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前往华夏,京城叶家【征文票】
    “放…放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锁喉,千诛神尊暴怒至极。

    今日之后,他还怎么混迹在饕餮大陆?

    闻言,司缪神色不变,冰冷至极。

    “你…难道…不觉得愧疚吗?”

    无妄神尊疲惫地动了动眼珠,嘴边尽是未干的血迹,原本的黑丝白了很多,他看着司缪冷漠的神情,一股怒气倏然翻涌而起。

    他多想上前给这个男人一些教训,可惜,全无力气。

    最后,他只能轻叹一口气,声音轻缓而苦涩地问道。

    “日后,谁再到缥缈神宗寻事,这,就是下场”

    司缪唇角倏然勾起一抹泛着皎皎光华的笑,可惜,这笑中却泛着冷漠,叫人不敢直视,开口间,传出宛若古井般的声音。

    话音落下,挣扎不停的千诛神尊和心神受损的无妄神尊瞬间化作血雾。

    他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玄妙的弧度,整个缥缈神宗就被笼罩在一片荧光肆意的光罩之中,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颇为奇幻。

    即便是位面生物又如何,他若想动手,无人能阻!

    这一次,他必然要杀鸡儆猴,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污蔑诋毁叶蓁。

    而且司缪即将离开,必须让饕餮大陆众人不再靠近缥缈神宗。

    无妄神尊助纣为虐,心狠手辣,死不足惜,而千诛神尊身为魔修,更是随性,不知有多少正派人士死在他的手中,这种人,杀了反倒是一件好事。

    至于那自爆而亡的羲和神妃,更是自作自受。

    司缪性情之凉薄,恐怕还要远胜叶蓁一筹。

    他为数不多的温柔,已经全部给了后者。

    看着司缪眼睛都不眨地捏碎两大神尊,周围众人皆骇然欲绝。

    而缥缈神宗门口,注视着这一幕的离殇,岐山,和后来掠出的红鸾,暮湮纷纷对视,心脏狂跳,司缪喜静,已经许久不曾这般动怒了。

    待司缪化作星点消失在半空,离殇等人也进了宗门,将大门关闭。

    蜂拥聚集在缥缈神宗外的人倒是如愿见着了司缪,不过此刻也没人有心思继续待在此处,他们本以为缥缈神尊数次拯救饕餮大陆于危难之间,也算是他们的守护神,却忘记,这个守护神很淡漠,心上放着的人很少,却并无他们。

    与其留在这里,意图进入缥缈神宗,倒不如想写切合实际的东西。

    一时间,缥缈神宗外的人作鸟兽散。

    宗内。

    “王,杀了花千那家伙也就算了,怎么连无妄神尊也…”

    红鸾看着面前的司缪,踌躇了一下,问道。

    无妄神尊不似司缪这般清闲不问世事,他将毕生精力都放在教导弟子上,宗门中有很多新鲜血液,个个都天赋决定,是未来能够撑起大梁的人。

    如今无妄神尊被杀,他的弟子们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他意图杀死离殇时,就应该想到今天的结局”

    司缪声音很凉,纵然在宗内,他也能感受到饕餮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

    且不提羲和神妃造谣之事,本就应该夫妻共同偿还,就单说无妄神尊带着千诛神尊前来闹事,还想斩杀离殇,这一点就犯了他的忌讳。

    他可不是什么慈善家,别人要杀他的人,他却不管不顾。

    闻言,红鸾和暮湮面色皆是一变。

    他们两个去的晚,并不清楚开头发生了什么,只当羲和神妃犯蠢,想要自爆毁了缥缈神宗,这才惹得司缪大怒,并没想到无妄神尊竟然有这般大的胆子。

    “既是如此,那这种人就该杀!”

    红鸾转头看了离殇一眼,语气有些忿忿地说道。

    缥缈神宗的十人就如同兄弟姐妹一般,怎么能容得外人随意斩杀?

