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司大神和叶美人的第一次!
    司缪抱着叶蓁,走过战场,来到了一棵参天古木前。

    偌大的树干一眼望不到边,繁茂的枝干铺天盖地遮蔽在空中,粗壮的躯干如同一根接连天地的擎天柱。

    它矗立着,仿佛从太古延伸至今,给人一种生生不息,永无止境的恒古之感。

    只可惜,这是一棵死树。

    土地崩裂,躯干已经干涸,没有一点绿意。

    司缪抱着叶蓁站在树下,渺小得如同一只蚂蚁。

    望着眼前的巨木,司缪神色极度平静。

    如果叶蓁醒着,看到这棵已经死去的巨树,一定会震惊地喊出声,因为这树不是普通东西,而是传说中象征永恒不熄的菩提树。

    “卿卿,乖乖等着”

    他将叶蓁放在树下,伸手理了理她略显杂乱的发丝,声音轻柔。

    话落,司缪就消失在原地,只留下淡淡的星光围绕在叶蓁周边,像是在守护。

    不知过了多久,空间动荡,司缪回来了,他浑身血气,银色的衣袍上竟然沾染着些许蔚蓝色的血液,散发着浓郁的星辰之力。

    他先是看了看叶蓁,随后仰头看向巨树,手掌展开,其上竟然逐渐凝聚了一大团蔚蓝色的光,这些光翻越涌动着,看上去极其浩瀚!

    “今日,我屠戮百万星空兽,以星辰之力为她铸造星辰之体!”

    他神色淡漠地半跪在地上,一手触摸叶蓁的脸,一手则托着庞大的光团。

    以往好听如山间溪泉的声音,如今带上了点点沙哑,他声音极端平静,可这样的平静之下,却有着不顾一切后果而有所为的决绝。

    空间寂静了好半晌,突然发出霹雳般的惊雷震动!

    “死而复生,违逆自然,必遭天谴!”

    一道冰冷彻骨,雌雄莫辩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寻不到源头,仿佛来自这片空间的四面八方,虽然十分冰冷,但这种冰冷之下,却含着些许苦涩,悲哀和了然。

    司缪沉默了,他深深望着叶蓁。

    蓦地,他笑了。

    这笑,足以和日月争辉。

    司缪起身,他仰望着天际,声音平静,却带着无尽的洒脱:

    “天谴,我不怕,生死,我也不怕,我存于世间亿万年,一直不知道怕是何物,可如今,我有了怕的东西,我怕她会离而我去,我怕未来的亿万年依旧孤寂,我愿承担天谴之责,只求她能复生!”

    四周空荡,短短的几句话飘荡着,久久不散。

    “神罚!”

    司缪眉峰一动,喝了一声。

    霎时,一把黑剑震动着出现在司缪手中,剑气四溢!

    他将神罚之剑抛入半空,倏然腾空而起,右手反握剑柄,不带丝毫犹豫地将剑刃穿透心脏,没有血迹,只有金光呼啸。

    司缪重重跪在地上,额上尽是冷汗。

    而他手中的神罚之剑则抖动不停,剑吟中满是悲鸣之泣。

    “去!”

    司缪冰薄的唇瓣紧抿着,心脏中逸散出的金光形成一条线,线的另一端则缓缓冲着叶蓁心口暴射而去。

    一时间,司缪脸上有银色的鳞片若隐若现。

    直到金光散去大半,叶蓁苍白的面色缓缓红润,司缪才挥手停下。

    他将上半身的衣服褪去,并没有意料之中精壮的腰身,反而是细密的鳞片展现,他伸手触摸着心口处的一块鳞片,这鳞片之上,绘制着一条腾云驾雾的虚无神兽,而此刻,虚无神脊背上,竟缓缓形成一个纤细的身影。

    这身影极其窈窕,容色清美,正是叶蓁。

    只不过,鳞片上绘制的叶蓁嘴角上扬着明显的弧度,细看,仿佛都能听到有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传出,见此,司缪不禁轻笑。

    “以虚无族心头血为引,以求,同心契!”

    司缪抬眸,声音坚定不移,似要穿破虚空!

    虚无神一族素来稀少,他们拥有着极长的岁月,故而签订同心契,需要自损其身,将心头血分出一半给命中伴侣。

    因着这一艰难而苛刻的条件,鲜少有虚无神会用到同心契。

    “罢了…”

    看到司缪这样,声音的神秘主人知道,已经不可挽回了,当即轻叹一声。

    虚无一族最是冷血凉薄,宁愿孤独终老也不愿随意付出,是正真的宁缺毋滥,可若付出了真心,认定了对方,那么必然一生只爱一人,永生不会动摇!

