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叶蓁:不是男朋友,是夫婿
    叶蓁看着两人,脑海中浮现出一抹银色身影,心头有些柔软。

    听了奚闾圣人的话,茶仙圣人额头上也浮现了些许冷汗,他的本意是想更公平公正一些,却没想到奚闾圣人会这么说,平白尴尬了些。

    “我来吧,我的易容术虽然及不上奚闾圣人,却也能拿得出手!”

    这时,人群中有人开口,打破了这古怪又好笑的局面。

    “好,那就麻烦道友了”

    茶仙圣人微微点头,一行人就带着众人的好奇上了高台。

    所有人都在心头沉思,到底欧阳幺幺是不是真的重病,付家又是不是在说谎。

    彭坤并不蠢,他看到一脸平静的欧阳老头和付浮生,不禁心头一跳。

    欧阳幺幺分明就是个假货,他们怎么会如此平静?

    可惜,即便他现在想要说些什么,也没了机会,茶仙圣人已经带着青山道人和另外一个陌生道友上了台,他也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欧阳幺幺是假货。

    由青山道人检验欧阳幺幺的身体,陌生道友则查探是否易容。

    气氛不自觉严肃起来,宾客们也纷纷探头,想要知道最后的结果。

    “子谟哥,你说那欧阳幺幺是不是真的?我今早明明还碰到她了,怎么突然之间就犯了病?而且付浮生和欧阳老头的态度也奇怪的很!”

    柯子歆皱着眉,满脸不解地看着高台。

    “应该不是假的,彭坤这次,要摔跟头了”

    柯子谟摩挲着杯盏,脸色冷漠地说道。

    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虽然不甚了解,但纵观全局,金玲夫人的出现太过巧合,她若是真为了付浮生,就不该提出让欧阳幺幺见客,如此说来,她怕是另有心思,这心思就在此刻昏迷不醒的欧阳幺幺身上。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彭坤的所有阴谋都已经没办法实现了。

    柯子谟话音刚落,高台上的茶仙圣人就笑着点了点头。

    而青山道人和那陌生的道友都面含羞愧地看向付浮生和欧阳老头,转头看向彭坤时,隐含怒容,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看来青山道人和这位道友都有了答案,不如这事就由你们还宣布如何?”

    茶仙圣人伸手摸了摸胡须,脸上满是慈和,叫人心头放松了很多。

    青山道人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宾客席位,面色郑重道:

    “诸位,我青山道人以道心发誓,欧阳幺幺的确重病在身,她能不能熬过今天都是问题,确实不能参加婚典,付家和欧阳家没有欺骗我们,更没有耍弄我们!在这里,我要和付家欧阳家表示歉意!”

    青山道人说完,他就转身对着付浮生和欧阳老头微弯下腰。

    “这件事本也是我付家考虑不周,道人不必如此!”

    付浮生眸子一闪,在青山道人还没弯腰之际,就上前将其扶起,脸上挂着清朗的笑容,洁白的牙齿极其显眼,他这个样子倒是叫青山道人更加羞愧。

    “我狐言道人也在此以道心发誓,欧阳幺幺确是其本人,并非他人冒充,至于彭坤盟主的话,全是误导,倒是叫我等心中不解!”

    那检查易容与否的陌生道友也上前一步,说话时还不忘回头刺了刺彭坤。

    他们本也没多想,若不是彭坤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声误导,故意引发他们心头的怒意和怀疑,事情也不会发展成为现在的局面。

    狐言道人一句话,就将彭坤推上了一个尴尬而危险的位置。

    霎时,付家和欧阳家撇除嫌疑,彭坤却成了众矢之的。

    花婆婆冷笑一声,看着彭坤孤立无援,任人责难。

    彭坤果然面色一变,但却很快冷静下来。

    “各位道友,我彭坤虽然是修者联盟的盟主,但也应该站在你们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幺幺这丫头我刚刚看时确实是好好的,着实不知怎么才短短几个时辰,就成了这副垂危的模样,好像下一刻就要咽气似的,哎…”

    彭坤无奈地摇了摇头,脸庞苦涩。

    他眉眼间尽是担忧地望着欧阳幺幺,重重叹息了一声。

    看着彭坤装模作样,花婆婆几乎要冷笑出声,不过现在并非和他纠缠的时候,应该尽快将这些宾客送走,好查一查欧阳幺幺的事情。

    她本以为这家伙是冒充的,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这世间任何人都有可能说谎,但唯独茶仙不可能。

    宾客们望着彭坤的模样,一时间也不好再责难,人家都说了是站在自己这边考虑的,他们若再说什么,岂不是有些不近人情?

    “好了诸位道友,幺幺的身体容不得拖延,今日就请恕浮生不能亲自招待了,想要离开的道友,付家已经略备薄礼,以示歉意,时间宽裕的道友也可以留下尽情畅饮,毕竟大家难得一聚,也可乘着这次机会叙叙旧,浮生告退了!”

