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叶流华的危机
    “我现在确实没时间和你到l省去”

    看着水歧脸上的神色,叶蓁摇了摇头,声音清淡地说道。

    “呵呵,我现在也改变主意了,你既然和婉夫人相识,那自然就算是自己人,我不可能让你去压制小姐体内的魔毒,从而送了性命,这涅槃之火你若想要也可以,告诉我婉夫人的下落,这东西就是你的!”

    水歧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是魔族,血液也是冷的,但却不会什么人都害。

    若是不认识的修者,死便死了,但叶蓁如今已经脱离了这个范畴,能让婉夫人说这么多,肯定和她关系不浅,他当然不能这么害了她。

    不过,他也想知道婉夫人的下落,或许能够帮得上小姐。

    水歧没有忘记,当初水婉在魔地表现出的强大实力。

    “她或许回了魔地”

    叶蓁想了想,语气认真地说道。

    当初水婉走的极其匆忙,她也没时间询问,不过通过水歧所言,也知道那个时候恰好是她女儿魔毒爆发的时间,在水婉心中,她的女儿现在还在魔地,那自然会直奔心头所想而去,所以,她敢肯定,水婉在魔地。

    “什么?魔地?!”

    水歧顿时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现在的魔地已经不是当初的魔地了。

    纵然她水婉有三头六臂,回了魔地,都不可能活着出来。

    “她感应到了你家小姐魔毒爆发,身体虚弱”

    叶蓁颔首,将自己的猜想说了一番。

    闻言,水歧僵在了原地,没错了,婉夫人必然是回了魔地。

    心中刚刚升腾起的念头,转眼间就化为虚有,婉夫人这个强大的助力,在刚刚得知了下落后,也成了一个不可解救的幻想。

    “算了算了,丫头,拿了涅槃之火,离开吧”

    水歧摇了摇头,声音极端苦涩地说道。

    若实在找不到实力强大的修者,那他少不得就要强制性掠夺修者灵气了,魔族本也不是个心性良善之辈,只不过相比域外妖魔这个远亲要好得多。

    闻言,叶蓁微怔,抬头看了看水歧。

    眼前这个魔族倒是个说话算数的主,既然如此,那能帮一把她也不会推辞,当然,她不会愚蠢到用自己的灵气去压制,从而害到自己。

    “喏,这是祛毒丹,或许能够压制魔毒一段时间,你可以试试”

    叶蓁取出一个玉瓶递给水歧,瓶中正是莫娴炼制的祛毒丹。

    世间毒素大同小异,即便魔毒神秘一些,但祛毒丹应该也是有些作用的,毕竟如今世上这几粒丹药是绝无仅有的,域外妖魔也绝对想不到。

    “祛毒丹?难道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丹药?!”

    水歧一愣,旋即紧紧捏着玉瓶,语气紧张而激动地问道。

    魔族中古籍不少,他也曾了解过一些。

    丹药,早就已经绝迹了,他从未想过如今这世上还有这种东西。

    “嗯”

    叶蓁颔首,伸手将五彩流光挥入安凛体内,然后随手端起扶桑花,既然已经给了祛毒丹,那这涅槃之火她拿的也算正当。

    “叶蓁,你没事吧?!我刚刚…刚刚是怎么了?”

    安凛眸子里的怔愣散去,赶忙看向身旁的叶蓁,他明显察觉到一些不同和古怪,好似度过了一段空白时间似的,霎时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对面的老头。

    “没事,我们走吧”

    叶蓁缓缓摇头,这些事她当然不会告诉安凛。

    “诶?这花老头卖给你了?”

    看了看叶蓁手中端着的花,安凛微诧。

    叶蓁轻笑,没有回应,转身就要汇入人流。

    “诶,姑娘,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找你!”

    水歧一招手,满脸激动地问道。

    如果祛毒丹有用,那他以后也不用再昧着良心暗害修者了,其实,他更想询问的是祛毒丹的来处,说不定这世间还有可以炼制丹药的人呢?

    抱着这一点小小的期待,水歧心脏砰砰砰直跳。

    不管怎么说,只要他有了联系叶蓁的方法,以后多得是机会寻求帮助。

    “短时间内我会留在京城”

    叶蓁垂眸看了看手中的涅槃之火,轻声说道。

    闻言,水歧一愣,旋即苦笑着点了点头。

    他知道,叶蓁这是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牵扯,他此刻倒是很想将涅槃之火要回来,也好有一个牵制对方的手段,可惜,太冒险了。

    看着叶蓁离开的背影,水歧紧紧捏着手中的玉瓶,叹息一声,眨眼便消失在原地,独留一个摊位,其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一起吃个饭吧?”

    离开了潘家园,安凛回头看叶蓁,小心翼翼地说道。

    闻言,叶蓁抿唇,长睫微动。

    “不想吃也没关系,我们回去吧,正好明天还要去修者联盟!”

