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邵星辰,金刚芭比
    有些人的冷漠是没有下限的,司缪就是如此。

    看着司缪平淡无波的模样,美女庄家忍不住眯了眯眼,眉梢间闪现出一些戾气,她一把推开叶松和叶柏,疯狂按着电梯门。

    霎时,灯光一闪,电梯就“叮”的一声关上,向上升去!

    美女庄家动作太快,竟然连电梯旁的两个黑衣男人都没反应过来,不过看着她满脸愤怒的模样,还是决定低调做人,垂下脑袋不敢插嘴。

    三层电梯口,独留下一脸茫然的叶松和叶柏。

    “你们,把这两个小弟弟扔出去!”

    美女庄家挥了挥手,声音躁动而不耐。

    “是,安娜姐”

    黑衣男人不敢多言,一手一个扯住叶松和叶柏的手臂就向楼下拖去。

    “姐夫!”

    因为黑衣男人的动作,叶松和叶柏终于回过神来,不禁怒叱一声,疯狂的挣扎起来,两人都是经过叶流华训练过的,一时间竟然得以脱困!

    安娜看着两人颇有些凌厉的身手,不禁眯了眯眼。

    两人看上去不大,能有这般厉害的身手,应该不是普通家庭出身,不过在京城,又有多少势力是可以和星辰俱乐部背后的背景相比拟的呢?

    “扔出去!”

    安娜拍了拍手,顿时,四面八方就涌来不少黑衣人。

    曾经在星辰俱乐部惹事的并不少,这些打手在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周围赌桌上的场面一下子就寂静下来,都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向一脸警惕的叶松和叶柏,敢在星辰俱乐部惹事的,基本不存在。

    “放了我姐夫!”

    叶松没有丝毫退让,上前一步,眉眼间满是煞气,出生于叶家的男人,都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铁血,而这种铁血,往往赐予他们超强的勇气和坚韧。

    “放了我姐夫!”

    叶柏也上前和叶松并肩而立,铁拳紧紧捏着,好似下一刻就会动手。

    “我要是你们,就节省力气,看得出你们也不是普通人,还是回家托关系找找可以用得上的人脉,再来这里要人吧!上了最高层,你们姐夫不会活着下来,这不是在诓你们,在星辰俱乐部,我们老板就是法,就是至高无上!”

    安娜双手环胸,一脸漠然。

    她原本也不想如此,但既然那男人非要上去找死,那她也不会继续拦着。

    她在星辰俱乐部关系很尴尬,明面上是工作人员,暗地里却是这家赌场负责人的情妇,说是情妇都是好听的,或许她应该用玩物来形容自己。

    以她的身份,根本不配和那人相提并论,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没错,她连当情妇的资格都没有。

    安娜心头一片冷血,她的生活本就水深火热,还总有人想推她一把,既然如此,那她何必去做那良善之人,倒不如将所有人都拉入痛苦的深渊!

    听到安娜的话,叶松和叶柏皆是皱眉。

    “你知道我们是谁?!我姐夫若是伤了一根毛发,你们这个俱乐部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劝你们还是想清楚,和冷叶两家作对,到底是什么下场!”

    沉思片刻,叶松深吸一口气,眉眼冰冷地吐出这句话。

    他不是傻子,在必要时刻当然要采取必要的措施。

    现在,已经用不着顾忌会不会让叶老知道此事,毕竟在叶松和叶柏看来,没什么东西是比得上亲人的,既然冷叶两家有这样的权势,为什么不用?

    他们话音落下,场面一片死寂。

    连安娜都不由自主地放下了环着胸的手臂,精致的俏脸有些僵硬地看着面前两个一身傲然的双生子,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些什么。

    身在这种地方,总要有些眼力劲。

    星辰俱乐部背景虽然深厚,但有些人也是得罪不起的,如叶家,又如冷家…

    在加入星辰俱乐部工作时,上面会给一份单子,专门牢记一些不能招惹的家族,其中冷家和叶家就是重中之重,功勋家庭,权势之巅,容不得旁人挑衅。

    不过因为叶家是军人家庭,自制力极强,不会知法犯法来到这种地方,而冷家骨子里带着文人的高傲,亦是不屑到这地方来的。

    所以,这些条例渐渐被人遗忘在了脑后。

    而眼下看着这双身形高大,气势凌厉,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子,安娜脑海中也逐渐回想起,叶家第二子,驻扎在l省军区的司令员叶长华,他在迎娶了京城第一美人慕海棠后,似乎真的就生了双胞胎…

    思及此,安娜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脸颊抖了抖,脸上的僵硬更甚,她突然有些艳羡自己刚刚的无知了。

    周围的黑衣人也都顿住了动作,不敢上前,若是眼前这两个家伙没有开玩笑,那他们就是功勋之后,一旦动了手,呵呵,那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担的。

    “天啊,居然是叶家的人,真是没看出来啊!”

