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再见柯尔斯,对付叶蓁
    傍晚,巫师就带着一行人前往撒切尔家族。

    吸血鬼家族大多都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三辆马车一同出行。

    坐马车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没等巫师开口,叶蓁就和黛米王后,雷赫坐上了同一辆马车,他面色有些黑沉,最后还是自己坐在了最前面的马车上。

    “叶蓁,你很讨厌巫师?”

    雷赫挑眉看向叶蓁,有些无语地问道。

    博古勒家族的巫师地位崇高,再加上那晚突如其来的变故,不能想象他是始祖复生,这种优秀的男性,不知多少女人想将他收入囊中。

    “不是讨厌,是不喜欢”

    叶蓁缓缓摇头,神色清冷。

    她的确对巫师没有太多好感,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那晚始祖残魂想杀她,除此之外,就是因为司缪,她模糊感觉到巫师的变化,也想借此机会疏远他。

    “为什么啊?哦,我听说你有伴侣?可是上次在华夏死亡之地也没见他陪你一起,不是说比翼双飞吗,难道碰上危险就需要你自己去闯?”

    提起这个,雷赫语气有些不好。

    和叶蓁相处这几天,对方不仅成了他的救命恩人,更是朋友。

    华国男人看上去就十分瘦弱娇小,怎么保护好女人?

    “不,他去了”

    叶蓁抬眸看向雷赫,想起司缪,唇角才有点点笑意。

    闻言,雷赫哽住,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是提前离开的,而且那个时候的他还昏迷不醒,但叶蓁说去了,那必然就是去了,她不是个会说谎的人,不过他倒是对叶蓁的丈夫很好奇。

    黛米王后也看向叶蓁,神色间也挂着点点好奇。

    “今晚,我希望你们能尽量帮我拖住撒切尔家族的人”

    叶蓁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

    听到她的话,黛米王后和雷赫对视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们清楚今晚叶蓁要做的事,在别人的地盘上,这是极其危险的。

    “你万万要小心”

    雷赫低声嘱咐一句,撒切尔家族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我知道”

    叶蓁颔首,今晚的事绝不容有失,否则第二次要带出风戊晔就难了。

    “对了!柯尔斯见过你,你最好还是低调行事”

    雷赫倏然神色微凛,柯尔斯虽说是依靠艾莉丝才坐上家族少主的位置,但他本人也不是什么草包,一旦察觉到不妥,叶蓁想脱身一定难上加难。

    叶蓁抿唇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血族对气味非常敏感,故而她还涂抹了一些雷赫给的香料。

    只希望今晚一切都可以顺利,救出风戊晔。

    紧跟在叶蓁马车后的是蒂斯梦娜公爵,艾伦和卡尔坐着的马车。

    “艾伦,撒切尔家族如今风头正盛的是柯尔斯,他是艾莉丝的亲哥哥,沾着光,未来撒切尔家族的皇非他莫属,你要和他打好关系才是”

    蒂斯梦娜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是,我知道母亲”

    艾伦点了点头,他也早就调查过撒切尔家族的事。

    撒切尔家族的皇年轻时受过伤,如今年迈,家族中真正主事的就是柯尔斯。

    “如今巫师对雷赫显然更好,这对我们十分不利”

    蒂斯梦娜叹了口气,巫师的分量可不轻,一旦他彻底掌控始祖残魂,整个血族都将在他的控制之下,可以和光明神殿相抗衡。

    “嗤,有我们狼人族,艾伦登上王位是板上钉钉”

    卡尔咬着嘴里的果子,随意挥了挥手,完全不担心的样子。

    “那我就放心了”

    听到他的话,蒂斯梦娜脸上的忧虑稍减。

    *

    随着哒哒哒的马蹄声,夜色渐浓。

    血族更喜欢晚上,故而大型宴会都在深夜举行。

    不知走了多久,马车缓缓停下。

    “到了!”

    雷赫睁开眼睛,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紧张。

    叶蓁今天晚上有要事要做,这是十分危险的事,连带着他心头都火热起来。

    “走吧,下去”

    黛米王后深吸一口气,率先下了马车。

    雷赫紧随其后,叶蓁最后。

    等他们下了马车,蒂斯梦娜已经带着艾伦和卡尔走在了巫师身旁。

    叶蓁抬眸,就看到远处高山上灯火通明的古堡,和博古勒家族不同,撒切尔家族是黑翼血族,他们的居住地在高处,大山周围还有深水河。

    在星光映射下,还时而有烟火从城堡升腾。

    叶蓁能够隐约听到从古堡中传出的欢呼声,只是没想到血族也会有如此兴奋的时候,夜晚,果然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时段。

    “你,跟紧我”

    巫师回眸看向叶蓁,语气有些冷,显然是不高兴叶蓁没和他坐一辆马车。

    “好”

    叶蓁淡淡地颔首,也不在意巫师的态度。

    靠近深水河,有专门的船只在接应。

    “你们是何人?!”

