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初见亓九天
    所有人都沉默不言,空气中说不出的沉重。

    欧阳老头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眼睛一闭就向后倒去。

    “爷爷!”

    欧阳糖糖大喊一声,赶忙上前将其扶住,满脸担忧地望着他,欧阳老头是欧阳家的顶梁柱,实力虽然比不上五圣人,但也足以拿得出手。

    若是欧阳老头出了什么事,欧阳家就算是彻底玩完了。

    欧阳夫人也满脸震惊地立在原地,情绪比起欧阳老头好不到哪儿去。

    “好一个欧阳幺幺,如此不守妇道!这么多年来,竟然和外男纠缠不休,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还敢私奔?呵呵,这样的女人,理应浸猪笼!”

    花婆婆气得脸色铁青,周身气流涌动,不经意间就将身旁的桌子给震碎了。

    她想破了头,都想不到欧阳幺幺不是单纯的逃婚,而是私奔!

    听到花婆婆的话,欧阳夫人一愣,但只是捂着脸哭,此刻哪里还敢反驳?欧阳幺幺算是把他们的面子里子都丢尽了,真是半分底气也无。

    欧阳老头此刻也缓过劲来,面色黯淡,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岁。

    “浮生…浮生啊!是欧阳家对不起你!”

    他看向付浮生,面色满含羞愧地说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们欧阳家闹得幺蛾子,你们自己解决!外面的宾客也由你们送走,和我们浮生没有半分关系,至于后续,哼!”

    花婆婆冷笑一声,看着欧阳家的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温和。

    她这辈子最是厌恶不守妇道的女人,既然已经和浮生订了婚约,为何不能恪守妇道?还敢在大婚当日和男人私奔,当真是可恶至极!

    听到花婆婆的话,欧阳老头唯有苦笑。

    他只要想到刚刚理直气壮的拒绝圣人,老脸就红的仿佛能熟透了。

    “婆婆,这件事交给我自己处理吧”

    不知过了多久,付浮生抬眸,一脸平静地看着花婆婆,说道。

    他对欧阳幺幺的印象并不算好,只是没想到这个即将和他携手一生的女人,最终会用如此决绝的手段拒绝大婚,不过,正合他意。

    欧阳幺幺是修者联盟的天之骄女,许多男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可惜,并不是他所喜欢的那种类型,他向来厌恶嘴刁野蛮的女人,说好听些是古灵精怪,说难听点就是张扬跋扈。

    这么多年,外人只当他和欧阳幺幺惯于吵嘴,可哪里知道,他对她的厌恶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每次吵架都是她先凑上来招惹的。

    若说他这辈子最讨厌哪个女人,恐怕非欧阳幺幺莫属。

    不过,他早就知道自己的使命。

    生于付家,拥有无上的荣耀,却也要承担这份荣耀下隐藏的危机,更甚至为了家族的未来,他要牺牲自己的婚姻,和一个厌恶的女人携手白头。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今天,就是他踏进坟墓的日子。

    索性,欧阳幺幺终于做了一件让他暗自欣喜的事情。

    “不要心软,放心,婆婆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

    花婆婆仰头看着付浮生逐渐冷硬的面部棱角,脸上挂起些许柔和的笑,她伸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再转头看向欧阳家的人时,满脸冷漠。

    闻言,付浮生眼中划过一抹暖意。

    “来,蓁蓁,陪我坐一下”

    花婆婆转身,对着叶蓁招了招手,轻声说道。

    “好”

    叶蓁颔首,莲步轻移,陪着花婆婆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付浮生看了看两人,这才转头看向欧阳老头。

    “欧阳族长,既然欧阳幺幺心不在我,那这场婚事便作罢吧,至于赔偿,不需要,付家会对外宣称,是感情不和所致,这件事,你们也不必放在心上了”

    他声音十分平静,眼神也没有波动。

    闻言,欧阳老头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付浮生。

    他本以为这一次欧阳家在劫难逃,免不得要为了欧阳幺幺所做之事拉下老脸去乞求付老头,说不准他会念及往日情分,将事情最小化。

    但他完全没想到,付浮生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这样一来,欧阳家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简直没有丝毫损失!

    只是看着付浮生这个芝兰玉树,天赋非凡,还大仁大义的“孙女婿”,欧阳老头有些悲从中来,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欧阳幺幺是眼瞎了吗?

    “浮生,一直是个心软的好孩子…”

    坐在后面纵观全局的花婆婆开口了,她眼神柔和地看向付浮生,轻声说道。

    闻言,叶蓁没有应答。

    好孩子?