    “我离开,缥缈神宗和饕餮大陆就交给你们了”

    司缪转身,看了在场的几人一眼,说道。

    “是,王请放心!”

    闻言,离殇,暮湮等人纷纷跪地,恭声应道。

    吩咐完事情,司缪就独自去了缥缈之巅,站在银月树下,抬头看那飘扬飞舞的雪白花瓣,潋滟如画的容颜在银月花的簇拥下,绝色更甚。

    他伸手轻轻一招,顿时,一颗雪白的种子落在了他的掌心中。

    “卿卿,等着我”

    掌心合上,司缪轻声说了一句,便摇身化作虚无神,消失在天际。

    *

    华夏。

    仰光市,文庄拍卖行。

    在处理了文景姝和r国神隐后,文庄拍卖行也要开始重振旗鼓了。

    不过叶蓁可没那么多闲情逸致留下相助,第二天一早,她就准备和花婆婆,螣蛇老人动身,一起前往京城了。

    当她来到文庄拍卖行的后院时,就看到了准备好的花婆婆和螣蛇老人,让她感到有些诧异的,就是两人身边同样提着行李的安凛。

    “嗯?”

    叶蓁挑眉,有些不解地看向安凛。

    “怎么,只能你们几个去京城,我难道不能去?”

    安凛笑了笑,一双桃花眼颇为诱人。

    “去京城!去京城!”

    安凛话音刚落,站在他肩膀上的是一只彩色的鸟,个头很小,两个绿豆眼非常可爱,尾巴上长着几只漂亮的翎羽,一看就不是凡品。

    此刻,小鸟正叽叽喳喳地复述着安凛的话。

    这正是从邬魍山得到的兽卵中孵化的灵兽,颇具灵性。

    京城复杂,修者和异能者最是不缺,有灵兽傍身也能安稳很多。

    “自然可以”

    叶蓁颔首,对于安凛,没有多问。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咱们就出发吧,早些到京城也好”

    花婆婆看了看天际,脸上满是慈和地转头看向叶蓁,轻声说道。

    “好”

    叶蓁点了点头,她比任何人都迫切。

    离开文庄拍卖行时,文景聿,安青云和青荷送行。

    废弃的别墅群外,一架私人飞机正轰鸣着,飞旋着,托了安凛这个大总裁的福气,一行人无需使用特殊手段赶路,只需要乘坐直升机便可。

    “好了,不要送了,你们都回去吧”

    花婆婆摆摆手,目光慈爱地看了看文景聿,说道。

    “好,你们一路小心,叶蓁,若在京城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通知我们,现在的文庄拍卖行或许不能和修者联盟相比,但也是你的助力!”

    文景聿应了一声,转头看向叶蓁,语气恳切。

    此次文庄拍卖行的危机能够解除,真的全靠叶蓁,他能做的,唯有这个。

    “若是有需要,我不会客气”

    叶蓁轻笑,点头应了一声。

    话落,四人就转身上了飞机。

    钱财充裕的安凛自然不会委屈自己,飞机上吃喝玩乐一应俱全,颇为舒适。

    从仰光市到京城,距离可不算近。

    花婆婆和螣蛇老人虽然不是寻常上了年纪的人,却也有些乏累,没做多久就到房间休息去了,只留下叶蓁和安凛。

    场面上气氛有些尴尬。

    当然,尴尬的只有安凛,叶蓁倒是毫无感觉。

    她端坐着,手中摆着一杯茶,茶水氤氲着热气,朦胧了她的眸子。

    安凛突然有些紧张起来,掩饰般狼饮了一杯茶,顿时被烫的面色微涨。

    看着安凛的模样,叶蓁挑眉,有些狐疑。

    “呵呵,呵呵,这茶有些烫”

    安凛尴尬一笑,倒抽了几口气,试图缓解嘴里的疼痛。

    他虽然是吸血鬼,但知觉还是有的。

    闻言,叶蓁轻声哦了一声,就转头透过狭窄的窗子看向天际,不知想到什么,她眼神有些恍惚,刹那间,透露出叫人心疼的茫然。

    “你…你怎么了?”

