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好消息坏消息【征文票】
    虽然这么想,但亓九天心头还是疑惑,故而满眼狐疑地打量起叶蓁来。.

    叶承欢和这姑娘长得真的很像,两人都非常肖似叶流华的妻子冷玉蓉,若是站在一起,说是没有血缘关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你消息不太灵通,叶承欢并非叶流华的亲生女儿”

    叶蓁看着亓九天满脸狐疑之色,开口解释了一句。

    “啊?”

    亓九天果然很震惊,他这副呆呆傻傻的模样倒是缓解了他面容的狰狞和气息的冰寒,看上去有些傻大个的意思,不再像往日那般难以接近。

    “叶承欢冒充我当了叶家的女儿”

    叶蓁轻轻颔首,语气云淡风轻,好似在说别人的事。

    亓九天身躯一震,怔愣地望着叶蓁。

    过了好半晌,他才像是消化了这个消息一般,看上叶蓁的眼神不再充满厌恶和排斥,反而多了些同病相怜的复杂,还有着令人神伤的自嘲。

    叶蓁有些微诧,没想到这个消息竟然会获得些许亓九天的好感。

    看样子,他对叶家的怨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叶承欢,这个披着人皮的妖魔,果然不是善茬,即便是死了,也能有这么多人恨她。

    想到当初灵魂灰飞烟灭的叶承欢,叶蓁心头也不免有些可笑。

    既然得了做人的机会,就该心怀感激地经营和接受,在世间活了那么久,最终没有一个人对她心怀爱意,反而都是永无止尽的恨和怨。

    亓九天看了看叶蓁,喉结滚动,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

    叶蓁淡声说道,她最是不耐别人这般吞吞吐吐,亓九天分明就是个冷漠的人,将所有感情隐藏在心头不愿向外人展露,他这般模样倒是叫人有些不习惯。

    “叶流华是你的父亲,你难道不打算救他?”

    听到叶蓁的话,亓九天一愣,旋即小声问道。

    说话间,他还转头看向一脸自傲的彭坤,他能察觉到彭坤身上强大的灵气波动,应该已经超越十品了,这样的修为,在华夏很少有人是对手。

    纵然华夏五圣,若单个对上,恐怕也都是敌之不过。

    从这样的人手中救出叶流华,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他同样也知道叶蓁手段不凡,修为更会远胜于他,但看着叶蓁清淡的神色,他猜不透她会不会为了一个叶流华而招惹上彭坤这种实力强大之人。

    “父亲?或许是”

    闻言,叶蓁只是轻轻颔首地呢喃了一句,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日后你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大可以找我”

    想了想,亓九天语气郑重地对叶蓁说道。

    他和叶流华这位亲生女儿的命运倒是有些相像,两人都曾吃过叶承欢的亏,说起来也是同道中人,虽然知道对方不一定会稀罕他的承诺,但他还是想说。

    这么多年了,好像从没有一天说的话像今日这么多。

    听到亓九天的话,叶蓁微怔。

    她唇瓣微抿,轻轻点了点头。

    刚刚一刹那她几乎要向亓九天讨要烈焰石了,不过她抑制住了,这样做不但会将好不容易让亓九天放松的警惕再度升起,还有可能和他成为敌人。

    眼下已经是个很好的开端,最起码生性冷漠的亓九天不再排斥她了。

    她愿意从自己的珍宝中挑选一样来换取烈焰石,只是不知亓九天会不会肯。

    索性她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若是实在找不到机会换得烈焰石,那她就只能出手强抢了,不过这是下下策,她不会轻易动手。

    烈焰石既然为亓九天所用,那就表示已经认他为主,就像冰凌石,海啸石一般,认了她为主,东西既然是属于亓九天的,那不到最后一步,她就不会使用特殊手段,她虽然自诩不是善良之人,但若抢夺,那和强盗也没有两样了。

    当然,这些前提都是在时间不紧迫的情况下。

    虚空洞的事情关乎整个华夏安危,也关乎到她自己本身的功德值和命运,不过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那刻,她或许会愿意做一个强盗。

    不过,眼下首先要确定烈焰石是否真的在亓九天的身上。

    既然他能察觉到她的精神力探测,那就拿一块神石出来,看是否能引动烈焰石,从而产生感应,这样一来,也就能够确定了。

    这般想着,叶蓁就掌心一翻,取出了万物神石。

    四大神石之中,以万物神石为尊,牵引烈焰石自然不是难事,不过自从得到这块神石,她就一直不曾用到过,思来想去,这倒是第一次。

    没想到这个时候,彭坤突然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叶姑娘,你实力强大,又和修者联盟非亲非故,来为我们做见证人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不知你意下如何?”

