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邵政上报,叶家之变
    “你那是对待父亲的眼神?!”

    邵政被邵星辰的目光吓了一跳,旋即愤怒地咆哮了一声,又一巴掌狠狠打在他的脸上,眼神中也多了些警惕和厌恶。

    他一直以来都依靠着m国权势在华夏风生水起,但m国却是世袭制度,他很清楚自己的岳父在心头打着什么算盘,无非就是想等他死了,推举邵星辰,这样的话,背后真正掌权的就会变成他的岳父,这种默默吞并的手段,的确完美。

    不过,邵家是他的,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儿子,也不行!

    这也是这么多年他一直不曾管束邵星辰,反而让他随心所欲过生活的原因。

    本以为这个被养废的儿子没什么威胁,可如今看来,这就是个沾染着m国血统的狼崽子,怎么都养不熟,既然如此,那他理应再心狠手辣些才是。

    这般想着,邵政眸子深处就多了些许杀气。

    邵星辰本想暴起推搡邵政,但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冷意,不禁缩了缩肩膀。

    这么多年在外,他即便再狂妄,再自大,也都很清楚地定位着自己。

    他的确没胆子和邵政作对,因为这是他的后盾,若是惹怒了邵政,他往后也别想在京城潇洒地过日子,这样一来绝对比杀了他还难受!

    思及此,邵星辰就喘着粗气平息在心头的怒火。

    “姐,我先走了”

    邵星辰转头,有些生硬的和邵星靥打了声招呼,就气冲冲地离开了。

    他完全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对邵星靥居然抱着和他一样的心思。

    “哼,臭小子,还想和他老子作对!”

    看着邵星辰离开,邵政满意地冷哼一声,旋即坐在了邵星靥旁边。

    “够了,安静一点”

    一直垂着眸子的邵星靥冷声叱责一句,就转身趴伏在床上。

    若是以往,有两个男人为她争风吃醋,而且还是一对父子,那她一定会兴致勃勃在旁边摇旗呐喊看热闹,但今天,叶蓁的事情在她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六个月前,居然和她来到这里的时间相差无几!

    她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心头也隐隐有些猜测,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我可警告你,邵星辰是你弟弟!”

    邵政也不在意邵星靥的冷漠,他毛手毛脚地抚摸着她的腰线,自从那天和她做了那事之后,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就总是提不起劲儿,可如今只是看着她,就感觉某个地方隐隐抬头,想想还真是怪事一桩。

    不过想到刚刚邵星辰的模样,邵政脸色就又是一黑,沉声警告道。

    不是他多心,而是因为他和邵星靥就是不伦不类的关系,看邵星辰时,也带上了同等目光,不得不说,刚刚邵星辰看邵星靥的目光,让他极其嫉妒。

    “呵,他是我弟弟,你不照样是我父亲?”

    邵星靥冷嗤一声,根本懒得搭理这个精气匮乏的男人。

    她曾是妖兽,人族男人唯一能让她提得起兴趣的就是精气,哪来的乱七八糟的关系,她素来无利不起早,邵政此刻在他眼中的利用价值根本比不上邵星辰。

    “那怎么能一样?!”

    邵政手顿了顿,声音微冷。

    “哼,能有什么不一样的,有事就说,没事就滚!”

    邵星靥一把推开他的手臂,爬上床窝在被子里,一副懒散而苦恼的模样,但她这样的冷暴力却并没有惹怒邵政,反而让他脸上露出邪笑。

    “当然有事,你不是在调查叶蓁的事吗?我这里有些消息,想知道吗?”

    说话间,邵政就将门砰地一声关上,脸上笑意看上去十分猥琐。

    邵星靥在听到“叶蓁”两个字时,缩了缩眸子,但看着邵政的模样,有些不耐地勾了勾手指,虽然这个老男人对她而言已经没什么大用了,但若是能用这具身体换区一些有利的消息,那何乐而不为呢?

    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的邵政占据了主导地位。

    一番孕育,邵政还悠闲地来了一支事后烟。

    “到底是什么事!”

    邵星靥有些厌烦地皱眉,冷声说道。

    “你对那叶丫头倒是真的很上心,她离开京城了,和叶流华一起去了l省”

    邵政嘴角扯起一抹冷笑,叶流华费尽心思想隐藏消息,可惜依旧没有逃脱他的调查,在这个时候到l省去,无异于将把柄送到了他的手上,做贼心虚!

    “哦?l省到底有什么事,能让叶家如此看重?”

