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女婿这种生物
    看着他这般费力的模样,柯蓝心头有些酸涩,自和他相识以来,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脆弱不堪的模样,好似随便一个小兵都能将其打倒。zi幽阁

    叶流华意识有些朦胧,好半晌,眼睛里才聚起光来。

    “柯…柯蓝?”

    他捂着胸口,挣扎着要坐起身来。

    “瞧瞧是谁来看你了”

    柯蓝眼圈泛红,她想要上前将其扶起来,但叶蓁在这里,她又做不出这样的举动,只能随意擦擦眼角湿润的痕迹,心痛难忍。

    闻言,叶流华眼珠子动了动,这才瞥到柯蓝身后一双璧人。

    他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呼吸都粗重了很多,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道支撑着,他竟然猛地坐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他赶忙制止自己的咳嗽声,脸涨得通红,还挪动着双腿想要从床榻上下来,脸色紧张而激动,眼神中还带着孩子般的小心翼翼。

    “你别动,身体还没好!”

    柯蓝面色一变,刚忙阻止了叶流华疯狂的举动。

    他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虽然不知道为何能够活着支撑到现在,但稍稍挪动都有些能伤及性命,他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柯蓝心头有些恼怒。

    “孩子…”

    叶流华没有理会柯蓝,目光贪婪地望着叶蓁,舍不得从她身上移开。

    司缪眯了眯眸子,神色略有些不悦,上前一步挡在了叶蓁面前。

    修长的身影成功吸引了叶流华的视线,他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挪到了司缪身上,不自觉惊了惊,眼神中都生出一些讶异来。

    身为国家军部最高指挥官,叶家长子,他参加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战役,见过众多盛大而激动人心的场面,同样也结识了不少青年才俊。

    那些人,不论是家世背景,还是能力素养,都达到了一个顶点。

    可惜,在面对眼前这个装扮古怪宛若古人的男人时,他以往所有对完美的认知好像都出现了偏差,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和他站在一处,没有丝毫优势。

    男人就站在面前,不说话,只是冷眼瞧着他,竟莫名让他心头升腾出一股淡淡的凉意,即便在战场上面对枪林弹雨时,他都不曾有过这种堪称惊悚的感觉。

    叶流华缩了缩眸子,心头有些颤抖,但此刻却没有丝毫退避,依旧直视司缪。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被司缪挡在身后的叶蓁,惨白的唇瓣抿成一条直线,看上去锋利到能割伤人的皮肤,他也是过来人,怎么能看不出眼前这个男人对他女儿那种超乎常人的占有欲?连他这个父亲看上一眼都如此霸道。

    遗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好不容易找到,居然已经有男人捷足先登了?

    思及此,叶流华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什么情绪。

    司缪冷冷睥睨他一眼,伸手就将身边的叶蓁带入怀中,像是在彰显自己的权利一般,但这般举动却瞬间让叶流华红了眼。

    他拳头捏紧,似乎想要拖着病弱的身体冲上去对司缪动手。

    柯蓝眼皮一跳,赶紧制止了叶流华,后者此刻被司缪的举动气急了,可她很冷静,别的不说,就单说这银发男人强大的气势,就远不是叶流华能对付的。

    想了想,柯蓝又有些诧异。

    刚刚还是一副气若游丝随时可能断气的模样,可现在叶蓁来了,叶流华好似又有所好转般,也有力气坐着,挣扎着站起来了。

    难道父女天性真的有怎么大的能耐?让几乎死绝的人起死回生?

    她当然不会知道,蛰伏在叶流华体内的鲛人泪被叶蓁的灵气催发了,从踏进房间开始,叶蓁就散出了细细缕缕的灵气,她是异能者,自然感应不到。

    被抱入怀中的叶蓁一派淡然,只是诧异地看了司缪一眼,并没有挣扎。

    “叫我来,有什么事?”

    叶蓁转头看向双眼赤红死死盯着司缪的叶流华,不甚在意地说道。

    叶流华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她已经救了他一命,也算是断掉了该有的因果,也就是说,两人之间即便还存在血脉之间的牵绊,也可以如陌生人般相处。

    听到叶蓁的声音,叶流华一顿,旋即着急忙慌地看向她。

    当看到叶蓁脸上的淡漠时,垂在身侧的拳头缓缓松开了,挺直的脊背都变得褴褛了很多,神情颓然,他又有什么资格管她的事情呢?

