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虚无神一族的密辛【征文票】
    叶蓁转身,双臂展开,一把抱住司缪的腰,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前,感受着苍莽而澎湃的心跳声,莫名的安心,唇角的笑意久久不散。%d7%cf%d3%c4%b8%f3

    她刚刚沉静在失落和低迷之中,竟然没有通过同心契察觉到司缪的到来。

    司缪轻笑,一手搂着叶蓁纤细的腰肢,一手扣在她的脑后,一下一下轻轻抚摸她顺滑如绸缎般的墨发,玉色的眸子中思念与温柔相互交织。

    “你怎么才来…”

    叶蓁仰头看着他光洁的下颚,小声问道。

    她真的好想他,原来刚刚看到的并非她的错觉。

    “有些事情耽搁了,是我不好,那你原谅我好不好?”

    司缪眸子微动,声音愈发柔和。

    闻言,叶蓁稍稍退出他的怀抱,伸手摩挲着他棱角分明的绝美脸颊,抚过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最后停留在他削薄的唇上,绯红色的唇美得惊人。

    纵然司缪,在穿破虚空沟壑的过程中,也颇为费力。

    他潋滟无双的容颜上有些许疲惫,只有眸子,亮的惊人,其中的温柔几乎要将叶蓁溺死在其中,这副模样和以往的他有很大的不同。

    “你…”

    叶蓁轻声呢喃了一个“你”,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她知道,生于云巅之上的缥缈神尊,只有在她面前,才会是这个样子。

    司缪看着叶蓁的眼睛,没有多说什么,垂下头,将绯红的唇压在她的唇瓣上,细心描绘他早已刻入心扉的轮廓,享受那依旧甜美的味道。

    叶蓁眨了眨眼,没有拒绝,缓缓闭上眸子,给予他细微的回应。

    星辰挥洒,屋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夜色中,气温逐渐升高。

    过了好半晌,司缪才抬起眸子,看着叶蓁略微红肿的唇,脸色柔和,玉眸中也染上了点点暗色,他伸出手指摩挲着她的唇,姿态缠绵。

    对上司缪的眸,叶蓁脸上染上一抹红霞,却没有避开他的视线。

    “夫人…”

    司缪轻声喊着叶蓁,声音低哑而暗沉,说不出的性感。

    叶蓁唇瓣抿成细小的弧度,清透的眸子中宁静不再,反而多了些许魅惑,她半敛着眸子,环着司缪腰身的手臂动了动。

    月色透过窗子照在叶蓁的脸上,迷人的红霞还没有散去,长睫微微颤抖,像是要振翅欲飞的黑色蝴蝶,修长白皙的颈宛如天鹅,饱满的弧度叫人痴迷,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长裙飞舞,没有一处不美。

    只有在面对司缪时,叶蓁才会展露出罕见的温柔和娇美。

    司缪望着,心头竟然升腾出些许莫名其妙的感激。

    他这一生,从未恳求感激过任何人,虚无神,是世间最神秘的生物,在他这里,没有磨难,没有灾祸,只有宛如天穹般沉重的使命。

    可看着眼前的叶蓁,他突然感激,能得她为妻。

    或许是司缪的目光太过复杂,也太过灼热,叶蓁闭上眸子,双手攀上他的后颈,红唇杂乱无章地印在他脖颈的脉搏之上。

    这样明显的示意,司缪当然不可能无所察觉。

    此刻的叶蓁于他而言,犹如媚骨的妖精,他不是柳下惠,美人在怀,还是他此生最爱且唯一深爱的女人,她的主动,让他无法自制,溃不成军。

    不知何时,两人已经双双倒在了身后的床榻上。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司缪显然进步巨大,或许男人在这方面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天赋,叶蓁宛若一条鱼,脑海中一片空白,默默承受着一切。

    夜色愈暗,屋内春色渐浓。

    ……

    事毕。

    叶蓁靠在司缪怀中,手中握着他微凉的银发。

    她面上依旧挂着一抹情事过后的酡红,清透的眸子如同被雨水洗刷过,不过她的小手却不安分,将司缪的银发编织成一条辫子,看上去颇为喜感。

    叶蓁看着手中手感极好的银发辫子,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她以往哪里想过,有一天会将缥缈神尊的头发作弄成这个样子?

    回想起他曾经的样子:一袭银袍几乎曳地,却不染一丝纤尘,银色的发直垂而下,负手立于缥缈之巅上,银月花飞舞,美不胜收,却也只能沦为他的陪衬。

    那个样子的他,充满着难以言喻的距离感。

    然而此刻,她却这般对待这个在她心中宛若谪仙的男人。

    司缪由着她神游天外,眼神中充斥着满满的宠溺和温柔。

    “饕餮大陆的事处理好了?”

    叶蓁想了想,问道。

    将一颗星辰带离,这种本事,也唯有司缪了。

    “嗯”

    司缪双眼半眯,极其慵懒的应了一声。

    “对了!我找到郎翼了,他现在在空间里,要不要我带你去见他?”

