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夫妻档强闯魔地!
    “魔地在什么地方?”

    叶蓁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闻言,清秀男人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眼神中闪过一抹挣扎,可见他即便成了灵体,化作鬼怪,也一直将魔地视为最重要的地方。

    叶蓁眯了眯眸子,扫过四周,神情莫测。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片孤岛应该和魔地相距很近!

    这厉鬼明显对魔地有着很深的感情,说不准他死后不愿离开,就是因为想要徘徊在故地周围,作为守护者,这个解释有很深的可信度。

    果然,在驱鬼令下,厉鬼挣扎了片刻,还是开口了。

    “江底”

    叶蓁眸子微闪,这片孤岛就被江河围绕着!

    “魔地内势力分布如何?最强者又是谁?”

    得知了最重要的地点,自然就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

    “王族统领,水魇姬”

    厉鬼这时没有再压抑,语气颇为恭敬地说道。

    “水魇姬…”

    叶蓁轻声呢喃了一声,之后的问话也都一一得到了应答。

    “我们走吧”

    问完话,取走驱鬼令的同时,厉鬼也缓缓化作飞烟,驱鬼令本就是阎王殿一种压制鬼怪的东西,阴将拥有的驱鬼令力量更大,厉鬼消散已属必然。

    在魔族厉鬼散去的同时,整个村子都似乎亮堂起来,那种阴阴冷冷的感觉全部消失了,豪宅门口,一群普通人都察觉到脊背上的冷意没有了。

    “怎么回事?”

    洛潇低声喃喃了一句,眼睛都亮了起来。

    段情也缓缓松了口气,她大仇未报,还不想死。

    秦道贤紧绷的面容缓和下来,脸上簇满了笑意,他仰头看了看光芒万丈的天际,心头涌现着无法言说的激荡,让他头痛的厉鬼,终于被铲除了!

    风衍之情绪有些恍惚,他低垂着脑袋,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众人来此的目的,终于算是圆满达成!

    “那两位前辈不知去了何处!”

    草鬼婆老妪眺望着豪宅,可好半晌都没见有人走出来,不禁叹了口气,这一行虽然是得不到灵石了,但能见识到真正强者的能量,也算不虚此行!

    秦道贤和风衍之对视一眼,两人皆是苦笑。

    他们原本还想再当面道谢,却没想到对方根本不想和他们有所交集。

    “好了各位,我们走吧”

    秦道贤转头看了看荒岛,挥手,率先向码头走去。

    拍摄电影的工作人员们哪里还敢留在这里,导演跑的比谁都快,生怕慢一步就又遇到恐怖的事情,他们的船已经沉了,只能搭载秦道贤的游轮了。

    叶蓁和司缪站在江边看着缓缓离去的船,神色皆极其清淡。

    “走吧”

    叶蓁侧眸看了看司缪,轻声说道。

    闻言,司缪玉眸闪了闪,他薄唇紧抿,半晌后,在叶蓁额头印下一个微凉的吻,这一次魔地之行,怕是会有大事发生,但不论如何,他都要护她周全。

    “怎么了?”

    叶蓁不禁蹙眉,伸手摸了摸司缪绝艳的脸。

    “没事,我们走吧”

    司缪摇了摇头,半搂着叶蓁,直接飞掠入江河之中!

    水流中,陡然绽开一个漩涡,随着两人身影被淹没,也逐渐趋于平静。

    叶蓁脚尖踩在坚硬的石头上,在浑浊的江河中,视线能及之处很近,这里不比当初在海城深海中的区域,河水极其污浊,连小鱼都看不到。

    “羊皮纸地图”

    听到司缪的话,叶蓁将地图取出来递给他。

    半晌,羊皮纸卷突然化作星星点点的光,窜入司缪指尖,叶蓁一把攥住他的手指,生怕水歧搞了什么鬼,她还从未听说有这种窜入人类身体的图纸。

    司缪轻轻拍了拍叶蓁的脊背,半抱着她从江河底飞掠而过,惊起许多不知名的生物,银芒闪烁,两人在江河中宛若行走的鱼灯,亮的惊人。

    江河底部,散发着淡淡的恶臭,还有些鱼类尸体和森森白骨。

    叶蓁看着,在这种地方,的确不如深海叫人惊艳。

    不知飞掠了多久,仰头时已经看不到天际半分光亮,黑沉沉的。

    倏然,司缪停下了步伐,叶蓁也眸光微厉地看向某个角落,那里,有生物活动的迹象,不是鱼类,反而散发着人族特有的生机之气。

    “是谁!?”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司缪和叶蓁,发出一声粗哑的喝声。

    司缪懒得废话,一挥手,银色光束就将那人卷了过来!

