶松心头一紧,赶忙去看慕海棠。

    他情商比起叶柏来可谓高了几个层次,这话说出口,怕是要惹出麻烦。

    果然,慕海棠豁然抬头,狠狠盯着叶柏,眼神像猝了毒的箭矢,这一刻,她不像个护犊子的母亲,反而像个要随时暴起伤人的歹徒!

    叶柏在这样的视线中抖了抖,旋即垂下眼不再说话。

    他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自己的母亲眼里看到类似仇恨的情绪,而这情绪的对象却是他,难道将事实说出来错了吗?或者他的安慰也是错的?

    素来直肠子的叶柏第一次感到迷茫,在即将踏入未来前,他学会的第一堂课就是“真诚与谎言”,而教导他的人,正是他的母亲。

    “两个狼崽子,果然体内留着叶家的血!”

    慕海棠冷冷说完,就起身,跌跌撞撞离开了叶家。

    一直守着两个孩子的刘婶有些愤恨地看着慕海棠的背影,也没去拦,毕竟叶老没说要如何处置她,最起码在这一刻她还是有人身自由的。

    不过,慕家已经被监管了,慕海棠能去哪儿?最后还不是得回来?

    刘婶也没想到,慕海棠会是个这样的性子,连自己的孩子都给恨上了,这得有多狠心才能说出这番话?和这样的人成天相处,也要提心吊胆吧?

    叶家,书房。

    除了慕海棠,叶家的人基本都到场了。

    “我过段时间要去历练,如果我的感知没有错,很快就会大乱,你们这段时间应该也听起过这件事吧,在修者世界中,此次大乱被称为——纪元之争”

    叶蓁摩挲着一枚璀璨的鳞片,敛着眸子,轻声说道。

    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纪元之争的事说不说也不妨碍什么,对叶家,她多少是有些感情的,也不希望在危机四伏的纪元年代,叶家落寞。

    闻言,除了冷玉蓉,在场人都正襟危坐,面色凛然。

    “这件事我们的确有所耳闻,而且国家已经开始筹备了,从种种现象来看,这纪元之争应该是极其艰难,竞争激烈的恐怖战斗年代吧?”

    叶长华想了想,转头看向叶蓁。

    他的语气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还有些跃跃欲试,外表的温润如玉却掩盖不住骨子中蒸腾的热血和野心,叶家人,从来都不是偏居一隅的性子。

    他喜欢战斗,喜欢一次次尝试自己的极限。

    叶长华相信,纪元之争会比如今的安然现世更适合他!

    “据古籍记载,纪元之争中能够活下来的生物,十不存一,所以,不要把这件事看的很容易,小心谨慎,才能活下去!”

    亓九天面色郑重地摇了摇头,他对纪元之争的认识也要远多于俗世中人。

    “蓁蓁,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历练?会不会有危险啊?”

    冷玉蓉虽然也对这所谓的纪元之争有些畏惧心理,但她的重点却放在叶蓁刚刚说起的话中,身为一个母亲,在做任何事的时候,她都习惯把叶蓁放在首位。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