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欧阳幺幺逃婚了【征文票】
    叶蓁一路上都在用精神力探测修者联盟的布局和实力,想看看强取玉葫芦和烈焰石的几率有多大,这一路下来,倒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是郎翼实力恢复到和莱格一个层次,那他们三人倒是能闯上一闯。

    现在嘛,却是没有机会了,修者联盟不愧是传承近千年的势力,其中有不少强大的阵法,有一个,连她碰上,都要吃些苦头。

    看样子,不能硬夺,只能智取。

    察觉到陌生气息,有不少巡逻队伍都飞掠而来,但在看到花婆婆和螣蛇老人时,都恭敬地行礼后退下,不敢再上前盘问什么。

    “原来,这就是修者的婚礼啊!”

    安凛站在叶蓁身侧,不禁感慨了一句。

    偌大的建筑阁楼上,都摆满了红绸和红灯笼,一片喜气洋洋,每一支巡逻队伍都穿着统一的服饰,腰上挂着鲜亮的牌子,上面雕刻着双喜字。

    “日后你也可以”

    叶蓁侧眸看他,轻声说道。

    文庄拍卖行财大气粗,以安青云的性格,也绝不可能亏待了自己的亲弟弟,纵然没有付浮生大婚时这般华丽张扬,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哈哈哈,估摸着还要好久吧!”

    闻言,安凛大笑,背对着叶蓁的眸子中却掠过一抹苦涩。

    他这辈子应该是不会结婚了,他是异类,除了寻找异类,哪还有人类女人会喜欢他的?而且目前他还心有所属,不可能勉强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叶蓁没有再接话,气氛一时间沉默下来。

    穿过层层叠叠的走廊,很快就到达了叶蓁刚刚注视着的高耸楼阁。

    “两位圣人,前面就是婚礼大典的举办之处,今日太过忙碌,人手有限,属下还要去接待其他前来参加婚礼的道友,就不送圣人过去了,还望恕罪!”

    看着前面的楼阁,护送他们过来的女人恭声说道。

    “去吧”

    花婆婆淡声挥了挥手,继续向前走去。

    “哈哈哈,花萼,螣蛇,你们两个架子摆的倒是大,这会儿才到!”

    “嘿嘿,茶仙,你这家伙永远都关注着无关紧要的东西,你应该说的是,花萼,你怎么和螣蛇一块儿结伴来了?这关系该不会有什么进展吧?”

    叶蓁四人还没靠近,就有两道声音响起了。

    前面一道颇为温和,但调侃的话显然是和花婆婆两人关系不错,而后面那道虽然也很熟稔,但那般吊儿郎当的玩笑话却略有些猥琐了。

    话音刚落,螣蛇老人就气的眉毛飞起,一道流光飞射而去!

    只听“砰”的一声,就有桌子炸裂开来!

    “利盟,你这家伙还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见此,螣蛇老人得意地挑了挑眉毛,旋即呵斥一声。

    原来,刚刚调侃两人的,正是早到的利盟圣人和茶仙圣人。

    叶蓁一行人通过长廊走到阁楼,入目的就是热闹非凡的广场,长长的红毯从大殿内一直延伸到视线不可触及之地,而红毯两侧,就是一张张摆满茶果的小几。

    修者大婚,自然不可能像俗世人结婚那样,一张大桌,围坐一桌亲朋好友。

    在大殿门外的高台上,则分散摆放着几张小几,明显是要坐一双新人的父母。

    今天暖阳高照,在广场大殿举办婚礼,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广场上的小几后已经有不少已经坐了人,叶蓁一行人算是来的比较迟的。

    他们的出现吸引了不少目光,不过看到这边的热闹,却没人敢凑过来。

    “嘿嘿嘿,你们来的可够晚的!”

    距离高台最近的地方,碎裂的桌子后正悠然坐着个黑脸老者,他虽然面色严肃,但性情显然和外貌背道而驰,嘻嘻哈哈的样子像个老小孩。

    通过刚才的对话,叶蓁也明白,这个黑脸老者就是武圣人之一的利盟圣人。

    而他的身边,则落座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他须发皆白,眉眼温和,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若是靠近,还能嗅到阵阵茶香,这就是所谓的茶仙圣人了。

    “快快快,过来坐!”

    看到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利盟圣人也很高兴,热情地冲着两人招了招手。

    见此,花婆婆便带着众人走了过去。

    “你们来的倒是早”

    花婆婆挑眉看了看利盟圣人和茶仙圣人,说道。

    这么一对比,她这个正牌长老就有些不称职了。

    “嘿嘿嘿,付小子大婚,若不来早点,付老头怕是要闹腾!”

    利盟圣人摆摆手,听他话中的意思,和付浮生的爷爷关系极好。

    “咦?这小姑娘你从哪里带来的?我竟看不透她的修为!”