    对方惊怒交加,显然没想到这两人说动手就动手,而且她的实力居然不是对方一合之敌,转眼间就被掳了,不由有些惊骇。

    光亮处,叶蓁看着对方,微微一怔。

    “水婉?”

    她没想到当初在莱亚雨林腹地匆匆离去的水婉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正好和他们两个碰到了一起,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极好的事。

    她和司缪对魔地都不甚熟悉,水婉不然,她可是魔地曾经的主人,有她做向导,事情会变得简单很多,而她想要扰乱域外妖魔和魔族计划也能更顺利。

    “叶蓁,是你?!”

    水婉转头就看到了叶蓁,惊诧的同时也缓缓松了口气。

    司缪见两人相识,也就挥手将水婉给放了。

    她抹去嘴角的血液,眼睛扫过司缪时闪过惊艳之色,不过却也没有过多关注,只是谨慎而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就走向了叶蓁。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初离开的匆忙,倒是将你和血儿忘了”

    在这种地方看到叶蓁,水婉心里多少生出些亲近。

    叶蓁想了想,将水歧的事情说了出来。

    闻言,水婉一愣,眼中掠过一抹悲痛,她没想到,当初魔地中所有祝福她的人都死了,连带着她心头所以为的负心汉,她的夫婿,也早就消亡于世间。

    “我在莱亚雨林时察觉到依依有危险,心急之下就直奔魔地,没想到我离开的这些年,魔地实力大涨,且所有人都已经归顺到那女人麾下,一时不察反倒重伤,索性最后还是逃了出来,不然怕是也已经送命其中了”

    水婉语气有些沉重,她知道女儿依依再次落入魔族女人手中,焦虑自是远胜所有人,但她不蠢,那女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短时间内女儿不会有事,既然如此,倒不如仔细筹谋,和叶蓁联手将依依救出来!

    而且,她也不希望魔族和域外妖魔合作,做出危害大陆的事情来。

    “魔族实力最强的是水魇姬?”

    叶蓁想到厉鬼的话,不由问道。

    闻言,水婉看向叶蓁的目光中才多了些许郑重,她没想到叶蓁来此时还曾调查过,准备的如此充足,她心头也多了些感激。

    “没错,那个嫁给水忆劉的女人,就是水魇姬,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常规的十二品,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已经达到了涅槃一重天!”

    水婉重重点了点头,说起“水魇姬”这个名字时,满是痛恨。

    叶蓁有些诧异,没想到修者十二品之上居然还有别称,涅槃一重天?

    “你知道你女儿会被关在何处?”

    叶蓁看向水婉,轻声问道。

    “在魔地,我可以清晰感应到她的血脉之力!”

    水婉点头,她神色有些激动地说道。

    “走吧”

    叶蓁颔首,既然如此,那就无需再浪费时间了。

    “我们这就去?难道不用准备准备?魔地高手如云…”

    水婉抿着嘴,有些犹豫地看向叶蓁,她起初来时只当魔地还是当初的魔地,不看僧面看佛面,有水忆劉在,她的性命最起码是可以保住的,却没想到她依旧活在过去,险些将命给送了,如今总要想想,怎么才能万无一失!

    “不用了,走吧”

    叶蓁摇了摇头,伸手挽住司缪的手臂。

    水婉转头看了眼前这和叶蓁极其亲密的男人一眼,他刚刚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认知,这样的人,在整个大陆都是无可匹敌的。

    她咬牙点了点头,率先向着魔地而去。

    叶蓁和司缪跟在她身后,很快就到达了一块颇为柔软的地面。

    “随我来”

    水婉伸手拉住叶蓁,手中捏这一块细小的白骨,这是当初她和水忆劉成婚后,他亲手给她的魔族王族之骨,可以随意进出魔地!

    只见光芒一闪,茫茫江河底就失去了三人的身影。

    叶蓁再次睁眼,就已经到了一片颇为广阔安静的地方,这里和俗世没什么不同,反而比俗世更加漂亮,仙境一般。

    有时候,缺什么,就更想要补什么,魔族中人就是如此。

    魔族和域外妖魔是远亲,素来不受人喜爱,他们是阴暗的象征,却喜欢把自己的住处安排的宛若仙地,以为这样就可以隐藏自身阴暗的血液。

    入目所及是陡峭的山岩,奇高无比,其间有云雾缭绕,三人置身其中,好似白云就在脚下,给人一种腾云驾雾之感,神秘莫测,飘飘欲仙。

    “从这里走”

    水婉走到山崖边,随手拉过一根山藤,脚尖轻点,就如灵巧的燕子般飞向山巅,那里,才是魔族真正的老巢,隐秘至极,很少有人能发现。

    司缪揽着叶蓁的纤腰,无需拉着山藤,就飞掠而起,直接超过了水婉。

    叶蓁回眸望,脚底的山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抬头时,可见成群的鸟儿展翅高飞,一阵微风拂过,云雾就如波涛般翻滚起来,蔚为壮观!