    一看叶蓁这般表情,安凛就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巴掌,好不容易刚刚借着老头摊位的事情把事情给混过去了,怎么好好的又重提了?

    心情忐忑的安凛一咬牙,就飞快地拉开车门上了车。

    叶蓁也沉默不言地上了车,手中一直抱着那盆火红的扶桑花。

    车子向着偏僻的庄园疾驰而去。

    路上,气氛格外安静,安凛想要找个话题,却又怕把自己陷入到尴尬的境地,他不想得到叶蓁直白的拒绝,这样的话,心头还可以抱着虚无缥缈的期待。

    “安凛”

    就在安凛心头胡思乱想之际,一道寡淡而疏离的嗓音响起。

    他一愣,车子都一颤,几乎要偏离航线一般。

    叶蓁轻叹一声,流光呼啸,车子就不受安凛控制般自己前行,十分平稳。

    “叶…叶蓁,怎么了?”

    安凛喉结滚动,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转头,目光飘忽地问道。

    “安凛,等我大婚,请你喝喜酒如何?”

    叶蓁想了想,侧眸浅笑着问道。

    话落,空气中久久宁静。

    半晌后,一道满含苦涩和释然的声音响起:

    “好啊”

    安凛垂着脑袋,脸上也挂着笑。

    他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时候的叶蓁。

    午后,她长发倾泻,青衣飘飘,有暖阳透过车窗照在她细致如美瓷的肌肤上,她轻笑着邀请他参加她的婚礼,手中的扶桑花红的似火,映射在她的脸上,这一刻的叶蓁,比太阳还要璀璨,也是最让他心动的时候。

    可惜,伴随着的,还有永远不可踏出的那一步。

    *

    回到庄园别墅,安凛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房间。

    花婆婆和螣蛇老人也不在,不知去了何处。

    叶蓁想了想,抱着扶桑花回了房间。

    葫芦空间。

    “神妃,这种小地方居然还有凤凰涅槃之火?”

    郎翼吞了吞口水,满眼垂涎地望着涅槃之火,他是火狼,这种罕见到极致的火焰对他而言也有大补的功效,这辈子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极品。

    当然,面对这堪称神物的火焰,他心头也充斥着恐惧。

    连凤凰这种神鸟都能焚尽成灰烬的火焰,他怕是承受不住。

    “神妃,这涅槃之火应该是给王准备的吧?”

    一旁的莱格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扶桑花,又抬头看了看叶蓁,轻声问道。

    虽然话是这么问,但他明白,必然是的,毕竟涅槃之火对叶蓁是毫无用处的,这世间也唯有虚无神能承受火焰中的炙烤,从而浴火重生。

    “嗯”

    叶蓁长睫一阵细微的抖动,旋即应了一声。

    她和司缪已经结了同心契,没有什么是不好承认的。

    闻言,莱格和郎翼对视一眼,眼中皆有些柔和。

    只要王不是单恋,叶蓁对其也有情谊,那就是极好的事。

    “对了,郎翼你实力恢复得如何?”

    叶蓁抬眸,对莱格和郎翼的视线视若无睹,问道。

    她可没忘记众生塔第二层那个名叫狄坤的家伙,并非灵体,而是真实的人,且不提他御兽的能力,就单说他的实力,也能作为一个可用之人。

    虽然经过众生塔长久岁月里的囚禁,会导致狄坤实力大减,但在这个强者稀少的大陆上,应该也算是一流高手,最主要的是,他会极其忠诚。

    “怎么?”

    郎翼一愣,不明白叶蓁问话的意思。

    “有一个忙需要你帮”

    叶蓁挑眉,语气轻和地说道。

    经过她一番解说,郎翼才把目光放在不远处的黑塔上,了然地点了点头,旋即诧异地上下打量了叶蓁一眼,没想到她在这片大陆竟然有如此机缘。

    十二仙灵是神物,比起涅槃之火都要珍贵很多。

    “这个好说!”

    郎翼拍着胸脯,郑重地说道。

    叶蓁如今怎么也算是王的女人,是自己人,这点小忙他还是愿意帮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谢谢你了!好了,我有些事要忙,不打扰你们了”

    话落,叶蓁就转身进了茅屋。

    她要先弄清楚蜜蜡手串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有那么浓郁的灵气。

    “她对王的感情也不算浅”

    郎翼看着灼灼盛开的扶桑花,认真说道。

    他们几个一生效忠的都是司缪,在做任何决定任何事情的时候,也都是以司缪为前提在考虑,叶蓁能将他放在心中,也算是合格了。

    “神妃对王的感情,丝毫不下于王对她的”

    莱格抿唇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

    闻言,郎翼一愣,神色明显有些不信。

    莱格轻叹一声,没有过多解释,只说他以后就会知道。

    茅屋。

    叶蓁看着手中的蜜蜡手串,和市场上卖的毫无区别。

    “有什么不同呢…”

    她摩挲着珠子,轻声呢喃着。

    早在看到这东西时,她就知道,真正有价值的不是蜜蜡手串,而是珠子里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很有可能不是俗物。

    研究了半晌,叶蓁都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她虽然能察觉到东西在珠子里,但却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精神力都分辨不出其中的东西,若是使用蛮力将其捏碎,那就得不偿失了。

    “蓁蓁?孩子?在吗?”

