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炽焰魔神的愤怒
    水婉却是不管那么多,越是靠近深处,依依的气息就越清晰,她甚至能够感觉到女儿脉络清晰的血流涌动,以及她撕心裂肺的呼喊。

    思及此,水婉忍不住心头一痛,她向着一处快速掠去!

    叶蓁和司缪紧随其后,不过,在堡中堡想要躲避魔族强者追杀,很难。

    水婉因为心忧女儿,飞掠极快,倒是将叶蓁和司缪落在身后,两人不期然的被魔族强者围住了,魔族虽然长相和人族相同,但骨血里的戾气却和域外妖魔一模一样,看着眼前两个陌生种族,他们神色极其狰狞。

    魔族与世隔绝,不喜外人进入,叶蓁和司缪已经犯了禁忌。

    叶蓁蹙眉,垂在身侧的手一翻,一条雷鞭就出现在手中,雷霆之声浩瀚,带着巨大的响动在她手中翻滚着,宛若活了一般。

    看着周围魔族隐隐后退,叶蓁眼波微转,雷属性果然克制所有阴邪之物!

    她不由万分庆幸,这具身体中居然有着隐性雷灵根。

    叶蓁长鞭一挥,魔族强者不想硬撼,反而给两人让出了一条路。

    她眸子微动,拉着司缪就再度掠出包围圈,紧随水婉而去,她要做的就是救出水婉女儿,满足水歧当初所交付的,这样也就银货两讫了。

    叶蓁的确没心思和魔族过多纠缠,若是碰上域外妖魔,那倒是得另说。

    两人很快就追着水婉的气息来到一处阴森森的院落,还没站稳,一道身影就如破布般从院中倒飞出来,叶蓁蹙眉,蔚蓝星光闪烁,托着她的腰落了下来。

    叶蓁有些诧异地看着站在身边气息萎靡的水婉,她的实力她大概能够猜到一些,即便水魇姬也只是比她强了一线,可如今,她居然直接被人打了出来?

    “小心,不是魔族中人!”

    水婉倒也硬气,抹去嘴角的血迹,皱眉看向院中,眼神中除了仇恨还有隐隐的灼热,她的女儿就在这个院子里,可惜,驻守在里面的人,实力太强!

    司缪向前一步,将叶蓁罩在自己的身影下。

    他眼神冷肃,带着些许杀气看向院内。

    叶蓁看着司缪瞬间肃杀的情绪,眼神中也闪过一抹厉光。

    就在这时,一道妖娆而冰冷的声音传来。

    “哼,水婉,你倒是敢一而再再而三犯我魔地,上次放你走已是格外开恩,看来你是不惜福啊,这一次,既然来了,那就莫要走了!”

    话落,一道黑色的身影就落在了庭院门口。

    她衣袖一摆,长发飞舞,抬头看向水婉以及她身边的叶蓁和司缪。

    这是个骨子中透出冰冷的女人,本以为拥有那般妖娆声音的,该有着极其艳丽的容颜,却没想到,她模样反而很仙气,柳眉凤目,樱桃小嘴。

    这女人的气息,模样,装扮皆有不同,就像是一个多面体。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水婉看到女人时愣了愣,旋即失声尖叫道。

    她手指颤抖地指着女人,声音中满是不敢置信。

    “呵,我为什么变成这样?水婉,时隔几年,你还是这般愚蠢!”

    水魇姬冷冷扫过水婉,姿态有些高傲,似不屑于和她说话,不过看她眼神中的情绪,对水婉分明就没有羡慕和嫉妒,反而更多的是冰冷。

    按理说,两人是情敌关系,水忆劉深爱的是水婉,水魇姬应该极其仇恨她才是,这样一副态度不禁让叶蓁眯起了眸子,想到水忆劉之死和眼下水魇姬对水婉的态度,她不得不怀疑,水魇姬根本就不爱水忆劉。

    水婉皱眉,死死盯着水魇姬的脸,似要把她看透一般。

    上次重伤离开,她根本就没有碰到水魇姬,打伤她的另有其人,而今日见到这个一直在她心头占据“恶毒”代名词的女人,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短短几年,她居然已经换了一张脸?!

    没错,以前的水魇姬容颜妖艳,和她的嗓音有异曲同工之妙,任何男人碰上她,都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哪怕水忆劉,她也不敢说对眼前这女人半分情意都没有,可没想到,她居然舍弃了自己的容颜,换了一张清汤寡水的脸。

    这张陌生的脸,漂亮是漂亮,但太过诡谲清淡。

    在精致小巧的五官下,她脸侧居然有着黑色的纹路!

    “你换了一张域外妖魔的脸?”

    叶蓁看着水魇姬,她身上的气息的确是魔族,而且她脸侧的妖魔纹路鲜活中又透着几分死气,所以,她应该是换了脸。

    闻言,水魇姬冰冷的脸颊终于生出了些许波动。

    “你怎么知道?”

