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潘家园,蜜蜡手串
    今天的天气非常晴朗,蓝天白云。

    庄园中放置着一辆车,安凛轻车熟路地替叶蓁打开车门。

    “花婆婆和螣蛇老人不去?”

    叶蓁四处看看,疑惑地问道。

    “他们都不知逛过多少次,这一次,他们就不掺和了”

    安凛耸了耸肩,心头却有些忐忑,生怕叶蓁不愿和他一个人单独出去。

    “哦”

    叶蓁颔首,容色淡漠,坐进车里。

    看着她的模样,安凛一愣,旋即苦笑,他生怕叶蓁不愿和他一起去,但她这般轻飘飘的应承和毫无波动的情绪,却让他心头更加沉重。

    安凛上车,车子飞驰出去。

    花婆婆和螣蛇老人站在楼上,透过窗子看到了这一幕。

    “哎…”

    花婆婆叹了口气,无奈摇了摇头。

    “怎么,在可怜安小子?”

    螣蛇老人手中端着一杯热茶,眼角瞥了花婆婆一眼,说道。

    他也算是活了百年的人了,眼光毒辣,自然能看出安凛喜欢那神秘的叶蓁,不过就以后者的容色和实力,安凛说实话,是配不上的。

    “他这是把自己陷入到一个难以自拔的泥潭中了”

    闻言,花婆婆摇了摇头,语气颇为感慨。

    她竟然没有想到,安凛会喜欢上叶蓁丫头。

    “感情的事,我们这些老家伙说不清楚”

    螣蛇老人挑眉,张嘴抿了一口茶,满脸无趣地说道,他们都多大年纪了,还要苦恼小辈的感情问题,这种事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经历吧。

    “呵呵,你说得对”

    花婆婆笑了笑,不再去看绝尘而去的车子。

    别墅区沿途尽是一些美不胜收的景色,叶蓁一直侧眸看着,心头一片宁静,但恍惚间,白云在眼前似乎幻化成了一道清华潋滟的身影。

    “叶蓁,你应该从来没有来过京城吧?”

    一路上都十分安静,安凛轻咳一声,找着话题。

    和叶蓁待在一起,总是感觉连空气都泛着宁静,他虽然不会觉得尴尬,但总觉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不想轻易浪费掉。

    “嗯,没有”

    叶蓁目光还是一直望着车窗外,轻声道。

    她蔷薇色的唇瓣微微抿着,心中突然升腾着一种无法抑制的思念。

    司缪,我想你了。

    叶蓁的淡漠让安凛不知从何说起,车子在两个小时后来到了繁华的京城。

    “叶蓁,我看你也不喜欢逛街,不如和我一起去看看那玉钥匙吧?”

    安凛想了想,说道。

    他虽然不太了解叶蓁,但也能看得出来,她和普通的女孩子不一样,不喜欢逛街买衣服买化妆品,反而是关于食物的东西,她还挺喜欢的。

    “哦?好”

    叶蓁眸子微亮,点头应了。

    玉钥匙,她身上也有一把,若是真的找到,再加上安凛手中的那一把,就是三把了,如果她没有猜错,玉钥匙应该一共有五把,算是离成功更进一步。

    能用这么多能量钥匙打开的秘境,必然不是凡品。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叶蓁和安凛也来到了目的地,潘家园。

    潘家园占地面积很广,市场分为地摊区、古建房区、古典家具区、现代收藏区、石雕石刻区和餐饮服务区等六个区域。

    这里主要经营古旧物品、珠宝玉石、工艺品、收藏品和装饰品。

    “叶蓁,我们先去瞧瞧那家古玩店,找找玉钥匙”

    看着人山人海的潘家园,安凛桃花眼中满是好奇和跃跃欲试。

    安氏财团设计的产业很广,其中就包括古玩,对于古玩行业,他很喜欢,不过眼力不算好,买过的东西倒是不少,但捡漏的次数却寥寥可数。

    “好”

    叶蓁也有些好奇,虽然她并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地方。

    两人说着,就向里面走去,这里,人声鼎沸,迎面而来的,不是古意盎然的氛围,而是此起彼落的吵杂叫价声。

    “这里倒不像是和古董有关的地方”

    叶蓁轻笑,这里还真是熟悉,和当初兰城的古玩街倒是颇为相像,此刻想想还有些怀念,她在华夏赚到的第一笔钱,就是一枚玉棋子。

    “呵呵,古董无价呀,所以大家才要讨价还价!这里有真的,假的,高仿的,价格自然都不一样,我却是很喜欢这地方的氛围!”

    安凛回应一声,周身痞气肆意,没了大总裁的冷漠和高傲,一派入乡随俗。

    “你给我说说潘家园的事如何?”

    叶蓁四下看着,情绪极好。

    既然到了这地方,那自然不能空手而归,她可没忘记农樱的想法,雏莘集团进军古玩行业,说起来,也是一本万利。

    她的灵气可以和真正的古玩交相呼应,捡漏不过是小事。

    “好啊!”

