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得妻如此,为夫甚悦之
    听完彭坤的话,众人有些狐疑。%d7%cf%d3%c4%b8%f3

    这件事他自己解决就可以,为何还偏要公布出来?

    知情者,如花婆婆,付浮生,柯子谟,面色皆是一变。

    当初在神农族地,铲除叶承欢腹中的魔人时,农樱就曾说过叶蓁的身世,被叶承欢夺去的叶家千金身份,所以说,彭坤此言就是在针对叶蓁!

    一旦叶家养育妖魔的事情被披露,不管叶家曾经有多大的功劳,迫于修者联盟乃至彭坤的压力,国家都会降罪,京城叶家很可能因此而覆灭。

    气氛不知为何,变得有些沉重。

    司缪墨色的瞳孔中划过一抹玉色,京城叶家?

    若是平常,他不会过多关注,但眼前这家伙莫名其妙提起“叶”家,他突然想起叶蓁曾说过在华夏找到了身体主人的家人…

    众人心头都是一紧,唯独叶蓁,一脸淡漠。

    “盟主,这件事由你做主便是!”

    “京城叶家,或许在俗世拥有极大的权势,但对于我们修者联盟而言,不足一提!域外妖魔对我华夏是一场大灾难,的确不能姑息!”

    “此事全凭盟主做主!”

    “……”

    下首众人虽然也察觉到一些不同,但此刻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

    “既然如此,那彭某定不负众望,好了,散了吧”

    听着下方众人的话,转头看了看叶蓁,彭坤虽然不悦于后者淡漠到平静的神色,但他在心中猜测,这一定是她装出来的淡然,当即心情舒爽的挥了挥手。

    闻言,小家族们纷纷松了口气,忙不迭离开了大殿。

    不管是彭坤另娶,还是揭露京城叶家养育妖魔之事,都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如今最重要的还是要回去好好商议,彭坤突破十品,事发突然啊!

    欧阳老头看了看付浮生和彭坤,眼里闪过一抹惊惧,最终还是离开了。

    付浮生面色平静,他知道,欧阳老头这一走,就是彻底斩断了和付家之间的关系,他不敢和彭坤作对,所以选择两不相帮,蜗居一隅之地。

    而木家也灰头土脸地走了,毕竟现在的他们,几乎已经成为笑柄。

    待大部分人离开,大殿变得安静了许多。

    场上只剩下彭坤,司缪和叶蓁,五圣人,柯老,柯子谟以及付浮生。

    “你们离开吧,彭某就不送了”

    彭坤悠然地端起茶盏,轻轻饮了一口,语气十分闲适。

    他敢肯定,有了叶家这一档子事,他就处于上风,叶蓁若是不想让叶家倒霉,就一定会来求他,五圣人没了她的偏帮,翻不起什么大浪!

    “走吧”

    率先开口的是叶蓁,她语气清淡,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叶家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重要,别说她不是真正的“叶蓁”,即便是,也没有沾染过叶家任何的权势和便宜,也没吃过叶家一粒米。

    即便拥有因果,那也唯有亏欠冷家的,毕竟玉葫芦是冷玉蓉给的。

    叶蓁说完,就向外走去,不做丝毫停留。

    彭坤一愣,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叶蓁的背影。

    他没想到她会如此平静,即便家族将要倾塌,父亲即将殒命,她还是没有半分波澜,这样的人,用凉薄都不足以形容。

    彭坤自认为自己是个做大事不拘小节的人,却没想到叶蓁比他更甚。

    五圣人看叶蓁和司缪离开,紧随其后。

    花婆婆临走前,还不忘拉上形单影只的付浮生,生怕彭坤一时发疯,在大殿中将付浮生杀了,这样的话,她怕是要和彭坤拼命的心思都有。

    柯子谟沉默的垂下了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婚礼的事你们尽快,最晚三天之后,行了,你们也走吧”

    彭坤转头看向身边的柯老和柯子谟,语气有些不耐地挥了挥手。

    叶蓁走的那么干脆,让他心头产生了一丝怀疑,总觉得不正常,他现在没心思却和柯家攀交情,和柯子歆大婚的事,他也没时间处理。

    柯老叹了口气,和柯子谟离开了大殿,背影褴褛,颇为可怜。

    回去的路上,叶蓁牵着司缪的手,眸光柔和。

    “蓁蓁,那…那毕竟是你的家族,彭坤丧心病狂,叶流华在他手中,恐怕活不过今晚,你当真不准备管此事?那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花婆婆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开口劝慰了一句。

    她不明白叶蓁对叶家的感情,但任何东西都不足以切断血脉之间的亲情。

    闻言,金玲夫人等人一愣,没想到京城叶家和叶蓁还有这等渊源,不过这毕竟是她的家事,他们也不便于多插嘴。

    当然,众人还是希望叶蓁能够勃然大怒,从而斩杀了彭坤。

    “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

    叶蓁缓缓摇头,语气漠然。

    听到她这么说,花婆婆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多管闲事。

    等回了花婆婆的院落,叶蓁就和司缪回了房间。

    “走,我带你去瞧瞧郎翼和莱格”

    叶蓁想了想,拉着司缪的手消失在屋内。

    葫芦空间。

    当叶蓁和司缪刚刚站定,两道流光呼啸而至。

    郎翼和莱格面含激动的跪在了司缪面前,尤其是前者,眼睛中都闪烁着晶莹的光,他还从不知道有一天会因为见到王而这么开心。

    “王!郎翼无能,这么晚才来见王!”