    付浮生此刻开口,将话说得极其好听。

    他说完,便双手抱拳行了一礼后,和欧阳老头一起离开了大殿。

    欧阳幺幺逃婚之事是个很好的靶子,用的好,就能一举将彭坤拉下盟主之位,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必须要好好把握,没时间和这群宾客寒暄。

    付浮生和欧阳幺幺离开,气氛瞬间轻松下来。

    宾客们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无非是在谈论此次之事,好在付浮生态度极好,再加上青山道人和狐言道人的证明,他们对付家反而更加尊重。

    至于彭坤,众人心头也隐隐可知,这家伙绝对不含好心。

    不过事情已了,大多数人都没有再留下。

    花婆婆想了想,代表付家和欧阳家开始送走宾客,这般大的面子,倒是叫众人心头最后的一点疙瘩都散了,若旁人问起,谁不说付家的好话?

    而此时,叶蓁也终于放下了筷子。

    她刚准备起身,面前就多了一双绣着金丝的鞋子。

    “小丫头,跟我一块儿到付家去看热闹如何?”

    带着些许笑意的女声响起,叶蓁仰头,就看到了金玲夫人,而她身边正寸步不离的站着奚闾圣人,两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感情叫叶蓁十分羡慕。

    她自问和司缪的感情不逊于两人,可惜他们彼此都太过忙碌,短暂的相聚都让她十分珍惜,只是不知,下次再见他是什么时候。

    这般想着,叶蓁清透的眸子中就掠过了一抹黯淡。

    “小丫头?”

    金玲夫人疑惑地看向叶蓁,一眼就看到了她眸中的黯然失落,不禁了然一笑。

    “嗯?好”

    叶蓁一愣,旋即想到刚刚金玲夫人的话,轻轻应道。

    她也对这付家很感兴趣,毕竟很可能身怀烈焰石的亓九天就在那里。

    就这样,奚闾圣人,金玲夫人和叶蓁一同向着付家走去。

    修者联盟别的不说,这景色却是极美。

    铺满了鹅卵石的小道上,金玲夫人和叶蓁并肩而立,奚闾圣人则如同一个小丫鬟似的紧紧跟在金玲夫人身后,三人一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你刚刚是在想你的…男朋友?”

    金玲夫人想了想,好半晌,才有些游移地吐出这么一个颇具现代化的称谓。

    他们那个年代可没有男朋友一说,都是看对眼就在一起了。

    “嗯?”

    一直垂眸沉思的叶蓁听到她的话不由一愣,显然是没想到金玲夫人会问这个。

    “呵呵,怎么,你还不好意思了?”

    金玲夫人嗔怪一笑,似是有些不满叶蓁和她这般生疏,刚刚付家欧阳家彭坤和宾客一片大乱之际,她分明吃得开心,这种心性可不像是会害羞的。

    “没有,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是夫婿”

    叶蓁轻轻摇头,清美如玉的容颜染上了淡淡的暖意,好似提到她口中的那个人,原本凉薄的心都开始回温,“夫婿”两个字都满含认真。

    “哦?你已经成婚了?!”

    金玲夫人面色一顿,上下打量了叶蓁一眼,满是不可思议。

    在她看来,叶蓁绝对是个金凤凰,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天赋修为,性情也格外吸引人,这样的女孩子理应眼光极高才是,怎么会这么早就成婚了?!

    连站在金玲夫人身后的奚闾圣人都诧异了一瞬,他和金玲夫人所想差不多。

    叶蓁天赋太强,远比他们这么多年来见过的任何天才都要厉害。

    “嗯,前不久”

    叶蓁颔首,她已经和司缪结了同心契,那自然就是伴侣了。

    对修者而言,同心契远比任何婚书都具有保证性。

    “那他应该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吧?”

    金玲夫人一时有些好奇起来,忍不住开口问道。

    她是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抱得美人归,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她能够察觉到这女孩子骨子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丝毫不看中她的身份,好似任何人对她都可有可无一般,唯有提起她口中的那个不知名的男人,她才会流露出满满的温情和暖意。

    “优秀?”

    叶蓁微垂的睫毛轻颤,语气有些古怪地呢喃了一句。

    “怎么,他并不优秀?”

    听到叶蓁语气中的诧异,金玲夫人不禁皱眉,如今华夏式微,很快就会遭逢大劫,这样优秀的女孩子理应选择更优秀的男人,庸人如何能够迎娶?

    “不,他或许不能用优秀来形容,在我心中,他是最好的”

    叶蓁摇了摇头,侧眸对上金玲夫人的眼睛,语气缱绻而认真。

    霎时,金玲夫人身躯一震,她几乎要被叶蓁眸中的神色所打动。

    “那他呢?怎么没陪你一起来修者联盟?”

