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叶蓁暴露,绝色美人
    “怎么,柯尔斯少主对她感兴趣?”

    艾伦满眼打趣地看了柯尔斯一眼,神情间并没有什么不同。

    “最近喜欢娇小的女人,我看巫师身后的侍女就不错”

    柯尔斯挑眉,毫不客气地承认了一句。

    只是一双手就让他颇为惦记,他倒是很想瞧一瞧那侍女的庐山真面目,只可惜巫师看的太紧,否则他一定要跟过去才是。

    “华国女人,自然娇小”

    艾伦笑着解释了一句。

    闻言,柯尔斯挺直腰板,眸子眯了眯,华国女人?

    堂堂博古勒家族的巫师,为何要找华国女人当侍女,这明显不对劲。

    “那侍女是…”

    “艾伦!”

    没等艾伦开口说什么,就被雷赫打断。

    他面色冰冷,缓缓靠近,一把抓住艾伦的手臂,制止了艾伦接下来的话。

    刚刚他离开,忽然想起叶蓁的事艾伦虽然不知情,但他也必然会觉得纳闷,若是说出口,那叶蓁也就暴露了,就单看刚刚柯尔斯的态度,他对叶蓁当真是极其上心,绝不能让艾伦说出叶蓁的名字。

    “怎么?你拒绝了我,还不允许我再找人合作了?这么火急火燎的,呵呵”

    柯尔斯挑眉,若有所思地看了雷赫一眼。

    刚刚走的时候神情不屑,如今回来,他虽然掩饰的很好,但结合刚刚的举动,不难看出有些许焦虑,仿佛为了掩饰什么。

    “有些东西,是我们博古勒家族的隐秘,艾伦,你要挑衅巫师的威严?”

    雷赫神色冰冷,语气中带着一丝警告。

    闻言,艾伦神情微顿,的确,巫师的威严他不敢挑衅,但和撒切尔家族相比,他还是可以说些隐秘的话。

    “不过是一个侍女,上升到挑衅巫师,雷赫你也真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柯尔斯嗤笑一声,随意挥了挥手。

    就算巫师真有心上人,未来要成婚,也绝不可能是华夏人,他根本不放在心上,而且他现在确实对那个侍女起了些心思,若是能拿到手,也算成全了自己。

    自从艾莉丝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后,他就不再压抑自己的需求。

    就如去华国将叶蓁的下属“邀请”回来,哪怕有那个神秘银发男人的威慑,他还是派人去了,在他看来,对方再厉害,也不可能和奥古拉多之神相媲美。

    “是啊雷赫,你也不必太紧张了,巫师的威严我依然不会挑衅,但柯尔斯少主也算是你我的朋友,他的问题也不算什么吧?”

    艾伦看着雷赫难看的面色,心情格外愉悦,从回到博古勒家族后,不管他出什么招,雷赫都一直紧追不舍,让人生厌。

    “说说吧,那侍女是谁,让巫师到撒切尔家族来还带着,华国女人……”

    柯尔斯突然觉得有些情绪波动,博古勒家族向来排外,巫师更是鲜少离开家族,怎么可能和华国人有所牵扯。

    “没什么,她只是母亲从华国邀请回来治疗我的医师,后来巫师与其相识心悦之,走到哪儿都想带着,又因为她是华国人,所以怕引人瞩目,故而扮成了侍女,你也知道,巫师这是第一次对女人感兴趣”

    雷赫摊手,神色无奈,却一脸真诚,他说的的确是实话,只是隐瞒了一部分。

    柯尔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看艾伦,心知他确实没有说谎。

    “既然是巫师心悦之人,那就算了,可惜了,看那一双手,应该是美人吧?”

    柯尔斯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呵呵,的确是美人,别说在血族,就算在华国,都是十分美丽的绝色”

    艾伦垂眸看了看雷赫紧抓着他的手臂,眼睛闪了闪,接过了柯尔斯的话茬。

    他也很好奇巫师,雷赫和叶蓁几个葫芦里卖的什么yao,这种被蒙在鼓里,却也知道一些的感觉还真是奇特。

    雷赫越是不想让柯尔斯知道,他就越是要提起,倒要看看雷赫能将他怎么样。

    听到艾伦的话,雷赫眸子闪了闪,松开了钳制艾伦的手臂。

    有些人,根本就没必要期待他什么,既然他愿意挑衅巫师,那就由他去。

    “哦?当真?”