    在利盟圣人絮絮叨叨之际,茶仙圣人把目光放在了安凛和叶蓁身上,前者一身死气,却算不上特别,而后者却让他颇感诧异,语气有些起伏。

    一般来说,看不透一个人的修为,说明对方是普通人或者修为比自身要高。

    如果说这小姑娘是普通人,那花萼自然不会将其带来,可后者的话,依照对方的年纪,着实有些可怕了,华夏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天赋惊人的孩子?

    “呵呵,茶仙,真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要能看透她的修为,日后我叫你爹!”

    听到茶仙圣人的话,螣蛇老人撇撇嘴,语气幸灾乐祸地说道,当初他刚知道她的实力的时候,也是这副表情,能让这几个老家伙一起震惊,心里舒服多了。

    因为情绪起伏,茶仙圣人也没心情和螣蛇老人吵嘴,目光诧异地盯着叶蓁。

    “哦?连你也看不透?”

    利盟圣人此刻也不禁动容,上下打量了叶蓁几眼,旋即也震惊地瞪大了眼。

    “我也看不透!丫头,你是什么修为?难不成打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了?”

    查探过后,利盟圣人就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灼灼地看着叶蓁。

    在这般年纪,修为超过他们这几个修炼了数百年的老家伙,这般天赋能力,简直是惊天动地,难不成是什么隐世老怪物的弟子?

    闻言,叶蓁摇了摇头,不知该怎么回应。

    这利盟圣人就像个老小孩,说话做事全然不顾身份。

    “好了,你别吓着她了!”

    花婆婆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挡住了利盟圣人和茶仙圣人的目光。

    “吓着她?你可拉倒吧!她实力比我还强,能被我吓到?!”

    利盟圣人瞬间双颊鼓起,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前几日文庄拍卖行遭逢大劫,来了一个r国神隐,若非螣蛇及时赶到,我怕是也没机会站在这里了,不过我两人联手却也堪堪和那神隐打成平手!后来是叶蓁丫头来了,仅凭一人之力,就将那神隐给生擒了!”

    看茶仙和利盟依旧好奇,花婆婆就开口解释了几句。

    然而,这短短的话,却让两位圣人面色大变,什么时候r国神隐可以瞒过他们的眼线,偷偷抵达华国而不引起注意了?

    “这r国近些年是越来越过分了!”

    利盟圣人面色陡然严肃下来,厉喝出声。

    r国和华国世代不和,前者一直意图侵吞华国版图,这是他们几个守护圣人无法容忍的,可没想到r国神隐竟然会偷渡过来,简直无耻!

    “不过,你这丫头倒也不凡,生擒神隐,做得好!”

    在感慨过后,利盟圣人就目光奇异地看了叶蓁一眼,语气赞叹。

    即便是他,都只能给神隐造成伤势,却从没生擒过一个。

    闻言,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理所当然地应承这夸奖。

    “哈哈哈,好!这丫头好!”

    利盟圣人见此,大笑一声,一副极其欣赏的模样。

    “嗯,的确如此”

    茶仙圣人也奇异地看着叶蓁,轻声说道。

    “行了,都落座吧”

    螣蛇老人挥了挥手,让众人坐下。

    “彭坤呢?”

    花婆婆转头看向利盟圣人,问道。

    按理说,在这样的场合下,他不该缺席的,这般把两个圣人丢在座上的举动,实在是有失礼数,让她这个长老面上都有些不好看。

    “他啊,估计正着急上火呢,付家和欧阳家联姻,实力直逼盟主之位,他座下那张椅子已经摇摇欲坠了,能不怕吗,哪还有时间还招待我们几个老家伙?”

    利盟圣人倒是不在意,他轻嗤一声,端起茶仙圣人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身在修者联盟的家族,哪一个不想登上盟主宝座?

    那种一呼百应,主宰他人人生的感觉,不是任何人都能平淡以待的。

    付家势力本就强,如今又锦上添花多了个欧阳家,彭坤的盟主之位岌岌可危。

    “这些事和我们无关,付老头和木老头帮哪个都不合适!”

    螣蛇老人咔嚓咔嚓啃咬着猪蹄,摇头说道。

    叶蓁和安凛在一旁安静听着他们的对话,对修者联盟又多了另外一番见解。

    “孩子,联盟内景色不错,你们去瞧瞧吧,喏,拿着这个,若有不长眼的上前阻拦,你们就将这个给他们看,距离大典开始还要再过一段时间呢”

    花婆婆转头看向叶蓁和安凛,轻声说道。

    说话间,还把一个雕刻有“花萼”两个字的玉牌递给叶蓁。

    闻言,叶蓁眸子深处掠过一抹光,她的精神力无法探测整个修者联盟,正想着找个借口去看看布局,花婆婆就把机会送到了她的手上。

    “好,谢谢婆婆”

    叶蓁接过玉牌,道谢后起身离开。

    “咦?小凛,你不去吗?”