    彭坤声音十分响亮,让众人都将视线放在了叶蓁身上。

    为了防止被人发现神石的波动,叶蓁又不动声色地将万物神石给送了回去。

    不过在刚刚的一刹那,她已经利用万物神石查探了亓九天,倒是得到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

    好的是,烈焰石果然就藏在亓九天身上;

    而坏的则是,烈焰石并非单独个体,反而和亓九天融为一体了!

    这种神石和人类身躯融合为一的事情,她还从未见过,可方才万物神石查探到的方位,分明就在亓九天的心脏之中,错不了。

    这个消息绝对宛若晴天霹雳,甚至让叶蓁不知该如何是好。

    亓九天是否知道烈焰神石隐藏在他的心脏之中?

    “叶姑娘?”

    彭坤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地看着心不在焉的叶蓁,又喊了一声。

    闻言,叶蓁眸子微闪,回过神来。

    “什么事”

    叶蓁声音冷极,一双眸子宛若覆盖了冰霜一般。

    她刚刚得到了不好的消息,对待彭坤自然也没了好脾气。

    听到叶蓁的“为什么”,以及她冷冰冰的音调,彭坤心头一怒,感情刚刚这人根本就没有听他们在说什么,这岂不是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可惜,在对上叶蓁碎冰般的眸子时,彭坤一滞,讪讪一笑,将怒火压下。

    众目睽睽之下,他并不愿意和叶蓁发生任何冲突。

    他可没忘记,当初在伏羲族地中,那个真神一般将叶蓁庇护在身后的男人,虽然眼下不见他的踪影,但谁知道叶蓁会不会再度召其出来?

    这般想着,彭坤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他才刚刚达到十品不久,还有可以超然享受的生活,不想去招惹那些他目前不是对手的家伙,不过只要有那个宝贝在,迟早有一天他的实力会超过所有人!

    彭坤心头野心弥漫,心中狂笑不止。

    他扫过叶蓁清美的容颜,心头垂涎不已。

    嘿嘿嘿,叶蓁啊叶蓁,就先让你舒舒服服过一段日子好了。

    “是这样,此次事情也和我侄儿木炎有些关系,我彭坤愿意拿出几件宝贝补偿付家,此次事后,付家欧阳家和木家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大家同在修者联盟,理应同心协力才是,这件事就由叶姑娘作为见证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彭坤笑了笑,仿佛不在意般再度说道。

    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

    她对于这几家最后的结果并不在意,不过显然,付家和欧阳家也被彭坤的实力所震慑,不敢与其争锋,也没有处置他身后的木炎。

    “没兴趣”

    叶蓁抬眸看向彭坤,扬起唇角,旋即清冽而冰冷地吐出三个字。

    付浮生忍不住弯起了眼睛,露出一口洁白如雪的牙齿,叶蓁这般不给彭坤面子,倒是让他看得爽快又解气,没想到她这淡漠的性子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你!”

    彭坤气急,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

    “叶姑娘,此事牵扯付家,看在我们曾经的交情上,不知你可否见证?”

    付浮生笑够了,就转头对着叶蓁拱手说道。

    他是不希望叶蓁给彭坤面子,但这件事同样关乎付家,毕竟此时的彭坤已经是十品修者,修为高深,远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

    “嗯”

    闻言,叶蓁轻轻嗯了一声。

    她倒不是如付浮生所言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亓九天就在一侧,他对付家有着感激亲近之情,这样一来,他也算是承了她的情。

    叶蓁的应答对付家来说宛如天外甘霖,大家一片喜气洋洋。

    彭坤冷冷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在叶蓁未曾察觉时,用怨毒的眼神扫了她一眼。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堂堂十品修者的橄榄枝她不要,偏偏去帮一群废物似的人,简直是可笑至极,当众叫他下不来台,他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叶蓁同意做见证人,彭坤就派人去取了几件不俗的宝贝。

    最后,欧阳老头带着欧阳幺幺和一众族人灰溜溜地离开了,现在已经没他们的事情了,付家没有索要赔付已经是看在以往的情面上。

    “叶蓁,你很好!”

    彭坤将宝贝交给付家,转头看向叶蓁,满脸含笑,似夸非夸,似嘲非嘲地吐出五个字,话落,他带着木炎转身离开了。

    叶蓁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盯着彭坤的背影。

    这家伙得到玉葫芦没有多久,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若继续隐藏,很有可能突破十二品,从而统治整个华夏地界,他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

    “叶姑娘,彭坤此人心胸狭窄,你今日如此落了他的颜面,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他很可能会在暗地里下手,你一定要小心才是!”

    付浮生想了想,上前一步,轻声说道。

    他说完,付老也在一旁附和地点了点头。

    论起了解,他和彭坤待在一起这么久,也确实熟知一二,只是没想到他会将自己的实力隐藏的这么深,宁可屈居于五圣人花萼之下。

    “我知道”

    叶蓁颔首,她当然会小心应付。

    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她相信,只要知道玉葫芦所在,有她身上的葫芦空间做引子,一定能顺手收复另外一个玉葫芦,至于彭坤,她也必然不会心慈手软。

    这样一个令人心寒的可怕之人,的确尽早除去为妙。

    “今天天色已晚,叶姑娘就在付家休息吧?”

