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情淡,潘家园的热闹
    “你!叶蓁,你真的如此狠心?!”

    慕海棠原本满含期待的眼神瞬间暗了下去,脸色难看。

    她咬牙切齿,话语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她以为叶蓁是个心善的,不然也不会管l省的事,没想到她这次倒是看走了眼,这分明是一朵雪莲花!

    “慕海棠!冷静一点,你说的什么浑话!”

    叶蓁还没开口辩驳,冷玉蓉就率先皱起了眉,盯着慕海棠的神色也越来越冷冽,她可以容许别人说她,却不允许任何人说叶蓁的不是。

    慕海棠听到冷玉蓉的声音就是一愣,旋即面色更加难看。

    她居然没有控制住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这件事我管不了,杀人偿命理所当然,妈我先走了,有事让人去找我”

    说话间,叶蓁站起身,不想再理会慕海棠的这破事。

    看着消失在玄关的背影,慕海棠全身的力道都像是被卸了下来,一副可怜又颓然的模样,宛如芙蓉的美丽脸庞都瞬间失了颜色,叫人忍不住心疼。

    若是叶长华在这里,必然要说一句:慕海棠的演技绝对不输奥斯卡影后。

    在叶蓁离开后,冷玉蓉原本也想离开,但看着慕海棠的神色,终究没有冷下心肠,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善良,让叶家险些成为众矢之的!

    “就这样吧,慕百合的事你不要管了”

    冷玉蓉叹了口气,想要最后理顺慕海棠的心思。

    听到她的话,慕海棠肩膀又是一垮,倒是没有再哭,只是眼神发直地看着前方,这种无声的悲戚更能干扰到别人,她深知这一点。

    “这件事没人能帮你,理智一点,省的让父亲知道”

    冷玉蓉想了想,重新坐在了慕海棠身边,言辞恳切地说道。

    而慕海棠心中却在暗暗怒骂,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感情不是你们家的事所以不上心,就会在一边说风凉话,这个大嫂她算是看错了!

    在冷玉蓉要再度开口之际,慕海棠终于深吸一口气,转身看向她。

    “大嫂,我出身慕家,你出身冷家,本就比我高上一截,你可知道,长华对我的感情并不如你们所看到的那般深厚,他长得俊,家世好,有才能,多少名门贵女觊觎他,想要把我拉下马,如果没有家族的支撑,我早晚会成为过去式,百合不能出事,她不仅牵扯着吉家,更是我唯一的妹妹!”

    慕海棠说着说着,眼圈就再度红了起来。

    她深知怎样才能感染到冷玉蓉,这种半真半假的话,最是适合。

    听了慕海棠一席话,冷玉蓉愣住了,她从没想过这个看似风光无限的妯娌心头居然有这么多弯弯道道,这一刻,她心头涌上的不是怜悯,而是寒意。

    她一直以为慕海棠是个心思单纯直来直往的,不然也不可能降服了叶长华这笑面虎,没想到她竟然看错了,而且错的如此彻底。

    “你还有叶松和叶柏!别做傻事!”

    冷玉蓉抿着嘴,看着慕海棠沉默了半晌,说道。

    “大嫂,你觉得感情之事真的能靠孩子维系?若是如此,你和大哥之间十多年没有孩子,为什么他还是对你‘一往情深’?”

    慕海棠真想出声讽刺,别傻了,男人若不爱你,你就是生再多孩子都没用!

    当年冷玉蓉和叶流华的孩子丢失了十多年,而冷玉蓉还是个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叶流华为什么还是为她守着,守了二十多年?

    慕海棠心中明了,一方面是因为冷家,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爱情。

    她心中多么嫉妒冷玉蓉,两人命运明明是一样的,为什么得到的却不同。

    闻言,冷玉蓉沉默了,她只觉得现在的慕海棠有些偏激。

    “大嫂,求你帮帮我,我不能没有家族,更不能没有妹妹啊!”

    慕海棠看着冷玉蓉的模样,不由心下一狠,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趴伏在冷玉蓉膝盖上,泪流满面地恳求着,若是有可能,她都想要磕头似的。

    “你这是干什么!让外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冷玉蓉一惊,赶忙上前将慕海棠扶起来,后者顺势起身抱住了她。

    “大嫂,求你帮帮我,我只有你了!”

    慕海棠语气柔软而悲哀,瞬间就戳中了冷玉蓉的心。

    她虽然知道慕海棠如今的模样有做戏的成分,也因为她的举动而感到心寒,但到底是妯娌,如今叶长华调回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我可以帮你,但没有下一次”

    冷玉蓉深吸一口气,缓缓摇头说道。

    她心中明了,这次之后,她和慕海棠的关系怕是会冷不少。

    “真的?!大嫂愿意帮我去说服蓁蓁?!”

