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慕海棠的野心
    叶蓁对温贤的结局并不知情,不过也不关心就是。

    冷玉蓉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虽然不说像叶蓁做的一样香味四溢,却也是地地道道的家常菜,也算是满足了她亲自照顾女儿的愿望。

    “你父亲他们近来很忙碌,邵家突然式微,也不知在打什么算盘”

    吃完饭,叶蓁和冷玉蓉就坐在客厅闲聊起来。

    冷玉蓉语气有些凝重,她虽然从不掺和国家的事,但对于邵家的品性多少是了解的,邵政可不是个能吃亏的人,他必然是预谋着什么!

    “亓九天呢?”

    叶蓁眯了眯眸子,没有搭话,而是撇开话题。

    邵家不会咽下这口气是肯定的,再加上邵星靥在她手中吃了大亏,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她除去,难免波及叶家,而叶家唯一的修者就是亓九天。

    “去部队训练了,好几天没回来了,怎么了?”

    冷玉蓉伸手给叶蓁剥了一个香蕉,不解地问道。

    “让他留在叶家护着你吧”

    叶蓁眸子闪烁,轻声说道。

    她也应该主动去找找邵星靥了,同出饕餮大陆,蓝尾天狐是有些本事的,不然当初的她也不会栽在她身上,最好能在纪元之争前解决了这个麻烦。

    “…好”

    听到叶蓁的话,冷玉蓉呼吸一重,没有多问,郑重地点了点头。

    她知道叶蓁从不说无用话,应该是邵家盯住了叶家。

    在两人说话间,叶家玄关处传来了响动,有人拖着疲惫的脚步声走来。

    慕海棠穿着白色大衣,脚下踩着同色高跟鞋,整个人雍容华贵气质极好,只不过眼底隐隐透露的青色昭示了她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好。

    慕海棠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和冷玉蓉母女情深的叶蓁。

    “是蓁蓁回来了?”

    她有一瞬间的怔愣,旋即眼神一闪,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坐在了两人对面。

    “蓁蓁住在外面这段时间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瞧瞧这小脸,都饿瘦了,天冷了,你也注意着点身体,穿厚些,时常回家陪我们吃团圆饭”

    这一次见面,慕海棠显得格外热情,脱口的全是关心的话。

    冷玉蓉对着她笑了笑,两人是妯娌,相识那么多年,即便上一次因为叶蓁闹了些许矛盾,但很快就好了,没存什么隔夜仇。

    然而叶蓁却依旧冷淡,只因慕海棠目的不纯。

    她刚刚确实热情,简直比冷玉蓉这个亲妈还要关心她,只不过眼眸深处一闪而逝的精光暴露了她的心性,怕是有求于她。

    这般想着,叶蓁就转眸看向慕海棠。

    对于这个小婶,她感觉不喜不厌,若非因为她对司缪的态度太过夸张,她也不会如此冷淡,却没想到,叶家人中还真有心思诡谲之辈。

    对上叶蓁的视线,慕海棠有一瞬间的僵硬。

    在叶蓁将视线移开后,她一咬牙,忍不住上前想要握住叶蓁的手,可惜最终没能如愿,叶蓁起身,神情淡漠的可怕,根本半分对亲人的柔软都没有。

    “有什么话,大可直说”

    叶蓁目光清冷地望着她,声音平静中却含着冷冽。

    闻言,慕海棠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一系列的变故让冷玉蓉有些回不过神来,她当然不会责备叶蓁,而是用古怪的目光看向慕海棠,她这个女儿性子凉薄,不喜和别人接触,连她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惹她不舒服,但刚刚她看得分明,慕海棠居然想去握叶蓁的手?

    冷玉蓉很清楚,上次因为司缪的事,对叶家众多人感情都淡了很多,其中最严重的就是慕海棠,她能看出来,那身为当事人的慕海棠自然也能。

    只是,明知道叶蓁对她不喜,还要动手动脚,存的什么心?

    “海棠,你有什么事?”

    冷玉蓉有些狐疑地看着慕海棠,这段时间她总是早出晚归,她原本想问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但叶长华都不关心,她也就不再多管闲事了。

    但今天看她这模样,明显是有什么事情要让叶蓁帮忙啊!

    这般想着,冷玉蓉神色就淡了淡。

    她倒不是觉得不应该帮,而是不喜慕海棠求到叶蓁这里。

    她这个女儿是好不容易带回来的,和叶家本就不亲,若是还因为慕海棠的事儿烦了心,那岂不是平白把她的女儿推得更远了?

    在冷玉蓉心里,可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叶蓁。

    看着神色冷漠的叶蓁和满脸狐疑不喜的冷玉蓉,慕海棠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眼圈通红,双手捂着脸小声哭泣起来,端的是梨花带雨。

    若是男人看到这副模样,怕是瞬间就软了心肠,可惜叶蓁的心肠是钢铁铸的,软硬不吃,只是静静看着慕海棠,连脸色都没有变化。

    “怎么了?我就是问问你是不是有事儿要帮忙,怎么就哭了呢?”