    安凛挑眉,兴致勃勃地应了一声,既然叶蓁想听,那他就肯定不会拒绝,潘家园这地方他也算是来过很多次了,了解的不敢说多,但也不算少。

    两人一路走着,经过安凛的诉说,叶蓁也算是知道了一些东西。

    就在此时,两人视线中多了一个古怪的人。

    那人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一袭古装,羽扇纶巾,谈笑自如,华丽丽的服装,掩盖不住其“大神”的风范,让地摊老板们纷纷为其侧目。

    还有不少前来潘家园参观的游客拿出手机对着他拍照,不过那人却是不在意。

    果然,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一种淡定和从容。

    渐渐地,叶蓁和安凛与那古怪的老头走的近了。

    他两鬓依然斑白,但是难掩眉宇间的神气,看看身上披挂的珠珠串串,东海大珍珠搭配项链葫芦,胳膊粗的崖柏随行拐杖,一眼天珠和扳指…

    “这人倒是有趣”

    叶蓁清透的眸子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的老头,语气却没有起伏。

    许是听到了她的话,那老头回过头来,当看到叶蓁时,眸子一亮,旋即嘴角含笑地走了过来,轻摇着手中的羽扇,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安凛皱眉,把叶蓁挡在了身后,满眼警惕地看着老头。

    “呵呵,小姑娘,老头子心仪一件东西,却碍于囊中羞涩,不知…”

    那老头并不在意安凛的排斥和警惕,他探头看向他身后的叶蓁,倒是非常直白地开口了,语气颇为自信,没有一丁点“囊中羞涩”的模样。

    因为这特殊的老头,倒是引得不少人驻足看热闹。

    叶蓁和安凛的模样都不算普通,尤其是叶蓁,这样清美如玉的女孩子在潘家园这样的地方很少见,那通身体质着实叫人心惊。

    “需要多少”

    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问道。

    这老头看似疯癫,却不是普通人,连她都看不透。

    “叶蓁?”

    安凛有些诧异,叶蓁可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他不禁转头上下打量着那古怪老头,既然叶蓁没有问题,那说明有问题的是面前这个家伙。

    “嘿嘿嘿,不多不多,一百块!”

    老头羞涩一笑,也不看安凛,伸出脏兮兮的手,说道。

    “好”

    叶蓁颔首,从钱包里取出崭新的一百块递到他手中,没有多给也没有少给。

    “嘿嘿,真是个心眼好的小丫头,好人有好报哦!”

    老头摸着手里的钱,笑眯眯地夸赞了一句,转头就走。

    “走吧”

    叶蓁看着老头的背影,说道。

    安凛点头,面色却有些严肃。

    “叶蓁,那家伙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

    穿越人群后,安凛才垂眸,小声问道。

    “嗯,是个修者”

    叶蓁倒是平静,目光扫过摊位,细心探查着上面的东西。

    听到她的话,安凛了然地点了点头,脸上却没有多少诧异。

    “正所谓大隐隐于世,潘家园也算是个卧虎藏龙之地,确实有些来自五湖四海的神秘高手,那老头估摸着就是!”

    安凛神秘地说着自我见解,叶蓁轻笑没有回应。

    “哎,其实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应该乘着鬼市时间再来,那个时候的东西质量上可不是这个普通时间能比的,等你从修者联盟回来,我们再来吧?”

    跟着叶蓁四处看着,安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些东西,做旧的痕迹太明显,连他这个不算内行的人都看得出来。

    “鬼市?”

    叶蓁挑眉,她对这里可是半点都不清楚。

    听到她语气中的诧异,安凛当即给她解释了一番。

    潘家园又有“鬼市”之称,甚至要追溯到清末民初。

    那个时候国运衰落,许多达官显贵家道中落,便偷拿了家中的古玩站街变卖,毕竟这是有**份的事情,只能选在凌晨三四点打着灯笼交易。

    当年,鬼市上还脱手一些来路不明的物件,因为都有着不可言说的秘密,大多数只能贱价出售,所以鬼市出好货的传闻也就此传开了。

    现在虽然不需要躲躲藏藏,掩人耳目,但凌晨四点开市的传统被延续下来。

    “在鬼市上,仿古家具、文房四宝、古籍字画、玛瑙玉器、中外钱币、皮影脸谱、宗教信物、民族服饰、‘文革’遗物甚至生活用品,除了军火、毒品和人口之外,只要你能想到的有价值的物品都会上架上摊!”

    安凛说着,语气不禁感慨起来。

    “可是为什么要叫鬼市?难道是因为在晚上?”

