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丰都遇旧识,捉鬼大赛?
    不过醉汉的口出恶言明显惹怒了几个年纪还小的草鬼婆,其中一个更是怒气冲冲的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瓶口,将里面的几个黑点抛了出去。

    那东西速度极快,很快就越过了叶蓁和司缪。

    叶蓁看得清楚,那是几只肢体柔软的无骨毛虫,若是一般菜地里的毛虫,恐怕一天都爬不了这么远,但这些经过加工的“蛊虫”速度却比人类还快。

    “好了,我们快走吧,去的晚了还要被婆婆骂!”

    一个年纪稍长的姑娘也没阻止小姐妹惩处那醉汉,不过看了看时间,不禁皱着眉说道,话落,几人就急匆匆向着那边走去。

    叶蓁也没有去关注那个醉汉的意思,和司缪一直不紧不慢跟在草鬼婆身后。

    不知走了多久,月亮已经高高挂在天空了。

    小姑娘们终于停下了脚步,不远处居然出现了一个隐隐绰绰的木屋。

    在夜黑风高的山野中,这木屋格外显眼。

    年轻的姑娘们看到木屋时松了口气,旋即就轻轻敲门走了进去。

    叶蓁清透的眸子闪烁着点点光,她没想到,跟着这群还没出师的草鬼婆居然能碰上大事,看样子,魔族的消息她很快就能知晓了。

    司缪伸手揽住叶蓁的腰,带着她转眼就出现在木屋中。

    站在木屋里,叶蓁才发现从外面看分外狭小的屋子,里面居然如此宽敞,摆着一排排的长桌,桌上是各种各样的美食,而桌两侧也坐着不少打扮古怪的人。

    这里的气氛并不压抑,还有清脆悦耳的音乐响起,倒如一场别开生面的聚会。

    在人群中,叶蓁看到了刚刚引路的草鬼婆姑娘们。

    此刻,她们都围成一个圈,垂着脑袋,细心聆听中央一个白发老妪的教导。

    “告诫过你们多少次,茅山一派举办的宴会不能缺席,不要缺席,你们倒好,从寨子里出来只记得吃喝玩乐,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不成?!”

    白发老妪极其严厉,一双吊梢眼显得颇为阴冷。

    “婆婆,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成日在村子里,好不容易出来玩…”

    一个看上去最漂亮的小姑娘开口了,她撇撇嘴,有些不满地说道。

    “哼!难道你忘了我们寨子里为何禁止外人进入?”

    老妪冷哼一声,伸手敲了敲小姑娘的脑袋。

    “知道知道,我们寨子女人居多,曾经因为没有自保之力所以总被男人欺骗,之后才借助宝贝们的威力,在奇门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婆婆,这些话你说过好多次,我们都从小听到大,但是男人明明没有你讲得那么可怕!”

    小姑娘又嘀嘀咕咕地辩驳了一句,好不容易有机会离开寨子,当然要玩尽兴。

    “你!”

    老妪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小姑娘当即缩了缩脖子,讨好地笑了笑。

    叶蓁和司缪站在角落里,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到他们。

    “看样子我们碰上奇门聚会了,茅山一派…”

    叶蓁眨了眨眸子,茅山一派以捉鬼驱邪之道闻名于世,如今看来果不其然,到丰都的第一天居然就能看到这一派,也算是意外收获。

    茅山的实力虽然比不上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但他们在俗世人心中的地位绝对远胜于隐世家族,他们会时常下山为人解决灾祸,换取微薄的钱财。

    司缪站在叶蓁的斜后方,在木屋明亮的光照下,他的身形在她身上投下一道阴影,看着她时,含着对待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温柔。

    叶蓁回眸,就对上了这样的目光。

    她虽然知道外人看不到他们两个,但脸颊却还是有些发烫。

    “看什么?”

    叶蓁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在这种场合下,她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嘘”

    司缪眸子微动,将叶蓁拉入怀中,抬眸看向木屋门。

    此时,门被推开,一群人又呼啦啦地进来了,还伴随着一阵凉风。

    为首的是一个蓄着胡子的男人,他身形高大,穿着道袍,看不出年纪和样貌,不过一双眼睛却极其明亮,仿佛天空的星星。

    紧随其后的人叫叶蓁有些讶异,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他。

    司缪神色淡淡,尽管这个人他也见过。

    出现在叶蓁和司缪视线中的人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神情和以往见到时有了明显的不同,他成熟稳重了很多。

    “风衍之”

    叶蓁眯了眯眸子,轻轻吐出了他的名字。

    没错,紧随在蓄胡子男人身后的,就是伏羲一脉现任脉主风衍之,当初她帮忙铲除了伏羲族地中的盘旋轮,临走时,他还将万物神石送给了她。

    看着两人,所有人都沉默下来,连音乐都在此刻停顿下来。

    “秦道长倒是踩着点儿来的啊!”

