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死人了,魔族厉鬼
    叶蓁静静看着,并没有要多管闲事的意思。

    当初在修者联盟,她能看着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被彭坤折磨,就足以说明她的冷血无情,她和林秀并无交集,而攀附在她身上的也并非秦道贤口中的魔。

    她的确是个凉薄之人,为了救林秀而暴露自己,她可没那么好心。

    司缪自然也站着没动,他的凉薄要比叶蓁更甚,这一生,他唯一陌不相识救过的人就是他的卿卿,不过他很庆幸自己当初的“善心大发”。

    “导演?”

    洛潇眉头紧锁,看了看导演全然不似伪装的惊恐和地面上碎成几块的显示屏,忍不住喉结滚动,看向林秀的眼神也渐渐变了。

    不过洛潇的声音似是将导演给唤醒了,他连滚带爬地起身,扑向被秦道贤和风衍之留下的几个人,眼中布满血丝和恐惧,颤抖着喝道:

    “快,她身上有鬼,她身上有鬼啊!你们不是捉鬼的吗?快啊!”

    说话间,导演瑟瑟发抖地躲在几人身后。

    他话音落下,拍摄电影的工作人员都眼珠子一瞪,惊呼着远离了林秀,一窝蜂躲在了秦道贤留下的人身后,虽然他们看不见,但心头还是生出一股寒意。

    段情和洛潇也躲在人群中,在这种时候,哪还有心情去拍戏?

    “我,我没有,我没有…”

    被孤立出来的林秀眼圈瞬间就红了,她身形摇摇欲坠地向前走了几步,看着众人看向她时惊惧的眼神,她心头也有些毛毛的,总觉得脊背很重,脖子上还偶尔拂过冷冷的风,这种感觉更是给她心底增添了几分恐惧。

    “站住!你别过来!”

    看到她动了,导演厉喝一声,整个人如受惊的鹌鹑一般,他恨不得瞪着眼将林秀给瞪穿,亲眼见到了那东西之后,哪里还记得自己刚刚说的话?

    而一群站在最前方的小修者也心跳如鼓,他们不是茅山一派,哪里知道怎么捉鬼,气氛被这群普通人渲染得极其惊悚,但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何方妖孽!还不给道爷现行!”

    一个年纪最长的男修鼓足勇气上前,大喝着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用气劲将一张符箓拍向林秀,这是秦道贤给的,最鬼怪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众人都瞪大了眼看着,在他们的视野中,只看到一张符纸无风自动,然后轻飘飘落在了林秀身上,霎时,他们清晰看到一股青烟逸散在空中。

    林秀凄惨地叫了一声,整个人都摔在地上,睁着眼一动不动,没了声息。

    足足过了七八秒钟,众人才回过神来,看向秦道贤留下的一行人,眼神变了,这哪里是他们所以为的神棍啊,看这情形,这群人妥妥的是有真本事啊!

    导演眼神瞬间就亮了,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道爷救命啊!我只当这座岛村的传说是假的,谁能知道,居然真的有鬼,若是这次没有几位道爷相助,我们这些人性命休矣啊!”

    他现在心头是沉重的后悔,早知道就不充大头蒜了,就算拍出了高质量的恐怖电影,可他命丢了,那还怎么享受荣光?

    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鬼…

    听到导演的话,众多普通人就纷纷向修者求助了。

    林秀的死并没有引起大的波澜,都知道有鬼这种东西了,他们再恐惧也得接受,现在重要的不是人死不死,而是他们要活着。

    看着这群人匍匐在脚下深切恳求自己的模样,一群年纪尚轻的小修者心头就涌现出满满的得意,这种感觉就像三伏天喝了一杯冰水般爽快!

    “放心,道爷自然会…”

    起初丢了一张符纸的小修者话音还没落下,就眸子一凸,噗通一声倒地了。

    “啊——”

    “死人了,死人了,救命啊——”

    “……”

    众人眼睁睁看着小修者倒在地上,后脑勺上赫然出现一个大洞,鲜血肆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吓得一众人尖声呼啸,四散奔逃。

    前脚还被当成救命稻草的人都死绝了,他们能怎么办?

    叶蓁一直静静站着,冷眼旁观。

    她看的分明,刚刚趴伏在林秀脊背上的鬼怪的确被符纸所伤,化作青烟消失不见了,将那小修者杀死的,是另外一只丑陋的鬼怪。

    说起来,两只鬼怪还有些相似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没有血肉,好似被什么东西生生啃咬干净了一般,脸上带着狞笑,周身汹涌的怨气几乎能化作实质。

    “是村子里的村民,看样子是被那鬼化的魔族所害”

    叶蓁看着尖叫而逃的众人,轻声说道。

    她早就知道域外妖魔以人类身躯为食,却不知道魔族居然也是如此。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离开了豪宅的秦道贤等人又去而复返了,他们五感比普通人要好很多,故而清晰听到了旁人的尖叫和求救声。

    秦道贤一马当先地冲进豪宅,他手中持着一张符纸,厉喝道: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邪魔速去!”

