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付浮生的婚事,决绝的羲和
    因为叶蓁,文景姝和r国神隐轻易伏诛,被带回了文庄拍卖行。

    此时的文庄拍卖行,早已不复当初的辉煌,看上去有些寂寥。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花婆婆等人不仅完好无损地归来,还顺道带回了文景姝和神隐,救回了安青云和青荷,不禁让文景聿和安凛呆若木鸡。

    他们虽然对叶蓁的实力有所猜测,却也没想到会如此轻松。

    “聿儿,文景姝就交给你了,至于这神隐,迟则生变,还是杀了了事”

    花婆婆说话间,将捆得结结实实的文景姝交给了文景聿。

    两者虽然是兄妹,但经历过这些事后,她相信,文景聿不会心软,否则他就没资格再担任文庄拍卖行掌权人,死去族人的亡魂也不会同意。

    “嗯!”

    闻言,文景聿沉默了半晌,才重重点了点头。

    他转头看了叶蓁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提着文景姝离开了,对于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他此刻是恨多过爱,送她上路之事,也唯有他来做才合适。

    “叶蓁,此次的事,多谢你了,日后若有需要,请尽管说!”

    安青云已经被涂抹了药物,好在都是一些皮外伤,并无大碍。

    他起身,眸光认真地看着叶蓁,声音郑重,说话间,还微微弯腰以表感激。

    青荷就站在安青云身边,见他如此,也同样弯腰。

    “你帮过我”

    叶蓁缓缓摇头,声音清淡,挥手间,一股柔力将二人托了起来。

    看她不经意间展露出的这一手,安青云和青荷对视一眼,两人都只能无奈苦笑,以叶蓁如今的成就,的确不用在意他口头上所说的话。

    “倒是许久未见你回兰城了”

    起身后,荷夫人眉眼柔和地看了看叶蓁,轻声说道。

    她这话倒不是故意攀关系,而是当初叶蓁留在仰光市创业后,许多消息传回兰城,难免叫人觉得心惊,她也时常在想,什么时候能和雏莘集团合作一次。

    “有机会会去”

    闻言,叶蓁轻笑。

    兰城对于原主而言拥有着极其不好的回忆,尽管那是她记忆最深刻的地方,但她的家可不在那里,不过她必然还会回去。

    叶蓁对于兰城也记忆尤深,不管是明媚,林懿,还是冷松翠,她都记得。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林懿,当初她就说过,林懿,必须死。

    所以说,兰城这个地方,她还会回去。

    “那就好,若你回了兰城,可千万要让人通知到才是”

    听到叶蓁的话,荷夫人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次,叶蓁将她和安青云救出,算是她欠了她一个天大的恩情了。

    叶蓁颔首,转头看向刚刚处理了那神隐的花婆婆,她的意思很明显。

    “呵呵,你这丫头,不过就是去修者联盟,就你现在这般实力,他们必然将你奉若上宾,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不过文庄拍卖行的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我就随你一同去一趟吧,正好浮生那小子要娶亲了”

    花婆婆笑着摇了摇头,语气慈爱地说道。

    虽然叶蓁展露出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她,但她却依旧把对方当做一个孩子。

    “付浮生?”

    闻言,叶蓁挑眉,有些诧异。

    她对付浮生的印象还是很深的,那人性格阳光开朗,就像一轮照耀众人的小太阳,而且颇为逗趣,说出来的话很有意思,但也因此,看上去像个大孩子。

    可现在,她所以为的大孩子都要结婚了?

    这般想着,叶蓁不免神色有些古怪,修者成婚都这么早?

    她全然没有往自己身上想,毕竟她的灵魂可比花婆婆年纪还大。

    “呵呵,你莫看浮生性格孩子气,但他可比你还要年长几岁”

    看着叶蓁的神情,花婆婆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禁笑着说道。

    “浮生小子要娶的,怕是欧阳家的幺幺吧?”

    此时,坐在一旁喝茶的螣蛇老人想了想,问道。

    “呵呵,没想到你还记得他二人的婚事”

    闻言,花婆婆忍不住调侃了一声。

    “啧啧,他们两个在一起,那就闹翻天了,而且幺幺不是不喜欢浮生吗?”

