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邵星辰吃瘪,古玩店
    在叶蓁转身后,邵星辰就意味深长地打量起她来。

    上次宴会,他一直关注着邵星靥,没有认真瞧瞧这个宴会的主角,如今一眼看去,阴冷的眼中不禁划过浓烈的惊艳,旋即眼神疯狂闪烁。

    他一直以为邵星靥的容貌已经算是顶尖,但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人能比她更甚一筹,叶蓁之美,难以用笔墨描绘,端的是倾城绝俗,淡然出尘。

    他以往不明白邵星靥为何对一个叶蓁如此关注,这才跟了过来。

    但眼下他却是明白了,他亲爱的姐姐有了压力,想将面前这个比她完美的女人除掉,就像白雪公主的恶毒继母一样。

    即便他深爱邵星靥,也不得不承认,叶蓁在容貌上,罕有女人能及。

    叶蓁神情淡漠地扫了邵星辰一眼,旋即绕过他离开了这家店。

    她和邵星靥的关系或许已经上升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邵星辰会跟踪她到这里,无疑就是为了邵星靥,她还没有找上去,他倒是先送上门来了。

    她可没忘记当初司缪到星辰俱乐部时,差点被这人留下的事。

    叶蓁是个大方的人吗?

    她显然不是。

    邵星辰看着叶蓁离开,眼神暗沉的可怕,他抬步追去,刚刚走到门口,下半身就开始麻木,竟陡然没了知觉,旋即“噗通”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boss!”

    一直跟在邵星辰不远处伪装成普通人的保镖面色一变,快速奔过来准备将邵星辰给扶起来,却没想到,刚刚靠近他,双腿就不受控制的麻木了,然后叠罗汉般“噗通”,“噗通”结结实实摔在了邵星辰身上。

    能被选为保镖的,都是人高马大之辈,每一个重量都堪比二百斤!

    “该,该死!滚!”

    邵星辰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他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身为邵家子弟,他也继承了父亲邵政好面子的性情,感受着周围似讥讽,似笑话,似狐疑的神色,邵星辰只觉得脸庞火辣辣的。

    而且除了五脏剧痛,连膝盖腿骨都疼得近乎麻木了。

    听到他的声音,保镖们皆是满头冷汗,他们也没想到刚刚怎么会突然摔倒,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谁不知道邵星辰心眼小,他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丑,他们几个能不能保住命都是个问题,这么一想,几人都心如死灰。

    他们连滚带爬地起身,谁知脚底一个打滑,又都“噗通”“噗通”摔倒了。

    邵星辰刚刚松了一口气,转眼就再次遭到重创。

    他有些欲哭无泪,只觉得身上三四个保镖,简直是他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胸口的肋骨都隐隐作痛,他素来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痛,一时冷汗肆意。

    叶蓁站在人群不远处,眼神极其淡漠,宛如簇着碎冰。

    若不是邵星辰没做到什么伤害司缪之事,他的命早就没了。

    至于趴伏在他身上的几个保镖,她当然清楚事后他们会被邵星辰怎么诊治,但这些人身上煞气满满,显然是沾过不少无辜人的性命,既如此,她出手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也算是给世界除了害,说不准还能增几分功德值。

    既然做惯了走狗,那就应该知道早晚有栽跟头的一天。

    冷眼瞧过后,叶蓁就离开了此地。

    她和邵星辰没有什么好说的,自然也不想浪费时间。

    叶蓁离开后不久,这边的大动静就引来了更多人围观,其中就有蓝弧,巧的是,他身边还跟着两个人,叶蓁若是在此,必然能够认出他们。

    一个面色冷凝,桃花眼熠熠生辉,正是当初悄无声息离开修者联盟的安凛。

    而另一个,年纪看上去不大,样貌英俊,性情沉稳,正是许久未见的陈凯旋。

    安凛和陈凯旋两人之间有些恩怨,但因为叶蓁的插手,反倒冰释前嫌了,为了一个那样的女人,再回想自己往日做的事,陈凯旋只觉得无颜见人。

    此次他来京城是为公司选拔人才,看安凛情绪不高,特别邀请他来放松心情。

    “是怎么回事?”

    陈凯旋挑眉看向身边的蓝弧,没想到潘家园事儿都这么多。

    他和蓝弧认识不久,主要是因为他手底下最得力的“台柱子”段情,和蓝弧是情侣关系,再加上他是京城蓝家的人,倒是有结交的价值。

    安凛指尖夹着一根烟,桃花眼微微眯着,情绪依旧不高。

    他也没想到,陈凯旋带他来京后,居然会到蓝弧这里,基于上次的事,他对蓝弧印象一跌再跌,不过后者看到他时态度倒是极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赔罪。

    “我去看看”

    蓝弧透过缝隙看到邵星辰的侧脸,不禁心头一跳。

    蓝家是二流家族,和邵家当然天差地别,以往他也想尽办法想和邵星辰沾些边,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如果他没看错,那个颇为狼狈的就是邵家公子邵星辰!