    先前教导草鬼婆的白发老妪摸了摸发鬓,出声调侃了一句。

    闻言,那蓄着胡须的男人讪讪一笑。

    “这不接人嘛,晚到情有可原,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隐世家族伏羲一脉的现任脉主,风衍之,也是我秦道贤的至交好友!”

    说话间,男人伸手拍了拍风衍之的肩膀,嘿嘿笑着。

    风衍之没有出声,只是对着众人轻轻点了点头。

    而听到他身份的人,眸子皆是一亮,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孩子,都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这么年轻的隐世家族脉主可不多见,更何况他长得如此迷人。

    “行了,今儿把我们聚起来是有什么事?”

    白发老妪看着身后同样美眸闪烁的小丫头,当即气哼哼地说道。

    她最是厌烦这种长着诱人皮相的男人了,就知道勾引小姑娘。

    “是啊秦道长,叫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

    “这样的聚会上一次已经是两年前了吧?说起来倒是有些怀念!”

    “嘿嘿嘿,难道是秦道长上了年纪,准备择妻了?”

    “……”

    有了白发老妪开头,众人都开始吆五喝六地高声喊起来。

    闻言,秦道贤嘴角抽了抽,站在他身边的风衍之也不厚道地笑了。

    “好了诸位,秦某叫各位前来的确是有要事相邀,茅山一派如今式微,有些事已是力不从心,大家一直驻扎在丰都,心头也清楚,这里阴气斑驳,容易生出鬼怪,此次,有厉鬼作祟,秦某联合弟子都无法将其降服,反而还害了几个弟子性命,无奈之下,只好相邀各位一同出手,好将其铲除”

    秦道贤双手抱拳,声音有些沉痛地说道。

    他们这一派素来是为世间人排忧解难,捉鬼降妖的,可惜这次碰到的家伙太过阴戾,连他都不是对手,所以才会唤这些人前来,一同灭掉厉鬼。

    秦道贤话音落下,场面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秦道长这话是高看了我们,若是你们茅山都无法捉到的鬼怪,叫我等过来也只能充当先锋,我们可没那个本事捉鬼,反不成还会被害了性命!”

    半晌后,有人率先开口拒绝了。

    捉鬼的事儿本来就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他们也不是专门做这事儿的。到时候反而还会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实在得不偿失。

    更何况,他们隐居避世,没那么多爱心奉献给世间人。

    所有人都摇着头,没有一个人应声。

    看着这副情形,秦道贤心头一沉,不过他来时就已经想过了这种局面。

    “大家先别忙着拒绝,那厉鬼虽厉害,但和我也不过打个平手,只不过在阴气浓重的地方它更占优势,以致于让我无从下手,我邀各位只是希望你们将其拖住,也好让我施展道法,除此之外,我茅山一派还愿意用一块灵石做报酬”

    他冷静地轻咳一声,从自己胸口取出一块散发着光彩的石头。

    那石头呈绿色,其中有汹涌的能量波动。

    叶蓁扫过,是一块品质斑驳的下品灵石。

    她虽然淡定,但这在叶蓁眼中上不得台面的下品灵石,却叫场面一度失控。

    “嘶——居然是灵石!这种东西不是已经绝迹了吗?”

    “是啊,我只在古籍上看到过,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亲眼见到!”

    “茅山一派果然底蕴深厚,连这种东西都能拿出来!”

    “……”

    落座的人都眼睛通红地看着秦道贤手里的灵石,口中议论纷纷。

    听着众人的话,秦道贤忍不住心头苦笑。

    这块下品灵石是祖祠中供奉的珍宝,若非此次事情太过严重,厉鬼失控会危及普通人,他也不会将其拿出来作为报酬,此时想想,都心痛的滴血。

    “各位,讨论的如何?要不要协助我?”

    秦道贤冷喝一声,他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心中却明白,有了这块灵石作为报酬,一定会有人同意随他去,这就是所谓的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果然,他话音刚刚落下,就有不少人应声。

    “我老婆子也愿意插一手,只是不知你这一块灵石,到最后要分给哪方势力”

    草鬼婆老妪向前一步,她也为这块灵石折腰了,只不过之后说出的话却让场面一下寂静,原本还站在同一阵线的人看向对方时,都带上了些许警惕。

    是啊,就这么一块灵石,到最后要花落谁家?