    柯尔斯眸子大亮,他生平最喜欢绝色美人,经历过叶蓁之事后,对华国的绝色美人更感兴趣,可惜,一直没找到好的,没想到如今就碰上了。

    “当然,眉如远山青黛,眸若弯弯秋水,绝对是正宗的东方美人”

    艾伦挑眉,他想起叶蓁的相貌,不禁脱口而出。

    听到艾伦的话,柯尔斯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激动,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替身,至于身后这个冒牌且劣质的就可以抛弃了。

    “她是长得漂亮,但巫师喜欢”

    雷赫摊了摊手,直接打断了柯尔斯的幻想。

    闻言,柯尔斯只是眯了眯眼,脸上笑意不断。

    有些东西,最重要的是看它有没有这么大的价值,值不值得让他去付出。

    如今看来,那跟在巫师身边的东方侍女,有这个价值。

    就在三人气氛紧张时,另一边艾莉丝也带着巫师和叶蓁游荡在古堡周围,撒切尔家族的皇已经年纪大了,在自己的宫殿过日子,很少出来。

    “怎么样,巫师觉得我撒切尔家族可还好?”

    艾莉丝看向巫师,挑眉问道。

    说话间,她还伸手描绘着古堡的轮廓,语气满足,看样子对撒切尔家族很有归属感,也希望从巫师口中说出一些称赞的话。

    叶蓁一直默默站在巫师身后,盯着地板,没有抬头。

    她感觉艾莉丝的目光总是若有若无地追随着她,虽然她以往并没有见过艾莉丝,但难保柯尔斯没有和她提起过,她标志性的华夏脸庞太过明显。

    最重要的是,待会儿艾莉丝看着她,要怎么离开队伍前往地牢?

    巫师表情淡淡的,没有理会艾莉丝,也并不显得焦虑。

    他手中拿着一瓶透明的水,时而洒一点在地板上。

    “这位…称侍女是不是也不合适?毕竟是巫师的心上人,巫师有喜欢的人大可让她穿上华服,为何要扮作侍女?可否给艾莉丝解惑?”

    在经过拐角时,艾莉丝站定,拦住了巫师和叶蓁的去路。

    她神色冷漠,语气很冷,带着些许警惕。

    自从她当上光明神殿的圣女,有不少血族势力往撒切尔家族安插探子,虽然巫师看上去不是这样的人,但她也不得不防。

    若这侍女真是他喜欢的人,那为何不光明正大地露脸。

    “我有何事,需要和你解释?”

    巫师挑眉,神色同样冰冷。

    他牢牢挡在叶蓁面前,分毫不让。

    “呵,巫师别忘了,这里是我撒切尔家族,你的侍女一直不曾露脸,我实在有些担心,皇族众人,做任何事都要小心,巫师觉得呢?来人啊!”

    艾莉丝冷笑,她说完,就厉喝一声。

    话落,有不少侍从从四面八方而来,为首的就是鄂。

    “公主?”

    鄂诧异地看了艾莉丝一眼,不明白她为何会唤人前来。

    “将他们给我围起来!”

    艾莉丝退出圈外,冷笑着看向被侍从团团围住的巫师和叶蓁。

    她本以为这侍女只是巫师的心上人,可刚刚突然想到,如果是心上人,大可大大方方以巫师伴侣的身份来,岂不是更加荣耀,为何要装模作样?

    而且她一直没有抬头,这点有些不妥吧?

    以往撒切尔家族也曾邀请过巫师前来占卜,却被拒绝,为何这次他突如其来就答应了,这些都是让人怀疑的点,她不是傻子,自然要调查清楚。

    艾莉丝是撒切尔家族最聪慧的孩子,脑子转的也比被人快很多。

    “公主?”

    鄂看向艾莉丝,旋即又看了巫师一眼,神色为难。

    巫师是博古勒家族最重要的人,对血族而言也至关重要,更何况他到撒切尔家族是为了占卜,现在这样把他围起来,怎么都说不通啊。

    “围起来,你没听到我说的话?”

    艾莉丝抬眸,冷冷地看了鄂一眼。

    她没来由地就觉得这个侍女有问题,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似的。

    “这…是!”