    看叶蓁走远,花婆婆有些诧异地看了安凛一眼,这孩子,难道放弃喜欢一个人之后,连单独相处都不愿意了?这倒是有些稀奇。

    “我有些累了,嘿嘿”

    闻言,安凛摸了摸脑袋,桃花眼眯成一条缝,笑道。

    听到他的话,花婆婆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深究。

    安凛回过头去,目光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叶蓁的背影,刚刚她起身时告诉他有些重要的事要做,他一起的话难免引起更多不必要的目光。

    叶蓁身形微闪,精神力蔓延而出,所过之处,将所有布局都记在心上。

    她想要看看,是否能察觉到另一只玉葫芦的气息。

    修者联盟很大,一支支来来往往的巡逻队伍,可谓天罗地网。

    叶蓁速度极快,连残影都没有留下,根本用不到花婆婆的玉牌。

    可惜,一路掠过,都没有感知到任何玉葫芦的气息,照理来说,她身上的葫芦空间和另一只玉葫芦会有呼应之感,若是察觉就会产生异动才对。

    “到底将玉葫芦放在了哪里…”

    叶蓁站在一处假山后,黛眉一蹙,轻声呢喃着。

    且不提玉葫芦,这一路上她也碰到不少火属性弟子,身上都没有烈焰石的气息,看样子,这最后一块神石十有**真的在亓九天身上。

    叶蓁轻叹一声,脚步微移,就要继续寻找。

    谁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倒叫她看了一次天大的热闹。

    “幺幺,你真的要和我走吗?”

    这是一片庞大的假山群,和叶蓁仅有一石之隔的地方,传来一道声音,这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对少女很有杀伤力。

    叶蓁眯了眯眸子,幺幺?

    “嗯!炎哥,我要和你一起走!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我做付浮生那个浪荡子的新娘吗?难道你忘了我们之间的海誓山盟了?我爱的是你啊!”

    这时,又一道软糯清甜的声音响起。

    叶蓁挑眉,所以,付浮生今天要做一个孤家寡人的新郎了?

    “那你的家族呢?难道你不要欧阳家了?”

    男人声音低沉,悲伤,还带着丝丝缕缕的眷念和爱意。

    “我…我不要!我只要炎哥!”

    女人的犹豫只有一瞬,她很快就抛弃了礼义廉耻,道德家族。

    “好!我带你离开!”

    沉默了半晌后,男人才重重地应承了一声。

    旋即,就是一阵唇齿相触的声音。

    叶蓁神色淡淡,这男人的明显带着一丝诱哄,看样子,有些人是真的不希望这场婚礼如期举行,不过她也不是个好管闲事的。

    对此刻的她而言,修者联盟越乱越好!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叶蓁才侧眸看去。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拉着一个一袭火红的女人,两人身高相差极大,不过穿成这副模样,可见欧阳幺幺是临时决定逃婚的。

    逃婚?

    看着两人偷偷摸摸的背影,叶蓁唇角牵起一抹浅笑。

    付浮生性情张扬开朗,只是不知在有过被女人抛弃的经历后,是否还能维持。

    而这个引诱欧阳幺幺离开的男人明显也是修者联盟的人,他无外乎是柯家,木家,或者彭坤亲自安排的人,不过这枚棋子应该已经布下很久了,不然不可能让欧阳幺幺在这个节骨眼上做下这么疯狂的决定。

    付家少主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抛弃,欧阳家难辞其咎,两个家族再也没有联姻的可能,在接收付家怒火后,欧阳家肯定也要寻找源头。

    这样一来,顺藤摸瓜找到这个引诱欧阳幺幺离开的男人的背景,修者联盟大乱已属必然,她也能乘着这个时机,寻找玉葫芦和烈焰石。

    听闻亓九天所属付家,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叶蓁这下也没了继续寻找玉葫芦的心思,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只希望这男人有些本事,能成功带着欧阳幺幺离开。

    这般想着,叶蓁身形一闪,快速向广场掠去。

    待她回到座位上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彭坤。

    身为修者联盟盟主,不管他对于这场婚事心里是什么心思,面上都堆积着看似真诚的笑容,身着喜气的衣服,正在和几位圣人寒暄。

    叶蓁对他印象极差,自然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而彭坤在看到叶蓁的时候,面色大变。

    他可没忘记,这个凶悍的女人是如何杀死叶承欢,如何揭露那个孽种身份的,最叫人震撼的,是在伏羲一脉,她竟然凭借区区五品修为,斩杀数位魔王!

    而且,那个刚刚被他捉起来的叶流华,似乎是她的亲生父亲…

    ------题外话------

    今天莫名其妙上了第二,不过应该很快就被反超,还有十三天的时间,希望小可爱们再和我一起努力一把!求征文票和月票,爱你们,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