    他单膝重重跪在地上,语气都有些哽咽了。

    在光明神殿的日子,每一天都度日如年,他本以为这样的囚困还要维持很久,却没想到叶蓁和莱格会前去将他救出,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见到王!

    “起来,身为统帅,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司缪摇了摇头,脸上却也带着淡笑。

    他回到饕餮大陆时,最担心的就是郎翼,他脾性火爆,若是碰上身处华夏的域外妖魔,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毕竟这个大陆已经不太平了。

    “是!”

    郎翼应了一声,红着眼圈站了起来,面上激动依旧未能褪去。

    “王,听神妃说,您将饕餮大陆移到了华夏大陆的边缘?”

    莱格看着郎翼,无奈摇了摇头,但转眼就问道了最重要的事情上,若是如此的话,他和郎翼或许还有机会回去,这么久了,倒是有些想念暮湮和离殇了。

    “嗯”

    司缪点了点头,没有过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他向前几步,感知中,出现了五株时而仙灵的气息。

    玄寒冰魄草,绮罗绿生藓,情怨花,火狐草,以及千藤兰,其中玄寒冰魄草已经驻扎在了众生塔的第一层,这种寻找十二仙灵的进度,连他都略感吃惊。

    “茅屋?”

    司缪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茅屋,挑眉轻笑。

    “王,神妃这屋子,我和莱格可都没进去过呢!”

    郎翼也探着脑袋,他对这间茅屋也很感兴趣,可惜,没有叶蓁的命令,他们会被空间阻挡,根本踏不进院子半步。

    “哦?”

    司缪轻哦一声,迈开步子,却没有受到半分阻隔。

    叶蓁眯了眯眸子,司缪与她结了同心契,气息有一定的同化,不会被阻挡是理所当然之事,只是没想到他会对着突然冒出来的茅屋感兴趣。

    倏然,叶蓁眸子微动!

    她怎么忘记了,茅屋里还悬挂着不少司缪的画像…

    然而她此刻说已经晚了,司缪已经进了屋子。

    叶蓁轻叹一声,颇有些头痛地抚了抚额,她可不想被司缪当成一个思念成狂的花痴,可就那画像的数量,都有些像没日没夜所画。

    这般想着,叶蓁还是进了院子。

    莱格与郎翼看着叶蓁的背影,有些面面相觑。

    进了屋,果然看到站在画像前,看的出神的司缪,他眸色柔和,偶尔还伸手抚摸站在银袍身边的青衣,也就是叶蓁的画像。

    在进入葫芦空间时,他已经恢复了原本面貌,此刻站在画前,和画中的人物一模一样,连其中气质都秒回出了三分,可见画画之人有多么用心。

    许是听到脚步声,司缪回眸。

    “原来夫人日日思念着为夫,娶妻如此,是为夫之大幸”

    说话间,司缪玉眸中满是调侃之色,不过眼神却满含温柔和宠溺。

    在看到画像时,他心头有些颤抖,但随之而来,就是如潮水般的喜悦,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宁静无波,如秋风般悠然的女子,会为他做这么多。

    闻言,叶蓁没有搭话,只是耳根有些红。

    在她心中,能嫁给司缪,才是极大的幸事。

    司缪上前拉住叶蓁的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看着,最后停在卧房门口,看着屋内的双人床,慢点的点了点头,还顺口说了一句:为夫甚悦!

    绕是以叶蓁的性情,都不自觉红了脸。

    天知道,那双人床根本不是她安置的,而是空间升级后自己具备的。

    看完了茅屋,两人就回到院子里,偌大的桃花纷飞,带起淡淡的馨香。

    “你说那众生塔有灵,可我从未察觉过,是器灵隐藏了?”

    叶蓁看向远处的黑塔,有些疑惑地问道。

    若是众生塔拥有器灵,那对她而言不算是个好消息,尤其这个器灵在司缪口中是个圆滑奸诈的性子,那就更不是个好消息了。

    “或许不是隐藏,而是沉睡”

    司缪双手负在身后,也抬眸看向众生塔,目光深邃。

    众生塔不知存在于此空间多长时间,即便有囚犯的能量支撑,也早就不复当年威风,况且,它若没有沉睡,怎么可能任由叶蓁占据这方天地?

