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面红耳赤,郎翼的烦躁
    “你在想农樱?”

    雷赫眸子微动,轻声问道。

    “嗯”

    叶蓁颔首,伸手摸了摸依拉尔的脑袋。

    “她一定会平安的,华国不是有句话叫吉人自有天相吗?”

    雷赫声音哑然,却格外坚定。

    他是血族占卜家族的人,有一定的预言能力,他有种预感,并非博古勒家族中人的农樱,一定会平安无事。

    “嗯,她会没事”

    叶蓁侧眸看了雷赫一眼,应声说道。

    或许是察觉到游轮中的低压气氛,莱亚流域中的食人鲳都没有出来作祟,一路十分平安地到达了吉罗,海港口依旧是人满为患。

    莱亚雨林又不知葬送了多少血族的性命,却还有人飞蛾扑火。

    叶蓁看了他们一眼,身边的莱格已经变换了模样,绿发绿眸尖耳的精灵形态收敛回去,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俊美人族。

    “你真的要回去?”

    叶蓁看向黛米王后,她周身萦绕着叫人心疼的哀伤。

    “已经这样了,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路易斯和安德烈没有提前察觉,应该也不会有好的下场,作为血族的一员,我不能让始祖孤军奋战!”

    说话时,黛米王后脸上带着浅笑。

    实际上,她是放不下路易斯亲王。

    纵然心中有再多的怨恨,但夫妻一场,再加上博古勒家族的族人,她总归希望再看他们最后一眼,或许情况没有他们猜测的那么艰难而悲惨呢?

    “那你小心”

    叶蓁颔首,没有再阻止。

    黛米王后眼中的决绝毋庸置疑,她不惧怕死亡,却惧怕不能为亲人朋友尽力。

    “母亲…”

    雷赫声音有些沙哑,眼圈通红地望着黛米王后。

    从小到大,他见得最多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是她从不曾放弃他,一直将病弱的他护在掌心之中,他能平安活到现在,全是她的功劳。

    他实在不希望黛米王后回去送死,可是,却不知用什么理由拒绝。

    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若是现在阻止她的一腔热血,最后结果却不可挽回时,她心中的悔意会彻底缠绕心脏,郁郁寡欢,再也没了快乐。

    “你一直是母亲的骄傲”

    黛米王后笑着上前抱住雷赫,轻轻拍了拍他的脊背,声音温柔。

    不知她在雷赫耳边说了什么,后者身躯微颤。

    “叶蓁,雷赫日后还需要你多多照顾了”

    黛米王后松开雷赫,转头看向叶蓁,眸中满是乞求。

    她这一生从未如此信任过一个人,可就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却带给她无穷无尽的信心,让她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最宝贵的儿子托付给她。

    “只要我没有离开y国,就不会让他出事,雷赫也是我的朋友”

    叶蓁脸上神情淡淡,语气很轻,却让人听出了一股肯定。

    雷赫同样帮了她很多,她不会眼睁睁看着光明神殿对他动手。

    “谢谢”

    黛米王后脸上尽是感激,转身便走。

    “母亲!”

    雷赫大喊一声,引得周围众人纷纷回首相望。

    黛米王后身躯一僵,却还是抑制住了回头的冲动,脚步越发匆忙。

    雷赫呆呆看着黛米王后离开的决绝背影,身体轻颤。

    叶蓁唇瓣紧抿着,却没有开口安慰什么。

    他们总是想到最坏的结果,黛米王后这一去虽然十有**凶多吉少,但有始祖在,或许还有那么一线生机,任何事情都有回旋的可能。

    依拉尔茫然地待在叶蓁身边,看看黛米王后的背影,又看看满身哀痛的雷赫。

    “我们走吧,我可不想留在这里被人当猴子似得围观”

    莱格皱眉看着四周,他们这一行人的举动已经引起了一些注视。

    “好”

    应答的不是叶蓁,而是雷赫。

    他伸手抹了抹眼睛,重重点了点头。

    看他恢复过来,叶蓁和莱格对视一眼,神色微松。

    一行人没有搭乘飞机,毕竟莱格没有身份证件,故而大手笔购买了一辆车。

    车子疾驰,向着戈壁滩全速行驶。

    *

    始祖一路风驰电掣般飞回到y国,整个人风尘仆仆。

    他站立在高空,垂眸时就看到秋风扫落叶般的博古勒家族,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曾经让他感到颇为可笑的大片向日葵都成了残枝。

    土地上红到泛黑的血液让始祖周身气息变得暴虐起来。

    重生回来,他对血族掌控力虽然降低了很多,但毕竟是他一手创立的种族,即便再冷酷也有着一些感情,家族中浓郁的血腥味让他十分难耐。

    始祖太阳穴青筋直跳,如同揣着一只怪兽。

    黑色的风衣被冷风吹的猎猎作响,嘴角处尖锐的獠牙若隐若现。

    “冷静一点!奥古拉多一定在等着你自投罗网!”