    付浮生抬头看了看昏暗的天际,说道。

    今天的事情能够顺利解决,全靠叶蓁,若是没有她,他们付家恐怕难逃彭坤之手,他也没办法如此轻易的解除婚约之事,如今自然想要报答。

    叶蓁眼睑微垂,缓缓摇头。

    “我去花婆婆那里”

    她轻声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

    付浮生和亓九天皆是一愣,旋即前者苦笑一声,他真的只是怀着报恩的心,可没有半分超过这个意思的心思,她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个性实在叫人无奈。

    “等等,我送你去花婆婆那里!”

    付浮生摇了摇头,就追了上去。

    亓九天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付浮生和叶蓁的背影,神色古怪。

    “没想到上次一别,你的实力居然会变得如此之强,实在叫我汗颜”

    站在叶蓁一米开外,付浮生神色钦佩地说道。

    他本以为自己的天赋已经足够傲视同辈之中的任何人,可面前这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姑娘居然这么厉害,十品修者,让他升不起半点攀比之心。

    “有人相助罢了”

    叶蓁缓缓摇头,月色下,她容颜朦胧,气质淡漠。

    说起“有人”时,叶蓁眼神中有波澜闪动。

    他说处理完饕餮大陆之事就会过来,如今都这么久了,他却还没到…

    付浮生敏锐察觉到叶蓁周身弥漫的失落,不由一怔。

    她在他眼中一直是个不可高攀,强悍至极的存在,这样一个女人,让人看不到丝毫软弱,可刚刚,她竟然有一瞬间的失落倾泻,让他有些回不过神来。

    “叶蓁?你可算是回来了!”

    刚刚到了花婆婆住处,一道紧张的男声传来。

    夜色中,安凛如流光般掠来,他上下打量着叶蓁,神色微松。

    今日花婆婆着急焦虑,把他也给忘到了一边,付家府邸也不是谁都能够进去的,他等了半晌,最后还是离开了。

    “你是?”

    付浮生看向安凛,有些歉意地问道。

    “你好,我是安凛,文庄拍卖行的人”

    安凛眸子在叶蓁和付浮生身上掠过,旋即笑着介绍道。

    他哥哥安青云是文庄拍卖行的重要人物,他自然也能算文庄拍卖行的人。

    “哦,原来如此,安兄,幸会”

    付浮生了然地点了点头,看向安凛的目光放下了一些警惕,多了些真诚,如今彭坤势大,他也需要多多结交外界的势力作为盟友,否则哪一日叶蓁离开,付家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彭坤宰割了,他不得不未雨绸缪。

    文庄拍卖行的名字对他而言,也算是如雷贯耳了。

    “我先回去了”

    叶蓁声音很淡,话落,就头也不回地进了院子。

    她没兴趣在门口看着两个大男人寒暄。

    安凛和付浮生同时看向叶蓁纤细的背影,旋即对视,纷纷苦笑一声。

    “好了,既然人送到了,那我也该回去了”

    付浮生客气的拱了拱手,然后转身离开。

    安凛站在门口看着付浮生的背影,待了许久才回去。

    花婆婆的大堂里非常热闹,灯火通明,除了花婆婆本人,金玲夫人,奚闾圣人,螣蛇老人,利盟圣人和茶仙圣人也都赫然坐在其中。

    华夏五圣人相聚一堂的场面颇为稀罕,倒是被叶蓁映入眼帘之中。

    “蓁蓁,你回来了?事情可解决了?”

    花婆婆一眼就看到了叶蓁,眸子亮了亮,上前将她拉进屋子,轻声问道。

    “嗯”

    叶蓁惜字如金地嗯了一声,却让花婆婆即可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好孩子,这次多亏有你在,否则我的性命休矣,付家也难逃彭坤魔抓,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啊!”

    站在大堂,花婆婆握住叶蓁的手,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话落,她就准备跪在地方,用最大的礼数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金玲夫人等人都面色一变,花萼骨头有多硬他们是知道的,这一辈子,她恐怕还从没跪过任何人,可今天,她却当着他们几个的面,向一个小辈下跪…

    就在众人诧异之时,花婆婆刚刚弯下的身躯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道撑住。

    在花婆婆愣神之际,一双纤细白皙的手将其扶起,叶蓁对着她摇了摇头,灯光下,她清美的脸颊柔和的如同一块暖玉。

    ------题外话------

    亲爱的小可爱们,明天,万众瞩目的司缪大神就要登场了,并不隆重的回归应该也无法抑制你们对他的喜欢,哎,葫芦又要开车了,为了让小小蓁或者小小缪尽快赶到,嘿嘿嘿,葫芦要放大招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