    “我从小道消息里听说叶长华回京了,看来消息不假!”

    “啧啧,还真想看看星辰俱乐部和冷叶两家对上,会是个什么局面”

    “……”

    周围的赌客都站着说话不腰疼,扎堆在一起议论纷纷。

    听着周围人的话,安娜只觉得扎心似的疼。

    刚刚她打电话,被老板狠狠训斥了一番,这才心头恼怒,没有亲自将那人送上去,擅闯最高层的结果,绝不是那人可以承受的,她本想出出气,却没想到居然踢到了铁板,想到自己招惹冷叶两家的事情被揭露的后果,安娜只想晕厥。

    就在安娜心头震动,叶松叶柏动怒时,司缪乘坐的电梯依旧到达了最顶层。

    他眯着眸子,神色有些冷漠。

    电梯门“咔嚓”一声打开了,露出金碧辉煌的楼层。

    司缪长腿微抬,就出了电梯,进入了这所谓权势聚集地。

    “先生,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一道魅惑天成的声音响起,带着淡淡的死气和冰冷。

    “赌局在哪,带路”

    司缪眸色淡淡,声音古井微澜。

    在电梯口,一个女人斜靠在墙上,一身暴露的服饰凸显出她的胸,她的臀,白皙的腿暴露在空气中,让人的视觉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女人脸并不漂亮,只有一双细长的眼睛,满含媚意。

    只可惜,此刻那温软的媚意却带着寒冰般的锋利,几乎要将司缪的身体从上到下解剖开一样,这个女人,是一条毒蛇,所谓蛇蝎美女,就是如此。

    “呵,赌局,你当你是谁?”

    女人冷嗤一声,上下打量了司缪一眼,眸子微动,眼神生出一种邪恶欲念。

    眼前这男人虽然长相一般,但气势却不弱,尤其是周身那种矜贵冷感,格外吸引人,连她都有些迷恋这种冷感了,她是不是该放过他?

    察觉到女人的目光,司缪眸子微凉,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一动,原本骄傲的女人就发出一声尖锐的痛呼,细长的眼睛紧闭着,两条血线从眼角滑落…

    司缪神色漠然,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毁了一个女人的眼睛有何不妥。

    随着女人的惊呼声,楼层中响起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一个个身形健硕的黑衣人出现,他们手中都持着枪械,从沉稳的脚步声来看,这些黑衣人的质量要远远优胜于下方楼层中的打手。

    他们看到倒在地上,不断哀嚎的女人时,心头皆是一抖。

    这女人是顶层实力最强的,是r国人,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废了…

    就在这时,拥挤的人潮中让开了一条通道。

    一个身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视野中,他相貌很英俊,不过眼神阴鸷,眼睛下方带着些许青色,步伐虚浮,一看就是纵欲过多所致。

    就此刻,他怀中还搂着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手也不安分的揉捏着。

    “就是你威胁我女人?”

    男人挑眉看了司缪一眼,语气阴森地问道。

    “赌一局?”

    司缪向前两步,周围黑衣人都蜂拥退散,不敢和他硬碰硬,面对这么多枪械还如此冷静的男人,本身就给人一种极端恐怖之感。

    男人也后退两步,司缪给予了他很强的压迫感。

    他转头把视线放在倒地哀嚎的女人身上,脸上多了些认真,一把将怀里衣不蔽体的女人推离怀抱,那女人也咬着牙不敢出声,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你拿什么和我赌?在我邵星辰的场子如此嚣张,还不知你的大名!”

    男人或许是觉得自己刚刚后退的举动有些怂包,不禁眯着眼睛,声音冷厉地开口,他先是介绍了自己一番,旋即才若有所思地打量起司缪。

    刚刚安娜给他打电话,说三层来了个找麻烦的家伙,他本不以为然,但眼下看去,倒是有些轻敌了,这男人,绝不是个简单人物。

    只是,京城中有名望的家族子弟中,何时出了这么一号人?

    “三百万”

    司缪没有说自己的名字,而是抬起手臂,暴露出手中三枚银色的筹码。

    闻言,气氛陡然一静。

    周围黑衣人都是一副大跌眼镜的模样,想笑又不敢笑。

    邵星辰抬头看了司缪一眼,这才发现他是认真的,他脸上阴鸷之色更浓。

    拿三百万出来和他赌?

    这种胆子比豹子还大的人,他还是头一次见。

    “三百万就想和我邵星辰赌,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样,三百万你拿回去,一条腿,我要你一条腿,我就陪你赌一场,如何?”

    邵星辰点燃一支雪茄,阴森的话语从响起。

    他不怀好意地看着司缪的长腿,深感满意,这样一条长腿,放在自己的收藏库里,应该时间不错的极品,这种品质的东西,他已经许久未见了。

    “一条腿?”