    倏然,始祖血瞳闪烁出些许碧色的光芒,他张了张嘴,古怪地吐出一句话。

    这一刻,深藏在始祖体内的巫师共生体出现了,看着从小生活的家族变成这幅模样,他这种冷酷的心性都不禁心头满含不舍和痛恨。

    “你说得对”

    碧光消散,血瞳逐渐清晰。

    始祖松开捏紧的拳头,轻声呢喃道。

    他必须要冷静行事,以奥古拉多的性情,一定知道他会暴怒,在光明神殿设下天罗地网抓捕他,他若被抓,那血族就彻底没了翻盘的机会。

    始祖深吸一口气,缓缓降落在古堡顶端,打量着萧瑟的博古勒家族。

    曾经的繁荣和昌盛一去不复返,到处是死亡之气。

    蓦地,始祖瞳孔一缩,五指微张,指尖冒出尖锐的指甲,轻轻一扣,就将一个细小的东西吸入掌心,眼神阴鹜而嗜血地看着这小东西,一用力就将其捏碎了。

    奥古拉多竟想到在博古勒家族设下监视器,要监控他的一举一动,呵呵。

    “奥古拉多,百年前着了你的道,这一次,我会让你知道,天使必将逊色恶魔,你既如此心狠手辣,那我也无需顾忌了”

    随着冰冷的声音响起,始祖羽翼一震,撤离了此地。

    他刚刚离开不久,博古勒家族就爆发出一片蘑菇云,古堡塌方,只留巨坑。

    曾经显赫一时的占卜博古勒家族,彻底消失在血族长河中。

    飞掠而去的始祖回眸看着那直冲天际的蘑菇云,深吸一口气,便头也不回地向着一个方向而去,既然奥古拉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那他还有什么可顾忌。

    不要忘了,当年的两粒种子,是他找到的。

    在装乖巧上他或许比不上奥古拉多,但在隐藏方面,他自诩不输任何人。

    *

    光明神殿。

    西格莉看着爆炸的屏幕,面色一变,急匆匆向着奥古拉多的宫殿走去。

    一日前,奥古拉多之神就带着两个女人回到了光明神殿。

    一个,就是撒切尔家族探测出光明体质的圣女艾莉丝,另一个则气息野性,在面对偌大的宫殿时,表现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让人鄙夷。

    西格莉只能轻叹,她早该知道风流成性的奥古拉多之神不会当和尚。

    宫殿门口,站立着数个侍从。

    即便殿内有着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却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

    “族长大人”

    看到西格莉,众人弯腰行礼。

    “通报神王,我有要事禀告!”

    西格莉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自从知道恶魔始祖出世后,她就不敢再轻易挑衅神王的威望。

    “是!”

    知道现在是对付血族的要紧时刻,侍从也不敢轻慢,匆匆进了宫殿。

    不过片刻,侍从就面红耳赤地从殿内快步走了出来:

    “族长大人,神王让您进去”

    侍从话落,就再度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但脸上的红还是没有褪去,想起刚刚在殿内看到的一幕,心中也不禁有些燥热。

    不得不说,奥古拉多实在是艳福不浅啊。

    西格莉看着侍从的模样就知道殿内在进行什么样的事情,但也没办法拒绝奥古拉多的话,当即深吸一口气,进了宫殿。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有了预防,却没想到眼前的一幕依旧叫她方寸大乱。

    轻纱飘舞,被遮住的大床上,足有五具光裸的身体在彼此纠缠。

    西格莉看的眼睛赤红,却没了上次的胆子,只能站在一旁静静等着,不过床上翻滚的四个女人,在她眼里依旧成了死人。

    奥古拉多这个人并不长情,光明神殿有许许多多被他遗忘的女人。

    而她西格莉是天使一族的族长,这些碍着她眼睛的女人,大可以随意揉搓。

    “说吧,什么事”

    原本以为要等很久,却没想到奥古拉多慵懒地起身,沙哑而性感的声音从床幔中传出,而他光洁雪白的皮肤上满是暧昧的痕迹,叫人看的口干舌燥。

    “回禀王,恶魔始祖回来了,将我留在博古勒家族的东西毁了”

    西格莉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小声说道。

    她虽然不想让这群不知身份的女人看轻自己,但面对这个时候的奥古拉多,她很清楚要用什么样的姿态,一点点轻狂都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奥古拉多在听到“恶魔始祖”几个字时,都会变得极端暴躁。

    至于这几个看到她卑躬屈膝的女人,事后处理了便是。

    果然,西格莉话落,气氛陡然冷凝了几分。

    “都给我滚”

    奥古拉多随意捡起地上的毯子围在腰间,随意说道。

    闻言,床榻上的女人们根本不敢做半分停留,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就匆匆离开了殿内,她们虽然伺候奥古拉多时间不久,却也知道迎合他的脾气秉性。