    虚无一族,爱上了,就是永恒,至死不渝。

    悬浮在司缪身边的蓝色光团忽然动了,如流光般滑过,将叶蓁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在光层表面,有星辰闪烁!

    司缪一直紧紧盯着叶蓁,生怕出现一丝差错。

    这片空间,没有日月交替,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

    “卿卿,这是你的死劫,亦是你的机缘”

    司缪盘膝坐在叶蓁身边,垂眸时有温柔之色。

    修者,本就是逆天而行。

    而如叶蓁这般,拥有莫大机缘的,生命中则有死劫!

    司缪清楚这一规律,却没想到叶蓁的死劫来的如此猝不及防,他差点就彻底失去了她,同时也让他明白,她必须要强大起来了。

    虚无一族责任重大,他不可能无时无刻陪在她身边,只要她自身真正强大到无所畏惧,他才能安心,否则,当日之痛,他真的无力再承担一次。

    如今每每想到叶蓁死去时的心悸,司缪还是感到心神惧裂。

    叶蓁紧紧闭着眸子,身体之中,却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血脉之中,有蓝韵交织肆意,不断重铸她的骨骼和经脉,也有金丝形成的虚无神,不时甩尾,缠绕着她的心脏,不愿离开半分。

    不知沉寂了多久,一天,两天,一月,一年,还是百年。

    时光流逝,白驹过隙。

    天地间的生命之气也轻了许多,似是怕会惊到树下静躺的人儿一般。

    这一日,司缪闭目养神。

    突然,一股极其强大的星辰之气蔓延开来。

    他猛的睁开玉眸,眼中满是喜色。

    他的卿卿,终于要醒了。

    叶蓁静静躺着,身体之上有蓝光若隐若现。

    蓦地,司缪眸子一动,他伸开掌心,轻轻感触着空气中的法则之力。

    他自己本身拥有数种法则,只是没想到他的卿卿居然会就这这一次的死劫,参透星辰之力,从而掌握了星辰法则!

    星辰法则属于最上品的神秘法则之力,足以和他的毁灭法则相媲美!

    果然,叶蓁是属于强者阵营的。

    如果说以前她是蛰伏的雀,那如今就是乘风破浪的凰!

    六品上阶!

    七品下阶!

    七品中阶!

    ……

    九品上阶!

    最终,叶蓁周身的气息停留在了十品下阶!

    足足四个大阶的跨度!

    司缪半跪在叶蓁身前,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倏然,叶蓁刷地一下睁开了眸子!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仿佛带着一种看破世间万物的沧桑,那种沧桑极其古朴,深入心魂!

    叶蓁眼神逐渐从沧桑变成茫然,她眨了眨眼睛,一张清华潋滟却满含疲惫的容颜倏然印入眼帘,那么突兀,那么…让人心动。

    她有些不敢置信地伸出手臂,缓缓覆在他的脸上。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人。

    司缪看着叶蓁的眼睛,玉眸中满是温柔和浅笑。

    看着这样的目光,叶蓁只觉得胸腔如同塞了一团棉花,干涩难耐,带着无法言喻的疼痛,她没有死,她还活着,她又见到了他。

    “司缪…”

    她喃喃出声,最后仿佛确定了一般,猛地坐起身,以极大的力道撞进他的怀里,双臂紧紧环着他的脖颈,将脸贴在他颈间的皮肤上。

    “司缪…司缪…司缪…”

    她越抱越紧,口中却不停歇地喊着他的名字,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眷念,一声比一声浓重,但无疑,每一句都带着深邃而缱绻的爱意。

    “我在…我在…我在…”

    司缪也回抱着叶蓁,薄唇贴在她的额上,不嫌烦地一声一声回应。

    听着她细密而恐惧的呼喊,司缪只觉得心脏如同被一柄重锤敲击,疼痛难忍。

    他的卿卿,一定是吓坏了。

    “司缪!”