    听到邵星辰的话,司缪绯红的唇瓣微微勾起,声音带着点点玩味。

    他活了那么多年,也只有少年时期,有人和他要过鳞片,要过血,要过筋,却从未有人要过他的腿,还是在他的成熟期,该夸赞一句胆大妄为吗?

    “没错!一条腿!赌还是不赌?!”

    看着司缪的神情,邵星辰突然觉得心头一跳。

    他有些暴躁的将雪茄狠狠按在一旁原本被他丢出去的女人身上,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女人光洁的手臂上就被烫出一个黑黝黝的痕迹。

    看到这伤疤和女人痛苦的神情,邵星辰才觉得体内的暴怒稍微平息。

    “考虑的怎么样了,我的耐性可不算好”

    邵星辰转头看向司缪,冷声说道。

    司缪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扬起下巴,这个滑稽的赌约,他应下了。

    看到他的神情,邵星辰才抬手,周围黑衣人一拥而散。

    “跟我来!”

    他转头冷笑着看了司缪一眼,向顶层最里面走去。

    到了里面才发现,这最顶层用金碧辉煌来形容都有些比之不上,玉质的墙壁带着一层淡绿光辉,有硕大珍珠镶嵌而成的壁画占据整个墙壁,巨大的泳池升腾着薄薄的雾气,里面是几个皮肤白皙,未着片缕的美人。

    所谓酒池肉林,大抵就是如此吧。

    司缪目不斜视,整个人淡然到不可思议。

    一直走在前面的邵星辰眯了眯眼睛,他在心头不断猜测司缪的身份,可惜脑海中不断划过的几人中,没有一个和他能对的上号。

    看着邵星辰和司缪,原本玩闹的人都停了下来,气氛寂静到古怪。

    “就在这里,繁杂的不完,比大小,谁大谁赢,一局定输赢,如何?”

    邵星辰走到赌桌前,将围在桌旁的人全都粗鲁地推开,霸道到极致。

    他轻轻一跃,就坐上了赌桌,伸手从桌面上取过一个手机,对着罩住骰子的玻璃罩狠狠一砸,只听“噼里啪啦”的脆响,玻璃罩就碎裂开来。

    邵星辰点燃一支烟,取出一枚骰子,将其丢进骰盅盖里,十分恣意的上下摇晃起来,哗啦啦的单调脆响紧紧勾着人的神经,从他的动作可以看出,是个高手。

    司缪没有意见,迈开长腿来到赌桌前。

    他也取出一枚骰子,将其放入骰盅盖,然后随手扣在桌面上,一下都未摇晃。

    虽然他动作生涩,没有丝毫技术含量,但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敢笑,看向司缪时,眼神中都带着一股深藏的钦佩,叫人有些莫名其妙。

    “嘿,上次和你赌的那小子后来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一个裸露着上半身的男人从泳池中一跃而出,随手接过旁人手中的睡袍披在身上,他容貌比起邵星辰来要美很多,柳眉星目,红唇弯着坏坏的笑容,若是不看身形,说是女人恐怕都有人相信。

    可惜,他身形健硕,是难得一见的肌肉男。

    这样的身板搭配那样一张脸,简直是典型的真人版金刚芭比。

    他头发湿漉漉的,倒是平白添了一分性感,不过此刻没人敢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在场谁不知道,姜少最厌恶别人直勾勾的眼神?

    “我记得好像是被送到火葬场了吧?”

    金刚芭比扬了扬眉毛,戏谑的说道。

    在场人中,也唯有他敢开口调侃,可见身份不一般。

    “嗤”

    邵星辰嗤笑一声,没有理会他的话,也将手中的骰盅盖放在了桌上。

    “开吧”

    他看向司缪,眼底闪烁一抹晦涩莫名的涩然神情,脸上的笑始终未达眼底。

    司缪毫不在意地揭开骰盅盖,下面显露出的数字赫然在目,却叫邵星辰脸上的笑意瞬间僵在嘴角,他眼中神色疯狂地闪烁着,看向司缪时,也多了些警惕。

    金刚芭比此刻也刚刚到达赌桌旁,他看着司缪摇出的数字,眯了眯眼。

    不过在抬头时,眼睛倏然一亮。

    他从没见过如此极品的男人,周身仿佛蕴着一股寒气,稍不注意就能冰冻一切,气势汹涌之间,比家里老头子给人的压力都要大得多。

    “你赢了,五亿,拿走”

    邵星辰冷笑一声,随手写了一张支票,狠狠拍在了桌上。

    他这一辈子,在赌术上就没服过任何人,但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有两把刷子,他竟然能够复制他的独门秘术,这一点,揉不得他不谨慎。

    不过,他邵星辰的钱,是那么容易能带走的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