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最后半截钥匙,段情的决定
    他只要运用得当,就一定能得到不菲的回报,既然叶蓁和安凛看不起他,不愿与他深交,那他就把这钥匙,交给邵家,想必以邵家的眼界,不会亏待他的!

    他为了这件事,可算是费了不少心思。

    当初邵星辰之所以会到潘家园来,原来是为了叶蓁,他才知道,叶蓁居然和邵家是相识的,不过,这种相识并非友谊,而是仇恨。

    自上次叶蓁能一眼看透方轻语随身携带的真正玉钥匙时,他就知道,这个漂亮女人不是普通人,她应该是修者,具有凡人所不具备的能力。

    邵星辰那次突然跌倒,然后发生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分明就是叶蓁的手笔!

    他调查到,邵星辰当日是追随叶蓁来的潘家园,出了丑也是因为叶蓁,这件事邵星辰肯定是不得而知的,但他只要将此事捅给邵家,就只有叶蓁倒霉的份!

    他可知道,邵家和m国权威家族有关系,背后势力强硬的吓人。

    他就不信,以叶蓁这个小小修者,能和飞机大炮作对!

    蓝弧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他想着要把这神奇的玉钥匙给了邵家,虽然只有半把,但也算是阻隔了叶蓁的目的,邵星辰一定乐见其成!

    邵家唯一的少爷开心了,他蓝弧乃至蓝家的出头之日还远吗?

    邵星辰在上流圈子可是真浑,他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他到现在还记得叶蓁到潘家园来,他诚心诚意道歉,希望能请她吃饭时,她对他的冷漠,他也曾说过,这次的无视他迟早都会报复回来,找回场子的!

    能在巴结邵家的同时踩一脚叶蓁,何乐而不为呢?

    “神力?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动漫看多了?”

    段情用一种看神经病的复杂眼神看了蓝弧一眼,没想到他居然是个精神病患者,以为半把普通钥匙里蕴含神力,这种话像是一个成年人说的吗?

    说话间,段情还伸手在蓝弧额头摸了摸,好像他真的发烧了似的。

    闻言,蓝弧哭笑不得地排掉段情的手。

    “我不是在开玩笑,你不是知道叶蓁吗?这就是她费心寻找的东西,叶蓁和邵星辰不合,我把钥匙给了邵家,叶蓁若是还想要,那她就等着死吧!”

    蓝弧伸手在段情身上揉捏着,面色阴郁地吐出这样一句话。

    他语气十分狠辣,眼中的凶光浓郁至极。

    “什么?叶蓁?这和叶蓁有什么关系?!”

    段情语气陡然升高,那副尖着嗓子的模样倒是把蓝弧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怎么提起叶蓁比提起我都要激动?”

    蓝弧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段情,他们认识这么久了,段情给人的感觉总是对什么都不大在意的样子,让他有种抓不住她的感觉,像今天这样激动的语调,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爽。

    难道他在段情心里还比不上一个叶蓁?

    若是段情知道他这想法,一定会很认真地承认这句话。

    他当然比不上叶蓁,她对蓝弧,从始至终都没有男人对女人的爱意。

    “我哪有,不过是觉得惊讶而已,毕竟叶蓁怎么可能和邵家扯上关系!”

    段情撇撇嘴,随手撩了撩头发,再度恢复成刚刚的样子,蓝弧虽然依旧有些不踏实,觉得奇怪,但出于对段情的信任,没有继续揪着这个问题。

    “叶蓁是京城叶家的小姐,叶家和邵家本就不对付,他们认识没什么奇怪”

    蓝弧摇了摇头,他早就把事情都问清楚了,叶蓁身为叶家人的事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没想到这个在仰光市拥有庞大产业的女人,还拥有如此显赫的身份。

    “那你对付叶蓁,岂不是和叶家成了死敌?”

    段情眸子一闪,倒是不为叶蓁的身份感到惊讶,而是头脑一转,想到了这一茬,她当然不能任由蓝弧和叶蓁对着干,相反,还要帮衬。

    她突然想起来,白天在酒店吃饭时,安凛和叶蓁口中提到的半截玉钥匙。

    如蓝弧所言,这钥匙似乎真的对叶蓁有极大的作用。

    这般想着,段情眸子深处就闪过一抹光,眼神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被蓝弧放在桌角的木盒,这东西既然是叶蓁需要的,那她怎么也要出一把力。

    “叶家虽然在华国比邵家显赫,但邵家和m国皇族有关,旗下拥有无数奇人异事,邵家是真正的皇亲国戚,选择一方,自然要得罪一方,我意已决!”

    蓝弧眯了眯眸子,倒是没有继续怀疑段情。

    他心里只当是段情在关心他,毕竟叶家的名声太过响亮,那是正儿八经的华国顶尖家族,随便动动手指头,都能让偌大的蓝家落寞下去。

    “既然是庆祝,那我们喝酒吧?”

