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奚闾圣人和金玲夫人【征文票】
    当付浮生,叶蓁和花婆婆回到大殿时,广场上的宾客们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这大典到底何时举行?付小子,难不成你还真要开个夜晚大婚的先例?”

    利盟圣人看到三人眸子一亮,旋即起身,大声嚷道。

    他一贯是个没有耐性的,如今在这广场上已经灰溜溜坐了一天了,自然心头烦闷,如今看到正主,就率先开口询问了。

    “就是啊,还举不举办婚典了?”

    “哪有人在这个时候还不开典的?难不成是我太落伍了?”

    “行了行了,都小声点,付家少主都出现了,不怕不给个结论?”

    “……”

    随着利盟圣人开口,迎合的声音也嘈杂起来。

    在场的虽然都算不上是什么日理万机的大忙人,但也有自己的的事情要做,修者联盟这场婚约如此拖拉,实在叫人有些躁动。

    看着下方的情形,上首的彭坤嘴角扯了扯。

    他就是要让付家爽约,引得众多宾客乃至圣人不满,这样一来,付家就算是和盟主之位绝缘了,哈哈哈,他这一招棋可谓是妙不可言!

    “利盟圣人,是小子的错,诸位,浮生在此先行赔罪了!”

    付浮生倒是好脾气,不仅不介意利盟圣人满含不悦和讽刺的话,还大大方方站在高台上对着下方众多宾客鞠了三躬,以表歉意。

    霎时,台下的喧闹声小了,渐渐消失了。

    见他如此,利盟圣人也撇撇嘴坐了回去。

    下方靠近高台的区域,是修者联盟内部宾客的位置。

    “子谟哥,付浮生今天怎么脾气这么好?”

    问话的女人一袭华丽的彩裙,丝毫不怕抢了新娘的风头,她容色秀美,既不妖艳,也不清淡,柳眉上挑,也算是个钟灵敏秀的小美人。

    若是叶蓁看到她,一定能认得出,她就是柯子谟的妹妹,柯子歆。

    此刻,柯子歆正若有所思地盯着高台上的付浮生,眉眼间尽是疑惑,她也算和付浮生一起长大,后者什么性情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若是往常碰上这种情况,他一定会大肆调侃一番,以一种颇为不羁和笑闹的方式平息众人心头的烦闷,但像今天这般认真和客气的样子,还真是少见。

    闻言,柯子谟淡淡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付浮生是修者联盟唯一能和他放在一起对比的人,今日他和欧阳幺幺的婚事,算是打破修者联盟和平的一个炸弹,必然不会如此顺利。

    “子谟哥,你希望付浮生和欧阳幺幺大婚吗?”

    柯子歆用手肘拄着下巴,好奇地看向柯子谟。

    她虽然向来不管家族中的事情,但也知道付家和欧阳家联姻会威胁到修者联盟的和平,但是这几天,柯子谟却没有任何动作,让她有些许奇怪。

    “有人比我们更不希望付家和欧阳家联手”

    柯子谟挑眉,语气平静地说道。

    柯家虽然也对盟主之位感兴趣,但付家若是壮大,第一个威胁的却是彭坤的位置,相比柯家,彭坤和木家肯定第一个坐不住,根本不需要他动手。

    这般想着,柯子谟就端起酒盅饮了一口酒,并不在意付浮生今天的变化。

    即便用脚趾头去想,他也知道今天的婚礼一定万般艰难。

    “——嘶”

    倏然,柯子歆倒抽了一口凉气,满是震惊地看向高台。

    “怎么了?”

    柯子谟拧眉看向妹妹,不明白她为何如此大惊小怪。

    “哥,哥快看!那是不是叶蓁?就是邬魍山救了我们的叶蓁!就是拯救了伏羲一脉甚至全华夏的那个叶蓁?我看就是她!哥,你快看到底是不是啊!”

    柯子歆心情激动的几乎要飞起来,她指着高台,声音中满含崇拜。

    上一次神农族地之行她恰巧在闭关,所以没有去,不过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已经从别的师兄妹那里听到过不同的版本了,不过无一例外,都是在说叶蓁如何如何厉害,她的夫婿如何如何强大,总之,众说纷纭,都是尊崇的语气。

    因为此事,她心头都要呕死了,后悔没能跟着去,目睹叶蓁的种种风采。

    早在邬魍山时,柯子歆就将叶蓁视作偶像,如今再见,更是兴奋不已。

    闻言,柯子谟一愣,抬头,视线刷的一下就定格在了叶蓁身上。

    距离上次相见,已经过了数月,没想到再见时会在修者联盟中,脑海中不断翻涌着叶蓁在伏羲族地的种种作为,一时也心头热血澎湃。

    他从来没见过这种女人,拥有着与美丽外表不同的强悍,纵然实力低微,也敢于越级挑战的勇气,宁静淡漠的性情,叫人无比希望引起她的关注,恐怕每一个男人心头都妄图征服这样的女人,那绝对比征服了世界还叫人心动。

    当然,他并不喜欢她,只是单纯的欣赏和涌动在心头的征服感在作祟。

    “哥?哥?哥?”