    在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却宠溺着一个冒牌货,让她在孤儿院过着爹不疼娘不爱的日子,还有孤儿院里的孩子排斥她,欺负她。

    在她渐渐长大,升入中学后,别的孩子要什么有什么,每天衣着光鲜,在良好的环境中学习,而他的孩子,却只能过着兢兢战战的日子,在大街上捡到一个旁人没喝完丢弃的矿泉水瓶都要捡起来,只因为可以卖钱。

    在她踏入大学后,别的同学随手都可购买上万的衣服和化妆品,她却只能穿着旧衫,青梅竹马的男友也被旁人以权势为由,夺为己有!

    ……

    叶流华只要想到当初调查出来的资料档案,心脏就像是被丢进了油锅中煎炸,疼痛的不堪重负,呼吸似乎都无法缓解。

    他是叶流华啊,京城叶家长子,国家军队最高指挥官,权势滔天!

    可他都做了什么?

    在女儿需要保护的时候宠爱着一个害他女儿至此的假货!

    如此一想,这么多年来保家卫国,却没有给自己唯一的孩子一个安稳美好的环境,即便浴血奋战,在枪林弹雨中建功立业,掌控权势,又有何用?

    叶流华脸上露出极其悲痛的神色,看着叶蓁,铁血铮铮的男儿热泪盈眶。

    这些事情,每每想起,都钻心的疼。

    柯蓝看着叶流华,没有说话,但心中同样不好受,她明白他心中的想法和自责,但看看一旁神情淡漠,宛若看待陌生人似的叶蓁,她心头又窜起一股怒火。

    “事情发展到现在,不能说你父亲一点错都没有,但他难道就愿意和你骨肉分离二十多年吗?这些年给你造成的伤害,几乎如同一座大山,狠狠压在他的心上,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只能说世事无常,造化弄人,但你看看他,他已经老了啊,难道你真的要一直用这样一副神情面对你的亲生父亲吗?”

    柯蓝忍无可忍,转头看着叶蓁,低声咆哮,全无美人该有的矜持和娴静。

    低喝间,柯蓝身躯如风中摇曳的牡丹花,似乎难以自制。

    闻言,叶蓁一愣。

    半晌后,她才缓缓垂下眸子,长如蝶翼的睫毛轻颤。

    她有些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司缪玉眸扫了柯蓝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在叶蓁发顶摸了摸。

    “你闭嘴!你懂什么?孩…孩子…你别听她胡说,你给我出去!”

    叶流华也被柯蓝的话语弄懵了,他有些哑然无言,机械般抬头去看叶蓁,就发现她陷入到一片沉静当中,一时间心头慌乱不已,他从没有过这么手足无措的时候,好像很怕她就此不再理会他,也怕她会为此而产生什么负担。

    叶流华捂着胸口站起来,他的肋骨被彭坤踹断了,有些疼痛。

    不过如今再多的疼痛都不能阻止他的愤怒,他转过头看着柯蓝,眼神如同一头被惹怒的狼,竟然第一次觉得,这个下属有些多话。

    “呵,看到了吧?看看你的父亲为你都保持着什么样的态度!”

    柯蓝只是看了叶流华一眼,抬步就走,但在路过叶蓁时,还是失声说了一句。

    她实在为叶流华有些打抱不平,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凭什么叶蓁要摆出这样一副淡漠的模样,好像一辈子都不会承认叶流华似的。

    她难道不知道,那样一副神情有多么伤害他吗?

    柯蓝愤然离去,房间中瞬间寂静下来。

    “孩子?”

    叶流华有些不安地搓着手,小心翼翼地说道。

    明明是极其高大的男人,但这一刻却只是个被孩子低沉情绪而折腰的父亲。

    叶蓁抬眸想了想,她稍稍退出司缪的怀抱,上前一步靠近了叶流华。

    或许,有些事情她的确太过武断,叶流华当初不愿承认原主,也是因为有叶承欢从中作梗,而她本身则是单纯的不想生命中多出一个没有丝毫温情的父亲。

    重生华夏,她想拥有一段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生命中,有父亲,有母亲,有亲朋好友,还有一个他。

    即便只是简单的愿望,但对于寿命长远的修者而言,还是太难了,正如饕餮大陆时的她,虽然站在了制高点,却依旧只能享受伴随着寂寥的一世繁华。

    终于,她有了温暖如春的母亲,虽然并非她真正意义上的母亲。

    她本以为这具身体的父亲高冷自制,是一个被妖魔蒙住双眼的可怜男人,但在真正见到他之后才发现,他不过也是这段亲情中一个受害者而已。

    正如柯蓝所言,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他。

    “孩子?”