    螣蛇老人也不在意花婆婆的调笑,饮了一口茶水,啧啧有声地说道,说起后面一句话时,语气还有些狐疑,他身为五圣人之一,和修者联盟也颇为熟稔。

    “这事也只有他们小辈才知道了”

    花婆婆摇了摇头,她这一生都没嫁过人,这些情啊爱啊的,不谈也罢。

    听着花婆婆和螣蛇老人的对话,叶蓁毫不知情。

    她虽然知道修者联盟一些简单的事,但其中势力繁杂,恐怕联盟中的人有时候都分不清楚,更何况她这个一丁点都不曾接触过的外人了。

    “呵呵,你既然要去修者联盟,那其中的事,我也可以给你说说”

    花婆婆转头就看到叶蓁的神色,不禁说道。

    此次叶蓁可谓是帮了文庄拍卖行的大忙,这些消息不算什么。

    通过花婆婆的解说,叶蓁也对修者联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如今的修者联盟,明面上是彭坤掌权,实际上却是由几大家族共同掌管,相比之下,彭坤这个仅有实力的男人,也只能依靠其妻子的家族势力来维持权势。

    修者联盟中,付家和柯家实力相当,居于首位,和彭坤势均力敌。

    两家之下,就是欧阳家和木家紧随其后,其他的小家族倒也不少,但都不敢和大家族争辉,为了自身安全,纷纷靠拢付家和柯家成为附属家族,寻求庇护。

    彭坤因为有妻子木灵的木家支持,倒也能勉强维持地位。

    剩下的强大家族中,也唯有欧阳家拥有让人正视的资格,为了拉拢,付家和柯家可谓是绞尽脑汁,不过说到底还是付家占了便宜。

    毕竟付浮生和欧阳幺幺自小就拥有婚约,虽然只是口头上的婚约。

    修者联盟的盟主之位如同香饽饽,付家和柯家皆在蠢蠢欲动。

    花婆婆是修者联盟长老,得到她的认可至关重要,不过她素来不喜插手权势之事,所以至今没人能让她另眼相看,从而推举其上位。

    不过如今付家和欧阳家即将强强结合,彭坤的盟主之位岌岌可危。

    “这么说来,付家是要得偿所愿了?”

    叶蓁眯了眯眸子,轻声说道。

    听到叶蓁这么直白的话,螣蛇老人和花婆婆皆是无奈一笑。

    “彭坤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修者联盟十分混乱,盟主之位结果如何也是未知之数,不过付家的确比柯家要有希望一些,当然,前提是婚礼能成”

    螣蛇老人想了想,意有所指地说道。

    “哦?付家的婚礼看样子不会顺利举行了”

    叶蓁长睫微动,声音清淡。

    花婆婆没有开口,但脸上的神情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付家一旦和欧阳家联姻,就会极大地威胁到彭坤的盟主之位,连带着柯家也将屈居付家之下,这样一来,说不准柯家会和彭坤联手。

    有时候,权力就是那么让人着迷。

    “若是婆婆没什么意见,那我们明早就走,如何?”

    叶蓁眼睑微垂,轻声说道。

    “好!”

    花婆婆想了想,点头应了。

    文庄拍卖行的事已经算是彻底解决了,她也没必要一直留在此处了。

    夜幕。

    叶蓁住在文景聿安排的房间中,以精神力笼罩在房外。

    她身形一动,就消失在软榻上。

    葫芦空间,青葱的草地,清新的灵气蔓延而出,偶尔有鸟兽嘶鸣,溪流潺潺,茅屋院落,桃花纷乱,真真是好一处世外桃源的景色。

    叶蓁眸子微闪,溪流旁,两个俊美的男人并肩而立。

    一人绿衣,容颜精致,气质温润,一双尖耳满含空灵,正是莱格。

    而另外一人,一头火红的发几乎要飞扬起来,面貌硬朗而俊美,一双碧色的眸子中皆是锋锐之气,清醒时候的郎翼,远没有昏迷中那般温和乖巧。

    “哼,若非那时爷昏迷不醒,定然将光明神殿中人大卸八块!”

    叶蓁刚刚靠近,就听到郎翼颇带匪气的厉喝之声。

    “身体如何了?”

    清雅淡漠的声音响起,让郎翼身体微僵,耳朵不由自主地动了动。

    他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叶蓁,当初心头是恼怒的,如果不是她迷惑了王,王也不会那般疯狂,将自己陷入困境,可他已经从莱格口中知道了很多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一次,如果不是她,恐怕他郎翼无法活着离开光明神殿。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心生羞愧。

    “神妃?”

    莱格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已是从心底开始敬重她。

    看着莱格那副模样,郎翼一愣。

    虽然清醒后,从莱格的口吻中他能听出一二,但这远没有亲眼见到来的震撼。

    郎翼虽说是缥缈神宗性情最温和的统帅,但他骨子里却极难接近,毕竟也是精灵王族中人,想要得到他的认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很清楚,缥缈神宗的人对叶蓁的情绪都颇为复杂,和他相差不多。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到莱格的认可,这不得不让郎翼在心中重新开始定义叶蓁的能力,即便他依旧不觉得她能配得上自己的王。

    “嗯,郎翼的身体如何了?”