    “这件事我早就想过,灵石只有一块,谁出力最多,就归谁所有,它的重要性你们也知道,谁能助我将厉鬼降服,这块灵石我就交给谁!”

    秦道贤眸子闪了闪,大声说道。

    他这个时候无法偏向任何人,因为灵石只有一块,它此刻就是一块香饽饽。

    听到他的话,草鬼婆老妪明显有些不满,但看着周遭和她神情都颇为相似的众人,最后只能咽下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话。

    灵石是秦道贤的,她这个时候若是惹怒了他,得不到好处的。

    “既然如此,那诸位就继续狂欢吧!明天一早,我们就上路,赶在午时阳光最烈的时候,那厉鬼必然实力大减,届时我们再一起出手!”

    看着众人都没有意见了,秦道贤微微松了口气。

    他话音落下,音乐就再度响起,众人也继续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秦道贤不着痕迹地抹去脑袋上的冷汗,拉着风衍之找了张桌子坐下,巧合的是,他们坐着的位置正好就在叶蓁和司缪面前,都在偏远的角落中。

    叶蓁想了想,拉着司缪坐了下来。

    “贤弟,这一次多谢你来助阵了,大哥我先干为敬!”

    秦道贤刚刚坐下,就端起一碗酒饮尽,看向风衍之时,满是感激。

    他知道伏羲一脉刚刚发生过大事,不然风衍之也不可能成为脉主,这事他没有主动去问,毕竟是别人族中的事情,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能冒着风险离开家族来找他,也算是让他颇为感动,这个兄弟算是没白找啊!

    “大哥与我客气什么,应该的”

    风衍之沉默了片刻,缓缓摇头说道。

    这事若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不会来,当初伏羲一脉的变故,算是给他上了一堂课,如今的他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只能自己扛起所有的责任。

    他说过,要恢复伏羲一脉往日的荣光,那就要为这个目标去努力。

    铲除厉鬼,解救世人,也算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再加上这么久的时间在族中处理事务,也该出门历练一番了,不然心境怕是没办法再精进。

    “嘿嘿嘿,贤弟好品性!大哥佩服!”

    秦道贤看着风衍之,出声赞叹一声。

    他眼神中有些奇异,当初认识风衍之时,他还带着身为隐世家族嫡系的高傲,并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这一次也不过病急乱投医,根本没想到他会答应。

    “哪里,那厉鬼在什么地方,可有什么特点?”

    风衍之摇了摇头,并没有收下他的夸赞,反而问起了明天的正事。

    叶蓁神情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眼前这个风衍之的确比起以往强了很多。

    “难道为夫没有他好看?”

    司缪眯了眯眸子,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语气中夹杂着细微的委屈。

    闻言,叶蓁唇瓣抿了抿,心头却有些好笑。

    “你最好看!”

    她侧眸看他,灯光斜射在他脸上,将他的轮廓深刻映衬出来,美得出奇。

    听到这句话,司缪满意了,嘴角扬起一抹笑,端的是潋滟无双。

    “厉鬼就在临近丰都的一个村子,那村子四面邻水,倒形成一个困煞,不然厉鬼早就跑出去祸害世间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去铲除它?”

    秦道贤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你和那厉鬼交过手,如何?”

    风衍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摩挲着杯盏,问道。

    闻言,秦道贤有些谨慎地转头看了看陷入狂欢的众人一眼,这才神色古怪,小声对着风衍之说道:

    “要说特点的话,那厉鬼好似非人,而是魔…”

    话落,风衍之手中的杯盏瞬间就碎了,这边的响动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不过看他神态冰冷的样子,又不在意地继续玩闹了。

    “怎么了?你知道魔?”

    风衍之的动静也让秦道贤有些诧异,他拿着纸巾擦去桌上的水珠。

    说话间,他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向风衍之,神色愈发古怪,魔这种东西按理说世间并没有,他也是因为在丰都才知道,可看风衍之的样子,他有些太过了。

    叶蓁也眯了眯眸子,魔?

    “是什么样的魔?”

    风衍之喉咙有些干涩,他转头看向秦道贤,声音有些冷厉。

    魔,他当然知道魔,如果不是这种东西,他的母亲怎么会死,他的师兄弟怎么会死,伏羲一脉又怎么会衰弱到如今这个地步?

    他和域外妖魔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只有用鲜血才能洗刷!

    “我们丰都特有的,不过现在已经绝迹了,没想到留存了一只鬼化的魔”

    秦道贤摇了摇头,旋即皱眉说道。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