    安凛心脏一抽,有些诧异地问道。

    “嗯?”

    叶蓁转头,缓缓摇头,没有回应,反而垂下了眸子。

    她也不知刚刚是怎么回事,一丝心悸掠上心头,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她本以为是司缪出了什么事,但同心契并没有什么反应。

    “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去京城吗?”

    看着叶蓁的模样,安凛想了想,转移了话题。

    “为什么”

    叶蓁抬眸,并无好奇地反声说道。

    听到她的话,安凛眸中掠过一抹黯淡,因为不重要,所以连掩饰都不愿吗?

    “你可记得我们我第一次带你去文庄拍卖行参加的拍卖会?”

    黯淡不过一瞬,安凛很快就重整情绪。

    他眨了眨桃花眼,脸上尽是笑意,略有些神秘兮兮地问道。

    “嗯,记得”

    闻言,叶蓁颔首。

    正是在那个拍卖会上,她见到了被当做猎物般捕捉到的莱格,也第一次见识到华夏一方势力的能量,总体而言,也算是见了些世面。

    “哈哈,那你肯定记得我拍下的玉钥匙咯?!”

    安凛精神一振,颇有些激动地问道。

    叶蓁此刻也被勾起些兴趣,因为安凛所说的玉钥匙,她手里也也有一把。

    当初在文庄拍卖行的拍卖会上,她就曾见到过那把钥匙,其中有能量波动,不过鉴于这钥匙是残缺的,她不想费心寻找,就落在了安凛手中。

    她手中的那把,是博古勒家族的枯长老为雷赫求医时付出的报酬之一。

    因当时的神农一脉不想动手,这才便宜了她。

    若是此刻安凛不提,她几乎要忘记那把钥匙。

    “难道,京城有残余钥匙的踪迹?”

    叶蓁回想安凛的话,瞬间就抓到了重点,若有所思地反问。

    “嗯,不愧是叶蓁!没错,我听商场上的朋友提了一嘴,京城有家古玩行中有钥匙的踪迹,正好你们也要一同前往,我去碰碰运气,若是能集齐所有钥匙,说不准还能召出什么秘境古地,绝对是物超所值!”

    安凛面色微凝,重重点了点头。

    “的确物超所值”

    叶蓁点了点头,认同安凛的话。

    那玉钥匙中的能量波动很强,若是真的集齐所有残片,得到的东西绝不差。

    听到叶蓁的话,安凛也缓缓松了口气。

    时间逐渐流逝,京城的轮廓似已经若隐若现。

    京城。

    这里是传承千年的古都,到了如今,已经成为政治和权力的中心地带,有权有势的人遍地都是,在这个地方,纵然你背景再深,也不能任性妄为,因为你很有可能碰上更厉害的,稍不注意,就可能倒了大霉。

    叶蓁透过窗子,看向连绵不绝的繁华城市,眸子中尽是莫测之意。

    这个地方,她并非第一次来,当然,上一次是因为使用视灵术,跟着雪狼探索到叶承欢的,所以,真要认真论起来,她人却是第一次来。

    她和京城拥有很多交集,没想到今天才真正踏上这方土地。

    京城据说是世界第八大“美食之城”,风味小吃历史悠久,品种繁多,用料讲究,制作精细,堪称有口皆碑,光是叶蓁知道的,就有豆汁儿,小窝头,茯苓夹饼,果脯蜜饯,冰糖葫芦,艾窝窝,豌豆黄等等。

    叶蓁此次来,倒也有些心思去品尝一番。

    飞机缓缓降落在安凛私人庄园的停机坪上,算是众人在京城的临时落脚点。

    财大气粗的安总裁的住处,必然是寸土寸金之地。

    “我们先在这里住下,待明日,你们要去修者联盟的话,我再派人送你们”