    看着逐渐靠近的叶蓁,叶流华突然身体僵硬了,旋即又如抽风般抖动起来,他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激动的情绪不言而喻。

    “坐吧”

    叶蓁唇瓣微抿,轻声说道。

    地牢中,叶流华展现出了一个父亲对孩子应有的保护,那副为了“她”愿意付出生命的决绝,至今还浮现在脑海中,所以她愿意拿出鲛人泪救他性命。

    一切事情都具有因果,到了如今,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脆弱神情,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像当初那样直白而冰冷地拒绝这个血缘上的父亲。

    尽管叶流华所做的一切并非为了占据了这具身体的她,但眼下原主已经消散,所以,他热烈的父女之情,她可以受着。

    “嗯…嗯!坐,我坐!”

    闻言,叶流华一愣,旋即激动不已,重重地坐了下去,一时间倒是忽略了自己的身体素质,五脏六腑都如同移形换位般纠结疼痛。

    不过在看到叶蓁时,好似又不疼了,嘿嘿嘿傻笑着。

    叶蓁挑眉,这副模样的叶流华,和众人口中那个冰冷锋锐的将军可挂不上钩。

    这般想着,叶蓁也坐在了床榻上。

    不远处的司缪眯了眯眸子,他随手拎出一个凳子,摆在叶蓁身边,随意坐下,长腿微曲,给人一种迫人的压力,但端的却是风轻云淡。

    叶流华皱眉看向他,心里觉得,女婿这种生物真是让人感到头痛。

    他既为了司缪如此珍惜叶蓁感到开心,又为了他不分场合而感到憋闷。

    叶蓁也转头看了看司缪,脸上露出一抹好笑,旋即又看向叶流华,后者察觉到她的视线,赶忙回过头,脸上露出焦灼而不安的笑容。

    他不知道叶蓁对于他这个父亲是什么感觉,所以难免躁动。

    “我知道当初的事情不能怪你”

    叶蓁抿了抿唇,看着叶流华的神色,轻声开口。

    “孩子…你不怪我?你愿意认我?”

    叶流华愣了愣,旋即心脏剧烈跳动起來。

    “你先把身体养好再来说这件事”

    叶蓁没有说认或者不认,只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不过即便只是这样,叶流华还是笑的格外舒心,他连连点头,好似生怕晚上一秒叶蓁就会改变主意似的。

    “我知道你来修者联盟的目的,这些都暂且搁置”

    叶蓁想了想,再度说道。

    魔毒这种东西普通人根本不能沾染,更别提叶流华此刻的身体。

    闻言,叶流华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头应了,虽然事关叶家和国家,但如今什么东西都比不上自己的女儿,哪怕她现在叫他去死,他都会去。

    这么一想,叶流华不仅不觉得可怕,心头竟然还觉得美滋滋的。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叶蓁轻轻颔首,起身拉着司缪就要离开。

    “等等,孩…孩子,你会和我一起回叶家吗?”

    叶流华不知道该怎么喊叶蓁,一时倒是没有改口,但想到心里的话,还是硬着头皮问了,话落,他就屏住呼吸,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她。

    听到他的话,叶蓁回眸,轻笑着说道:

    “会”

    她答应过冷玉蓉要去见她,而且魔毒之事还需要去详细询问叶长华,事关域外妖魔的阴谋,她不可能坐视不管,所以叶家是肯定要去的。

    说完,叶蓁就牵着司缪的手离开了房间。

    叶流华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叶蓁的一个“好”字,傻呵呵的笑着。

    *

    叶蓁房间。

    或许是因为柯蓝打岔,司缪没有再纠结于让她念叨“家规”的事情。

    “人类的感情,十分复杂”

    司缪拉着叶蓁坐在床边,淡淡吐出几个字。

    “这结论从何而来?”