    那脆弱的符纸飞出去,直接在一个位置爆开,众人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喊声,又是一股青烟消散在空中,豪宅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

    原本四散奔逃的人看到秦道贤,心里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依赖,纷纷跑回来,簇拥在他身后,倒像是母鸡身后跟着一串小鸡崽子。

    “诸位,这地方不安全,你们不要靠近这里,秦天,秦林,你们带着弟子保护这些人,剩下的就随我一同到里面闯上一闯,那厉鬼定在其中!”

    秦道贤倒也不排斥保护这群普通人,还吩咐自己茅山一派的弟子留下守着。

    他声音有些冰冷和火气,没想到他秦道贤捉鬼捉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被鬼给耍了,他居然没看出鬼怪都隐藏在这里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话落,秦道贤就带着一行人进了豪宅。

    而被一群茅山弟子护在中间的普通人,都满脸惊恐的围坐在一起。

    他们虽然不如明星般家喻户晓,但做的工作也时常可以见到这些普通人难得一见的偶像,说起来也算是光鲜亮丽的工作,可身在这座孤岛的破落村庄中,却深感无力,他们都是普通人,哪里能和神秘莫测的鬼怪争斗?

    “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对!我们现在就离岛,一定不会有事啊!”

    “呜呜呜,早知道就不要接这份工作了,太可怕了!”

    “……”

    一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已经流着眼泪哭了出来,更有些挣扎着起身,准备坐船离开这座岛,殊不知,他们来时坐的船已经在暴雨侵袭下沉入江河了。

    “都闭嘴!”

    一个茅山弟子听着耳畔叽叽喳喳的悲鸣,不禁呵斥了一句。

    他有些烦躁地回头看了看被自己等人护着的这群普通人,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实践捉鬼的,而不是保护这些废物的,都这个时候了,还异想天开吵吵闹闹,真是嫌命长了,看着身后众人鼻涕眼泪横流的模样,更是厌恶地翻了个白眼。

    听到他的话,众人都努力压抑了自己的声音,四下寂静。

    洛潇脸上也有些惶惶不安,自从成了明星,他总是享受周围人艳羡钦慕的神色,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无力感,在生死面前,谁管你是什么身份?

    他不禁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身边垂着脑袋,沉默不语的女人。

    “你不怕吗?”

    洛潇想了想,凑近段情,在她耳边小声问道。

    两人合作一部电影,一同斩获影帝影后,这样的事在圈子里是极少的,因此也成了极为要好的朋友,不然也不会想着继续合作新戏。

    至于绯闻,不过是媒体捕风捉影罢了,他们的确只是朋友。

    “怕”

    段情有些诧异地挑眉看了洛潇一眼,然后认真点了点头,她当然怕鬼怪,刚刚两个人鲜活的人死在她面前,这种冲击比任何时候都来的猛烈。

    不过,她曾经和死亡距离那么近,熊熊烈火炙烤着她的躯体,那种恐惧和疼痛让她拥有了比一般人更强的承受能力,所以才能在此刻保持冷静。

    站在豪宅门口的叶蓁回头看了段情一眼,想了想,她伸出手,掌心中瞬间就凝聚了一朵散发着银色雷光的莲花,轻轻一抛,那莲花就如有了自己的意识般,飞向段情,最后落在了她天灵盖上,消失不见。

    司缪慵懒地抬眸扫过段情,也没多问。

    而静坐的段情突然察觉自己身体暖和起来了,原本来到这个村子时,就感觉四肢冰凉,在经历了鬼怪一事后,更是心脏狂跳,如今,居然平静了不少!

    她有些狐疑地抬头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发现,最后只能摇头,继续沉默。

    叶蓁做完这一切,就拉着司缪进了豪宅。

    她和明媚是旧识,如今做了这一切,后者有雷光护体,鬼怪不得侵入,也算是全了两人当初的情谊,虽然她并不欠她什么,相反,还是明媚欠了她很多,但明媚算是她来到华夏的第一个朋友,意义不同,本身就无从考究。

    豪宅中阴气浓郁,一层楼的两具尸体已经被抬了出去,角落里还站着些手持符箓,面色苍白恐惧的小修者,他们三三两两的抱团站着,生怕着了道。

    叶蓁没有理会这些,和司缪上了二楼。

    楼梯上积着灰尘,不过已经被杂乱的脚印覆盖了。

    二楼不同于一楼的宽敞,反而修了好几间卧房,此刻,以秦道贤为首,风衍之次之的队伍,正一间一间屋子进行探索,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秦道长,怎么样?可有什么发现?”