    这么一想,蓝弧就匆匆挤进人群。

    他的动作太大,引来不少抱怨,不过待看清蓝弧那张脸,所有人都沉默地退到一边了,蓝弧可不是简单商人,人家有背景,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很快,蓝弧就挤进了人堆里,果然一眼就看到了邵星辰。

    “邵总?”

    蓝弧惊呼一声,来不及多想,就想将那些保镖推开,可惜用尽了力气只挪动了一点点,反倒他白斩鸡似的脸被憋得通红,邵星辰依旧被压在最下面。

    “你们真是太大胆了!还不快起来!”

    蓝弧也恼的不行,忍不住对这几个保镖厉喝道。

    听到他的话,保镖们不敢起身,怕再次摔倒,想了想,只能慢悠悠从邵星辰脊背上爬下去,这一幕倒是引来一连串不怀好意的笑。

    “一群,一群狗东西!”

    邵星辰费力挣扎着,在蓝弧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邵总,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蓝弧确定是邵星辰后,心头涌现出一股激动。

    以往他想要攀上邵星辰,却一点门路都没有,看来他是个有福之人啊,这不,机会这么快就送到了他手上,若攀上邵家,蓝家说不准还能更上一层楼!

    这么想着,蓝弧心头就一阵火热,恨不得把邵星辰给供起来。

    “你认识我?”

    邵星辰忍着疼痛,眯着眼看了蓝弧一眼,对他全然没有一点印象。

    “当然,邵总之名在京城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我只是二流蓝家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邵总不认识也是正常,看您伤的不轻,不如到我吉祥轩休息?”

    蓝弧眸子一动,很快就将邵星辰抬高,将自己贬到尘埃里。

    “好…那个该死的女人呢?!”

    邵星辰刚点头,就猛地想起自己到潘家园来的目的。

    他眯着眸子左看右看,可惜人群中并没有那抹纤细的身影,他眼中不禁掠过一抹戾气,刚刚的事情有些邪气,他可不相信是自己的问题,看来,这个被叶家找回来的亲生女儿,也不是个简单人物,说不准和邵星靥是一类人…

    这么一想,邵星辰就一凛。

    “还不赶紧滚起来!丢人现眼的东西!搀着我走!”

    邵星辰也顾不得和蓝弧去吉祥轩了,他对着自己几个依旧趴伏在地上的保镖,愤怒的咆哮一声,他要回去问问他亲爱的姐姐,叶蓁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他虽张狂,却也有自知之明。

    叶蓁不是普通人,那他继续留在这里,无异于羊入虎口。

    这几个保镖也是白痴般的存在,根本排不上任何用场,看来,他需要和母亲说说,从m国给他调几个魔法师过来了,京城,已经不安全了。

    蓝弧站在原地,傻眼看着邵星辰风一般席卷而去的身影。

    回神后,他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旋即蜕变成晦暗。

    “看什么看,热闹都走了!还不散开!”

    蓝弧回头就看到依旧围着的人群,不禁恼怒地呵斥一声。

    话落,他就一甩袖子回了吉祥轩。

    “刚刚那人是谁?竟能让你这么上赶着巴结?”

    陈凯旋看着蓝弧进来,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语气深处却含着些讥嘲,对于自家艺人找了个这种货色,极为看不上眼,以前还觉得二流家族蓝家的继承人是个有用的,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闻言,蓝弧身体一僵。

    “巴结”两个字结结实实打在他脸上,简直将他的自尊心打得稀烂。

    他在刚刚那一刻居然只想着攀上邵家,从而忘记还有两个仰光市名门大少坐在一旁看热闹,平白将自己的脸面凑上去给人踩,丢人真是丢大了!

    蓝弧只觉得脸上一阵燥热,只能讪笑着摆手道:

    “巴结倒是有些过了,那人是京城邵家唯一的儿子,地位你们应该想得到”

    说起这句话时,蓝弧又瞬间有了底气,邵家,那可是华国最顶尖的红色豪门家族,他会巴结是理所当然的,换成别人,也会这么做!

    闻言,陈凯旋和安凛皆是一愣,旋即对视一眼。

    邵家他们当然知道,只是没想到那人居然是邵家人。

    在众人面面相觑之际,一抹身影闪过,引起了陈凯旋的注意。

    “叶蓁?!”