    蓦地,叶蓁想到了葫芦空间中的郎翼,这是她答应司缪的。

    说话间,她起身,霎时薄被话落,春光外泄。

    司缪眯了眯眸子,一看到他这个眼神,叶蓁就嗖的一声钻回到被子里,眼神嗔怒地瞪了司缪一眼,与其说是瞪,倒不如说是看。

    “嗯,我知道他无碍了”

    司缪笑着为叶蓁掩了掩被子,郎翼追随他的时间甚是久远,他早在靠近叶蓁的那一刻,就察觉到了郎翼的气息,所以并不诧异。

    “原来你早就知道”

    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

    “神石可找到了?用不用我帮忙?”

    司缪将下颚抵在叶蓁的脑袋上,轻声问道。

    他来时查探过了虚空洞,的确不出他所料,在逐渐扩大,若是无法将虚空洞补上,这颗星辰也逃不过坠落的命运。

    华夏是否会消散,大陆上千万生灵是否会死,他并不关心。

    不过若叶蓁喜欢,他不会袖手旁观。

    “找是找到了,不过最后一颗烈焰石却融入了一个人类心脏之中…”

    想起亓九天那个傻大个,叶蓁有些为难的蹙眉,她仔细回想那一刻的波动,的确没错,只是这种状况她从来没有见过,一时也没了主意。

    “哦?融入心脏?”

    司缪挑眉,语气含着点点兴味。

    神凡有别,神石入体之人命格必然特殊,从而神石也会对他产生庇护之用,不过此人也会因此寿命衰减,否则难以维持神石能量。

    简而言之,神石入体,弥补其能量的就是那人的寿命。

    “寿命?难道神石无法取出?”

    听了司缪的解释,叶蓁一愣,旋即问道。

    亓九天不算是个坏人,神石在他体内透支的是他的性命,纵然拥有强大的天赋又能如何?这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倒不如取出用来弥补虚空洞。

    “难”

    司缪摇了摇头,先前他已经说过了,神石会庇护入体之人,若是强取,一定会被神石反噬,除非对方心甘情愿,才有一定的可能将神石拿出。

    这个消息绝对算不上好,叶蓁也有些为难了。

    亓九天是个硬骨头,她并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自己体内拥有烈焰石。

    “别担心”

    司缪抱着叶蓁,声音低缓地说道。

    闻言,叶蓁颔首。

    她想了想,还是抛开了这件事,不再去想。

    短时间内,她还是要先和五圣人斩杀彭坤,取回玉葫芦后再做打算。

    亓九天这个人对付家倒是有些义气,表面冰冷,但真实性情还犹未可知,说不准知道虚空洞的事后,会愿意帮忙,毕竟这是威胁整个大陆的事。

    薄被下,司缪微凉的手划过叶蓁的身体,带起一串热流。

    叶蓁眸色微变,刚准备有所动作,却发现司缪只是把手搁在了她光洁而平坦的小腹,一下一下轻轻抚摸,带着些许难以言喻的温度。

    叶蓁一愣,感受着司缪掌心的温度,心头有些奇异之感。

    “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不知为何,这句话就那么毫无征兆地脱口而出了。

    话落,叶蓁脸上飞起一抹红霞,她也不知怎么好好的问出了这句话,不过转眼间就平静下来,心头含着些许期待,她也想听听司缪会怎么回答。

    虽然高阶修士很难拥有子嗣,尤其是司缪这种妖兽至尊,更是难以孕育子嗣,但她还是饱含期待,脸色也莫名柔和了许多。

    叶蓁伸手,覆盖在司缪的手背上。

    孩子,是两人生命的延续。

    而听到她的话,司缪玉眸怔了怔,旋即垂眸看着叶蓁微垂的眼睑,柔和的容颜,眸子深处掠过一抹黯淡和痛色,孩子?卿卿会孕育他的孩子吗?

    这个问题是肯定的答案,不会。

    “你怎么了?”

    一直沉静在孩子话题中的叶蓁回过神来,眼神有些慌乱地抬眸看向司缪。

    刚刚那一刹那,她接收到从同心契中表达出的痛苦,这种感觉分明不是她的,所以,是司缪,痛苦?为什么在谈论孩子的时候他会有这样的情绪?

    “我不会有孩子?我不会有孩子是不是?”

    叶蓁起身,直直盯着司缪的眼睛,脸色煞白地问道。

    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情绪起伏这么大。

    “有我陪着你就好”

    闻言,司缪一把将叶蓁抱紧怀中,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他从没想过要隐瞒叶蓁什么,孩子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况且这件事是他的问题,他不希望在往后的无数岁月里,她自责或是伤痛。

    听到司缪间接肯定了她问题的话语,叶蓁愣住了。

    她呆呆趴伏在司缪怀中,脑中犹如一团乱麻。

    “为什么?因为我是人,你是妖?”

    好半晌,叶蓁才呢喃着问道。

    可是在她的记忆中,饕餮大陆人妖结合是可以生下孩子的,包括在海城时碰上的海妖西穹和人类卢玉,不是也拥有一个妖之子吗?