    最起码数亿年前,众生塔出世时,器灵就不是个沉静的性子。

    相反,那个时候的众生塔器灵,心机深沉,专门诱惑他人前去抢夺,而最顶层的那一个,也是在那个时候落网的,之后众生塔就了无音信了。

    只是没想到,再次相见,是在这个的状况之下。

    “沉睡?那若是它苏醒过来,岂不是会与我争夺葫芦空间的控制权?”

    叶蓁不傻,当即就想到了最重要的一点。

    “或许会”

    司缪摇了摇头,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众生塔器灵绝不是个善茬,而叶蓁,也并非第一个拥有它的人。

    听到这三个字,叶蓁有些谨慎起来。

    葫芦空间算是她在华夏晋级的根本,她并不希望被一个器灵夺去。

    “不要担心,有我在,它夺不走”

    司缪回眸,就看到叶蓁的神情,不禁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这器灵即便再强,经过这么多年,能量早已经削弱了不止一筹,不足为惧。

    叶蓁没有出声,只是环住司缪的腰身,静静望着众生塔。

    在气氛宁静之时,叶蓁眸子闪了闪。

    “有人找你”

    司缪垂眸,轻声说道。

    他和叶蓁都能感应到葫芦空间外的动静,有人敲门。

    “我先出去一趟”

    叶蓁颔首,话落,就消失在原地。

    而司缪则看着众生塔,向前几步,转瞬就化作流光直冲众生塔顶层而去。

    “王这是?”

    郎翼和莱格对视一眼,眸中神色皆有些惊骇。

    他们在葫芦空间中这么久,也偶尔会到众生塔去找第二层的家伙聊聊天,可惜第三层,却有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阻隔,根本上不去。

    *

    回到房间,叶蓁就打开了门。

    她眸子微眯,淡淡看着站在门口的陌生女人。

    她年约三十,一袭蓝衣,容貌精致,身材凹凸,总体而言,倒也算是个美妇,只不过眉宇间的煞气破坏了这样的美丽。

    此刻,美妇脸上有些焦虑。

    看到门打开,美妇面上一喜,旋即有些怔愣地望着叶蓁的脸。

    半晌后,她才神色复杂的轻声呢喃了一句:

    “像,真的太像了”

    叶蓁是修者,能够清晰听到美妇的呢喃。

    她神色未变,既然是说像,那自然说的是一个样貌和她肖似的人,在她的记忆中,和她相像的,唯有冷玉蓉这个原主的生母。

    看样子,这个美妇和冷玉蓉相识,只是为何会在修者联盟?

    “有什么事?”

    叶蓁轻声开口,语气不急不缓。

    “我是你父亲叶流华的属下,柯蓝,或许你可以让我进去说话?”

    美妇被叶蓁的声音惊醒,重整情绪,四处看看,说道。

    闻言,叶蓁黛眉一蹙,她本不想管,可不知为何,看着柯蓝疲惫的模样,以及她眼神中近乎稀薄的期盼,她终究还是打开了门。

    “进来吧”

    叶蓁说不清自己为何会同意。

    听到她的话,柯蓝神色一松,眼神中也掠出些许喜色。

    “坐吧”

    叶蓁说完,就去泡了一壶茶,替柯蓝斟了一杯。

    “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父亲叶流华被彭坤抓起来的事情”

    柯蓝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叶蓁,半晌后,才率先开口了。

    她本以为叶蓁会问她些什么,却没想到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居然如此能沉得住气,好似一点都不关心她的来意一般。

    “知道”

    叶蓁轻轻颔首,神色淡漠。

    看着叶蓁的模样,听着她淡漠到没有感情的语气,柯蓝忍不住柳眉倒竖,眉宇间煞气更甚,仿佛能化为实质一般。

    她实在没想到,叶流华的亲生女儿,会对他感情淡泊至此。

    “你难道真的不担心他?今日彭坤说的话摆明是针对你,针对叶家的,你若再不出手搭救,恐怕叶流华活不过今晚,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心生父亲去死?”

    柯蓝隐忍着怒气,一字一顿地问道。

    世间竟然会有如此薄情寡义的女子,当真出乎她的意料。

    “你是柯家的人?”

    叶蓁摩挲着杯盏边缘,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而看向柯蓝。

    “我只是柯家旁系,并非修者,而是空间系异能者,多年前外出闯荡遇到了你的父亲,成为他的下属,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关系,放心,他不会背叛你的母亲,你也不用堤防我,更不要因为我而放弃解救你的父亲!”

    听到叶蓁的问话,柯蓝一愣,旋即沉声说道。

    她自以为叶蓁询问就是在心中怀疑叶流华,所以略带自嘲地间此事说出。

    闻言,叶蓁再度沉默下来。

    这个柯蓝,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眼神中却有着丝丝缕缕的黯淡。

    她从未见过叶流华这个所谓的父亲,倒是没想到他魅力如此不浅。

    ------题外话------

    征文票哟小可爱们,么么哒么么哒么么哒!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