    听到司缪的声音,叶蓁突然嚎啕大哭起来,这种哭声极其稚气,不似她的性情,可她就是哭了,越哭越大声,仿佛心中有无数委屈一般。

    司缪觉得心疼的同时又有些好笑,只能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脊背,以作安抚。

    “司缪,我…我又见到…见到你了,我…我不怕…不怕死,但是,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真的好怕…好怕…我爱你,永远不想…不想离开你”

    叶蓁声音极度哽咽,她抬起眼眸,眼角的泪水不断溢出。

    她从不知道自己眼泪有这么多,再见司缪的感受她说不上来,但比之她一生所经历的都要刻骨铭心,她从不是个感情外放的人,但这一次,她想把心中的话通通说出来,以往隐忍的感情想要全部倾泻出来。

    听到叶蓁突如其来的表白,司缪心脏微震。

    这一刻,叶蓁竟然能感觉到司缪的情绪变化,她不禁闭上眸子,紧紧贴上他的唇瓣,她不会亲吻,只懂啃咬,想要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把感情都倾注在这个吻上,可就是这么毫无章法的亲吻,却叫司缪眸色渐深。

    他微凉的手掌有些灼热起来,轻抚着叶蓁的腰线。

    “卿卿…”

    听着司缪从唇齿间溢出的声音和他不安分的手,叶蓁娇躯微僵。

    但这种僵硬也是维持了一瞬间,很快她就放松下来。

    司缪扣住叶蓁的脑袋,撬开她的双唇,微凉的舌探入她口中吮住她的,两人之间温度明显升高了许多,黏合的唇瓣也越来越紧。

    叶蓁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口中是独属于他的味道。

    不知过了多久,司缪离开了叶蓁的唇。

    看着叶蓁红肿的唇瓣,他绝艳的眸子中含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缓缓伸出手,用指腹暧昧地摩挲着她的唇。

    “卿卿…可以吗?”

    司缪盯着叶蓁的眸,又轻轻唤了一声,这一句,带着些许询问之意。

    叶蓁双颊绯红,唇瓣微扬,墨黑的眸子中虽然带着些许平静,但难掩平静之下的紧张和羞涩,以往的云淡风轻都不知去了何处。

    “如果是司缪,那就可以”

    她嘴角挂着浅笑,垂眸的刹那,尽是风情。

    清冷如烟的叶蓁,也有这般柔软似水的时候。

    司缪有些沉迷地望着这一刻的叶蓁,只希望时光能够永远停在这里。

    她黑色的衣裙有些破败,妩媚多姿的身材若隐若现,小脸仅有巴掌大,白皙而清美,长发在身后倾泻而下,眼睛很亮,脸颊上染了浅浅的红晕,叫人着迷。

    司缪一挥手,霎时,两人就都消失在巨树之下。

    再睁眼,叶蓁只来得及透过窗子看到悠然摇摆的翠竹。

    司缪俯身,再次贴上她嫣红的唇,这一次,不似方才的温柔,带了些野兽般的蛮力,十分霸道地让叶蓁承受着他颇有些狂野的掠夺。

    叶蓁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被司缪的味道紧紧包围着,无法逃脱。

    司缪垂眸,深深看了她一眼。

    双手一挥,两人间的阻隔就化作虚无。

    叶蓁猛的闭上眸子,不断颤抖的睫毛宣示她的心情。

    ......

    等叶蓁醒来时,就对上了一双缱绻情深的玉眸。

    思绪回笼,她的脸瞬间就红了,昨天发生的一幕幕都在脑海中不停回荡,犹记得后来她似乎有所迎合,她实在难以置信,那是她?

    “呵呵…”

    司缪轻笑,俯身在叶蓁鼻尖上印下一个吻。

    “我…我要…要起来了”

    叶蓁抿了抿唇,想要装作一本正经,但奈何太怂,语气都有些结巴。

    “哈哈哈哈”

    听到司缪毫不掩饰的笑声,叶蓁生无可恋地闭了闭眼。

    “我的夫人…”

    司缪伸手,将叶蓁紧紧抱在怀中,轻声呢喃道。

    或许是司缪的声音太过眷念,叶蓁羞恼之意渐去,神色柔了下来,她反手抱住司缪精瘦的腰,也顾不得两人的“坦诚相对”了。

    “你是怎么救下我的?”

    事情到了现在,叶蓁才有时间去问这个问题。

    她不傻,重伤外加灵气耗尽,她那时一定是死了的,可睁开眼却看到了司缪,毫无疑问,是他救下了她,只是…方法呢?

    “代价是什么?”