    叶蓁有些微诧,她眨了眨眸子看向司缪。

    “你是我的妻子,我黏着你是理所当然,刚刚那男人的神情好似我抢了他的东西似的,若非是你的缘故,我必然会给他些教训”

    司缪眯了眯玉眸,颇有些理直气壮地说道。

    闻言,叶蓁不禁笑出了声。

    听到她愉悦的笑声,司缪薄唇也微微勾起,眼神柔和。

    “对了!玉葫芦!”

    蓦地,叶蓁惊呼一声。

    她动作小心地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枚红色的小葫芦,事情处理完,因为司缪的家规和叶流华的事,倒是让她把玉葫芦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葫芦空间和她手中这枚小葫芦呼应强烈,她怕将其丢入葫芦空间会产生如升级一般的异变,导致她进不去空间,所以才暂时将其放在了储物戒中。

    司缪也看向叶蓁手中的小葫芦,其中灵气的确浓郁。

    “和我当初那枚一模一样”

    叶蓁看着小葫芦,心神一动。

    她想了想,将葫芦空间中备用的东西都放进了储物戒里。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叶蓁就深吸一口气,将小葫芦丢进了葫芦空间里,等待了半晌,好似没有发生任何异变,她眨了眨眼,有些诧异,带着司缪进了空间。

    草地上,莱格和郎翼正在观摩一样东西。

    “王?神妃?你们要找这个?”

    莱格喊了一声,将手中拇指大小的玉葫芦递了过去。

    叶蓁有些狐疑地瞧了瞧手中没有任何异变的葫芦,轻声呢喃道:

    “怎么会没有变化?”

    按理说两者有这么强的呼应,会产生大的变化才对。

    “滴血”

    司缪眯了眯眸子,说道。

    闻言,叶蓁眼神一亮,若不是旁边有两个堪比太阳光芒的电灯泡,她都要扑上去给司缪一个吻了,她一时心急,竟然没想到这一茬。

    不知不觉间,莱格和郎翼就破坏了司缪一桩好事,心头皆是无来由一凉。

    叶蓁刚要动手在手上破开一个口子,司缪就皱眉拉过她的手,他轻轻点在她的指腹上,一丝感觉都没有,指尖都冒出一滴血液。

    将血液滴落在玉葫芦上,他又摩挲着叶蓁的手指,将点点伤痕抹去。

    莱格和郎翼在一旁看的叹为观止,眼前这个宠妻狂魔还是他们的王吗?

    就在这时,空间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好似有什么东西要苏醒了似的。

    “不好!空间产生了排斥!”

    郎翼很快察觉到不妥,当即大喝一声。

    莱格倒是淡定,这种状况以往也不是没发生过,也就是找到十二仙灵时。

    叶蓁蹙眉,果然还是要发生异变,她当即拉着司缪离开了空间。

    谁知,刚刚站稳没多久,眼前光芒一闪,竟然是莱格和郎翼!

    “你们…”

    叶蓁微诧,她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房间中不断有光芒闪烁,先是一脸茫然的月牙,旋即就是兰陵王和血参,还没回过神来,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本来还算宽敞的房间,变得狭窄了很多。

    司缪挑眉,伸手一挥,将他和叶蓁安稳罩在了一片区域。

    莱格和郎翼嘴角皆是一抽,司缪这一手可谓扎心。

    两人也不敢怠慢,赶忙也在自己四周布下光罩。

    “把它们都收起来”

    叶蓁看着活蹦乱跳的鱼,心头有些震动。

    还有源源不断的动物不断闪现,叶蓁忍不住蹙眉,对司缪说道。

    闻言,司缪点了点头,随手一挥,房间中不断闪现的动物就都消失在原地,被他送入了灵域之中,其中包括月牙,血参和兰陵王。

    等到一切都静下来,叶蓁就发现空间被封闭了。

    这一次和以往送十二仙灵进去时不同,竟然连一丝细微的感应都没有,好似她根本没有葫芦空间般,几乎是一切感知都断绝了。

    “看来是神妃带进去的小葫芦和洞天福地产生融合了”

    莱格撤去光罩,看着混乱的房间,若有所思地说道。

    叶蓁轻轻点了点头,排斥所有生物,看样子,这一只小葫芦没有白白找回来,她有预感,葫芦空间这一次会产生极大的变化!