    没等众人接近,就有一只披着铠甲的军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叶蓁穿着毫不起眼的侍女服站在巫师身后,听到这声音,不禁垂下眸子。

    没想到刚到撒切尔家族就碰上了认识的人,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当初在豪华游轮上见过的,柯尔斯的贴身下属,鄂。

    再次相见,鄂的语调还是文绉绉的,如同一个读书人。

    “博古勒”

    巫师抬起翠绿的眸子,声音沉稳而清凉,让人浑身一震。

    “原来您就是博古勒家族的巫师,原谅鄂的失礼之处,早知您今晚会到,少主特意吩咐我在此接应,感谢您的到来,请随我来吧”

    鄂眼神一亮,对巫师倒是充满了敬意。

    博古勒家族的巫师声名很响,他的占卜之术可窥天地,非常厉害。

    鄂行了个绅士礼,邀请巫师带着一行人上船。

    “黛米王后,您好,没想到您也带着雷赫少主来了”

    待众人上船,就有侍从驾着船前往对岸。

    鄂曾见过黛米王后,如今再见,自然是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蒂斯梦娜公爵,还有这位…”

    鄂又看向蒂斯梦娜和艾伦,至于卡尔,理所当然被认作了下属。

    “他是我和路易斯亲王的儿子,也是博古勒家族的王子”

    蒂斯梦娜转眸看了黛米王后一眼,笑着说道。

    闻言,鄂眸子闪了闪。

    博古勒家族多出一个身体健康的王子,这绝对是一件大事,足以影响局面。

    “艾伦王子”

    见黛米王后没有反驳,鄂又和艾伦问好,总之是没闲着。

    至于叶蓁,也被鄂当做是巫师的侍女,没有特别注意。

    过了对岸,鄂就带着众人徒步来到城堡。

    真正靠近撒切尔家族,才感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富贵之气。

    叶蓁垂下的眸子微动,难怪柯尔斯那般目中无人,撒切尔家族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有钱,仅是一个大门都是金子铸成,更别提其中的装潢了。

    虽然看上去有钱,但并不艳俗,怎么说也是传承了好几个世纪的家族。

    和撒切尔家族相比,博古勒家族给人的感觉就是清新。

    “诸位请吧”

    鄂面上含笑,带着众人进了城堡。

    感受着暧昧的灯光,听着耳畔震耳欲聋的音乐,叽叽喳喳的鸟语和让人荷尔蒙激增的喘息,叶蓁蹙了蹙眉,这种环境她当真是极为厌恶。

    巫师却面色平静,对一切都恍若未闻般。

    黛米王后等人更是对这样的场景习以为常,而卡尔则舔了舔唇,有种上前去和大家一起玩闹的冲动,若非艾伦拦着,恐怕早就如脱缰的野马了。

    巫师等人身份不轻,自然不可能被丢在露天城堡中,而是被带进了大殿。

    血族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在露天城堡中玩耍的都是普通血族,留在大殿享受正宗高贵宴会的则是有品级的血族,他们觥筹交错,和人族宴会并无差别。

    叶蓁踏进城堡大殿,就闻到扑鼻而来的浓郁血腥味。

    血液是让吸血鬼一族兴奋的源泉,他们当然不可以选择酒,在这样的狂欢盛宴,唯有血液能让他们彻底狂嗨起来,但对于叶蓁这个人族而言,闻之作呕。

    卡尔身为狼人族,对血液的气味也十分敏感。

    但他是肉食动物,不靠血液为生,当即也嫌弃地皱了皱眉。

    血族女性大多身姿妖娆,如今更是穿着暴露的礼服,游走在侯爵,公爵之间,企图能攀上一个品级高的,摆脱交际花的身份,成为人上人。

    巫师的到来让全场一静。

    “哈哈哈,巫师,我等你许久了”

    最上首的人在看到巫师时,眸子亮了亮,大笑着说道。

    叶蓁没有抬眸,依旧垂着脑袋。

    这个声音确实是柯尔斯的没错,没有任何变化。

    柯尔斯的面容英俊而深邃,只是在俗世中展现的绿眸,此刻是正宗的红色,他唇角扯着慵懒随性的笑,怀中还搂着一个面容清秀的东方女孩子。

    “咦,雷赫,你也来了”

    巫师没有说话,依旧冰冷,但柯尔斯也不介意。

    倏然,他看到和黛米王后站在一起的雷赫。

    柯尔斯先是给黛米王后行了一礼,然后挑眉看向雷赫,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显然是在诧异,前段时间病得都快死了的雷赫,如今怎么又好转了。

    “呵,来看看你如今的春风得意”

    雷赫笑了,他的话说的非常不客气,但柯尔斯却半点都不在意。

    “你什么时候换了口味?”