    段情神色一晃,她知道蓝弧这人有些自大,一般决定的事很难改变。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能耐和魅力让蓝弧改变主意,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了,蓝弧不是想依靠玉钥匙攀上邵家吗,那她就绝了他的念头!

    这么想着,段情就用自己的丰满蹭了蹭蓝弧的脸。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他给灌醉,然后嘛,顺手牵羊!

    “哈哈哈,我的宝贝儿等不及了?这庆祝的晚餐还没吃,你现在这里等着,我先把这钥匙放好,省的弄丢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说话间,蓝弧就拿着木盒起身往房间走去。

    “诶!你!”

    段情想要阻拦,但蓝弧却听不进去,可见他对玉钥匙看的有多重。

    她看着半掩着隐隐透着光亮的门,眸子闪了闪,刚起身想要去看看,蓝弧却已经出来了,他走向段情,脸色轻松喜悦地在她胸前狠狠抓了一把。

    “来,咱们喝酒!今儿晚上不醉不归!也让我享受一把温柔乡!”

    蓝弧凑到段情身边,鼻子在她身上嗅了嗅,一副垂涎万分的模样。

    段情的心思此刻都在那半截玉钥匙上,对于他也只是敷衍地笑了笑。

    “来,喝酒吧!”

    她想了想,端起一杯酒灌入自己的口中,然后覆在蓝弧唇上,将自己口中的酒通通渡了过去,她是万万不能喝醉的,这样一来,免不得要用些小手段。

    蓝弧酒量不错,她有些没把握能够将他灌醉而自己保持清醒。

    在喝了整整一瓶葡萄酒后,段情脸上已经蔓上了一层红晕。

    “哈哈哈,我的宝贝儿,酒量这么差还学别人?”

    蓝弧似笑非笑地看着段情,他虽然喝了很多,但眼神依旧清明,紧紧抱着衣衫半解的段情,整个人都升腾起一股热意,忍不住上下其手。

    “来,再喝,再喝一瓶!”

    段情眸子闪了闪,她并没有晕,只是为了糊弄蓝弧而已,这些酒,大多数都被她渡给了蓝弧,自己口中只残留了一点点,哪里会这么快就晕过去?

    这般想着,段情就催促蓝弧再上楼去拿一瓶酒。

    吉祥轩还有一层阁楼,也就是储物间,被蓝弧日常放置杂物。

    “好了好了,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蓝弧有些无奈,让段情坐好,自己起身上了阁楼。

    他刚刚离开,段情就面目清醒地从包里掏出手机,麻利地编辑了一条短信,点击发送,然后再不动声色地把手机静音放回包里。

    这一系列的动作后,蓝弧恰巧拿着几瓶酒下楼了。

    “来,宝贝儿,这可是我的珍藏,为了讨你欢心,全给拿出来了!”

    蓝弧笑着看向段情,眼神中含着些宠溺,他对段情是真的有几分喜欢,甚至存了娶她为妻的打算,他从没碰上过这样的女人,似风似雾,看不透。

    他一直觉得,娶老婆就应该娶一个复杂的。

    若是娶个傻白甜,日子还没过你就已经玩腻了,而段情这种复杂的女人就不一样了,她就像是一本书,每每翻开一页,就想看到下一页,最重要的是,你想要这本书的拥有权,不希望别人再去翻开她!

    这种感觉他生平第一次体会,也愿意为了她试一试。

    “那好啊,我们继续吧?”

    段情移开目光,蓝弧的眼神让她有些不想直视。

    她隐约能够感受到素来视女人如玩物的蓝弧对她动了心思,可她是个没有心的人,她的爱情早就随着当初的大火烧成了灰烬,她对他,只有利用。

    在段情的刻意取悦下,蓝弧喝了很多,眼神也渐渐迷蒙起来。

    “好了,宝贝,我们正事还没做,这酒,就等等再喝!”

    这般说着,蓝弧就一把抱起段情,踢开门进了卧室。

    段情仰头看了看正在自己身上卖力驰骋的蓝弧一眼,心头多少也有些酸涩,她明白,今晚之后,她和蓝弧就算是断了,而且不是简单的分手,而是以背叛结尾的分手,为了叶蓁,她必须要这么做!