    他豁然起身,有些呆愣地看着那闪过的身影,似有些不敢置信一般。

    “什么?!”

    “什么?!”

    听到他的呼喊,安凛和蓝弧皆是一顿,旋即情绪各不相同地顺着陈凯旋的目光看上去,可惜那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你刚刚说什么?叶蓁?你看到她了?”

    没看到人,安凛眸子深处掠过一抹失望,旋即转头看向陈凯旋,认真问道。

    “嗯,跟我来”

    陈凯旋看着安凛的神情一愣,旋即目光复杂地点了点头,向着刚刚叶蓁离开的地方走去,他没想到,安凛居然会喜欢上叶蓁,实在有些…吃惊。

    两人步履急切,陈凯旋是觉得兴奋,他回想当初自己做的蠢事,就忍不住想让叶蓁知晓自己如今的作为,好改善一下自己在她心头的中二印象。

    而安凛则是心绪复杂,却也很想见见叶蓁。

    当日离开修者联盟,主要是因为受到了司缪的打击,和叶蓁都不曾道别。

    他回到仰光市后,发现自己总是心绪不宁,陈凯旋邀请,想到叶蓁或许还在京城,也就同意和陈凯旋一起到京城来,企图再见她一面来着。

    蓝弧看着两人的背影,想到当日叶蓁的冷淡,转身上了楼。

    他可不想再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好好筹谋如何能利用今晚的偶遇,在邵星辰面前露个脸,那日后好处可就享之不尽了!

    陈凯旋和安凛在路过一家店面时,看到了叶蓁。

    她一袭青裙,身姿窈窕,立在暖黄的灯光下,让周遭宾客频频回首。

    “叶蓁?!”

    安凛桃花眼一眯,笑着喊了一声。

    他已经决定彻底放下,但能和她一直做朋友,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闻言,叶蓁回眸,看到安凛时,眸子深处掠过一抹深邃。

    她本就想着找到最后一把玉钥匙后就将安凛唤来,好将钥匙齐聚,从而探测出秘境所在,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上他,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她放下手里的雕花瓶,走到安凛面前。

    “怎么会来京城?”

    她语气淡淡,对安凛的态度就如友人相谈一般。

    说话间,叶蓁侧眸看了看站在安凛身后不远处的陈凯旋,对着他点了点头,当初的事情已经不需要再计较,当然,她对陈凯旋依旧没有好印象就是。

    她本就是凉薄的人,想要改变她的初衷太难太难。

    就如叶家,他们费尽心思想让她产生归属感,但因为司缪,曾经一切努力都化为虚有,这一生,怕是很难再改变她的心思了。

    不过陈凯旋看到叶蓁对他颔首时一愣,旋即情绪激动起来。

    从苏婉婉的事情过后,叶蓁看他时总像看一个傻瓜,没想到他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她别样的目光,这对他而言的确是一个意外之喜。

    在陈凯旋心头,对叶蓁除了感激,更多的是崇拜。

    他从没想过女人能够独当一面,在二十岁之前,他一直过着风生水起的日子,二十岁之后时光让他栽了一个大跟头,足以让他认清一切,学会平淡待人。

    叶蓁在他心中是个极其厉害,能够摆平一切的女人。

    “没事,来逛逛,没想到碰上你了,你呢,到这儿来干嘛?”

    安凛笑眯眯地说道,态度和往日没有什么差别。

    “玉钥匙,我这里有一把,你那里有两把,或许找到最后一把,就可以开启隐藏在空间洪流中的秘境,届时,会有极大的机缘”

    叶蓁想了想,倒也没避开陈凯旋,淡声说道。

    闻言,安凛面色微变,旋即眼神中闪过喜色。

    他想过有生之年是聚不齐几把钥匙了,没想到今晚倒是从叶蓁口中得到了意外之喜,他知道叶蓁的厉害,她若想找,一定可以找到!

    “你既有这个心思,那自然再好不过!”

    安凛桃花眼几乎要眯成一条缝,整个人喜不自禁。

    “可找到什么线索了?”

    安凛眺过她的肩头,看向她身后的古玩店,问道。

    “我准备再京城开一家古玩店”

    叶蓁摇了摇头,她来店面里不是为了找玉钥匙,而是想将古玩店挪到京城来。

    潘家园算是华国最大的古玩交易场,若是在这里开一家古玩店,也算是多些门路寻找玉钥匙,以农樱刚子等人的手段,想必不会让她失望。

    不过她确实有些小看了这些古玩店,这些店面中都有正经的鉴定师,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之物,极品古玩已经被标注了天价。

    拥有鉴定师的古玩店,远比摊子的含金量高,极难捡漏。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