    柯子歆转头,就看到一脸怔然望着叶蓁的柯子谟。

    她挑眉,喊了几句,却没想到竟然依旧没能让他回神。

    “哥!回神了!”

    看他这么入神,柯子歆眯了眯眼,凑到柯子谟耳边,大声喊道。

    这么一来,倒是引来了不少注视,不过柯子歆却半点都不在意。

    “是她”

    回神后,柯子谟端起酒盅掩饰般将其喝尽,冷声说道。

    “真的是她啊!太好了!我一定要好好招待她,让她对我们柯家产生好感,如果一下子心情愉悦留下来做客卿,那我就拜她为师!”

    原本还想调侃柯子谟一下,但一听到他的肯定,柯子歆就大喜地说道。

    眼看着柯子歆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了,柯子谟又转头看向叶蓁。

    “大家一定在心中好奇,为何我的婚礼如此拖延,对不起,因为幺幺身体突然不适,所以付家和欧阳家的婚事恐怕要延后了,事发突然,但确实是我们的问题,浮生在此,再次向诸位道友表示歉意,抱歉!”

    台上的付浮生再度开口了,话落,他又是陈恳地鞠了三个躬。

    看着他这般模样,和叶蓁站在一块的花婆婆满脸心疼。

    “欧阳幺幺…”

    她咬牙切齿地呢喃着这个名字,其中是说不出的痛恨。

    叶蓁想了想,伸手安抚般拍了拍花婆婆的肩,若知道欧阳幺幺逃婚会让花婆婆如此模样,她或许会在那个时候“多管闲事”一下。

    烈焰石和玉葫芦都很重要,但花婆婆的助力同样不小。

    而且她有种预感,花婆婆一定知道玉葫芦的下落,只是并没有告诉她。

    “婚礼在付家和欧阳家的商讨下决定延后,今日大家也请尽情地畅饮,我付家倒是有不少好酒,希望诸位道友理解!”

    付浮生起身后又说了这番话,不过他的话却让下方宾客再次混乱起来。

    “大婚之日新娘就身体不适,看样子这门婚事并不如意”

    “可不是,好好的婚礼就被搅黄了,不管怎么说,多少影响了付家的诚信”

    “闹了半天婚礼还要延后,我倒感觉其中有鬼!”

    “……”

    议论声纷乱,声音不算小,但付浮生却一脸淡然,好似没有听到一般。

    “好了,首先很感谢各位道友今日的捧场!但欧阳幺幺确实身体不适不能出席举行大典,现在就请给我一个面子,大家畅饮就可,莫要再议论此事!”

    听着下方宾客的话,花婆婆却生了气,这件事分明不关浮生的事,她实在无法容忍旁人的讥讽和议论,故而上前一步,以灵气传音,面色严肃地说道。

    花婆婆作为华夏五圣之一,这点面子众人还是要给的。

    她话音落下,下首就安静了。

    唯有螣蛇老人,茶仙圣人和利盟圣人三人面面相觑,他们非常了解花婆婆的脾性,看样子,今天的婚事并不像付浮生表面上所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这是修者联盟内部的事情,他们无权也不想插手。

    “幺幺病了?此事我为何不知?”

    就在花婆婆心头微松时,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道颇为疑惑的声音。

    霎时,花婆婆就心头一沉。

    她早就知道这家伙不会安稳地待着,却没想到他竟然真敢在这样的场合下和她唱反调,果然,有些人的位置是坐腻了!

    叶蓁也回眸去看,彭坤正一脸茫然和无辜的模样走上前来。

    她若不是听到了彭坤和木灵的对话,都要被他的演技给蒙骗了。

    欧阳幺幺逃婚之事分明就是他唆使派人去做的,如今还一派毫不知情的模样,当真是无耻至极,最重要的是,他明显不想让这件事轻易揭过。

    下方宾客看着彭坤毫不知情的表情,脸色也渐渐变了。

    他们狐疑地看向付浮生和花婆婆,眼神中的神色开始不善。

    能被修者联盟邀请参加付浮生大婚的,也都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虽然花婆婆是华夏五圣人之一,却也不能随意蒙骗搪塞他们。

    难道,付家和欧阳家真的是在作弄他们?

    这么一想,宾客们脸色都阴沉下来。

    这一刻,没人会去想付家和欧阳家这么做的动机,他们只会在意自己被当猴子般耍弄了,就像“狼来了”的故事,若日后付家对外提起,他们岂不就是那群毫不自知的村民?难道就因为及不上对方的权势,就要任凭戏耍?