    问话时,叶蓁声音有些颤抖,环着司缪的腰紧了紧。

    她明白,死而复生是逆天之举,代价绝对不会小。

    “能有什么代价?你是我的女人,纵然入阿鼻地狱,我也会救你回来,别忘了,你夫君是虚无神,与天地同寿的至尊”

    司缪抱着叶蓁,神色温柔,语气中故意带了一丝自得之意。

    闻言,叶蓁哭笑不得。

    “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变化,你是否也能感知我的?”

    叶蓁抬眸看向司缪的眸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傻瓜,我们结了同心契”

    司缪轻笑,垂眸吻了吻叶蓁的发顶。

    “同心契…”

    听到他的话,叶蓁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呢喃了一句。

    她没有结过同心契,自然不知道是何种感觉。

    如今听司缪提起,叶蓁才赶忙用精神力内视,果然发现心脏处亲密盘旋环绕的虚无神,金色的兽形格外慵懒,紧紧护着她的心脏,与她血脉相连。

    叶蓁怔住了,她没有说话,只是更紧地回抱着司缪。

    结了同心契,两人就都没有了反悔的余地。

    叶蓁喉头有些酸涩,她相信司缪对她的感情,却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和她结下同心契,毕竟她尚还弱小,平白分走他的寿命不说,还很有可能出现意外,就像是这一次,那样的话她会牵连到他,甚至害了他。

    “若担心我,那就好好保护自己”

    司缪清晰感受到叶蓁的情绪变化,轻声说道。

    “好”

    叶蓁重重点了点头,眼瞳中满是认真之色。

    她要强大起来,不能再像以往那般慵懒。

    “这一次,是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遇见星空兽?”

    解答了叶蓁的问题,司缪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只知道虚无神化身出现之后的记忆,却不清楚事情发展的原因,也正是因为知道星空兽的事,他才会去屠戮这一族。

    “这件事有些麻烦”

    提起这个,叶蓁面色有些凝重。

    她没有隐瞒,将金矿深处的虚空洞说了出来,至于救下莱格让自己深陷险境的事她是不会说的,她又不傻,说出来那就是损人不利己。

    不过叶蓁并不清楚,莱格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通通告诉司缪。

    而她也会为今天的有所隐瞒而付出“代价”,以致于后悔救下莱格了。

    “虚空洞…”

    司缪眯了眯眸子,这东西对于华夏那个灵气稀薄的世界而言,的确危险。

    “我猜测虚空洞并非天然破损,而是域外妖魔所为,它们居然驯服了星空兽为自己所用,这种能耐不可谓不大,要再想到华夏就会简单很多”

    叶蓁漆黑的眸子中闪烁着厉芒,域外妖魔真是让人觉得十分厌烦。

    “或许”

    司缪点了点头,他从未小看过域外妖魔一族。

    “有什么办法可以修复虚空洞?”

    叶蓁蹙眉,她倒也不是善心大发想做拯救全世界的人,她还没那么高尚的情操,只是华夏有她的朋友,况且亿亿万万的生灵,若是有机会可以存活,她力所能及之处为何不出手?而且功德值这种东西,没人会嫌少。

    修补虚空洞,她必然能得到一笔颇为壮观的功德值,这是虚拟财富。

    “夫人,你可以用神石”

    司缪挑眉,他是知道叶蓁拥有四大神石中的冰凌石和海啸石的。

    神石自古就被补天所用,再来补上区区虚空洞,自然不在话下。

    “神石?任何一颗都可以?”

    叶蓁眨了眨眼,她虽然知道神石有补天之能,却还算不上了解。

    “不,这要看虚空洞碎裂的原因和消耗的能量”

    司缪缓缓摇头,四大神石虽然都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从上古流传至今,已经消耗了太多太多,能量大不如从前,要弥补虚空洞,还要从长计议。

    闻言,叶蓁眼瞳中掠过一抹唏嘘之色。

    她如今手上只有三颗神石,冰凌石,海啸石和万物神石。

    前两颗她已经用过多次,但万物神石自从在伏羲一脉得到就从未用过,可变化万物,这般能力的确远胜于其他两颗。

    只是不知道,三颗神石是否能够补上虚空洞。

    神石固然很好,但和数以亿计的功德值相比,还要稍逊一筹。

    宝贝易得,功德难求。

    她要努力,直上九重天,到那时功德值的重要性就会逐渐显露出来。

    “对了,你怎么会那么快找到我?”