    叶蓁听得津津有味,还开口反问一句,她对这鬼市倒是有些兴趣了。

    “呵呵,差不多,但远比你说的这要精彩”

    安凛笑了笑,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通通说了出来。

    能站在潘家园的地摊前,听着来自于遥远时候的传说,这种感觉颇为奇妙。

    之所以被称为鬼市,是因为鬼市开市时间早,天还没亮,又没有电灯,乌漆抹黑的,穷人打燃火石,富人提着灯笼,悠悠晃晃如鬼火一般捡漏的照明设备下,人影穿梭停走,飘忽不定,鬼没有半只,鬼气先有了。

    再加上许多梁上君子也在此处脱手一些见不得光的玩意儿,更有造假者趁乱兜售一些赝品,两者又都是鬼鬼祟祟,前前后后离不开一个“鬼”字,故称鬼市。

    “除此之外呢,还有个带着传奇色彩的解释,不过如今这世上连修者,异能者,妖魔都有,更何况是鬼怪,我倒是觉得有些可信”

    安凛双手环胸,自顾自地说了一句。

    在鬼市开在阴阳交替之时,周遭忽明忽暗影影绰绰,你看不请我,我看不清你,所以不光阳世间的生人来往,更引得了阴间鬼神的兴趣。

    在各种传说,最为有趣的就是晚清时候。

    相传,慈禧太后过六十大寿,非得让小太监们准备狐裘,那时正逢国难当头,小太监们找不到狐裘,无计可施。

    眼看着时限将至脑袋不保,小太监无奈之下烧香拜佛,还真有了回应!

    趁着夜色在鬼市上买来了极品狐狸皮,而卖家竟一个转身化作一缕青烟而去,而摸着狐狸皮竟然还是热的,小太监这才醒悟那卖家是狐仙,脱皮救他一命。

    “确实有趣”

    叶蓁眉眼中颇含趣味,她倒觉得这鬼市有些门道。

    蓦地,一股浓郁的灵气波动传来,引得叶蓁指尖一动。

    “怎么了?”

    看叶蓁不走了,安凛有些狐疑地回头看她。

    “跟我来”

    叶蓁说完,就循着那一抹浓郁灵气走去。

    安凛虽然不解,但还是跟着她走了过去。

    走了没多久,叶蓁停留在一个小摊前,摊位后是一位大婶,在人声鼎沸的个个摊位前,她这里倒是显得有些凄凉。

    叶蓁蹲在摊位前,也没见她有多少热情。

    “大婶,这个怎么卖?”

    叶蓁也不在意大婶的态度,目光扫过摊位,最终定格在一串蜜蜡手环上,不过她询问的,却是一尊“二龙戏珠”的唐三彩。

    “叶蓁?”

    安凛也看了看那唐三彩,不过语气颇有些无奈。

    那唐三彩一看就是高仿,不过若是叶蓁喜欢,买下倒是也没什么。

    来潘家园的人,有不少都抱着“就当缴一次学费”的念头,对于古玩行的新手来说,潘家园天天都是愚人节。

    “五千,不二价”

    那大婶不甚在意地瞥了叶蓁一眼,旋即目光灼热地看向安凛,做她这一行的,没点眼力可不行,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命牌,一看就是有钱人。

    闻言,叶蓁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喜欢的话就买吧”

    安凛挑眉,说道。

    他没有提要帮忙付账的话,雏莘集团如今的资产可不逊色于安氏财团。

    “有点贵,这手串当个搭头如何?”

    说话间,叶蓁伸手捡起了摊位上早就看中的蜜蜡手串,声音淡漠,丝毫没有情绪波动,就好像她真的只是将这东西看成一个搭头似的。

    闻言,那大婶也看向叶蓁手中的手串,面上犹豫。

    “我这唐三彩可是好东西!五千算是便宜的了!”

    大婶撇撇嘴,看着自己的唐三彩,一副奇货可居的模样。

    安凛冷嗤一声,几乎要被气笑了,就这东西,一个稍微在潘家园混迹过的人都知道,不可能是真的,这摊主倒是好意思说。

    “那我不要了”

    叶蓁摇了摇头,站起身,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安凛犹豫了一下,刚想买下,大婶说话了:

    “算了算了,就当是我吃亏得了!带走,你都带走!”

    她面上虽然不高兴,但心头却仿佛中了五千万似的,这唐三彩绝对是假货,是她从乡下用二十块钱收上来的,转手卖五千,这买卖划算!

    至于那蜜蜡手串,更不值钱了,她都忘记是从哪个犄角旮旯摸出来的。

    “好”

    叶蓁回眸,掏出钱递给大婶,亲手拿起手串,安凛则自发搬上了唐三彩。

    “哎呦丫头,是你啊!老头我也喜欢那手串,不如你尊老爱幼,让给我吧?”

    就在叶蓁和安凛转身要走时,一道略显熟悉的苍老声音响起。

    叶蓁蹙眉,眼中浮现点点冰冷,回眸时,就看到刚刚那和她要了一百块的古怪老头,此刻,他正满眼垂涎地盯着她手中的蜜蜡手串。

    “嗤,你还真是得寸进尺!”

    安凛皱眉,冷笑着说道。

    他知道叶蓁不会拿不喜欢的东西当搭头,这老头,还真以为修者就了不起了?刚刚才要过钱,现在又大言不惭地来要东西,他以为他是谁啊?

    ------题外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