    闻言,慕海棠喜不自禁,她可是看出来了,叶蓁除了对冷玉蓉有几分温情,对叶家其他人都十分冷淡,有她做说客,事情已经算是有了保障!

    “不,你在这里等着”

    冷玉蓉皱眉,叹了口气,转身回了房间。

    自从慕海棠回来,她就不再回小楼住了,而是住在楼上,人多也能热闹些,她清冷了二十多年,还是喜欢温暖的环境。

    慕海棠狐疑地看着冷玉蓉的背影,不知道她在卖什么关子。

    片刻后,冷玉蓉就拿着一个玉盒走了下来,将其递到慕海棠手中。

    “这是蓁蓁交给我防身的药物,只有一颗,应该会有用”

    冷玉蓉有些不舍地看着玉盒,这里面装的就是叶蓁当初给她的延寿丹,这么珍贵的东西她也不想给慕海棠,但去求叶蓁,她也说不出口。

    “真的?!”

    慕海棠看着冷玉蓉的神情,对着盒子里的东西就信了七八分,忍不住把玉盒打开,没想到一阵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连带着她自己都清爽了很多!

    她是见过世面的,自然能看出这药丸不简单。

    慕海棠缩了缩手,她突然不想把这药丸给那小三吃了。

    “拿了药,我希望以后有任何事你都不要再找蓁蓁,我很珍惜这个女儿,不希望因为家里人的原因和她生出间隙,这也是我帮你的原因之一”

    冷玉蓉看着慕海棠的模样,心头掠过一抹叹息。

    她从不知道慕海棠眼界会如此之小,心头失望渐渐转变为平静。

    “大嫂,谢谢你,我现在马上就去救人!”

    听了冷玉蓉的话,慕海棠一愣,旋即心头涌出一股嫉妒,不就是有个身为修者的女儿吗?用得着这样一遍一遍的提醒她叶蓁有多宝贝?

    心头生气,但看着手心里的药丸,慕海棠还是一咬牙,匆匆穿上鞋离开了叶家,不管怎么说先去医院看看,能保住一条命算一条命,省的拖累了慕家。

    看着慕海棠风一般离开的身影,冷玉蓉心头一片冰凉。

    她给药,也是看在两人往日的情分上,只是没想到慕海棠居然会如此敷衍她,得了好处就将她给忘在脑后,这样的性情也算是让她看清了。

    *

    已经回了玫瑰园的叶蓁当然不知道慕海棠和冷玉蓉的所作所为,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情绪,顶多在心头为那丹药可惜一番。

    延寿丹能够让正常衰老的人延寿一年,极为珍贵,拿去救治憋着一口气的垂死之人自然也有用,不过却很浪费,把延寿丹当治伤丹,说出去都没人会信。

    不过丹药是她给冷玉蓉的,那她就不会再插手。

    叶蓁刚刚坐下,清脆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她时常在外,回到俗世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后,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叶姐姐,我收到几把玉钥匙,有半截也有整个的,你要不要来看看?”

    农樱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她也迫切地希望给叶蓁做点什么。

    闻言,叶蓁眸子微亮,应了一声,如今的她可以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来形容,玉钥匙乃重中之重,只希望尽快寻到,从而增长实力。

    她心头也很忧虑,不知道司缪现在情况如何。

    好在同心契之间相互感应,她这段时间并没有产生什么不适,说明那屠胥给司缪造不成什么困扰,总算是在纪元之争即将来临的风波中给予的一点点安慰。

    她这段时间在京城,在路上发现了不少修者,封灵大阵的事应该是传出去了,所以京城如今人满为患,都意图在最后一段日子里,占据个极好的位置。

    叶蓁离开玫瑰园,顺手布下一层结界。

    她直接从车库开出车,动作娴熟地驶了出去。

    这段时间,她虽然颇有些无所事事,每天只是盘膝巩固修为,但也在这个时段考了驾照,融入俗世生活即便有些不习惯,也算是有些趣味了。

    车子疾驰,两个小时后,到了潘家园。

    叶蓁停好车,就迈着长腿进了潘家园,几个眼熟的摊位老板还笑眯眯地和她打招呼,现在谁不知道潘家园来了个仙女老板,生意做的那叫个风生水起。

    没错,自从农樱来了之后,施展各种手段,招揽了许多顾客,再加上玲珑阁曾经的闹鬼传闻,来凑热闹看新奇的人不少,生意可以说在潘家园是拔尖的。

    叶蓁走进店里,就发现来来往往的人流。

    如今除了李苜蓿外,农樱又招了几个伙计,争取一对一服务态度。

    “叶姐姐,快来!”