    晨曦微露,莱格和郎翼在院子中对打着,理由是郎翼修养太久骨头酥了。

    事实上却是…

    叶蓁闭着眸子窝在床上,司缪斜依在她身边,目光柔和。

    付浮生和柯子谟来时,就看到了院中气势凌厉的两个陌生人。

    他们愣在原地,有些不敢靠近。

    “停手,有人来了”

    莱格一掌推开郎翼,转头看向付浮生和柯子谟。

    郎翼不耐地摆了摆手,还没打个过瘾,他身体已经好了大半,虽然还是不如莱格,但已经没了大碍,实力也在逐渐恢复当中。

    “两位阁下,请问,叶蓁可在?”

    柯子谟上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问道。

    他能感应到眼前两个男人神秘的气息,实力应该不下于五圣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当下心惊,什么时候这个程度的强者像大白菜一样了,随处可见。

    看着迫不及待的柯子谟,付浮生撇撇嘴。

    他们两个来此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盟主之位!

    如今彭坤被叶蓁斩杀,盟主之位悬空,唯一有能力竞争的就是柯家和付家,五圣人为了避嫌,不涉及这些东西。

    既然如此,唯一能够决定这个位置归属的,就剩下了叶蓁!

    通俗来讲,他们两个就是来“巴结讨好”的。

    “你们找她做甚?”

    郎翼眯了眯眼,碧绿的眸子有些危险地盯着两人。

    这两个人族男人,该不会是想和他们王抢女人吧?

    “阁下不要误会,我们是有要事要和她商议!”

    看到郎翼的眼神,柯子谟就知道他误会了,虽然叶蓁是个极其优秀的女人,但她身边早有夫婿,而且还是个容不得外人挑衅的夫婿,他们怎么敢抢?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了,司缪和叶蓁走了出来。

    “走吧”

    叶蓁话落,就率先向外走去,司缪并没有跟上。

    “王?”

    莱格有些诧异,毕竟司缪和叶蓁一直是形影不离。

    司缪轻轻摇头,没有多言。

    一路上,柯子谟和付浮生嘴巴就没闲着。

    “叶蓁,你觉得盟主之位是柯家合适还是付家合适?”

    “叶蓁,这件事你一定要秉公处理,不能私心偏向谁!”

    “叶蓁,……”

    面对修者联盟盟主之位这令人垂涎的位置,他们两个也不能保持平静,毕竟柯家和付家已经觊觎了数百年,眼下就是个极好的机会。

    “亓九天在哪里?”

    叶蓁一直沉默不语,过了好半晌,才转头看向付浮生。

    她跟着出来可不是为了宣布谁是盟主的,而是为了亓九天。

    她到修者联盟来为了两件事,一件是玉葫芦,另一件就是烈焰石。

    杀了彭坤后,玉葫芦已经到手了,但烈焰石还没有着落。

    有鲛人泪在,叶流华的身体会极快地恢复过来,到时她就要和司缪一同前往叶家,所以烈焰石她也该用些心思了。

    “九天?”

    “亓九天?”

    闻言,付浮生和柯子谟皆是愣住了,有些惊诧地反问了一句。

    他们有些想不通叶蓁怎么会问起亓九天,这和盟主之位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他在哪儿?”

    叶蓁点了点头,再度问道。

    “我带你去”

    付浮生脸色有些古怪,但还是开口说道。

    如今讨好叶蓁,让她支持付家上位是极其重要的事情,虽然有些功利,但他也知道叶蓁不喜欢那些虚的,倒不如直白表现出自己的目的。

    他早就察觉叶蓁对亓九天有些不同,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看着付浮生和叶蓁离开的背影,柯子谟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现在可不是在乎面子的时候,能博得叶蓁的好感才是重中之重。

    令叶蓁感到不解的是,亓九天并不住在付家,而是独居在一处幽静的院落,当他们到达的时候,亓九天正赤着上身在院子里练拳。

    一套不知名的拳法,被他挥得虎虎生威。

    他肌肉结实,配合那近乎两米的身高,简直是一尊人形坦克。

    “九天性情冷漠,不喜和外人接触,所以一般都待在这里”

    似乎是察觉到叶蓁的不解,付浮生顺口解释了一句。

    虽然知道有人来了,但亓九天却没有停下,直到挥完了整套拳法,他才停下来,随意用汗巾擦了擦胸膛,就转头看向院子外。

    “进来吧”

    亓九天看着叶蓁,似乎有些惊讶。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叶蓁已经在修者联盟拥有了超乎常人的地位,她这个时候不享受众所瞩目的尊荣,怎么会到他这落魄的地方来?