    叶蓁颔首,看向莱格,轻声问道。

    她大概能够理解将司缪视作神祇和信仰的莱格等人对她的感觉,无非是心头恼怒愤恨,觉得她将司缪拉下了凡尘,阻碍了她的发展。

    这一点,别说是郎翼和莱格,连她自己都这么觉得。

    不过虽然心知肚明,但依旧不会离开司缪。

    “我好多了!此次,谢谢神…神妃!”

    郎翼并非扭捏之人,想了想,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对叶蓁道谢。

    他在说起“神妃”这个复杂而陌生的称谓时有些不熟悉,犹豫了半晌,才脱口而出,虽然他心头有些排斥,但想到司缪的心意,还是无话可说。

    司缪愿意喜欢谁,是他自己的事,他们这些下属无权插手。

    “你可以继续叫我无叶”

    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并不在意郎翼的不乐意,反而迁就地说道。

    她和缥缈神宗的人也算是朋友,如今又牵扯了司缪,她并不希望他为难,索性自己维持这种关系,也算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闻言,郎翼犹豫了,最后还是没有应声。

    他是脾气暴躁,但不愚蠢。

    司缪能为了叶蓁做那么多事,必然是付出了真心的,虚无神很少会对一个人付出感情,但一旦喜欢,就永生不会改变。

    既然是王喜欢的,他也愿意尝试着接受她。

    如果神妃注定是她,那么早一点叫和晚一点叫又有什么区别?

    他可不希望因为一个称呼而惹恼了王,还惹恼了这个神妃,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他知道,在叶蓁和下属情谊之间,司缪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神妃,听莱格说,王将饕餮大陆带到这片大陆旁边了?”

    郎翼想了想,抬头看向叶蓁,声音里满是感叹。

    能为了一个女人,将饕餮大陆转移地方,这种作为也算是大千世界中绝无仅有的存在了,等他回到饕餮大陆,有必要把这些东西载入史册。

    叶蓁眸子闪了闪,她清晰地看到郎翼眸中的四个字:祸国殃民。

    “嗯”

    对于郎翼的视线,叶蓁不知该作何反应,想想以往司缪为她做过的那么多疯狂之事,或许她对司缪而言,的确算得上是祸国殃民吧。

    “那王什么时候会来?”

    郎翼眼神发亮,算起来,他也有好久没见过自家王了。

    “很快”

    叶蓁想了想,轻声道。

    她和司缪有同心契在,能感受到他一些情绪波动,端看最近澎湃而欣喜的意味,她猜测应该是要启程来华夏了,对于这个消息她倒是也非常喜悦。

    *

    饕餮大陆。

    如今的饕餮大陆正处于一片整顿之中,所有人都知道,缥缈神尊将饕餮大陆牵引着带到了别处,具体是什么地方他们也不太清楚。

    大路上不少人蜂拥着聚集在缥缈神宗前,意图一睹缥缈神尊风范。

    当日,缥缈神尊与海龙王之战惊天动地,让大陆所有人震撼无言。

    不过可惜,他们日日守在此处,却连四大统帅都不曾见过。

    “也不知咱们现在处于位面沟壑中的哪个区域!”

    “缥缈神尊如此作为,也不知是什么目的?”

    “呵呵,这还用说,神尊必然是将我们饕餮大陆远离了域外妖魔的探测!”

    ……

    “这种事,我们又没有插手的余地,缥缈神尊现在就是饕餮大陆掌控者”

    “哎呀快看!那是不是羲和神妃?”

    “你眼神还真厉害,只是没想到短短数月,羲和神妃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哎,这还是当初绝色倾城的羲和神尊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

    缥缈神宗外的议论声不绝于耳,叽叽喳喳吵闹不停。

    倏然,一抹瘦弱的人影出现在视线中,叫众人面面相觑之际,又掀起了巨大的猜测和八卦氛围,那人不是旁人,正是羲和神妃。

    当初羲和神妃与其夫君无妄神尊大打出手,在缥缈神宗外找缥缈神尊要个答案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一时间成为笑料,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没想到这么快,这羲和神妃又拖着瘦弱的身体来了。

    没错,如今的羲和神妃和数月前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像是大病了一场,倾城绝色的面容消瘦了许多,贱贱的下巴看上去有些骇人,白裙着身,她却有些撑不起来,在惊骇之余,颇叫人心痛和怜惜。

    羲和神妃迈着步子,眼神黯淡,脸颊上满是楚楚可怜之态。

    看着缥缈神宗气势磅礴的门扉,羲和神妃脸上闪烁着犹豫之色,半晌后,像是有了勇气一般,抬腿继续向前,脸上满是决然。

    这一次,她绝不会像上次一样,轻易离开。

    有些事,她还是想一吐为快,否则带着这些心事下地狱,她不愿!

    为了一个女人做这么多事,缥缈神尊,你是否忘了自己的责任?

    ------题外话------

    征文票,我来提醒小可爱了!征文票!感谢,爱你们,比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