    叶蓁看着司缪,声音轻缓地问道。

    按理说,现在的司缪应该还在饕餮大陆,大陆间隔太远,除非当时他就在位面沟壑,否则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身陨的她。

    闻言,司缪轻笑,伸手摩挲着叶蓁光洁的脸颊。

    “我将饕餮大陆带过来,要和华夏比邻而居”

    司缪说得云淡风轻,但其中艰难叶蓁可想而知,一时间,紧了紧环着司缪腰肢的手臂,她清楚,司缪之所以这么做,全是为了她。

    “你别自作多情,我是为了饕餮大陆”

    司缪垂眸就看到叶蓁波澜微漾的眸子,不禁伸出手指轻弹她的额头。

    他纯然选择性忘记了被他丢在半路上的饕餮大陆,说出这话时,面不改色心不跳,好似真的就是为了被他随意丢弃的饕餮大陆一样。

    闻言,叶蓁撇了撇嘴,也不甚在意。

    自昨日之后,她在司缪面前就不再隐藏真性情,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浑然天成,这个样子的她比起以往的宁静悠然还要令人心动。

    司缪眉眼柔和,他知道,也唯有在他面前,叶蓁才会如此。

    “我体内好像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

    她抬起手臂,白皙光洁,似乎能恍花人的眼睛。

    “是星辰之力衍生出的星辰法则”

    司缪点了点头,他自然清楚叶蓁所说的东西。

    闻言,叶蓁眸子闪了闪。

    她以前就格外艳羡司缪的诸多法则之力,没想到如今她竟然也能收获一种,尽管事情的推手是司缪,她的…夫君。

    叶蓁手指在空中划过玄妙的弧度,霎时,半空就形成了美丽的星空光景。

    碧蓝色的天际,闪烁着光彩,大小各异的星辰,美不胜收。

    她指印变换,星空破碎,逐渐形成一座巨大的囚笼。

    法则之力,远比灵气更让她得心应手。

    “没想到,死过一次竟会因祸得福”

    叶蓁苦笑,挥散半空中的星辰。

    “若是你的强大要以死亡来换取,那我倒宁可你是个普通人”

    司缪将下颚贴在叶蓁的额头上,声音虽然平静,但其下却隐藏着要将人泯灭的汹涌波涛,他真的再也不想经历一次那日的痛苦。

    “是我的错,夫君原谅我可好?”

    叶蓁眉眼间尽是要将人溺亡的温柔,她直视司缪的眸,语气娇嗔,这种罕见的风情叫司缪眸子微闪,垂在她身侧的手动了动,意思颇为明显。

    “你!”

    察觉到抵着自己东西,叶蓁眸色怔愣,旋即气恼地瞪他,脸色却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似的。

    “要说原谅,自然要付出”

    司缪却一脸理所应当,手中动作不停。

    亿万年的初哥首次开荤,精力极其饱满。

    闻言,叶蓁哑然,只能一脸控诉的盯着他。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高高在上,清华无双,仿佛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祇缥缈神尊,在面对这事儿的时候,如此急色?

    **初歇,叶蓁脸上噙着些许疲倦,而司缪则满脸餍足。

    “我该回去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叶蓁有些恼司缪,但还是开口说道。

    她出事也不知过了多久,莱格,雷赫和农樱恐怕以为她已经死了,若是如此,他们应该会回y国去和光明神殿正面宣战,这样一来,以往的计划就全部打乱。

    “饕餮大陆还被我扔在半途,我先送你回去,安置好就到华夏去寻你”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轻声说道。

    他也知道叶蓁有事要做,即便很想将她随手携带,以避免再有意外发生。

    “好,等你回来,我一定把郎翼救出来”

    叶蓁颔首,经此一次,她实力大涨,在面对奥古拉多时也不会太束手束脚。

    “救出郎翼?”

    闻言,司缪剑眉微动。

    叶蓁想了想,当初司缪离开后,她才知道郎翼的下落,他的确不知道此事。

    这般想着,叶蓁倒也没有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通通说了出来,虽然大部分也是猜测,但郎翼十有**是被西格莉留下了。

    “光明神殿…”

    司缪眯了眯眸子,削薄的唇瓣抿着,带着一股锋锐和冷漠。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他出来!”