    鄂咬着牙挥了挥手,顿时,所有侍从就有序地拦住了巫师和叶蓁的去路。

    巫师神色一直十分淡漠,没有理会周围的人。

    叶蓁蹙眉,艾莉丝如此咄咄逼人,她若不站出来,恐怕今晚就只能把时间浪费在此处了,风戊晔还没找到,她并不想在这里大打出手。

    “怎么样,巫师,现在愿意告诉艾莉丝,你身后的侍女是什么身份了吗?”

    艾莉丝笑了,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饶有兴致地问道。

    她最喜欢这种把别人当成猎物般围住,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感觉。

    听到艾莉丝的话,鄂才把视线放到叶蓁身上。

    他有些惊奇,不知道这个随身侍女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你确定要这样?”

    巫师抬眸,翠绿色的眸子中有煞气汇聚。

    叶蓁深吸一口气,扯住了巫师的衣袖。

    她倏然抬起眸子,一张清美的小脸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最震惊的莫过于鄂,他指着叶蓁,神色间满是惊惧。

    他在撒切尔家族除了柯尔斯外,唯一见过叶蓁的人,当初还是他带叶蓁上了游轮,他一直记得很清楚,眼前的华国女人,做饭很好吃。

    “你…你…”

    鄂结结巴巴地指着叶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没想到叶蓁居然会乔装成侍女,跟在巫师身后来到撒切尔家族。

    当初柯尔斯被人重伤归来,他很清楚,就是叶蓁身边的守护者。

    “你认识她?”

    艾莉丝眯了眯眼,看着叶蓁的神色越发警惕。

    眼前的华国女人的确漂亮,可就是因为漂亮,才更加可疑,而且鄂虽然是柯尔斯的侍从,却也很少会离开y国,怎么会认识眼前这个华国女人?

    巫师回眸看了叶蓁一眼,皱起眉。

    “公主,她就是少主所说的叶蓁,当初少主重伤,就是被她身边的保护者所伤,听闻是个可以凌空而立的修者,非常强大!”

    鄂的神情凝重下来,隐隐将艾莉丝护在身后。

    他眸子上下看看,生怕当初伤了柯尔斯的守护者跳出来。

    “叶蓁?”

    听到鄂的话,艾莉丝轻声呢喃着喊出这个名字。

    她想了一下,终于翻找出关于叶蓁的记忆。

    前段时间柯尔斯被人喊道华国,回来时就处于濒死状态,如果不是她被查出光明体质,和光明神殿求取了一点点圣水,柯尔斯还不会这么早好起来。

    也不知伤他的是什么东西,虽然没有致命,却也无法愈合。

    “你是叶蓁?”

    艾莉丝睁大眼,语气有些不敢置信。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叶蓁几眼,颇有些诧异。

    长相倒是和柯尔斯描述的相差无几,性情也是,但她怎么会和博古勒家族扯上关系,还机缘巧合被巫师看中,这种气运,的确厉害。

    “我是叶蓁”

    叶蓁抬眸,语气淡淡,并没有被揭露后的惊慌失措。

    她早就说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任何事都要顺应心意而为,既然已经暴露,倒不如大大方方表现出来,也总好过让巫师挡在她面前。

    巫师今晚能够带她来撒切尔家族,已经算是欠了他的人情,她不希望继续让他保护着,更何况还是那样一个理由,名分这种东西不能胡乱安插。

    而且,暴露也比偷偷摸摸的好。

    就算今晚她安全把风戊晔救出去了,但事情没有解决,难保柯尔斯不会有第二次,她可不想再来撒切尔家族,倒不如一次性把事情解决完。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艾莉丝挑眉,神色虽然依旧诧异,却也松了口气。

    她知道柯尔斯派人去华国捉拿了叶蓁的下属,本以为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是不会来的,没想到人类如此愚蠢,就这样把自己陷入了险地。

    依柯尔斯对叶蓁和她身边守护者的恨意,绝不可能让她轻易离开。

    “所以呢?放还是不放”

    叶蓁唇瓣微动,神色平淡地问道。

    说话间,她将手背在身后,微微一震,取出了清风弓。

    看来今晚还是免不了一场大战,她可以逃,可若是来了,却什么都不做,风戊晔的情况只会更危险,倒不如放手一搏。

    “呵呵,抓你手下的是我哥哥柯尔斯,你问我是没用的”

    艾莉丝笑着摆了摆手,但眼神中却有些讥嘲。

    她当然有权利决定,只是为什么要放?

