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众生塔最顶层的囚徒,屠胥
    炽焰魔神的确足够狠绝,在察觉到司缪的杀意后,就直接运转体内全部能量让其狂暴,他深知自己在司缪这般强者手中逃不了,所以非常决绝地决定自爆本体,域外妖魔生命力顽强,即便抛弃这具皮囊,他也有能力重新复活!

    “不要!”

    水魇姬被骇的面色陡然一白,她忍不住凄厉尖喝一声。

    她也着实没有想到,这个起初被她误以为普通人的男人,居然有着这般强大的能力,逼迫炽焰魔神自爆,虽然她也知道域外妖魔的手段,但重新找一具身躯到底没有自己的躯体用着方便,说不准会有什么后遗症呢?

    听着水魇姬的呼喊,炽焰魔神依旧没有半分迟疑。

    周遭的天地能量因为司缪的出手和炽焰魔神的自爆而狂躁起来,叶蓁小脸紧绷,这么大的能量波动,足以荡平整个魔地。

    司缪剑眉一挑,炽焰魔神的狠辣和决绝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也仅此而已。

    自域外妖魔一族分裂之始,他就和这个种族多次交集,妖魔这种生物,大多数没有很强硬的血性,也就是说,都是一群软骨头。

    炽焰魔神和别的妖魔相比,的确要高上一筹,是个人才。

    不过即便欣赏,他也要将其斩杀,炽焰魔神到这片大陆的目的他能够猜到一些,这件事将危及叶蓁,他必须要将这些危险因素通通除去!

    在两方能量触碰之际,水婉和水魇姬都惨白着俏脸,一副魂归九霄的模样。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原本动手的司缪玉眸一闪,他陡然收回手转头看向紧贴着自己的叶蓁!

    此刻,叶蓁纤细白皙的颈间正扣着一只大手,这只手苍劲有力,好像天地万物都经不起这只手的碰撞,而叶蓁脖颈更是脆弱,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折断。

    “放开她”

    司缪声音极轻,但深邃狭长的眸子中却掠过些许戾气。

    因为司缪的愤怒,空气中躁动的能量通通凝固了,自爆中的炽焰魔神正维持着狰狞的面色,极速膨胀,眼看着就要爆炸的身体也固定下来,一动不动。

    水婉和水魇姬依旧保持着惊惧的神情,不过她们也如同雕塑一般。

    “你从没有过这么生气的时候,因为她?”

    一道低哑中带着魅惑的声音传来,叶蓁只觉得有浓烈的冰冷从背后包围过来,听着这声音,仿佛在寒冰大雪的十二月里,独自品尝着冰水般,仅是听着声音,都能将人从脚跟到头发丝都给冻结住,从而生出冰凌来。

    说话间,这人的手还紧了紧,让叶蓁初次体会了窒息之感。

    不过,即便承受着痛苦,她的神情也未有一丝变化,淡漠地叫人心惊。

    叶蓁抛给司缪一个安抚的眼神,后者的情绪却没有任何被安抚到的意思,往日绝艳冷感的脸庞,此刻却透着令人森寒的杀戮戾气,望而惧之。

    “千万年不见,你也有了珍之重之的东西?”

    说话的人从叶蓁身后走出,但紧扣着她脖颈的手却越来越紧,几乎要深陷在她的皮肉之中,那块,已经隐隐发青,带上触目惊心的痕迹。

    叶蓁倒也硬气,一声不吭,清透的眸子中带着些许宁静。

    司缪看着她,思绪仿佛回到了饕餮大陆初见她时,那日的她也是被挟持,但生死之间她却平静的叫人咋舌,也正是这双琉璃般的眸,让他失了情,丢了心。

    回神后,司缪神情冷然,抬头看向说话之人。

    “今日,她若伤及一根毛发,你,便用命来偿!”

    他声音极端淡漠,玉眸好似也被覆盖了一层冰霜。

    听着这般话语,那人好似有一瞬间的怔愣,扣着叶蓁脖颈的大手也松了松。

    “罢了,我刚刚摆脱束缚还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是个小玩意,你若喜欢那我不碰便是,但今日我要离开,还不能就此放了这小可怜”

    那人轻笑一声,口吻有些无奈和森然。

    他被束缚了千万年,体内亦被抽取了大量神力精血,若非后来机缘巧合下懂得运用众生塔的能量,只怕如今依旧无法脱困。

    “你想离开,我不拦着”

    司缪薄唇抿成一条细线,锋锐至极。

    话落,那人又是怔了怔,他和司缪相识已久,倒是第一次看到他妥协。

    这般想着,他就忍不住把视线放在了叶蓁身上,他的目光极具侵略性,似乎能将叶蓁从内到外看透一般,带着叫人看不懂的意味深长。

    叶蓁神态清冷,对于他的视线视若无睹,只是一直看着司缪。

    这人好似厌恶叶蓁的眼神,伸手将她下颚捏住,硬生生将她的脸转向自己。

    司缪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捏在一起,空气中能量震动,他脸侧隐隐有银白的鳞片闪烁,在极度暴怒下,他几乎要现出原形,将眼前这家伙吞吃入腹!