    “不,和你无关,因为我是虚无神”

    司缪神情也有些落寞,身为一个男人,他却不能给心爱的女人一个孩子。

    “为什么?虚无神难道就没有…”

    叶蓁起身,眼神有些疯狂地看着司缪,可话说了一半,却说不下去了。

    她好像从未听说司缪有父母,虚无神这种兽之尊,不可能轻易死亡的,可为什么没有丝毫记载,而且这世间好像就真的只有司缪是虚无神…

    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物都是有父母的。

    可唯有司缪,他就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叶蓁并不了解虚无神一族,所有也不能妄下断论。

    看着叶蓁茫然的神情,司缪轻叹一声,伸手摸着她有些冰凉的脸颊。

    “我没有母亲,只有父亲”

    司缪神情淡淡地说出这样一句话,这是他在叶蓁面前第一次说起自己的家族信息,可就这样一条信息,足以让人震惊。

    叶蓁脸上同样露出些不可思议的神情。

    她明白司缪话中的意思,并非旁人说起时话中的母亲死了,或是失踪了,他的意思是他真的没有母亲,而是由父亲生养长大的。

    这个消息不可谓不大,虚无神一族的神秘,让凡人无法得知这些密辛。

    “有些事,我不想瞒着你,更不会瞒着你”

    司缪抿着唇,再度将叶蓁揽入怀中,将她裹在被子里,说起了某些不为人所知的虚无神之事。

    虚无神应天地而生,是当之无愧的兽中霸主。

    这一族,要经历幼生期,少年期,成年期,成熟期,以及最后的成神。

    虚无神强大,从出生起就能化作人形,世间根本没有敌手,纵然幼生期,都能硬撼人族修者中的化神大能,世间元素属性他们可以随意动用,没有灵根的界限,当真是天地宠儿,到了成年期的虚无神,就可以穿破虚空。

    总之,虚无神一族的能力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当然,在拥有着般能量后,这一族同样承担着旁人无法接触的使命。

    上古时众生界破碎,分裂成无数大陆,很多种族泯灭,虚无神也损失惨重,此后世间大多都只存留一条虚无神,由此也要揭露这一族的传承之事。

    虚无神应天地之命,承担着重整众生界的使命,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战争波及而破碎的大陆,如何能够黏合?

    可惜,天地苛责,让虚无神在有限的时间内重整大陆,若是没能完成,只能表明能力有限,无法承担这种使命,那就应该将此事交给优秀的后代继续完成。

    当时留存的唯一一条虚无神,无法产下后代,用自己的生命精华留下子嗣。

    之后世世代代,虚无神都用此种方法留下子嗣,不是没有尝试过和人族,妖族,魔族结合,可惜,虚无神强大的血脉袭承,不是这些普通种族能够承受的。

    数百亿年前,司缪的父亲同样没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使命,最终用生命精华汇聚成下一代子嗣,也就是现在的司缪。

    他可以说是虚无神一族最有天赋之人,重整大陆也已经有了些苗头。

    虽然司缪爱叶蓁入骨,但让她产下子嗣,是不可能的。

    听完司缪的话,叶蓁只觉得浑身发冷。

    她从来没有想过,强大如司缪,也会有灭亡的一天。

    重整大陆?

    这个念头,光是想想都叫人头皮发麻,更何况去完成?

    叶蓁不禁抱紧了司缪,力道极大,好似生怕他会突然不见似的。

    “我的时间还有很多,别怕”

    察觉到叶蓁的惊惧,司缪苦笑,他的本意只是想将孩子的事情解释清楚,却没想到她的注意力却放在了虚无神一族完不成使命,从而消亡之事上。

    这么多年以来,他并非虚度,心头大致已经有了重整大陆的方法。

    “我该怎么帮你?”

    叶蓁将司缪抱得更紧,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

    现在,她哪里还有心思拘泥于孩子的问题上,这世上,没什么比司缪在她心中更重要,若是后者没了,那要孩子还有什么用?

    她知道问出的话有些可笑,毕竟她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无叶仙尊,最后一位厨神,只是一个仅仅十品修为的小修者,连穿梭位面的能力都没有。

    可是,慌乱的心绪让她难以平静,只能这般询问。

    “或许,你真的可以帮到我”

    听到叶蓁颤抖的声音,司缪心头有些细微的疼。

    他沉吟片刻,认真说了这样一句话。

    ------题外话------

    迷妹们:葫芦出来,我们保证不打死你!(怒发冲冠)

    葫芦:矮油,干嘛那么凶残呢?小乖乖们快到本大王的怀里来!(抛出一个媚眼)

    迷妹们:对方踹开你的媚眼,并向你抛了一坨…

    葫芦:咳咳,征文票月票不要客气,小小蓁和小小缪的未来就全靠你们了!

    ps:既然你们把葫芦推上第一,那葫芦也不会很做作矫情的说前三就好,能当第一谁都不想当第二,当然,一切尽力就好,哪怕最后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最起码已经努力过了,最后几天了,请大家陪我一起。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