    或许因为是最后一次,段情出乎意料的配合。

    蓝弧酒气都醒了几分,有些惊喜地望着段情,他和她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了一种身心合一的感觉,很奇妙,很感动,也很喜欢。

    做了一次后,蓝弧就身心疲惫地从段情身上翻了下来,闭上了眸子。

    段情睁着双眼,歪过脑袋看向已经陷入睡梦中的蓝弧。

    “谢谢你”

    她轻声呢喃了一句,躺了好一会儿,发现蓝弧呼吸平稳后,她才穿上睡袍起身,她不敢穿鞋子,生怕弄出一些动静来,惊醒蓝弧,让事情败露。

    这间卧房不小,能存放东西的地方也很多,但并没有保险柜之类的。

    蓝弧放宝贵的东西都放在外间,办公区的保险柜里,可是她刚刚亲眼看着他把东西放进了卧室,以蓝弧的性情,应该放在十分隐蔽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段情垫着脚,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蓝弧偶尔翻个身,她就瞬间僵硬住。

    在这种宛若打游击战似的情形下,她翻了不少地方,酒柜里,衣柜里,书柜里,床头柜里乃至阳台上,可惜,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段情情绪有些翻涌,能藏东西的地方她都找过了,不应该啊…

    蓦地,她把视线移到床上!

    段情小心翼翼回到床上,双手在床垫下摩挲着,在没发现任何东西后,又翻了翻自己的枕头,依旧没有,段情皱眉看着蓝弧的枕头。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动手了。

    五指从枕头下小心翼翼地摸索过去,延伸了好久,终于摸到了一个木质的角,大小和材质都和刚刚放玉钥匙的木盒相似,段情不禁一喜。

    她手指扣住木盒边缘,想要将盒子一点点挪动出来,谁知,这个时候蓝弧翻了个身,正面对着她,段情惊出了一身冷汗,动作也停了下来。

    不过蓝弧并没有睁开眼,呼吸依旧均匀。

    经过这场莫须有的惊吓,段情有些紧张,然后继续自己手中的动作。

    半晌后,木盒终于被拖出了一角。

    就在段情要一鼓作气将木盒取出来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道犀利而冰冷视线正凝在她的脸上,段情猛地垂眸,就对上了蓝弧的眼睛,吓得心脏骤停。

    “你,在做什么?”

    蓝弧冷冷地看着她,眼中哪有半分睡意?

    他的眼神中有仇恨,有愤怒,亦有被背叛的痛苦。

    段情一愣,旋即一咬牙,抽出木盒就翻身下床,速度极快地奔出了卧室,只要她拿到玉钥匙,事情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她不能半途而废!

    可惜,段情是个女人,女人在力气上天生就弱于男人。

    蓝弧如豹子般扑上来,一把夺回木盒,段情眸子闪了闪,并没有上来抢。

    “段情,我们认识也有段时间了,你真以为我没看出你今晚的失常?不论是劝酒的时候,还是做那事的时候,你都反常的像是变了一个人!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傻子,任由你来耍弄?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背叛我?!”

    夺回了木盒,蓝弧心头松了口气。

    他转头看向段情,神色越来越狠,双手如钳子般狠狠扣着她的双臂。

    他第一次动了真感情,可这女人半分都不珍惜,居然趁着他熟睡之际想要偷走玉钥匙,她明知道这东西对他而言有多重要!

    “你真是个贱人!我为了你甘心回笼心思,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绯闻满天飞,但只要你说的我都信了,瞧瞧,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上,很有成就感吧?”

    蓝弧一字一顿地挤出这么几个字,眼神中的痛恨几乎要从中穿透出来!

    段情一言不发,垂着眸子任由他死死钳制自己。

    “吃里扒外,我真想挖出你的心看看,是不是石头做的,怎么暖都暖不热!”

    段情的沉默惹怒了蓝弧,他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厉声呵斥,宛如一头发怒的豹子,若是有可能,他就要扑上去咬死段情似的。

    段情痛呼一声,蓝弧眸子闪了闪,却也看到了她紧紧捏在一起的拳头。

    霎时,蓝弧脸色阴沉如水,他打开自己手里的木盒,果然,空空如也!

    “拿来!”

    他将木盒狠狠扔了出去,努力平息着心头的怒火。

    段情没有应答,只是紧了紧拳头,这是一种无声的拒绝。

    “段情!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蓝弧半蹲下身,狠狠捏着段情的下颚,她的模样本就是经过手术做出来的,一时间疼痛入骨,似乎要裂开一样,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松开拳头的意思。

    “你想死吗?!”

    蓝弧低沉着声音,语气蕴含着燃烧一切的怒火。

    他耐性不多,当即就伸手去掰段情的拳头,谁知道,她捏的死紧,指甲狠狠嵌在掌心中,连一丝缝隙都没透出来,让蓝弧都有些无从下手。

    他很暴怒,几乎想用铁锤砸开段情的拳头。

    他千算万算,筹谋好了一些,也计划好了一切,可惜,被他规划于未来中的女人,给了他当头棒喝,毫不留情的背叛让他心中簇满了寒意,冷的彻骨。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