    付浮生轻车熟路地推开院门,带着叶蓁走了进去,柯子谟紧随其后。

    “有什么事就说”

    看着叶蓁,亓九天随意地说道,并没有给人端茶倒水尽到一个主人的义务。

    “有些事我想单独和你谈谈”

    叶蓁想了想,抬眸说道。

    烈焰石的事情最好不让旁人知道,否则难免产生什么变故。

    闻言,亓九天眯了眯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带着叶蓁进了屋。

    柯子谟和付浮生站在院子里,没有不识相地跟上去。

    “叶蓁找亓九天做什么?他们应该不认识才对”

    柯子谟有些奇怪,虽然叶家的事情他也调查了一些,知道亓九天和叶蓁父亲叶流华的渊源,但这些和叶蓁这个一直在外生活的女儿可没任何关系。

    “不知道”

    闻言,付浮生挑了挑眉,摇头说道。

    别说他并不清楚叶蓁的目的,可就算是清楚,也不会告诉柯子谟吧?

    他话音落下,柯子谟就面色一沉,他只当付浮生知情却不告诉他。

    屋内。

    “我这简陋,别嫌弃,随意坐吧”

    话落,亓九天倒是客气的给叶蓁倒了一杯白开水。

    叶蓁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介意。

    当初在饕餮大陆,她还是个幼童时,过着食不果腹的乞丐日子,亓九天的住处可比她居住的地方好上不止一筹,谈不上嫌弃。

    她这副模样让亓九天高看了一眼,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叶蓁费心救出叶流华,从此以后就是叶家千金,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强大的实力,富裕的生活,唾手可得的权势,和他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他本以为叶蓁会掩藏心思,但心头却嫌弃他这地方,谁知她会如此。

    亓九天从小就会看人眼色,叶蓁的淡漠并不是装出来的,她是真的不在意他这地方简陋。

    这样一个女孩子,在如今世界上已经很少了。

    亓九天内心感慨,旋即又有些烦闷。

    他本以为叶蓁和他一样,都是被叶家抛弃的孩子,但昨晚看来显然不是,这样一来,他心头有些愤怒,又有些落寞。

    愤怒的是叶蓁欺骗了他的感情,让他以为自己和她是一样的,都是被叶家抛弃的,这种感觉就像是找到了同伴一样,让他不再那么孤寂。

    可是现在…

    思及此,亓九天不禁自嘲一笑。

    果然,这个世界上,被抛弃的,过着悲惨生活的只有他一个。

    “来找我有什么事?”

    亓九天狼饮了一杯水,转头问道。

    叶蓁想了想,随手一挥,霎时,桌面上就出现了几样金光闪闪的东西。

    其中一样是司缪给的火属性功法,杀伤力极强,绝不是华夏这个灵气稀薄之处能有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数量可观的极品灵石。

    这些都是她深思熟虑后决定用于和亓九天交换烈焰石的东西,虽然价值无法与神石相比,但对于亓九天的火系灵根而言也有极大的好处。

    “你这是什么意思?”

    亓九天先是一愣,旋即目露讥嘲,声音有些泛冷。

    难道叶家是为了弥补他,所以特意拿出这些东西?

    “你可知自己体内有神石?”

    叶蓁也不在意他的态度,侧眸问道。

    闻言,亓九天脸上出现些许茫然,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却已经被叶蓁收入眼帘,看来,他并不清楚他的天赋和修为与烈焰石有关。

    “我希望你能将体内神石交换给我”

    叶蓁语气认真,没有逼迫。

    “等等,你说清楚,神石?”

    亓九天已经被叶蓁的话弄懵了,他皱眉,有些不解地问道。

    从小到大,他可从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若真要说一样,那就是体热,可是他本身修炼的术法就是火属性,这一点也没什么特殊。

    “女娲补天残留四块神石,冰凌石,海啸石,烈焰石和万物神石,而你身体中的就是烈焰石,也正是因为它,你的修炼速度才会远超常人”

    叶蓁神情淡淡,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带给亓九天一种怎样的震惊。

    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用古怪的眼神看向叶蓁。

    “你这话编造的有些过分了,女娲是传说中的神祇,怎么会真实存在?”