    他们撒切尔家族的人本就不是吃亏的性子,既然叶蓁敢只身来闯,那就必然要把她扣下,以报柯尔斯受伤之仇,这难道不是才是正常的?

    “既然如此…”

    叶蓁也不在意,她早就想到艾莉丝会这么说。

    “你撒切尔家族要和博古勒家族为敌?”

    巫师拦下叶蓁,语气冰冷地说道。

    就只是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俗世人,两大家族开战,值得?

    闻言,鄂神色微变,他看了看巫师,又看了看叶蓁,实在没想到叶蓁在巫师心中如此重要,竟然以两族关系做威胁。

    “巫师,你是不是犯病了?她是华国人,是外族,我是血族,你居然要为了一个人族和我们撒切尔家族开战,我看你是疯了!”

    艾莉丝被巫师的话气笑了,但心中还是有些考量。

    虽然如今的撒切尔家族搭上了光明神殿,可她也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圣女,谁知道光明神殿会不会帮她,从而对博古勒家族出手?

    作为血族中的占卜家族,博古勒存世比撒切尔还要长久。

    若说博古勒家族没有什么底牌,她是不信的,为了区区一个华国人,造成两组开战的局面,也着实有些不妥当。

    听到艾莉丝的话,巫师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神色未变。

    他有没有疯自己心里清楚,且不说他对叶蓁是什么感觉,就单单为了雷赫,也不能让叶蓁在撒切尔家族出事,更何况,他根本就不惧怕。

    “你大可不必如此”

    叶蓁站在巫师身后,唇瓣动了动,一句话轻飘飘传入巫师耳中。

    她神色淡淡,但眸子中多少有些复杂,巫师做的事她感激,却不愿意就此欠下他,如果是朋友,也就算了,可巫师感情,她多少也感觉到一些。

    初见时,巫师是沉稳而冷漠的,可之后做的这些事,和他完全不相像。

    尤其是此刻,为了一个她,如此毅然决然和撒切尔家族对上,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值得,毕竟她和博古勒家族也没有什么很深的交际。

    听到叶蓁的话,巫师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他只是看着艾莉丝,翠绿色的眸子闪烁间,有隐隐的红光。

    “去叫柯尔斯过来”

    艾莉丝抿唇,她扭头对鄂说道。

    这件事本就是柯尔斯惹出来的,最好还是让他亲自来解决。

    不过即便为了不开战而放掉叶蓁的下属,撒切尔家族也必然要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直接放了,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

    闻言,鄂郑重应了一声,飞奔回去禀报柯尔斯了。

    “听闻你身边有高手,将柯尔斯打成重伤,不知他现在可在这里?”

    艾莉丝看向叶蓁,挑眉问道。

    她真正想看的其实是那高手的模样,听柯尔斯说,比血族中最俊美的男子还要美上三分,她对此抱着些许怀疑,毕竟血族男人都极其优秀。

    叶蓁没有说话,一片沉默。

    她知道艾莉丝说的是司缪,她并不想多谈司缪的事,尤其问话的是女人。

    “好,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那就说说你和博古勒家族,不知巫师为何对一个华国女人如此好,为了她不惜和撒切尔家族开战”

    艾莉丝双手环胸,神色又挑衅又讥笑。

    她已经看出来,叶蓁根本不想承巫师的情,看上子,现在这种状况,用她学过的那句“襄王有梦神女无心”或者“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都合适。

    “关你何事”

    巫师抬眸,语调冷漠。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站在叶蓁面前,没有挪动一步。

    他也不知道对叶蓁是什么感觉,总觉得她若出了事,他心脏会有些抽搐,这种感觉极为复杂玄妙,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他不能让叶蓁出任何事。

    “嗤,巫师,你真是丢了我们血族的脸面”

    艾莉丝冷笑一声,看巫师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身为巫师,占卜血族所有人的命运,身份崇高,最后却败在了一个华国人族身上,这话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会相信。

    “不若这样,巫师陪我一晚,我做主放了叶蓁的下属如何?”