    邵星靥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问道。

    如果事情真是她想的那样,那有关叶蓁的事她就必须调查清楚,连一点细枝末节都不能放过,因为,她和叶蓁,就只能活一个!

    “我猜…”

    邵政张嘴刚想说些什么,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就从床底的衣服堆里响起。

    邵星靥有些不耐地翻了个白眼,无趣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邵政也皱了皱眉,说实话,在这种暖玉温香在怀的时候,他根本不想去接什么破电话,但他很清楚,能知道自己私人手机号码的,都是重要人物。

    这般想着,他就起身捡起了地上的手机。

    邵政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身体却没有老人腐朽的味道,反而颇为健硕,保养得极好,除了精气稀薄外,倒是不比年轻人差多少,再加上虽然饱经沧桑但依旧很有味道的脸庞,的确十分吸引小女孩的注意。

    不过由此也能说明,邵星靥即便不挑嘴,也不会委屈了自己。

    “喂?”

    “你说的是真的?!”

    “行了,尽快回来,不要引起叶流华和叶长华的注意!”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邵政面色如调色盘般变幻莫测,好半晌后才挂断电话,他将手机随意扔在一边,脸上的神色渐渐从阴沉转为大笑!

    “烦不烦?”

    听着几乎能掀开屋顶的笑,邵星靥不耐地皱眉,冷喝一声。

    邵政却不在意,他猛地扑到床上,在邵星靥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一种由内而外的喜悦爆发出来,这种喜悦中,还颇有些扬眉吐气的意思。

    “哈哈哈,我们邵家终于要崛起了!叶家,我看他们这一次还不死!”

    邵政眸子疯狂闪烁,脸上满含癫狂般的笑意。

    原来,邵政派去l省探测的人已经回禀了消息。

    “我美丽的公主,l省出了大事,很快,我们邵家就能彻底达成目的!”

    邵政没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通通告诉邵星靥,他很快穿好衣服,匆匆离开了邵家,这个时候,他要尽快将事情上报给国家,不让叶家有丁点翻身的机会!

    邵星靥眯了眯眼,看邵政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就不再多想,懒散躺着。

    来到这个世界有段时间了,她也明白了这里的生存法则。

    都市有自己的规则,那是一种比弱肉强食更复杂,更可怕的制度,修者的高人一等和杀戮在这里并没有多大用处,或许一颗高科技的光炮就可以让你丧命!

    她虽然怀疑叶蓁的身份,想要亲自动手,但眼下明显不需要了。

    因为一旦有高科技杀戮武器加入,纵然十二品修者,都很难逃脱。

    离开了邵家的邵政就让司机开往领导者住处,这件事关乎叶家,更关乎l省整个省市人的性命,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有他亲自到场,才能说明一切。

    宽敞,明亮,肃穆的会议厅中,坐着**个人。

    其中,叶老,冷老,邵政和最高领导人都赫然在列,看这阵容,就知道剩下的几个人中,都不是什么不起眼的小人物。

    “邵书记,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你如此匆忙将我们找来?”

    领导人坐在上首,平静地问道。

    邵家心思诡谲,他对邵政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呵呵,如果没事,我当然不敢将诸位喊来,这次,我是有要事要上报,事关叶家和l省所有人的性命,容不得我不谨慎,我想大家都理解吧?”

    邵政斜靠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叶老,眼神中却满是不怀好意的阴冷。

    “哼,我叶家有什么事还需要你来上报?咸吃萝卜淡操心!”

    叶老最看不得邵政那副得意的模样,不禁冷哼一声。

    他早就已经退下去了,哪里还需要顾及自己的颜面,既然邵政都说了事关叶家,那他自然不可能不出声,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往叶家头上泼污水吧?

    “看来叶老首长养了两个好儿子,这么大的事,连自己的老父亲都瞒着!”

    邵政却不怒,他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叶老的眼神带这些怜悯。

    “有什么事就说!阴阳怪气,看着就让人讨厌!”

    此时,冷老出声了,他嘴上也没有丝毫留情。

    众人看着冷老叶老和邵政之间的唇枪舌战没有出声,这种等级的风波不是他们能够随意插手的,别到最后和事佬没当成,反而惹得一身骚,那就得不偿失了。

    早就听闻过几家的恩怨,在这种场合都能吵起来也不意外。

    “早就听说叶家和冷家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如今看来果然不假,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卖关子了!叶老首长的二儿子驻扎在l省,没错吧?”

    邵政目光灼灼地盯着叶老,问出一个众所周知的事。

    “嘿,邵书记这话问的有意思,叶长华驻扎l省圈子里恐怕无人不知吧?”