    雷赫把目光放在柯尔斯怀中的东方姑娘身上,只觉得她有些眼熟。

    半晌后,雷赫瞳孔一缩。

    他突然感觉柯尔斯怀里的姑娘和叶蓁有几分相似,尤其是嘴巴,紧紧抿着,色淡如水,只是她眸子里满是惊惧,和叶蓁的平静清冷不同。

    雷赫不禁皱眉扫了柯尔斯一眼,他以前是见过叶蓁的。

    “怎么,玩腻了血族女人,最近迷上娇小的,还要和你交代一声?”

    柯尔斯挑眉,嗤笑一声,直接一口亲在怀中女人的脸上。

    他一脸风流,这样的性情在血族中非常常见。

    话落,柯尔斯就转头,准备和巫师说些什么。

    “柯尔斯少主,这是我和路易斯亲王的儿子,艾伦,也是博古勒家族的王子”

    眼看着柯尔斯就要跳过艾伦,蒂斯梦娜不禁咬牙说道。

    她必须乘着这个机会把艾伦的事公之于众,雷赫是个病秧子,博古勒家族拥有一个健康的王子也有利于巩固政权,这也是路易斯亲王愿意看到的。

    “哦?”

    这个消息果然让柯尔斯挑眉,他上下打量着艾伦,还回头看看雷赫,神情颇为有些幸灾乐祸的凑热闹之感,如此的话,雷赫少主的身份必然受到威胁。

    博古勒家族原本只有一个雷赫,算是血族皇权中子嗣最少的了。

    就算血族难以孕育子嗣,撒切尔家族也足有七个孩子,但只有艾莉丝和柯尔斯出自王后的肚皮,另外几个兄弟姐妹早已被打压的掀不起半分争权勇气。

    “柯尔斯少主,我是艾伦,很荣幸认识你”

    艾伦扫了雷赫一眼,上前,笑着对柯尔斯伸出了手。

    他要做的,就是打压雷赫的气焰,让所有人都知道,博古勒家族真正的继承人是谁,病秧子,哪有资格扛起那样的重担?

    “呵呵,你好,艾伦王子,血脉之力果然强大”

    柯尔斯笑着和艾伦握手,还乘机较量了一番。

    松手时,他看向雷赫,意有所指地说道。

    本以为博古勒家族是所有血族中最简单的一个,如今看来,未来还有雷赫倒霉的,这个艾伦看上去不是个善茬,和狐狸似的,老沉的可怕。

    他的话已经很明显了,这个艾伦王子血脉之力很强,比起雷赫可是强了不止一筹,也算是公然给了雷赫点难堪,他血脉病弱在血族圈子中不是秘密。

    听到柯尔斯的话,黛米王后脸色一变。

    她下意识就想开口怒叱,却被雷赫拉住了衣袖。

    这是撒切尔家族的地盘,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但今晚叶蓁有要事要做。

    “博古勒是占卜家族,血脉之力自然强大”

    巫师回眸若有若无地看了叶蓁一眼,见她黛眉轻蹙,不禁开口说道。

    他语气稳重,面容严肃,但却帮雷赫挽回了一些颜面。

    艾伦的血脉之力出自博古勒家族,真正强大的是家族,而不是他。

    听到巫师的话,在场看热闹的人都唏嘘不已。

    博古勒以占卜出名,其中巫师最强,不知多少人曾经想上门求见都被拒绝,如今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有些了然,看向艾伦时带了些讥讽。

    看样子,巫师对这个健康的王子并不看重。

    蒂斯梦娜脸色有些难看,她没想到巫师会如此帮雷赫。

    然而面对众人的目光,艾伦却一直平平淡淡,脸上挂着笑意,好似巫师的话并没有影响到他一般,可就是这样的气度,让周遭不少人欣赏。

    “好了好了,今日感谢巫师应邀前来,为我妹妹艾莉丝占卜”

    柯尔斯眸子闪了闪,跳过了这个话题。

    他将右手横在胸前对巫师行了一礼,语气充满敬意。

    博古勒家族的巫师占卜之术十分强大,哪怕如今撒切尔家族搭上了光明神殿,也不可能与之交恶,他不傻,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将艾莉丝公主请出来吧”