    她目光有些凝重的看向叶蓁,声音中含着杀气。

    她好不容易铲除了魔族王族,绞杀了水忆劉,也带回了王族唯一的血脉,求了一张“他”喜欢的脸,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瞧出来!

    这般想着,水魇姬就不由自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边缘,她动作小心翼翼,似乎有些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损坏了这张好不容易得来的脸。

    叶蓁没有说话,看来,魔族之所以敢与虎谋皮,就是因为眼前这女人。

    “把我女儿还给我!我可以立刻离去,水忆劉已经死了,依依根本威胁不到你的位置,她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如此狠心?!”

    水婉唤回了水魇姬的思绪,她声音满含凄楚和指责。

    “嗤,水忆劉算什么?他本就该死!你觉得魔族能有多少怜悯之心?”

    水魇姬放下手,脸色再度冰冷下来,魔纹狰狞,倒和妖魔女子像了十成。

    “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我开始对你感兴趣了”

    水魇姬冷嗤过后,就不再理会水婉,而是紧紧盯着叶蓁,域外妖魔的事情这个大陆少有人知道,她为何会知道?

    “只要你告诉我,我就放你离开,如何?”

    看叶蓁没有说话,水魇姬有些不耐,她声音妖娆中带着些许蛊惑。

    “你既是妖魔的种子,难道不知道这片大陆还有其他种子?”

    叶蓁淡笑一声,虽然没有说自己的身份,但也没有隐瞒卢玉和风幽姬之死和她有关的事实,从踏进这堡中堡开始,她心底就有种不安,却寻不到源头,她紧紧拉着司缪的衣摆,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似的。

    “是你,是你杀了她们?!”

    水魇姬不蠢,她很快就回过神来。

    叶蓁看着她眼神中不似仇恨,反而有些快意的眼神,不禁抿唇。

    “原来你就是叶蓁,那个将我们妖魔一族筹谋毁了一次又一次的人族!”

    水魇姬上下打量了叶蓁几眼,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不由意味深长地说道。

    叶蓁倒是不诧异,当初卢玉召唤魔神,难保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还有风幽姬以及当初通过盘旋轮到华夏来的那些魔王,查探她的名字不是难事。

    “你可知道,你的名字在整个荒芜大陆都已经是如雷贯耳了”

    水魇姬双手环胸,冰冷的情绪转换为似笑非笑,倒是多了些闲情逸致和叶蓁调侃,在魔地能碰到这个让“他”都有些看重的人族,她也深感有趣。

    “哦”

    叶蓁颔首,轻轻哦了一声,无所谓的很。

    她这副态度倒是让水魇姬高看了一眼,既然她清楚域外妖魔,那就应该知道这一族的性情,和这一族站在对立面,还被知晓了身份,那迟早都是死。

    她不经意转头看向司缪,眼神中闪过些许惊艳和欣赏,这样一张清华潋滟的脸,如果不是她早就心有所属,只怕也要动了心,将其禁锢在身边了。

    察觉到水魇姬的视线,叶蓁抿唇,默默挡在了司缪面前。

    她虽然能够猜测出水魇姬有心爱之人,当初嫁给水忆劉不过是利用,但看到她看司缪,心头也闪过不悦,她不希望任何人用那种占有欲的眼神看他。

    司缪微怔,狭长眸子中的冰冷转瞬就被柔和取代。

    “嗤,小妹妹,你以为这样就能挡得住?不过你放心,我对他没兴趣”

    水魇姬冷笑一声,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眼前这男人虽然长得绝艳,而且不似凡人,但身体中没有丝毫能量波动,根本就是个凡人,以她的实力,连“他”偶尔逸散的能量波动都能捕捉,这个大陆根本没有让她警惕之人,所以,长得再美,几十年后也是一具枯骨,不珍贵。

    “行了,如果不想死的太惨,就自裁吧”

    水魇姬慵懒地抛出一把匕首,只听“铿锵”一声,落在石头上。

    以她的实力,眼前这三人根本逃不出她的手掌心,而叶蓁这个人,皮相似乎更符合“他”的审美,她要不要将她的皮拔下来?

    “你做梦!”

    水婉冷喝一声,她心头极其焦虑,眼神总是晃过庭院。

    她敢肯定依依就在屋里,可是水魇姬挡着,她要怎么救出她呢…

    “依依在里面?”