    叶蓁眼神掠过一抹厉色,眼神中闪过一抹嫌恶。

    她当然不想成为板上鱼肉任人宰割,但这个钳制住她的人拥有和司缪一般的能力,她的一切底牌都如小儿科,对他造成不成任何威胁。

    但即便如此,叶蓁也一直运转体内灵气,丢出一个个令其感到可笑的术法攻击,这种感觉就如同挠痒痒一般,让对方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厌恶我?”

    那人语气中带着点点兴味,似乎有些诧异。

    他对自己的皮相是极为满意的,面对女人也素来无往不利,但眼前这脆弱的他一手就能捏死的女人,好似对此毫无反应一般。

    叶蓁神色冷淡,没有回应。

    眼前这人的长相的确不凡,几乎能和司缪相媲美。

    一拢红衣,玄纹云袖。

    他有一张翩若惊鸿的脸,修长的睫毛照在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

    阳光斜射在他尖削的脸上,带着些常年未见阳光的病态苍白,他额头有一朵绯红的莲花,甚是耀眼,细长的剑眉入鬓,墨色的发丝垂在胸前,美不胜收。

    加上在饕餮大陆的数百年,叶蓁也是初次见到在相貌上能和司缪比拟的人。

    不过,他便是长得如天仙一般,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屠胥,我最后说一次,放开她”

    司缪倏然深吸一口气,他的声音平静至极,垂在身侧的手已经隐隐化形。

    闻言,屠胥眸子一闪,果然松开了钳制叶蓁下颚的手,当年他惨败一筹,被压制了千万年,好似骨子里对司缪也多了几分畏惧。

    叶蓁抿着色淡如水的唇瓣,眸中倏然闪过一抹光。

    在屠胥松懈时,一抹火红的光快如闪电地划过他的脸颊,那光带着极其凌厉的危险弧度,他不禁皱眉,在自己和叶蓁之间,果断的选择了自己。

    叶蓁也在这个间隙身形一旋回到了司缪身边,她裙摆摇曳,长发飞舞,说不出的美好绚烂,不过随之而起的,却是一串让司缪瞳孔一缩的血珠。

    叶蓁回到司缪身边后才松了口气,她伸手摸了摸脖颈间的划痕,无甚在意。

    “我没事”

    她抬眸看向司缪时,冷厉的目光转化为温软,缓缓摇了摇头,语气安抚。

    虽然现在的她在面对司缪和这个突然冒出的屠胥时还是蝼蚁,但她也要让后者知道,蝼蚁也不会放任自己将性命送到别人手中。

    早在屠胥出现的一瞬间,她就发现自己的葫芦空间重新开启了,不过当时她的性命捏在屠胥手中,她不断思索脱身之法,果然在空间中发现了一件利器。

    葫芦空间合并,灵气更加浓郁,以致情怨花和火狐草两株幼苗长大了许多,她深知到了司缪和屠胥这个层次,普通手段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但十二仙灵显然不在此列,和“仙”字沾边的东西,都拥有无法想象的能量。

    火狐草可以化形为神兽火狐,实力堪比大乘期修者,正儿八经的打手。

    她一直在等,等屠胥放松警惕,再将化形的火狐放出,给他一个雷霆一击,虽然知道造不成什么危害,但只要她能脱身让司缪不再束手束脚便可。

    刚刚她一直使用术法,也是为了让屠胥放松警惕。

    当然,被钳制之时,她就已经知道了屠胥的身份。

    葫芦空间合并后,她已经彻底将其掌控,包括已经有了灵识的众生塔。

    屠胥,就是被关押在众生塔最顶层的死徒。

    在众生塔这般神物的束缚下,屠胥不仅没有半分虚弱,还能从中脱困,由此可知他的厉害之处,不过显然,刚刚脱困的他,还处于最脆弱的时候,不然也不会挟持她,以让司缪受束,不过,这招投鼠忌器现在已经没了用处。

    司缪狭长眸子中掠过一抹心疼,他没想到,屠胥会在这个时候逃出来。

    记得上次到众生塔顶层时,他尚且还是一副虚弱模样。

    若是他没猜错,这次玉葫芦合并,绝大多数的能量都被屠胥抽取了,以他的能力,的确有这个可能,是他大意了。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将一枚冷冰冰的东西塞进她手中。

    他身形一动,就化作一道银光,直接和屠胥战在了一起。

    叶蓁心头一紧,而一抹火红的光也缓缓落在她肩头,这是一只巴掌大小的红狐狸,尖嘴大眼,蓬松的尾巴垂在身后,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她来不及多看,将其送进葫芦空间中。

    看着和司缪战在一起,隐隐落于下风的屠胥,叶蓁心头稍缓,她想了想,飞奔进入庭院,在一间侧屋找到了浑身发黑,魔毒纠缠的依依。

    叶蓁抿唇,将昏迷不醒的依依送入葫芦空间。

    她没忘记,这才是她到魔地的真正目的。

    “司缪,当年你害我至此,我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已经逃出来了,自然没有再回去的道理,看着吧,你虚无神一族的使命,永远无法完成!哈哈哈!”