    司缪和叶蓁眨眼睛便站在了山巅上,不远处伫立着一座极其庞大的古堡!

    水婉也很快飞掠上来,不过看向司缪时,眼神中多了些敬畏。

    “魔族就在那里,古堡中,有魔族裔民,皇族则在堡中堡”

    水婉也也没时间多问什么,侧头小声给叶蓁和司缪解释了一句,他们实力强大,完全可以隐匿自身气息,不过进入古堡就会被水魇姬发现了。

    “走!”

    叶蓁眯了眯眸子,和司缪率先向古堡走去!

    水婉大急,刚想要喊住两人,但转念一想,魔地根本没有小路,他们想要进去只能从正门而入,既然都已经站到了这里,那自然也就没什么可隐藏的了。

    就这样,三人大摇大摆向魔族古堡走去。

    还没靠近,就有一对披着铠甲的魔族人拦住了他们!

    “什么人!魔族重地,靠近者,格杀勿论!”

    领头的将领眼神含煞,扫过叶蓁和司缪,但转头看到水婉时,面色一变!

    “来人啊!女贼出现了!”

    他陡然尖啸一声,霎时,就有不少魔族人蜂拥而至,将三人团团围住!

    “要帮忙吗?”

    司缪侧眸,语气虽淡,眼神却含着柔光。

    叶蓁闻言,色淡如水的樱唇抿成了一条线,她没有多话,手臂一震,清风弓就出现在手中,脚尖轻点地面,就飞掠在半空,三箭齐发!

    “嗖嗖嗖——”

    她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直接动手了!

    那头,水婉早就已经陷入了战斗中,她前段时间重伤逃逸,所有魔族人都记住了她的模样,势必要将其逮住交给女皇,任由其处置!

    水婉这般轻易就送上门来,叫保卫魔地的魔族士兵颇为激动。

    他们都是底层,若是能够抓住眼前这女人,就是大功一件啊!

    这般想着,诸多魔族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不要命的扑上去,不过决定战斗命运的,往往都是顶层强者,水婉和叶蓁联手,这些普通士兵,只不过是送菜的,拦不住她们分毫,只是在做无谓的牺牲。

    已经有眼尖的士兵知道战事不利,冲进古堡内上报了。

    “不要过多纠缠,走!”

    叶蓁拿着清风弓,能量注入,瞬间就将周围聚拢的魔族士兵通通炸开!

    她轻喝一声,身形一动就如风般掠入古堡内!

    水婉也知道她的意思,当即也效仿叶蓁,杀出一条路,冲向古堡!

    在这种时候,她们必须扫开障碍,然后出其不意地救下依依,否则一旦等魔族强者聚集,她们两个就要被留下了。

    相比两人,司缪就宛如踏青一般,姿态悠闲,不过他却一直紧跟在叶蓁身边,倒不是担心她会被这些小兵伤了,而是怕发生异变!

    水婉踏进古堡,就发现心脏处的血脉隐隐悸动,为她牵引着方向。

    “跟我走!”

    她大喝一声,将全身能量汇聚在腿上,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

    叶蓁亦然,一时间,倒是躲过了不少魔族强者的眼线。

    不过两人的动作却依旧被魔族察觉,就这样,三人前行,身后则跟着许多魔族强者,场面极其壮观,引得不少魔族裔民面面相觑。

    很快,就到达了堡中堡,这里比起整座古堡,用金碧辉煌来形容都不为过,玄铁制成的大门隐隐散发着强烈的能量波动,让人驻足在外不敢踏入半步!

    “雷来!”

    叶蓁倒是蛮横,五指成抓,直接用水桶粗细的天雷劈向铁门!

    不过,她的攻势只是让铁门颤了颤,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破裂,此时,身后的魔族强者已经近前,个个脸上都龇牙欲裂,势要将三人碎尸万段一般。

    司缪轻叹一声,指尖轻点,原本死死闭合的铁门就打开了!

    水婉感激地看了叶蓁和司缪一眼,就窜入其中。

    叶蓁眨了眨眸子,也拉着司缪快速闪入,铁门关闭,一时间倒是将身后的魔族强者挡在了铁门外,他们没想到,人族居然能将他们魔族的手段视作无物。

    事实上也不怪他们无知,有司缪这个最大的bug在,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堡中堡都居住着魔族皇族和宗族,也就是皇亲国戚,贵族,和外面那些数以百万的裔民是不同的,在任何地方,都有着强烈的等级之分。

    当然,从叶蓁踏入这里开始,就察觉到不下五道的强大气息。

    这魔族虽然隐世而居,但族中的确卧虎藏龙,在外界凤毛麟角的十品修者,在这里却是不值钱的货色,魔族若想霸占华夏,简直轻而易举。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