    就在这时,现实世界中的房间门被敲响了,是花婆婆的声音。

    最后,叶蓁还是把蜜蜡手串放在了架子上,等司缪来了之后再说。

    她一闪身就离开了空间,房门打开,门外正是花婆婆。

    “婆婆?”

    叶蓁挑眉,时间已经很晚了。

    “孩子,来,修者联盟有新消息传来了”

    花婆婆看看叶蓁,神色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轻声说道。

    “哦?”

    叶蓁微诧,果然,在这个紧要关头,总会出些事情。

    她跟着花婆婆来到客厅,螣蛇老人也坐在沙发上,看到叶蓁时,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他算是将叶蓁当成了同辈人在对待,毕竟实力代表一切。

    “婆婆,是什么事?”

    叶蓁对着螣蛇老头点了点头,旋即问道。

    “你是京城叶家的人这一点应该已经肯定了吧?”

    花婆婆想了想,开口时却是问了这样一句话。

    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京城叶家?

    “或许是,是叶家出了事?”

    叶蓁并没有直白地说不,也没有直白地说是,只是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她有些搞不清楚,修者联盟的事情为什么和京城叶家掺和上了。

    “嗯,你父亲叶流华,被彭坤抓起来了”

    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对视一眼,这才语气略显凝重地说道。

    “嗯”

    叶蓁淡淡颔首,表示了然。

    花婆婆是修者联盟的长老,有眼线是肯定的,至于叶流华为何会被彭坤捉起来,她一定都不好奇,叶家众人,除了冷玉蓉,她一个都不认识,说起来都只是陌生人罢了,更何况,她也知道叶流华并不相信原主是叶家的女儿。

    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前,她都没有贪恋过叶家的权势,认亲与否也没有关系。

    原主之死,和叶家不无关系,虽然算是牵连,但没人可以否认。

    现在的她虽然也叫叶蓁,却只是饕餮大陆一抹幽魂,而非原主。

    “你不救他?”

    花婆婆愣住了,她有些不懂叶蓁的态度,那可是她的亲生父亲,被人捉起来之后就换来一个淡淡的嗯字?她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救他?为什么?”

    闻言,叶蓁反而有些疑惑地反问了一句。

    在二十多年的岁月里,原主一直没等到家人的解救,为什么她现在就要救?

    看着叶蓁的表情,花婆婆无奈一笑,看样子她的确搞错了什么,叶蓁和京城叶家的关系居然如此凉薄,那倒是她多管闲事了。

    “叶流华好像有事要求修者联盟相助,不过彭坤恼怒叶承欢,也就此牵连了他,以往倒是还忌惮着你,现在嘛,叶流华送上门去,自然不会再手软”

    花婆婆了然之后,却还是状若无意地说道。

    “亓九天不是叶流华的养子?”

    叶蓁并不关心叶流华的事情,但是亓九天,她还有些兴趣,当然,并不是对这个人感兴趣,而是对他手中的烈焰石。

    若是叶流华被彭坤带走,亓九天只是冷眼相看,那倒是有些意思。

    再怎么说,叶流华也曾抚养过他一段时间,彭坤这个人心胸狭窄,是个真小人,落到这样的人手中,叶流华纵然身为华国将军,也能被悄无声息地杀死,只要叶流华死了,就算国家接到消息,也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和修者联盟生出间隙。

    “的确如此,看样子,亓九天对叶家感情不深”

    花婆婆点了点头,她也是现在才知道的。

    叶蓁眼睑微垂,连抚养过自己的叶流华都能弃之不顾,看样子她要重新考量亓九天的性情了,烈焰石对他而言关系重大,他怕是不会轻易交出来。

    当然,在没见到亓九天之前,也无法确定烈焰石真的在他手中。

    “眼下正是浮生和幺幺的婚事,彭坤就算再恨,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拿叶流华开刀,他目前来说还是安全的,不过明天婚礼之后就不一定了”

    花婆婆看了叶蓁一眼,说道。

    她并不希望叶蓁冷眼旁观,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

    “明天一早,我们就到修者联盟去参加婚礼”

    叶蓁察觉到了花婆婆的视线,不过神情未变,淡漠地说道。

    叶流华的事情她并不放在心上,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烈焰石。

    ------题外话------

    求征文票和月票啊小可爱们,我又在无形中出没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