    倏然,艾莉丝笑了,她眸子转了转,神色欣赏地看了巫师一眼,说道。

    她马上就要成为奥古拉多之神的女人,当然要在前往光明神殿前好好放纵一把,巫师无论是长相身份还是地位,都很合她的口味。

    “不可能”

    叶蓁神色平淡,冷冷地拒绝了艾莉丝的话。

    她怎么可能让巫师为了她付出这么多,那日后恐怕就真的还不清了。

    听到叶蓁的拒绝,巫师神色微怔。

    他回眸看向叶蓁,那一瞬间说不上来心中是什么感觉,只觉得非常甜,没错,就是心中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胀感,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炸开。

    “呵呵,你不能替巫师做主”

    艾莉丝伸出食指摇了摇,眸子微闪。

    “拒绝”

    巫师挑眉,毫不犹豫地说道。

    就算叶蓁不说,他也不会答应这种要求。

    “哼”

    艾莉丝轻哼一声,也不在意。

    气氛一时沉默下来。

    古堡大殿。

    “不知那东方侍女叫什么名字?我这个新宠叫秦,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柯尔斯看向艾伦,牛头不对马嘴的地问道。

    他最近找的新欢,名字不是姓叶,就是姓秦,都和叶蓁名字挂钩。

    “呵呵,看我,说了这么久都没有告诉你,她的名字叫…”

    艾伦笑了笑,他刚想说出叶蓁的名字,就被一道厉喝打断。

    “闭嘴!这件事轮不到你说!”

    雷赫突然暴怒,一把拉住了艾伦的衣领。

    他体内充斥着力量,是他多年都未曾体会的。

    叶蓁是他的恩人,更是他的朋友,他决不允许艾伦将这件事说出来。

    在舞池中摇摆的几人看到这边的情况,不禁纷纷停下看了过来。

    “艾伦!”

    蒂斯梦娜公爵也顾不得和旁人寒暄了,赶忙瞬移过来,要打开雷赫的手。

    在这种场合下被人拽住领子,是多么有失颜面的事啊。

    “雷赫,你还不放开,难道你不怕我回去告诉你父亲!”

    蒂斯梦娜扯不开雷赫的手,只能厉声尖叫道。

    她实在没想到,雷赫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与艾伦闹起来,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众人博古勒家族内讧吗,这个雷赫,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怎么了?”

    此时,黛米王后也施施然走了过来,神情不紧不慢。

    雷赫要做什么事是他自己的喜好,她绝不会干涉。

    更何况,对于艾伦,她心中的感觉也绝不是喜欢。

    雷赫一直紧紧抓着艾伦的领子,生怕他一下将叶蓁的名字喊出来。

    周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场面一度失控。

    “柯尔斯少主,不知发什么了什么?”

    蒂斯梦娜皱眉,她看向在一旁凑热闹的柯尔斯,神情难看。

    在外娱乐的卡尔听到声响也跑了回来,他眯眼看向雷赫,并没有上前动手,不知在想些什么,垂着的眸子中划过一抹笑意。

    “哦,我们只是在谈论巫师身旁的侍女,不知为何会这样”

    柯尔斯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但是他脸上如果没有嘲笑,他的无辜恐怕会更可信一些。

    听到他的话,黛米王后身形微顿,难道雷赫会如此,原来是为了叶蓁。

    “为了叶蓁?”

    蒂斯梦娜可没有那么多忌讳,她皱眉问道。

    话落,场面一片寂静。

    雷赫咬牙松开了拽着艾伦领子的手,神色愤然。

    蒂斯梦娜嘴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阻止。

    黛米王后走到雷赫身边,把他揽在身后。

    “好了,这不是你的错”

    她回眸,轻声对雷赫说道。

    这件事,雷赫已经尽力了,既然被揭露,也只能表示命该如此。

    闻言,雷赫轻轻叹了口气,抬头看向怔愣在原地的柯尔斯。

    此刻,柯尔斯脸上的笑容僵在脸上,瞳孔涣散,然而垂在身侧的手却缓缓捏紧,当他慢慢回神时,神色越来越凉,越来越可怕,最后却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好啊,好,好一个博古勒家族!”

    柯尔斯说完,狠狠瞪了雷赫一眼,转身就要走。

    此时,鄂回来了。

    “少主!公主请你过去!”

    鄂神色冷凝,也没心思去想此刻尴尬的气氛,说道。

    闻言,柯尔斯根本没有问为什么,转身就向大殿外走去。

    他可真是没瞒的太惨了,叶蓁…叶蓁…真是好手段!

    “母亲?”