    一个穿着军装,面容英气的女人挑眉说道。

    她是在场几人中唯一的女人,曾经就正好心仪叶长华,可惜,最后不仅没有抱得美男归,还被一个二流家族的慕海棠截了胡。

    不过,身为军人,她深知自己的职责,倒也没有因爱生恨。

    “这事你在我孙女宴会上就说过了,怎么,还要故技重施?”

    叶老冷漠地看着邵政,拄着拐杖的手却紧了紧。

    他也知道叶流华突然去l省的事,只是不知为何这般焦急,想起邵政的话和此刻他分外刻薄的面容,叶老心头也生出些不安来。

    “这倒不会,若是没有实锤,我也不敢乱说!当日叶流华的确把我顶了回去,我邵政的为人你们也清楚,不弄清楚不罢休,派了下属前去探查情况,呵呵,果然让我发现了点儿事,领导人,知情不报,扰乱军事,是个什么罪?”

    邵政悠闲的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叶老瞬变的面色。

    闻言,领导人皱起眉,他郑重道:

    “罪不可恕!”

    l省本就是军事要地,出了一丁点事都是要上报的,不然很容易引发灾祸,若是叶长华真的知情不报,即便是他有心偏袒,在法律上也饶恕不得。

    叶老到底是见过大风大雨的,很快就冷静下来,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并不清楚,眼下一切都是邵政的一面之词,他不能自乱阵脚!

    “好,很好!l省,军士变异,或许会是下一个盛城!”

    邵政要的就是领导人的这句话,他猛地起身一拍桌子,一字一顿,冷声道。

    话落,场面一度死寂。

    回想起盛城的事,在场所有人都面色一白,脸色难看至极,那可谓是华国最大的一场灾难,死了十几万人,导致一座繁华城池一夕间成了死城。

    “你有什么证据?”

    领导人面色阴沉地抬头看着邵政,l省若是军士变异,那绝对比盛城更危险,因为那里是边境,一旦混乱就等于没了屏障,敌国可以轻易攻入华国!

    “证据我是没有,但何不派人去l省瞧瞧?我看姜上将就适合!”

    邵政扯着唇,转头看向刚刚出声的女人。

    既然是要把叶家拉下马,那他自然不可能放任和叶家关系好的势力前去,如此一来,姜冉就是个最好的人选,她曾被叶长华拒绝,还是姜家的人。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既如此,姜上将,这件事就麻烦你走一趟了,一旦有消息,立刻传回京城,这一次,决不能重蹈覆辙!”

    领导人起身看向姜冉,语气严肃而凝重地说道。

    “是!”

    姜冉起身对领导人行了一个军礼,当下就离开了会议厅。

    她的心情也很不平静,军士变异,绝对是整个国家都无法承受的痛。

    听着踏踏而去的脚步声,邵政松了口气,他倒要看叶家这次要怎么翻身!

    “呵呵,由叶家掌管的军区,总是发生这等残酷的事,我不得不怀疑,叶家是不是什么鬼怪化身,领导人,我劝你还是和叶家保持距离为妙!”

    邵政笑眯眯地离间着领导人和叶家之间的关系,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恶意。

    “闭嘴!此事尚还没有结论,你简直胡说八道!”

    冷老呵斥一声,眼神颇为冷厉。

    他女儿嫁给了叶流华,他自然也要出声维护自己的女婿,虽然盛城的事不是叶流华的错,但不得不说,总是和他脱不了关系的。

    “呵呵,胡说八道?那我们走着瞧!”

    邵政斜睨了叶老和冷老一眼,转身离开了。

    领导人一直沉默不语,离开时也没有再和叶老说话,他多少也受到了邵政话语中的离间,如今正是他当z的时候,这种神鬼之事多少会影响到他。

    叶老一直沉着心思,直到会议厅散场,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好了,走吧”

    冷老转头看着叶老,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心头也有些感慨,没想到上了年纪,事情反而变得越来越多。

    两人一起离开了会议厅,直到坐上车,叶老才像是松懈下来一般,整个人都变得苍老了很多,他心里清楚,邵政不敢在这种事上说谎。

    “难道,叶家此次就要栽了?还有l省军区的那些孩子…”

    他转头看着窗外极速掠过的景色,喃喃自语道。

    当年盛城的事情还是因为恰好赶在京城事变之际,叶流华余威犹在,没人敢将此事牵扯到他身上,即便如此,他也承受了巨大的打击,此次,难道叶长华也要重新承受一次?为何叶家总是经历着别人一生都不曾有过的磨难?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