    叶蓁心肠硬,冷玉蓉却心软了。

    她和慕海棠关系还算不错,想了想,就上前拉着她坐回了沙发上,还顺手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伸手轻轻拍拍她的脊背,安慰性十足。

    在她的印象里,自己这个妯娌八面玲珑,人前人后都比她吃得开,怎么会哭的这么伤心,好像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悲伤事似的。

    慕海棠抽抽搭搭了半晌,终于雨过天晴。

    而叶蓁也悠然坐下,端起一盏茶轻轻抿了一口,半句安慰都没有。

    慕海棠眼尾余光扫过叶蓁,看着她的模样,不禁心头怒火中烧,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就算被找回来享受了叶家给予的荣光,也是个外人!

    此刻,慕海棠心里格外想念叶承欢。

    她已经忘记叶承欢对叶蓁做的所有事,当初照顾叶承欢最多的不是冷玉蓉,而是她这个小婶,两者感情自然不一般,再加上她多次讨好,都热脸贴了冷屁股,心头不满逐渐递增,说到底,她对叶蓁终归抱着一丝排斥。

    她是感激叶蓁救了l省,救了叶长华,救了叶家,但也仅此而已了。

    慕海棠想到自己如今的困境,不由悲从中来,又抹起了泪花。

    她抬头看了看依旧无动于衷的叶蓁,心头越发怀念叶承欢,在心中暗道,如果承欢还在,自己有了麻烦,她一定会第一个帮忙,而不是冷眼旁观!

    “海棠,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出来大家才能帮你解决啊!”

    冷玉蓉也被慕海棠哭哭唧唧的模样给弄烦了,不禁催促道。

    叶蓁好不容易回叶家一趟,她忙着加深母女之间的感情,哪有时间做知心姐姐开导慕海棠?合着她不知道快说,还拖拖拉拉浪费时间?

    冷玉蓉放下手,脸色也冷了下来。

    她虽然是女流,但是被父辈教导,再加上嫁给了叶流华,素来流血不流泪,哪怕经历了那可怕的浩劫,也没有胆怯脆弱成这副模样。

    慕海棠敏锐听到了冷玉蓉语气中的不耐,心下火苗烧得更旺。

    她什么时候这么不受人待见了?不过是哭了几声,就这般不耐烦!

    不过慕海棠深知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个会审时审度的,知道不能再装可怜,就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将零星的一点猫泪抹去。

    “大嫂,我这次是有事想要求蓁蓁帮忙”

    慕海棠脸上一片苍白,语气悲戚地说道。

    闻言,冷玉蓉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她又不能直白拒绝,只是看向叶蓁,而此刻的叶蓁正端着茶,垂着眼睑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没人搭话,慕海棠又垂下眸子,肩膀微微抽动。

    看着她这副作态,冷玉蓉险些被气笑了,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这妯娌还是个水捏的性子,还知道用这一招逼人妥协,以往是她的认知出了问题?

    冷玉蓉并不知道,慕海棠从小就有着漂亮的容貌,再说会哭的孩子有肉吃,不知道因为这性子得到过多少好处,上了年纪,用这招虽然不太好,但也依旧帮了她不少忙,只不过这么多年她都在l省,冷玉蓉没有见识过罢了。

    “是什么事?”

    冷玉蓉终归是不想看到慕海棠哭哭唧唧的模样,不禁问道。

    她得先看看是什么事,若不难,再说帮不帮。

    “大嫂,你也知道我有个一母同胞的妹子百合,她嫁到吉家已经有十二年了,可惜一个孩子都没有,吉家的也着急,居然在外面找个三,而且那小三肚子都大了,百合气不过,就找人把那小三给打了,没想到…孩子掉了,那小三也…也…”

    慕海棠细声细气,说起这事来,依旧是一个头两个大,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但也不难猜,孩子流产连累母体,估计那小三生命垂危。

    他们是有权势,但在帝都这片土地上,有权有势有什么用,都能遵法!

    慕百合杀了人,首先发怒的不是那小三的家人,而是吉家人,如今因为慕海棠的面子隐隐压下来,可是吉家说了,那女人死了,就要慕百合坐牢!

    且不说慕海棠是她唯一的妹妹,就单说这面子上就不能让她坐牢。

    她是叶家的少夫人,怎么能有个坐牢的亲妹妹?

    这段时间她腿都要跑断了,不知道找了多少关系去救那小三,可是所有医生都说现在只是拖着,过不了多久人就留不住了。

    她很苦恼,所以才把主意打到对她不冷不热的叶蓁身上。

    她知道叶蓁是修者,而且当初冷老病重,已经下了病危通知,没想到冷玉蓉回来,给喂了些叶蓁做的糕点就好了,这事儿在叶家已经不算秘密了。

    再说,能把冷玉蓉萎缩的双腿都治好,那肯定是有真本事啊!