    雷赫看了黛米王后一眼,神色焦虑。

    他必须要过去看看,既然艾莉丝喊柯尔斯过去,恐怕是巫师和叶蓁那边出了什么事,这边没能拦住,那边总要过去瞧瞧,希望能帮上什么忙。

    “呵呵,你们在弄什么幺蛾子,别最后把我们博古勒家族拖下水!”

    蒂斯梦娜看着黛米王后冷笑一声,只觉得他们隐藏着什么秘密。

    刚刚柯尔斯听到叶蓁名字时的神情她看的清楚,很显然,两人是旧识。

    黛米王后看了蒂斯梦娜一眼,没有说话,旋即拉着雷赫跟上了柯尔斯的脚步,不管怎么说,叶蓁是唯一能救她儿子的人,她必须跟过去看看。

    “母亲,我们也过去!”

    艾伦摸了摸自己的领子,眯着眼说道。

    这件事和博古勒家族有关,不能不搞清楚。

    闻言,蒂斯梦娜点了点头。

    看着博古勒家族和撒切尔家族掐了起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脸上皆是兴味。

    “诸位,不如舞会告一段落,我们一起去凑个热闹?”

    人群中,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引来无数应和声。

    “好!是应该过去看看,血族中两个鼎鼎有名的家族,有意思!”

    “我看最重要的就是巫师身边的侍女,不知是什么来路?”

    “管那么多做什么,走走走,大家一起去凑热闹!”

    “……”

    所有人都高喊着,大步跟了上去。

    柯尔斯跟在鄂的身后,身形如风一般,心中咚咚直跳。

    终于,他看到了人群外的艾莉丝。

    可惜如今他根本没心情和艾莉丝说话,而是拨开侍从,跳过巫师,一眼看向面色平淡,依旧清美的叶蓁,柯尔斯神色有些许恍惚。

    时隔数月,再次见到叶蓁,她没有任何变化。

    这个华国女人,带给他的感触极深。

    生在撒切尔家族,从小到大都没吃过什么亏,可去了一趟华国,却在叶蓁身上栽了好几个跟头,这兑他来说绝对是印象深刻。

    尤其最后一次相见时,差点把小命给搭上。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和叶蓁再见,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

    “叶蓁?”

    柯尔斯抿唇,声音有些不敢置信,哪怕亲眼见到,他都觉得难以相信。

    “是我”

    叶蓁神色寡淡,冷声应道。

    对柯尔斯,她从未有过好感,除去第一次接她上游轮,算是帮了她一次,之后种种无一不是在找麻烦,对这种麻烦体,她非常厌恶。

    “亲爱的缪斯,来到撒切尔家族,也不通知我这个老熟人一声?”

    听到叶蓁开口,柯尔斯跳动的心平静下来。

    他挑眉,嘴角挂着些许慵懒的笑,称呼如同第一次见面一样。

    “放了风戊晔”

    叶蓁抿唇,她和柯尔斯没什么好说。

    这次若非柯尔斯抓走了风戊晔,她根本不会到撒切尔家族来。

    “风戊晔?哦,你说的是你的下属?可以啊,单看你的诚意了”

    柯尔斯笑着点了点头,毫不在意地说道。

    叶蓁神色微凉,手中的清风弓越抓越紧。

    “你要什么诚意?”

    巫师回眸看了叶蓁一眼,挡在了她面前,看向柯尔斯,问道。

    见此,柯尔斯目光在巫师和叶蓁之间游移。

    “叶蓁,我还是小看了你,在华国时就有高手护航,如今来到y国,还能让博古勒家族的巫师如此相护,呵呵,我是不是应该夸你?”

    柯尔斯眸色冰冷,语气带着一丝讥嘲。

    没想到叶蓁会和博古勒家族扯上关系,想起刚刚和雷赫说的话,柯尔斯就觉得自己当时必然非常愚蠢,雷赫还不知在心里怎么耻笑他。

    而且就巫师这态度,简直不要太明显。

    “放了风戊晔”

    叶蓁蹙眉,又说了一句。

    周围人越聚越多,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没等柯尔斯开口,黛米王后率先站了出来。

    “柯尔斯少主,你这样把我们博古勒家族的巫师困住,难道是要挑衅不成?”