    草鬼婆老妪面庞紧紧绷着,她此刻心头也有些后悔。

    这地方邪性得很,一不小心就可能丢了小命,为了一块灵石,实在划不来。

    “我…再看看吧,那厉鬼必然藏身在此处!”

    秦道贤嘴巴里有些苦涩,声音干哑地说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他也着实有些不知所措,自以为能够联合诸多奇门中人将厉鬼铲除,却接二连三发生异变,的确打击了他的信心。

    秦道贤不同于普通修者,他能够看穿鬼怪本质,正因为如此,他心头才更加凝重,上次见面,他还能准确无误地找出那鬼怪所在,这一次,却仿佛被迷了眼,一丁点痕迹都查探不出,这一系列的变化都让他深感沉重。

    听到秦道贤的话,众人心头皆是一沉。

    他们略有些不满的看向秦道贤,不过思及他的身份,还是不敢爆发出来。

    风衍之也皱了皱眉,他倒不是怪罪秦道贤,只是觉得这件事有些棘手起来。

    他和秦道贤也算是相识已久,对于后者的本事,他也算是了解一二,可现在他却能察觉到秦道贤心头的不安,这种不安影响着他的判断。

    厉鬼当道,难道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成长到了这一步?

    “那厉鬼在哪儿?”

    叶蓁精神力逸散而出,搜寻了每一个角落,却什么发现都没有,不禁蹙眉。

    她如今虽然是十品,但精神力绝对比十二品修者还强,自从司缪为她凝练了星辰之体后,她体内能量都暴涨了许多,还能利用星辰之力战斗,与其同时,星辰之力还会潜移默化改变她的体质,这种好处是源源不断的。

    话说回来,她的精神力都无法探索到的鬼怪,那实力就有待可查了。

    秦道贤竟然能从那厉鬼手中逃脱,她不得不深思,到底是厉鬼将他当成了玩具,还是刻意放他走,为它找来更多的新鲜“食物”?

    司缪抬起手臂,指向角落的一间屋子。

    厉鬼虽然厉害,可以躲避众人的探查,却躲不过司缪的感知,从他踏上这座孤岛村子时,整座岛的景象就反馈在了他脑海中,小到一只蚂蚁,大到一头猛虎,自然,那只叶蓁来此所为的厉鬼,也在他感知之中。

    “他要倒霉了”

    司缪放下手臂,看向秦道贤,淡声说道。

    他话音刚刚落下,秦道贤就感到脊背寒毛直竖,他猛地回头,将手里紧紧捏着的雷暴符打出,半空中,一团人形血色雾气浮现!

    雾气中,隐约有张狰狞的脸露出,是一张清秀的人类脸庞,可惜,沾染着戾气,眼睛黑黝黝的没有眼白,看上去极其惊悚。

    秦道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的雷暴符虽然挡了厉鬼一刻,却治标不治本。

    周围人都浑身冷汗地飞掠出去,赶忙远离了厉鬼,唯有风衍之,站在秦道贤身侧没有动,手中术法已经凝成,身体紧绷。

    “桀桀桀…你没有辜负我所托,带来这么多玩具…”

    厉鬼果然认识秦道贤,它咧嘴笑道。

    话落,他就伸出手臂,饱含怨气和森然的气息席卷而出,目标正是秦道贤!

    风衍之倒是冷静,将手中杀伤力极强的术法打出,带着秦道贤退到一边,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倒是颇为炫目,不过在这种时刻,炫目的杀招没用。

    厉鬼只是缓了片刻,就直冲秦道贤天灵盖而去!

    风衍之和秦道贤对视一眼,两人没有再退,反而联手冲了上去,而周遭一直惊恐看着这一切的人也都一咬牙,冲上去正面相助!

    来都来了,那他们再退缩也没用,听厉鬼的意思,他们根本逃不了,既然如此,倒不如拼上一把,若是胜了,还能得到一块灵石呢!

    霎时,五颜六色的术法攻势在半空炸开,豪宅中原本脆弱的设备也被能量余波冲击到,噼里啪啦碎了一地,连带着这方土地都震颤起来。

    一直留在下方的普通人面色皆是一变,瑟瑟发抖地盯着豪宅二楼。

    他们不知道情形如何,但只能在心中祈祷,希望这些能人异士将鬼怪驱除,让他们得以平安离开这座岛,至于拍摄恐怖电影的事,早就被忘在了脑后。

    而今天发生的一切,足以让这些光鲜亮丽的普通人深刻心底,致死不忘。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