    她只能说付浮生的确心性纯良,算个好人。

    他这一番话,必然能得到欧阳家的感激,这样一来,即便婚事没成,欧阳家反而会因为这些感激和对付浮生的愧疚,而更加效忠支持付家,如此一来,联姻不联姻反而没了什么必要的意义,他这番作为,倒是不负付家少主之名。

    能在未婚妻和别的男人私奔逃婚后还如此平静的,付浮生是第一个。

    叶蓁此刻倒是有些欣赏他了,在这种时候保持理智,做出对自己对家族最有利的决定,日后若是没有意外,修者联盟必然是付家的囊中之物。

    “孩子,谢谢…谢谢你!”

    果然,叶蓁刚刚想罢,欧阳老头就语气哽咽地上前握住了付浮生的手,脸上满是羞愧和感激,他这番话绝对是真情流露,让人不忍心再斥责。

    “婆婆,接下来的事还要麻烦您!”

    付浮生摇了摇头,转头看向花婆婆,轻声说道。

    “既然这是你的决定,那婆婆尊重,有什么事就说吧”

    花婆婆无奈地摇了摇头,拉着叶蓁起身,问道。

    “眼下大殿外都是宾客,还需要婆婆同我一起出去宣称一下,因为欧阳幺幺身体出现些问题,付家和欧阳家的婚事暂时延后之事”

    付浮生想了想,说道。

    他当然不可能现在就对宾客说,他和欧阳幺幺感情破裂,所以婚事作罢,那外人只会斥责付家和欧阳家这是在耍他们,反而不好。

    “好,当然可以”

    花婆婆点了点头,满脸欣慰地看着付浮生。

    这个孩子长大了,懂得在处理事情时站在旁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她敢肯定,若是个脾性急躁的,这个时候必然要大吵大闹,将新娘逃婚之事闹得人尽皆知,这样一来,丢入的反而是自己,所以付浮生这番作为她很赞同。

    “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去吧”

    付浮生嘴角扬起笑,是那种不加掩饰,从骨子里透露出的喜悦。

    就这样,付浮生带着叶蓁和花婆婆离开了屋子,独留一屋子心思各异的欧阳家人,不过众人心头却都对付浮生乃至付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感激和臣服。

    出了门,付家接亲的队伍还在外静静候着。

    叶蓁的视线却定格在一个身形高大,面色冷酷的男人身上。

    他长得不算英俊甚至有些可怕,因为他脸侧拥有一道深入骨髓的伤疤,就算已经有些年月了,但还是能够一眼看出,惊悚而冷厉。

    不过也正是这道疤痕,让他颇具男人味,即便是不低的付浮生站在他近乎两米的身形前,都宛如一个瘦弱的小白脸,看上去十分喜感。

    当然,叶蓁注意的不是他的相貌和身高,而是弥漫在他周身的浓郁火系元素。

    “他就是亓九天”

    这时,花婆婆凑近叶蓁,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亓九天在修者联盟绝对算是个名人,天赋惊人,比起付浮生和柯子谟来都更甚一筹,不过他性格冷漠而古怪,不喜和外人接触,倒也更神秘一些。

    他隶属于付家,一些想要巴结拉拢的都不得其门而入。

    叶蓁轻轻嗯了一声,表示了然。

    “怎么了?”

    亓九天对待付浮生显然没有对外人的那些冷漠,他向后看了看,却没有看到一袭红衣的新娘,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你们先回去,这些事我回去再和你说”

    付浮生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亓九天的手臂,说道。

    “嗯?是不是欧阳家不让接?”

    闻言,亓九天却皱了皱眉,伤疤也跟着一动,脸上煞气翻涌。

    叶蓁在一旁看着,清透的眸子微微眯起,这亓九天对待叶流华分明是说不尽的凉薄和冷漠,她本以为他就是这样的性子,但对待付浮生时,分明就很好。

    “不是,先回去吧”

    付浮生笑着摇了摇头,扯着亓九天的胳膊就向离开了欧阳家的大门。

    花婆婆和叶蓁紧随其后,这亓九天确实冷漠,对不认识的人没有丝毫关注,竟然至今没有看到身后的两个人,纵然花婆婆也唯有苦笑。

    “好了,你先回去告诉爷爷,不要再去大典,我待会儿有事要和他说”

    离开了欧阳家,付浮生才对亓九天如是说。

    “好吧,有什么事就通知我”

    闻言,亓九天只能点头应了。

    他已经能够确定,必然是欧阳家出现了什么问题,以致于婚事要取消。

    不过亓九天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只算是付家的一个养子,这些事情可以关心,但若是问的太过详细就有些不合适了。

    亓九天说完,便转身欲要离开。

    倏然,他眉毛一抖,目光锐利地看向叶蓁,浑身肌肉紧绷,做出一副即将攻击的模样,那般狠辣和凶煞,气氛都紧张了几度。

    付浮生和花婆婆皆是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回神后,两人就不约而同挡在了叶蓁面前。

    “九天,你在做什么?!”