    叶蓁刚刚离开庭院,就听到屠胥张狂和仇恨的声音。

    他话音刚落,天际即风云变色,如几日前一样,天空裂开一个大洞。

    眨眼间,一抹红光就窜入天际,那般速度,实在叫人望尘莫及。

    叶蓁可以清晰看到,原本和司缪纠缠在一起的屠胥已经不见了,而随之不见的,还有身体膨胀几欲自爆的炽焰魔神。

    “吼——”

    一道惊天动地的兽吼响彻,在叶蓁视线中,一条庞大的银色生物腾空而起,在即将窜入黑洞时,还回头,用一双深邃的玉色竖瞳看了叶蓁一眼。

    叶蓁心头微痛,向前几步,不过司缪还是巨尾一甩,消失在天际黑洞中。

    他当然不想离开心爱的妻子,但屠胥此人是一大毒瘤,若是放任他脱离自己的视野,恐怕会有更大的灾祸,所以,他必须追上去!

    待一切消散,天空的大洞也缓缓闭合。

    叶蓁深吸一口气,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一把扯住水婉飞掠而去。

    眼下有了葫芦空间中玄寒冰魄草的灵气支撑,她的速度远不是魔地强者所能及,再加上刚刚一系列的变故,让他们回不过神,叶蓁也带着水婉离开了魔地。

    她若不乘着这个时机赶紧走,待水魇姬挣脱了禁锢,她和水婉都逃不了。

    成功离开魔地后,叶蓁也没有在荒岛多做停留,利用飞行法器快速离开了。

    待回到丰都,她身形一晃,面色惨白地拉着水婉进了酒店,等回到房间,她才缓缓松了一口气,但冰白的唇瓣依旧没有血色。

    水婉已经挣脱了禁锢,正紧紧抱着躺在床上的依依。

    叶蓁抿着唇,一步一挪地来到了窗边,望着天际。

    她清透的眸子中有些猩红,垂在身侧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指甲嵌入掌心,有鲜红的血迹滴落,她好想跟着他一起走,她从没有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薄弱。

    屠胥能被关押在众生塔最顶层,肯定是罪恶滔天之辈。

    听他的言语,和司缪应该是旧识。

    能从那个年代活到现在的,绝对是大魔头无疑,而且他临走时还带走了炽焰魔神,让她不得不怀疑,域外妖魔这个种族和屠胥有关。

    只希望司缪不会有事,否则她如何能够原谅自己?

    若早知道玉葫芦合并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她何必费那么大的功夫寻找玉葫芦,反而让司缪为了追击屠胥,离开了她身边。

    叶蓁并不知道,屠胥逃离众生塔已属必然,合并玉葫芦也只是促成他尽快逃脱罢了,他深知众生塔抽取囚徒能量的脉动,可将这些能量据为己有。

    “你的女儿已经救出,至于如何去除魔毒,只能看你自己了”

    叶蓁声音淡漠,说完,就闪身离开了酒店。

    她答应水歧的已经完成,涅槃之火已经是她的,而水婉曾是魔地女主人,而且对蛊毒也十分精通,魔毒或许棘手,但她相信,水婉能够将其解除。

    司缪离开华夏,她没心情再待在丰都。

    有这点时间,倒不如想想怎么增强实力,今天之后,她对实力极度渴望,希望下次再遇到相同的事,即便帮不到司缪,也不要成为他的负累。

    水婉一惊,刚准备叫住叶蓁,却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而离开了酒店的叶蓁,并没有直奔机场离开丰都,而是在无人的角落转身进了空间,刚刚情况危急,她都没时间打量合并后的葫芦空间。

    站在翠绿的青草地上,看着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洞天福地,叶蓁却升不起任何情绪,她心脏隐隐作痛,这种忧虑久久不散。

    司缪能捉到屠胥吗?他会不会受伤?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些问题浮现在脑海中,叫她分不出心神去想别的。

    倏然,叶蓁动了,她直接出现在众生塔顶层!

    这里,就是囚禁屠胥千万年的地方,自两枚玉葫芦合并后,葫芦空间就彻底在她的掌控之中,刻印在了灵魂之上,灵魂不灭,空间不灭,日后就算再寻到十二仙灵,也不会再发生封闭现象,这应该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