    亓九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尽管他自己是修者,但女娲在他心中还是神话故事中编造的人物,叶蓁的话说出口,连小孩子都不会相信。

    可是他又想了想叶蓁的性情,她不像是会信口开河的人。

    亓九天不相信,叶蓁也不诧异。

    她没有多言,只是手掌一翻,从储物戒中取出三颗颜色各异的石头,一颗透明色泽,一颗蔚蓝色泽,还有一颗浅粉色,三色交织,格外漂亮。

    然而亓九天却满脸震惊地站了起来,因为自三颗石头出现,他体内就隐隐产生了一种共鸣,好似有什么东西迫切地想要破体而出一样。

    “它们会和你体内的烈焰石产生奇妙的反应,你应该有所感觉”

    叶蓁点了点三颗神石,说道。

    亓九天久久未言,过了许久他才满脸不可思议地坐了下来。

    “我从来没发现身体的异样,怎么可能?你又是怎么知道神石在我身上?”

    他还是有些想不通,这种怪异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在他身上。

    而现在他也明白,叶蓁注意他,并非是因为叶家,而是因为烈焰石。

    “神石择主,说明你和它有缘,或许是你小时候的际遇,不过现在,它对你而言已经不是机缘,而是随时会夺走性命的魔鬼了”

    叶蓁收起神石,亓九天体内的震动才逐渐平复。

    她没有说自己是从何处得知的,声音极其平静。

    “夺走性命?从何而言?我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亓九天皱眉,没想到刚刚得知自己体内有女娲补天的神石至宝,眨眼就来了个急转弯,他不明白这种神奇之物怎么会对自己的性命有所影响。

    这么多年他一直健康成长到今天,身体没有任何疾病,远比常人好上许多。

    思及此,亓九天看向叶蓁的眼神就变了。

    他只当是叶蓁想要得到他体内的神石,所以才会胡乱编造这种话来欺骗他。

    毕竟叶蓁是十品修者,能让她亲自来要,说明烈焰石确实是个好东西,她会用这样的办法也是情理之中,只不过,心头却有些失望。

    叶蓁在他心中并不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如今这样,的确让他有些不习惯。

    “神凡有别,你命格特殊神石才会择你为主,它会对你产生庇护,不过你的寿命也会因此而折损,否则难以维持神石的能量,简单的说,你这么多年修炼得来的天赋,其实都是以寿命衰减作为代价的”

    叶蓁将司缪告诉她的话,转述给了亓九天。

    她这般清淡的语气,让亓九天心头微动,他有些相信了。

    “这是火属性功法,主攻击,这是极品灵石,对你而言效果不比神石差”

    叶蓁将摆在身边的东西推给亓九天,轻声道。

    闻言,亓九天垂下头去看桌上明显不是凡物的东西,没有动。

    “你若有什么需要,也可以说出来”

    叶蓁看着他不为所动的模样,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能告诉我你要神石做什么吗?”

    亓九天语气不变,他抬头看向叶蓁,平静地问道。

    “弥补虚空洞,你可以把虚空洞想成是这片大陆破了一个口子,唯有集齐四颗神石才能将其补上,纪元之争临近,域外妖魔蠢蠢欲动,若是不补虚空洞,不用等到纪元之争,这片大陆就会被妖魔占领,华夏所有人都会死”

    叶蓁没有将这件事瞒着亓九天,他也算是烈焰石的主人,有资格知道。

    话落,气氛陡然沉寂下来。

    亓九天沉默不语,他垂着头,似乎盯着地面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题外话------

    大家猜猜亓九天会不会同意?

    宝贝们,经过葫芦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把每天发文时间定在早上的9。30,因为审核编辑是晚上10。30下班,有时候葫芦回到家就有些赶不及在几个小时内码完稿子会错过审核时间,而审核编辑是早上9。上班,这样一来把时间定在9。30,葫芦就能有充足的时间利用晚上码字,希望你们能够理解,不然每天太慌张了。

    好了,日常提醒,么么哒,笔芯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