    安凛下了飞机,伸展着懒腰,看着叶蓁,花婆婆和螣蛇老人,轻声说道。

    他的公司不算小,在京城也有业务和分公司,比起叶蓁来要熟悉很多。

    午后的阳光不烈,照在人身上,带着暖洋洋的感觉。

    叶蓁坐在院内的秋千上,拿出电话打给了冷玉蓉,这是她第一次来京城,自然需要和身处京城的冷玉蓉说,她答应过要来看她。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冷玉蓉温柔慈爱的声音:

    “喂?蓁蓁啊,给妈妈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妈,我到京城了,先告诉您一声”

    叶蓁唇瓣微抿,轻声说道。

    “什么?你人在京城?!在哪里?妈妈马上让人…不,妈妈马上过去接你!”

    听到她的话,电话那头冷玉蓉颇为激动地说道。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待处理完这些事,我会到叶家去看您”

    想了想,叶蓁如是说道。

    和回叶家相比,虚空洞和烈焰石的事显然是重中之重,而且她也有个小心思,希望等司缪来了之后,和她一起回叶家去。

    想到司缪,叶蓁眉眼间温柔了不少。

    “好,好,妈妈在叶家等你!”

    冷玉蓉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高高兴兴地应承下来。

    叶蓁同意回到叶家,已经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挂断了电话,叶蓁轻笑一声,转身回了别墅,她要去和花婆婆仔细商议一下前往修者联盟的事,乘着付浮生的婚事前往,倒不会显得太突兀。

    京城叶家。

    冷玉蓉挂断了电话,就出了房间。

    客厅,叶家大家长叶老首长正坐在沙发上,带着老花镜看着手中的报纸。

    “刘婶!刘婶?!”

    到了客厅,冷玉蓉就大声呼喊着,这个样子的她,倒是和往日的安静颇为不同,引来了叶老诧异的注视,似不清楚这媳妇儿怎么这般激动。

    “诶!来了来了!”

    听到冷玉蓉的呼喊,刘婶很快就匆匆过来,面色焦急。

    她是冷玉蓉母亲的陪嫁,从小看着她冷玉蓉长大,除了碰上小小姐的事,还从没见过自家小姐语调这般激动的时候,一时间也有些疑惑。

    “小姐?”

    看着冷玉蓉满脸的喜色,刘婶有些惊讶。

    “刘婶,你赶快,赶快给我把匠人都找来,把三楼最大的房间整理出来,好好收拾收拾,尽量弄得舒服些,还有小姑娘喜欢的东西,都通通买来!”

    冷玉蓉欢天喜地地吩咐着,这种喜悦连外人都能轻易感受到。

    “啊?诶,好,我这就去”

    虽然觉得奇怪,但刘婶还是连忙应承了一声。

    这么久的时间以来,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冷玉蓉这么高兴,哪还管为什么。

    没想到,刘婶刚刚走了两步,就又被冷玉蓉给唤住了:

    “等等,多买点新鲜食材,还有花花草草,对了,还有,通知父亲,让他尽快到叶家来一趟,诶诶,还有,让人去冷家把我那套黄花梨家具搬过来”

    听着冷玉蓉一道又一道的吩咐,刘婶有些发愣。

    不光是刘婶,连叶老手中的报纸都掉了下来,满眼诧异地盯着冷玉蓉。

    自家这个媳妇儿是什么品性,生活这么多年他早就摸透了,这种有些慌乱,惊喜至极的情绪还是二十多年来首次见到,他能不惊讶吗?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刘婶!”

    看到刘婶依旧怔在原地,冷玉蓉不禁催促了一声,全然忘记叶蓁电话中的“处理完事情再来”,恨不得现在就把所有的东西全部置办好。

    “诶,诶!”

    刘婶回神,也顾不得询问什么,匆匆忙忙出门了。

    ------题外话------

    葫芦:征文票,月票。小可爱们,求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