    叶蓁伸手拉住司缪,轻声说道。

    “照顾好自己,我很快会去找你”

    司缪点了点头,垂眸吻了吻她的唇瓣。

    叶蓁起身的时候又掀起一阵暧昧的火花,若非她言辞拒绝,恐怕离开还不是那么容易,好在她意志坚定,十分决绝地将美色拒之门外。

    这么一想,叶蓁只觉得心中万分敬佩自己。

    以司缪的美色,开口拒绝也是一种煎熬和为难。

    看着叶蓁穿上他准备的青衣,司缪满意极了。

    青色的服饰十分简约,裙摆处用银线勾勒着云纹,这样的穿着的确是叶蓁最喜欢的,司缪心里亦是清楚。

    当叶蓁穿好衣服,回头时,就看到斜靠在床上,衣着松垮的司缪,精壮的胸膛上有若隐若现的红痕,看的叶蓁脸上飞上一片红霞,赶忙垂下眸子。

    “夫人准备好了?走吧”

    司缪挑眉,欣赏般望着叶蓁的神态。

    他起身,手一挥,一袭崭新的银袍就出现在身上。

    不过短短一瞬间,就从勾人射魄的妖精恢复成了清华潋滟的神尊,叶蓁嘴角微抽,她似乎还是有些不了解自己的夫君啊?

    叶蓁这个时候才有心思去看这间竹屋,十分清雅的样子。

    踏出屋子,外面就是郁郁葱葱的翠竹,偶尔有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小院中有石桌石凳,好似云游的诗人定居山野的住处,别有一番滋味。

    再往远了看,就是奇珍异草了。

    “龙须草?”

    “百灯针?”

    “红叶谷花?”

    “……”

    叶蓁看着院外的灵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里大部分的灵植,都是饕餮大陆已经绝迹的东西,每一样拿出去都能换到无数灵石,是真正的价值连城,甚至有价无市。

    见她看得有趣,司缪也没有催促,悠然地跟着她身后。

    过了好半晌,叶蓁才回眸,眼神中颇有些认真。

    “我这是嫁了一个土豪?”

    她想起如今网络上的一个经典词汇,不经觉得颇为合适。

    虽然知道司缪身份极高,且十分神秘,但也没想到他会有钱至此,而且看样子这些东西都是随手扔下的,根本没有悉心栽种的意思。

    “土豪?”

    司缪挑眉,语气不解。

    “就是有钱人啊”

    叶蓁点了点头,顺口解释了一句。

    闻言,司缪了然,他侧眸看了看叶蓁身边的诸多灵植,若有所思道:

    “这里是为夫的灵域,或许灵田中的东西更得你心,土豪这一词名副其实”

    司缪看向叶蓁,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处浮空岛是他平时休息的地方,屋外的灵植大多是养魂之物,这些东西在他看来可算不上贵重,不过叶蓁喜欢,那他自然会把最好的都给她。

    听到他的话,叶蓁笑出了声。

    “好了,走吧”

    说话间,叶蓁就伸手抱住司缪的腰,神色自然。

    灵域她早晚都可以来,不差这一时。

    司缪垂眸,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比太阳还耀眼。

    当叶蓁再睁开眼时,就来到了她刚刚苏醒时站立的地方,面前是一棵大可参天的古木,古木枯萎,已经没了一丝生机。

    “这…这是…”

    叶蓁瞳孔一缩,她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菩提树”

    司缪神色淡然,语气更是没有一丝起伏,好似面前的不是世人追逐永生想要召唤出的菩提树,而是一棵普通的大树般随意。

    “真的是菩提树?!这里是什么地方?”

    叶蓁语气微诧,她实在难以相像,在这里会见到菩提树。

    “古战场,比之众生界还要久远的存在”

    司缪玉眸飘渺而深邃,似乎是透过这棵枯萎的菩提树,看到了上古时候远古种族的荣光,而非现在被人遗忘的破败。

    闻言,叶蓁倒抽一口凉气。

    古战场,是已经破灭只在古籍史书中留存的传说。

    她对这种久远的东西所知不多,只是司缪怎么会有古战场?

    “世人只是到虚无神与天地同寿,是妖族至尊,却不清楚,虚无神拥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亦然”

    司缪垂眸,玉色的眸子中有些肃穆。

    叶蓁没有开口,上前轻轻环住他的腰,墨色的眸扫过面前巨大无比若了无生机的菩提树,眼神中闪烁着点点星光。

    不管司缪的责任是什么,使用是什么,她都会陪着他。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够帮到他。

    ------题外话------

    …“清汤寡水”难写啊,熬白了头!可惜还是被驳回了,...具体片段v群福利,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征文票征文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