    叶蓁察觉到水婉的焦虑,转头问道。

    闻言,水婉点头,神色看上去踌躇而焦灼。

    “想进去?自裁吧,或许你死后,我会将你们母女两个葬在一起”

    水魇姬轻笑一声,说出的话却极其无情。

    叶蓁向前一步,丝丝缕缕蔚蓝色的星辰从她脚下缠绕而上,最终在她身躯表层覆盖成了一套蔚蓝色的铠甲,闪烁着深邃而神秘的光泽,极其漂亮。

    她掌握着星辰法则,可以利用星辰之力做任何想做的事。

    水魇姬擅蛊,她必须用星辰之力护着自己。

    看着她展露的这一手,水魇姬有些惊讶,看向她时,多了些认真。

    “你不是这个大陆的人”

    水魇姬语气极其肯定,星辰之力她自然认得,在这个资源颇丰却无甚强者的大陆上,根本没人能够掌控,她敢肯定,叶蓁并非这片大陆的人!

    闻言,叶蓁神色未变,她的确不是,但承认不承认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拦住她,你进去救依依”

    叶蓁声音极淡,但想到庭院中某个不知名的强者,忍不住蹙眉。

    以她的实力,想要拦住水魇姬已经十分勉强,庭院中的非魔族强者只能交给水婉自己,她想将魔族当成踏脚石磨砺自己,不到紧要关头不希望司缪出手。

    而且,有司缪在,水婉不会出事,救出依依也并不是难事。

    “咯咯咯…小丫头,我承认你有些手段,但她,进去就是死!”

    水魇姬摇头笑了笑,她似乎觉得叶蓁的话十分可笑,不过水婉却义无反顾,里面是她的女儿,即便是死,她也要平安救依依出来!

    就在这时,司缪上前拉住了叶蓁的手腕,再度将她罩在自己身影下。

    他开口了,声音如古井微澜,带着潺潺流水的深沉:

    “出来吧”

    淡淡的三个字,却带着极其强大的毁灭气势,水魇姬面色陡变,有些惊疑不定地盯着他,刚刚那股气势直接席卷过她冲向院内,她就知道,她居然看走了眼,眼前这个如普通人般的男人,居然是个比她还要强大的修者!

    这个认知让水魇姬心脏狂跳,她有些害怕出现变故。

    司缪话音还未落下,庭院正中的屋子却打开了门,一个身着黑袍的男人走了出来,他身形高大,模样俊朗不凡,肤色却有些暗沉,和普通人族男人不同的是,他左脸上有着十分妖娆的魔纹,不仅不显丑陋,反而更添了几分邪性的魅力。

    男人一出现,水魇姬的眸子瞬间就贴了上去,里面满是缠绵和爱意。

    她这副模样明显就是坠入了爱河,恨不得为这个男人生,为这个男人死。

    水婉有些惊骇地看着水魇姬,她一直以为后者和她爱着同一个男人,不然也不会心甘情愿嫁给水忆劉,还费尽心机将她驱逐魔地,可眼下看来,一切都是她误以为的,水魇姬真正深爱的,是这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出来后,谁都没看,目光直接就定格在了司缪身上。

    他眸色黑沉,周身弥漫着强大而冷酷的气势,盯了司缪半晌,开口了。

    “原来是你…”

    他语气中缠绕着些许不知名的意味,但眸子却阴沉如水。

    刚刚他没有察觉到眼前这银袍男人的气息,但如今看到他,他却认出来了。

    当初他们魔族种子被送入这片大陆,他曾给予了她一道分身守护的权力,却没想到,他的分身第一次被召唤而出,就彻底泯灭,以致于他实力受损!

    他一直怀疑这片大陆怎么会有那等强者存在,还暗中派人调查,却没想到,自己多年来布下的棋子,居然在不知不觉间都停止了回馈消息,连带当初送入伏羲族地的魔兵魔王都尽数折损,这对他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那时的他只当神秘人已经离开,哪知最后还是吃了亏。

    这次,他好不容易察觉到祖神波动,按捺着情绪压制修为前来相助,没想到才刚来,就碰上了当初将他分身泯灭的棘手存在。

    眼前这个男人很强,他,不是对手。

    叶蓁微愣,听到他的话,脑海飞速转动,很快就想到了面前人的身份。

    “炽焰魔神?”

    她唯一有过交集的就是这所谓的炽焰魔神,当初在伏羲族地,最后出来的顶尖魔王就是炽焰魔神的女人,足以说明这尊魔神主导着卢玉和风幽姬!

    “你认识我?”

    炽焰魔神眯了眯眼,扫过叶蓁时,眼神中的冷厉微散,他素来喜欢清淡美人,眼前的人族模样清美,倒是十分符合他的要求…

    司缪见此,玉眸中有冷芒一闪而逝。

    他直接袖袍一挥,磅礴的毁灭之气汹涌而出,正对的,就是炽焰魔神,他本不想直接动手,但炽焰魔神踩到了他的底线。

    察觉到惊天动地的天地能量,炽焰魔神也面色一变,他虽然早就知道司缪实力强大,但却没想到他的本体在他面前也是不敌,在这般狂暴的能量风暴中,活着绝对是一种奢望,他当即眼神一狠,他要活着,他要接应祖神!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