    农樱显然是早就等着了,站在柜台后一看到叶蓁,就拉着她去了后院,潘家园的店面衔接着足够大的院子,毕竟有的古玩体积不小,不适合放在店面里。

    在后院的休息间,农樱拿出一个个盒子,打开,里面都是奇形怪状的白玉钥匙,数量不少,打眼望去足有七八个,而且都是真货。

    “叶姐姐,怎么样?!”

    农樱眨巴着眼睛看向叶蓁,一副期待的表情。

    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这钥匙是多,也有几把和真正的玉钥匙神似,而且年代久远灵气充裕的,只不过其中并没有能量波动,并非真的玉钥匙。

    农樱感应不到古玩中的能量和灵气波动,只会辨别真假。

    她也知道凑齐玉钥匙不是一件易事,所以也不失望。

    看到叶蓁摇头,农樱忍不住叹了口气,肩膀也垮了下来,她还以为自己能派上用场呢,没想到找的尽是些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

    “没关系,总会找到的”

    叶蓁轻声说着,和农樱相携离开了后院。

    既然来了,她也不准备闲着,到别家去瞧瞧,说不准会有什么收获。

    不过因为她成了潘家园店面的老板,别家店防她防的很紧,唯恐她发现了秘密似的,再加上摊位小贩对她的眼光十分信任,她每每看中一样东西都会被人以各种借口推诿,捡漏成了难事,以致于她已经很少到潘家园来了。

    两人离开后院,店里的顾客已经走了,倒是有几分安静。

    而几个伙计簇此刻竟簇拥在门口,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不知道做什么。

    “你们几个在干嘛?”

    农樱狐疑地走过去,霎时,把一群伙计吓了一跳。

    他们都矜矜战战地回过头看向农樱和叶蓁,玲珑阁老板漂亮,管吃管住待遇好,工资又高,工作也轻松,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他们呢。

    “老板,是吉祥轩那边出了点事,客人都跑去凑热闹了,所以我们…”

    李苜蓿是老员工了,只能叹口气,站出来解释,他也不希望被老板认为是上班时间开小差,客人被吸引走了,他们总归要知道是什么原因吧?

    农樱刚准备说些什么,叶蓁就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去工作。

    叶蓁走到玲珑阁门口,果然看到不少摊位都空了,而一些摊主也频频扭头看向吉祥轩的位置,玲珑阁和吉祥轩遥遥相对,能清晰知道对面在做什么。

    “叶姐姐,怎么回事啊?”

    农樱皱眉,听着吉祥轩门口嘈杂混乱的声音以及聚拢的人群,不由看呆了眼。

    “没什么”

    叶蓁摇了摇头,她精神力自然能探测到那边,只是无关紧要的事罢了。

    闻言,农樱有些抓耳挠腮,她好奇心素来就重,人群层层叠叠聚拢在一起,她又没有透视眼,以致于对人群围堵中发生的事极其好奇。

    “去吧”

    叶蓁无奈摇头,话落,农樱就面色一喜,兴冲冲地跑过去凑热闹了。

    农樱轻轻松松挤过围堵的人群,站在了最前面,看着面前的一幕,不由目瞪口呆,这是在拍电视剧吗?潘家园什么时候接了一部戏?

    只见吉祥轩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周围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叽叽喳喳。

    在人流圈中,吉祥轩老板蓝弧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你先起来,有事我们回去再说!”

    他深吸一口气,踢了踢腿,意图要将紧紧抱着自己大腿的黑炭似的东西给踢下来,他一字一顿地说着,话语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黑炭”抖了抖,却依旧紧紧抱着没有松动。

    “表哥,表哥你一定要救救我,要为我做主啊!我依旧是蓝家的人,我母亲还是你姑姑,你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黑炭”突然说话了,声音沙哑,凄厉的好像在杀猪一样。

    周围人精神振奋,一旦涉及到“死,人命”这种东西,总能带动起热潮。

    蓝弧眼神又沉了沉,他垂眸看着自己的表妹,嘴角也跟着抽了抽。

    数月之前,她还是娇俏可人,靓丽非凡的小女人,他也对这个表妹颇有几分宠爱,可惜脑子不够用,尽坏事,所以他只能将其驱离蓝家,没想到她居然没回兰城,反而继续留在京城,企图能够重回蓝家。

    原来,抱着蓝弧大腿的,就是方轻语。

    只不过,现在的方轻语十分狼狈,身上的名牌就像是在泥里打了一个滚,脏兮兮的,原本精心打理的卷发也纠结在一起,脸蛋上西一块黑,东一块白,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抹布,再加上她身上隐隐散发的臭味,哪里还是当初那个方轻语?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