    金玲夫人眼珠子转了转,这一刻,她对司缪的好奇达到了一个顶点,有些抓心挠肺,那感觉就像是她的女婿一样。

    闻言,叶蓁沉默了,这个问题她不想回答。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看叶蓁缄口不谈,金玲夫人也知道自己问到了禁忌问题,不禁歉意。

    她也知道,叶蓁的实力远胜于她和奚闾,在修者的神秘世界,由实力决定辈分,她没办法拿乔,反而将叶蓁当成平辈视之。

    看着金玲夫人如今,奚闾圣人也有些惊诧。

    他这位夫人一向直来直往,很少对一个人如此客气和好奇。

    “没什么”

    叶蓁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却也没了继续话题的意思。

    金玲夫人看她一脸漠然,也就没再开口。

    不多时,两人就抵达了付家。

    付家在修者联盟作为一流家族,府邸占地面积极广,远远不是欧阳家可以比拟的,不过此刻,付家大门紧闭,整个都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意。

    “去叫门”

    金玲夫人转头看向奚闾圣人,轻声说道。

    后者闻言点了点头,一丁点圣人的威严都没有,他丝毫不在意在外人面前丢了颜面,好似能为金玲夫人做事是一件难以言喻的荣耀之事一般。

    奚闾圣人的敲门方式并不温和,浓郁的灵气透过门环传入院内。

    半晌后,一个穿着弟子服的小厮打开了大门。

    “你们…奚闾圣人?金玲夫人?快请进,族长已经等候多时了!”

    那小厮原本还沉着脸,但一看到这两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就睁大了眼,声音满含喜色地说着,话落后,还恭恭敬敬地邀请两人进去。

    “走吧,叶丫头”

    金玲夫人并没有率先进去,反而声音爽朗地转头唤上了叶蓁。

    “好”

    叶蓁颔首,嘴角微弯,轻笑着应了一声。

    小厮诧异地看了叶蓁一眼,眼中满含惊艳之色,他有些想不通一个如此年轻漂亮的姑娘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能让金玲夫人如此看重。

    说话间,叶蓁和奚闾圣人夫妻两个一同进了付家的宅院。

    小厮将三人一路带到了宴客的大堂,此刻,这里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叶蓁进了大堂,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面无人色的欧阳幺幺,她一袭喜服紧紧贴在身上,上面满是草叶和泥水,有些狼狈不堪。

    而欧阳家的人,如欧阳老头,欧阳夫人和欧阳糖糖都站在一侧,面色羞红,一副颤颤巍巍的模样,除了羞愧,更多的却是被气得。

    在欧阳幺幺身侧,则跪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身上的西装也皱皱巴巴的,从后看只能看到一个宽厚的脊背。

    而上首,一个面色严肃的老头正坐在那里,他手边是一个破碎的杯盏。

    在老头的身边,付浮生面无表情地立着。

    “奚闾圣人,金玲夫人,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随着叶蓁三人进了大堂,上首面色严肃的老头起身迎了上来,他脸上带着些许难看的笑容,显然知道了整个事情后,他实在笑不出来。

    “你继续,我们就是来凑个热闹”

    金玲夫人眯了眯眸子,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和昏迷的欧阳幺幺,笑得格外开怀,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般。

    “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一向谨慎,今日之事,真是叫二位看了笑话”

    老头也看到了金玲夫人的目光,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亲自定下的孙媳妇,居然会是这样一个货色,平白让他的孙子承受了那么多讥笑,光是想到这一点,他就忍不住脑袋发晕。

    “哪里,也不算是笑话,付老真是严重了”

    金玲夫人随意挥了挥手,就带着叶蓁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她就是来凑热闹的,这副理所应当的姿态叫人只能苦笑。

    付老叹了口气,也重新回了上首的位置。

    “木炎!你诱拐我的孙女,此事我欧阳家绝不会善罢甘休!”

    没等付老开口,欧阳老头已经忍不住地跳了出来。

    他满眼猩红地看着跪在地方的西装男人,声音很大,几乎要掀开屋顶,眼中杀气肆意,不过他用的“诱拐”一词,也是希望能将欧阳幺幺从这件事中摘出去。

    私奔,逃婚,每一件都是极其败坏门风的大事,但欧阳幺幺年纪还小,受人蒙骗也是理所当然,这个道理欧阳老头比谁都懂。

    在这件事中,木炎必须承担大多数的责任,他将必死无疑!

    ------题外话------

    征文票哦小可爱们,加油加油加油,爱你们!

    推荐:

    《盛世妖宠之邪妃笑天阑》

    她,是华夏第一兵王。铁血杀伐,肆意潇洒。一场事故,化为一缕幽魂。

    她,是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天生痴傻,丹田尽碎。

    然,当她变成了她,从此,一袭红衣绽放万千风华!

    他,是神秘的腹黑妖孽,一场意外,遇到了她。从此,毒入心髓,绝不放手!

    他说:“天地为证,日月为媒。吾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生世;心血为引,换你安好!你生,我守你永世无忧;你死,我灭天地、入黄泉,繁花碧落亦不负!”

    **

    她说:我从无野心,只想保自身周全!奈何敌欲杀我,我灭之!

    她说:我只求家人安康,奈何国将破、家将亡,我披甲杀敌,战之!

    她说:吾生之愿,与云陌世世双人。奈何天欲灭我,我便——封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