    她看着人群中的巫师,心头微跳。

    被人不知道就算了,她对巫师的真实情况一清二楚,若一时惹怒了他,换成始祖残魂,今日的撒切尔家族恐怕会血流成河。

    一旦巫师变换成始祖残魂,杀了艾莉丝,就会引起光明神殿的注意。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巫师无法自由掌控始祖力量,奥古拉多之神自大无比,如果知道博古勒家族拥有和他力量相当的始祖残魂,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若是他派兵前来,巫师恰好没办法使用始祖力量,那倒霉的就是博古勒家族。

    这些东西都是一环扣这一环,稍有不慎,情况就会发生反转。

    蒂斯梦娜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神色紧张。

    刚刚她倒是一时口快,如今怕是后悔都来不及。

    “黛米王后这话就是误会我了,我想要的只是巫师身后的华国女人,并非刻意针对巫师和博古勒家族,若是巫师愿意,大可离开!”

    柯尔斯挥了挥手,他当然知道,现在这种时候,不应该和博古勒交恶。

    “不好意思,叶蓁也是我博古勒家族的贵客,若是可以,还请把她也放了,柯尔斯少主也清楚,我儿子雷赫身体病弱,全靠叶蓁救命,没了她,我儿子也活不了,今日,怕是难以让你如愿了”

    黛米王后说着,就伸手拨开侍从,站在了巫师和叶蓁面前。

    她是博古勒的王后,撒切尔家族就算是疯了,也不可能会对她动手。

    “如此说来,你们博古勒家族是铁了心要护着叶蓁?”

    柯尔斯沉默了半晌,声音平静地问道。

    他虽然不想为了叶蓁开战,但也不会轻易放了她。

    “你想要什么”

    叶蓁看了看巫师,黛米王后和雷赫,垂眸想了想,问道。

    形势比人强,今天他们相护的情义她会记住,但若是能不费一兵一卒将风戊晔带出来,总归要好过开战,其他人都是无辜的。

    战争,只会血流成河,而那些死亡的人,最终因果会记在她头上。

    “我?想要你”

    柯尔斯勾唇,一字一顿地说道。

    想折辱一个人,并非是身体上,而是灵魂上。

    他很清楚叶蓁的性情,若是让她成为他的人,一定让她痛苦万分。

    话落,没等人反应,一道红光就直接拍在了柯尔斯的脸上,这道光非常快,带着冰冷的杀气,若是柯尔斯躲得快,恐怕会直接划破他的喉管。

    然而即便如此,柯尔斯脸上还是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艾莉丝瞳孔一缩,她一把拉过柯尔斯,皱眉看向巫师。

    她刚刚看的清楚,动手的就是巫师。

    叶蓁抿唇,清透的眸子直视着巫师,只见他眸子一阵青一阵红,整个人的气质翻涌,空气中的凝重和冰冷越来越多,人群渐渐退开。

    “巫师?!”

    黛米王后看着巫师产生的变化,惊呼一声。

    如今的巫师正处于转换的边缘,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拦着他啊!”

    蒂斯梦娜也尖叫一声,让巫师在撒切尔家族转换,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博古勒家族隐瞒这么多年的地盘,难道就为了一个叶蓁,就此公开?

    柯尔斯都愣住了,他只闻到鼻息的血腥味,脸上根本察觉不到半分疼痛。

    围着巫师的侍从们都有些蠢蠢欲动,隐约的始祖威压让他们感到非常痛苦,恨不得离开十万八千里,可艾莉丝和柯尔斯都没有下令,只能苦苦支撑。

    “你刚刚,说什么?”

    巫师抬头,眸子闪烁着看向呆呆愣愣的柯尔斯。

    “带他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莉丝将柯尔斯推给鄂,声音微厉,目光带着凝重看向巫师。

    她能察觉到巫师体内逐渐攀升的力量,十分强大,哪怕她见过的最强的天使族长西格莉都有些比之不上,这种感觉颇为奇妙。

    叶蓁抿着唇,她没想到巫师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转换成始祖残魂的人格。

    可惜,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无力阻止,始祖也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恐怕巫师受到挑衅,始祖这面霸道残酷的人格就忍不住现身了。

    蒂斯梦娜面色难看,拉着艾伦远离了此地。

    始祖残魂原理上来说的确是巫师,可真正变成这样后,他只会六亲不认。

    黛米王后也咬着牙将雷赫拉着远离了,原本以为是平静的一天,却没想到如此惊心动魄,今日之后,博古勒家族就会进入光明神殿的视线,难以挣脱。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