    “彭坤,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花婆婆面色铁青地看着逐渐靠近的彭坤,声音沉怒地说道。

    对此,彭坤的步伐只是微微一顿,就恍若未闻般上前,满脸关怀地看着付浮生,眼中满含担心和疑惑地问道:

    “浮生,幺幺是什么时候病的?刚刚我还碰到她了,倒是没看出病了!”

    彭坤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巧能被众人听到。

    到了现在,众人也都知道,付浮生和花婆婆刚刚那番话,摆明了,就是在戏弄他们,原因是什么他们不想探究,但心头皆是怒火中烧。

    难道他们就这般不济,让付家和欧阳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耍弄?

    若真有什么隐情照实说就是,只要可以理解,他们也不会太过计较,可如今这是做什么?先是蒙骗他们来参加所谓的婚礼,又要找借口把他们送走?

    在场大多数有些身份的宾客都在心头冷笑,这世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看着彭坤那张装模作样的脸,付浮生也难掩怒火。

    事情好不容易到了可以收场的时候,却因为彭坤的横插一杠,又复杂了很多,他已经可以想象这些宾客们的责难和刨根问底了。

    彭坤的心思不难猜,无非就是希望事情闹大,让付家颜面尽失,从而和欧阳家决裂,再也无法联手,这样一来,他的位置就坐的更稳了。

    “哼,付家真当我们大家都是傻的不成?随意糊弄?”

    “这件事付家和欧阳家若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青山道人可不同意!”

    “没错!必须给个答复,否则我长生门也不同意!”

    “……”

    下方宾客的发难纷纷响起,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人越多,勇气越大,哪里害怕得罪花婆婆?

    华夏五圣人威望再强,也只是一个人,而他们是许许多多个,众怒难平。

    一时间,气氛僵持下来。

    倏然,叶蓁眸子动了动,将视线放在来往的走廊上。

    “哟,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

    这是一道男声,听上去宛如醇厚的烈酒,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切,什么是不是时候的,我若愿意来,那随时都可以,谁也拦不住!”

    又有一道蛮横的女声响起,不过也已经上了年纪。

    “好好好,你喜欢就好!”

    先前那道男声又开口了,他语气宠溺而温和,和说话的女人明显关系不浅,两人应该是夫妻,不过在这种场合下,就显得有些怪异了。

    说话间,两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他们一高一矮,但却没有遵循普通男女夫妻的规律,这样看来,是女人高,男人矮,事实上并非男人真的很矮,而是女人太高了。

    女人的高度甚至超过了今日叶蓁所见的亓九天,她身边的男人倒很正常。

    叶蓁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对古怪而喜感的夫妻,她能感应到,这两人的实力都不逊色于华夏五圣人,甚至比起他们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两人中的男人应该就是华夏五圣的最后一位,奚闾圣人,而他身边的高大女人,就是他的妻子,金玲夫人。

    果然,利盟圣人接下来的话印证了她的猜想。

    “奚闾,金玲,你们两个还真是潇洒,每回都这样!”

    利盟圣人看着这突兀出现的两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夫妻两,参加任何宴会都喜欢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好像掐算了一番似的。

    这种出风头的作风他们几个都习惯了,不过利盟圣人却是每回都要讥讽一次,否则心头不舒畅,都是圣人,怎么好像他们就跟那压轴的似的,而他和茶仙就是那开场的小丫鬟,对此,他已经不满很久了。

    叶蓁眸中掠过一抹了然。

    真要说起来,奚闾圣人成名的时间比其他四位都久,修为自然也要更高些。

    他在世间流传最大的特点就是宠妻,故而奚闾圣人身上一直贴着“宠妻狂魔”的标签,这样说吧,别人可以当着他的面怒骂他,他却不会发怒,但若是有人背后骂金玲夫人,哪怕对方是个小孩,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对于这样的男人,叶蓁倒是颇为欣赏。

    “怎么,你不满意?”

    听到利盟圣人的话,金玲夫人眯了眯眼,冷嗤道。

    她话音刚落,奚闾圣人就把视线定在了他身上,好像只要金玲夫人下一刻说揍他,奚闾圣人就会毫不犹豫地冲出去给利盟圣人一些颜色瞧瞧。

    见此,利盟圣人黝黑的脸上划过一抹讪讪之色,他随意摆了摆手,又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对于旁人无语的视线他也全当没有看见。

    笑话,他又不是傻子。

    他不是奚闾的对手,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金玲夫人。

    ------题外话------

    司缪:本尊为何还不曾出现?(冷漠脸)

    葫芦:嘿嘿嘿嘿,快了快了!(谄媚的笑)

    司缪:本尊已经数日没有见过卿卿,甚想!(隐含委屈)

    葫芦:总要给你个合适的时机,一路拉风带闪电似的出现吧?(叹息一声)

    ……

    迷妹心声:要见司大神,要见司大神!

    葫芦:可以可以可以,迷妹们的心愿要满足!但是葫芦的心愿你们也要放在心上啊!月票!征文票!爱你们!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