    “你,你妹妹也真是胆大包天!这是作孽的事儿!”

    冷玉蓉忍不住沉了脸,出声呵斥了一句。

    听着冷玉蓉的训话,慕海棠也不敢反驳,毕竟这事儿的确是慕百合做的太过。

    “你告诉长华了吗?”

    冷玉蓉皱着眉,不禁说道,这事儿如果不好好处理,恐怕会危及叶家,在她看来,直接让吉家人把慕海棠送进大牢算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

    “大嫂,你也知道叶家的家训,我哪敢把这事儿告诉他啊!”

    慕海棠声音极为委屈,叶老早就说过,身为叶家子弟不能仗着权势欺辱别人,不能徇私枉法,她要敢把事情捅给叶长华,那事情一定会传到叶老耳朵里,到那个时候,一定会铁面无私把她妹子送进大牢,那还有什么挽回的可能?

    听到慕海棠的话,冷玉蓉看向她的眼神中掠过一抹失望。

    就因为不敢告诉叶长华,事情解决不了,所以才想着通过叶蓁来解决,若是今天叶蓁不在叶家,她岂不是还要调查调查找上门去?

    “蓁蓁,小婶知道你有好东西,求你,救救百合吧,她和你也沾着亲啊!”

    慕海棠看冷玉蓉浑身不悦,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叶蓁,在她看来,叶蓁就是再冷血再无情,她这个小婶都“求”她了,再不帮忙那就是不孝,大逆不道!

    她不能放弃慕百合,更不能放弃吉家。

    慕家本是二流家族,虽然因为她嫁给叶家而激流勇进了不少,但终究处于弱势,娘家有多重要,没人比她更清楚。

    看冷玉蓉就知道,当初她成了植物人,孩子也丢了,如果不是有冷家撑着,叶流华说不定早就和她离婚,娶了新老婆了,哪里还有她今日的风光?

    而她就不一样了,慕家和冷家差了一大截,叶长华对她的爱恋也已经全部磨光了,在这样下去,说不准什么时候她就要跌落神坛。

    别以为她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妖精看重叶长华,企图将她取而代之!

    吉家和慕家一样,都是顶尖的二流家族,但相比慕家,底蕴更深厚些,她现在都有些恼恨自己那妹子了,没有一点脑子,就知道给她惹麻烦!

    “呵,你想让我怎么帮?”

    叶蓁突然弯了弯眉眼,发出一声轻笑,转头看向慕海棠。

    她精神力感知强大,可以很清晰地察觉到慕海棠身上汹涌的愤怒,不禁为此感到可笑,难道就因为别人不帮忙所以就要生气,就要发怒?

    别人帮你,那是善良,不忙你,那也是理所当然,你又凭什么要求?

    在叶蓁的认知里,我给你,你才能要,我不给你,你不能主动索取!

    她以往就是个冷心冷情的凉薄修者,孤家寡人,对于自家的财富保管得极其严密,容不得任何人觊觎,如今虽然有了司缪,看上去稍微好相处了一些,但她骨子里却依旧是那个饕餮大陆的厨神,叶蓁。

    她从不会让别人在她这里占便宜,除非她主动给予。

    慕海棠刚刚那理所当然的模样着实让人不喜,她实在有些不理解,人的脸皮该有多厚,别人不愿意帮忙,你就要发怒,就要生气?

    听到叶蓁那短促的略带歧义的“呵”字,慕海棠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能让叶蓁开口,她也算是完成了一大步,毕竟这件事对她而言只是小事一桩。

    “我听说蓁蓁有种神奇的糕点,当初就让冷老重病垂危的身体陡然好转?”

    慕海棠眼珠子转了转,眼神发亮地看着叶蓁。

    她也很好奇这种神奇之物,若是能够保留一部分,以后说不定能派上大用!

    闻言,冷玉蓉的脸瞬间就黑了!

    当初她和叶流华都亲眼见到了糕点的厉害,叶流华回来又告知了叶老,叶老顺口和叶长华提了一句,如今连慕海棠都知道了,真是一传十,十传百啊!

    她有些愧疚地看了叶蓁一眼,没想到这麻烦事还是她帮她染上的。

    “糕点已经没了”

    叶蓁缓缓摇头,当初她制作的糕点都是特殊材料,添加了生命之泉作为引子,如今葫芦空间升级,灵植都不见了,她要怎么动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而生命之泉药性太大,根本不适合垂死之人,当初的糕点都是稀释之后再稀释的结果,当然,可以直接喂稀释后的生命之泉,但这么珍贵的东西,她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给一个并不认识的人,她难道就是别人眼里的圣母大善人?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