    西格莉犹豫了片刻,也起身离开了。

    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去招惹奥古拉多之神了,这是玩命的事。

    待众人都离开,殿内安静下来。

    奥古拉多站在窗前,璀璨的金发被风吹起,如阳光般耀眼的脸上满是深邃之意,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勾起唇般。

    “devil,能再次和你交手,也是一件好事”

    他若有所思地呢喃了一句,看着远处逐渐坠落的太阳,笑意愈浓。

    西格莉匆匆回到宫殿,就发现勒克正在给她准备糕点。

    勒克性情温柔,她每次从奥古拉多之神的宫殿回来,都想召他来,没想到这次没有吩咐人去喊,他自个儿就来献殷勤了。

    “族长回来了?勒克已经等您很久了”

    听到响声,勒克转头就看到了西格莉。

    他声音极为温柔,眼神中尽是爱意。

    见此,西格莉脸色柔和了一些,她虽然喜欢征服男人,但对于勒克这种全心全意为她,满心满眼都是她的男人,她也乐意付出几分宠爱。

    思及“宠爱”二字,西格莉的眸子不经意间看向内殿。

    勒克敏感地察觉到西格莉的视线,当即眸子闪了闪。

    “最近血族的事情让族长劳心劳力,可要多休息休息,这不,我准备了族长最爱吃的燕窝红枣糕,快来尝尝?”

    勒克上前,拉着西格莉的手坐在了桌边,打断了她的思绪。

    闻言,西格莉笑着点了点头,依着勒克的意思,多吃了几块糕点。

    她的性情和奥古拉多十分相似,吃饱喝足,自然要拉着勒克做些不可描述之事,这段时间血族的事情着实让她头疼脑涨,是该犒劳犒劳自己了。

    不知过了多久,勒克才穿上衣服离开了宫殿。

    西格莉躺在床上,双目睁着,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想了想,她穿上浴袍起身,向着内殿的方向走去。

    平常,不管多忙多累,她每天都要去看看这个丝毫不为她所动的男人。

    内殿,阻止她靠近的光屏正闪烁着璀璨的星点。

    而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正慵懒地靠坐在椅子上,双眸发怔,不知在想些什么,周身有些许让人心醉的烦闷,连她进来都没有发现。

    郎翼的模样让西格莉面色一黑,她总觉得面前这家伙在想某个女人。

    以往她只要一靠近这内殿,男人就发狂似地大叫,野兽般的眸子似乎要将她撕裂一般,可就是这样的性情,却意外地叫她着迷。

    “你在想什么?!”

    西格莉冷下脸,厉喝一声。

    她喜欢的男人,就算不爱她,也不能喜欢别人!

    听到她的声音,郎翼回过神来,当看到一脸怒容的西格莉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这副“捉奸在床”的眼神让他感到十分可笑。

    这段时间,他的实力恢复了一点,却也只能维持结界,无法离开。

    他能感知到,恢复这么一丁点实力的他根本不是面前这女人的对手。

    “你太大胆了!”

    西格莉没想到郎翼会对她的问话不屑一顾,继续神游天外。

    她冷冷地注视着郎翼,手中有巨大的光团在凝聚。

    既然这个男人不将她放在眼里,想着念着的还是别的女人,那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男人这种东西,只要得到了,自然就不会付出心思去喜欢了。

    这屏障她是无法打破,但这男人受了伤,根本无法长久维持,她大可以消磨掉这古怪的光屏,以往是心疼他不想让其受到伤害,如今,她可不在乎那么多了。

    察觉到西格莉的动作和周围的光明元素波动,郎翼脸色阴沉下来。

    他一跃而起,身形高大,残忍而冷漠的眼神紧紧注视着西格莉。

    狼的眼神,不死不休。

    被囚禁这么久,别说西格莉有些发怒,即便他都有些忍受不了了,他现在迫切想要知道王和莱格的下落,若是碰上他这样的情况,那真真叫人暴怒。

    对上郎翼的目光,西格莉面色一白。

    她从未想过,这个身受重伤,连自己实力都难以维持的男人,会拥有这般可怕的目光,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咬住她的喉管一般。

    不知不觉,西格莉就散去了手中的光团。

    “你…你刚刚在想什么?”

    或许是因为西格莉撤去了决绝之意,郎翼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再度慵懒地坐在了椅子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

    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真当爷怕她似的。

    郎翼心中冷嗤,却不屑于搭理西格莉。

    刚刚他自然在想王,莱格和无叶仙尊,在心中设想了无数次猜测,就是不知他们到底有没有碰上,若是无叶仙尊并不在这个世界,那王又会做出什么事?

    这些事情在心头翻涌,让他颇为烦躁。

    被困在这一亩三分地,这些事情却都只能靠猜测。

    思及此,郎翼脸上神色愈发难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