    付浮生惊讶地喝了一声,他对叶蓁感知还是不错的,更何况她可不是普通人,且不提隐世三族对她的尊崇,就单说她那个夫君,就足以让人骇然。

    那可是千真万确的真神级人物,动动指头,别说付家,修者联盟都会覆灭!

    若是亓九天胆敢伤了她,不必说,付家就会倒大霉。

    这么想着,付浮生浑身上下都冒出了冷汗,上前死死钳制住亓九天的胳膊,预防他不经意间动手,那可就闯了大祸了。

    “你应该问她做什么”

    亓九天虽然收敛了攻势,但目光依旧锐利地盯着叶蓁,冷声说道。

    “啊?”

    付浮生一愣,回头看向叶蓁。

    “不好意思,一时好奇”

    叶蓁长睫微颤,抬眸,声音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看到她的脸,亓九天一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叶蓁一眼,不再多言,转身带着付家前来接亲的人离开了。

    叶蓁看着亓九天的背影陷入深思。

    她刚刚用精神力探测,希望找到烈焰石的下落,却没想到亓九天的感知竟然如此敏锐,实力分明不如她,却能感应到她的精神力。

    这样的人,必然有过在刀尖上过活的经历,才能如此警惕和小心。

    “叶姑娘?叶姑娘?”

    付浮生有些诧异地看着叶蓁,连叫了两声,她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九天刚刚并无恶意!我替他的冒犯向你道歉!”

    付浮生抿了抿嘴,认真说道。

    他知道,叶蓁并不是个小气的人,只是不知她为何会对九天这么感兴趣,不过他知道,这种兴趣无关感情,只是一种…探究?

    蓦地,付浮生脑海灵光一闪。

    他记得叶蓁好像是京城叶家的人,而九天也曾被叶家抚养…

    “没关系,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叶蓁缓缓摇头,她的确不在意,只不过刚刚亓九天感应到她的精神力后,她也没能察觉到烈焰石的气息,烈焰神石到底在不在亓九天身上,还有待可查。

    “叶姑娘,九天他和叶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付浮生低头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亓九天的意思。

    他和亓九天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后者的心思他多少了解一些,对叶家,他的感情更像是仇恨,但这种仇恨却并不浓烈,他曾问过,却也没得到答案。

    不过显然,亓九天是不可能重回叶家去了。

    “嗯?”

    叶蓁挑眉,有些不明白付浮生这话题的跳跃。

    “希望叶姑娘不要再探究九天,他是个冷漠而敏感的人,对于叶家,我向你保证,他绝不会做什么危害叶家,危害叶姑娘的事情!”

    付浮生叹了口气,语气郑重地对叶蓁说道。

    他只当是叶流华被彭坤捉了起来,但亓九天却没有解救,从而让叶蓁感到气愤了,毕竟亓九天曾经被叶家抚养,再怎样也应该是有些感情的。

    “哦”

    叶蓁淡淡地应了一声,没在这个问题的过多停留。

    对于叶家,她没有感情,亓九天和叶家的关系她也不愿深究。

    “好了,我们快去大殿吧,宾客们应该也等急了!”

    花婆婆有些无奈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她真是不知道,付浮生作为此次事件的主人公,怎么会如此淡漠,好像没有半分影响似的。

    “好”

    付浮生看叶蓁是真的不在意,这才松了口气,轻笑着说道。

    他并不希望叶蓁将目光对准付家,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而远离了众人的亓九天,心头也并不平静。

    他记得叶蓁的脸,或者说,记得叶承欢的脸。

    想起叶承欢,亓九天面色更加冷漠,眼神中甚至充满了暴戾,垂在身侧的手也逐渐捏成了拳头,他这一生,最恨的人恐怕就是叶承欢了。

    叶家,曾经也是他温暖的港湾,可惜,那也已经是曾经了。

    “头!你说欧阳家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看少主的模样,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让咱们通知族长不要再去大典,那岂不是要取消婚事?”

    这时,亓九天心头的思绪被身后的人打断了。

    闻言,他将暴戾收起,对于欧阳家和付浮生的态度也有些疑惑。

    “这件事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

    他冷漠地说完,便身形一闪,向着付家掠去。

    他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巨大的变故,他必须尽快将消息传给付老。

    ------题外话------

    小可爱们,征文票哦!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