    巫师冷淡地点了点头,说道。

    宴会刚刚开始,他的作用就是掀起一个大高氵朝,顺势请出压轴的艾莉丝。

    解决完这些事情,他就可以带着叶蓁为撒切尔家族祈福,到时必然会靠近地牢,叶蓁作为不起眼的侍女,离开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还是越早完成越好。

    柯尔斯点头,走上高台。

    所有狂欢的人都目光灼灼地望着,血族能出现一个光明体质,这是无上的荣耀,而艾莉丝更是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发光点。

    自从她被选为圣女后,他们还不曾见过,今日可算是沾了巫师的光。

    “感谢各位今天能来参加撒切尔家族的宴会,我在此替艾莉丝谢谢大家,今日有幸邀请到博古勒家族的巫师为艾莉丝占卜吉凶,现在,就请出我的妹妹,撒切尔家族最尊贵的公主,光明神殿的圣女——艾莉丝殿下”

    柯尔斯话落,一束光就打在了他身后的旋转楼梯上。

    随着清脆的高跟鞋落地声,一个穿着黑色欧式宫廷裙的女人缓缓暴露在灯光中,她不似别的公主,喜欢穿粉红色蓝色等少女颜色,而是如此古板的黑色。

    华丽的裙摆上用金丝绣着花边,她手中持着一把折扇。

    叶蓁抬眸望去,就看到一张娇艳的脸,艾莉丝和别的血族不同,她脸色并非惨白,反而带着血色,容貌也极为漂亮深邃,更吸引人的却是一头黑发。

    在金发飞扬的血族,她一头黑发显得非常耀眼。

    叶蓁眯了眯眸子,这个艾莉丝长得并不像外国人。

    “怎么了?”

    雷赫站在叶蓁身边,见她望着艾莉丝,不禁问道。

    他一直注意着,生怕柯尔斯发现异常。

    叶蓁缓缓摇头,垂下眸子。

    不多时,艾莉丝就踩着高跟鞋走下旋转楼梯,她站在高台上,睥睨地扫过人群,如同扫视自己领地的女王一般,高傲的不可思议。

    “艾莉丝,这位就是博古勒家族的巫师”

    柯尔斯在面对艾莉丝时,语气也小心翼翼,并没有寻常哥哥对妹妹的宠溺。

    他的一切身份地位都源自于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血族亲缘本就稀薄,他更没办法对艾莉丝如普通兄妹,严格说起来,艾莉丝更像是他的依靠。

    “巫师?”

    艾莉丝挑眉,音调拖得很长。

    她长得非常娇弱,但语气却如神态般不可一世。

    艾莉丝走下高台,来到巫师身边,上下打量着他。

    巫师神态淡漠,并不在意艾莉丝的目光,恍若未闻一般。

    旁的吸血鬼看到他的样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如艾莉丝这样高贵的女人,实在太吸引人,让人想看看她低到尘埃里的样子,一定非常迷人。

    “就是你要为我占卜?”

    艾莉丝轻笑,伸手想要触摸巫师的脸。

    她如今还没有正式前往光明神殿,也没有被天使族中西格莉加冕,还不算是奥古拉多之神的女人,乘着这段时间疯狂一次,也算不枉此生。

    这个巫师的长相她很喜欢,和一般血族男人不同。

    察觉到艾莉丝的动作,巫师后退一步,眸中血光一闪,竟生生将其逼退。

    他厌恶女人触碰,尤其是这种送上门来的女人。

    艾莉丝眯了眯眼,并不在乎巫师的冷淡,她又转眸看向黛米王后身边的雷赫,他的长相严格说来和巫师是一种类型,精致到让人着迷。

    雷赫垂眸,避过了她的视线。

    黛米王后也皱起眉,若有若无地挡住艾莉丝的视线。

    不管怎么说,如今的艾莉丝已经贴上了奥古拉多之神女人的标签,若是真和雷赫发生些什么,难保不会被光明神殿记恨上。

    艾莉丝挑眉,这博古勒家族的人就是有趣。

    就她现在的身份,不知多少人想巴结,但好不容易看上两个,居然都拒她于千里之外,还满脸嫌弃的样子,她是多久没出现,世界现状都变了?

    柯尔斯也看出博古勒家族嫌弃艾莉丝的样子,脸色有些发黑。

    虽然他也觉得艾莉丝这般做不好,但他的妹妹也轮不到博古勒家族嫌弃!

    柯尔斯气冲冲地来到艾莉丝身边,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艾莉丝抬起的手制止了,这种事本就是两情相愿,既然对方不愿意,她也不会强求。

    “巫师,不如你现在就为我占卜?”

    艾莉丝回眸看向巫师,认真说道。

    她是血族,去光明神殿前当然要占卜一番,也好安心。

    一般来说,巫师占卜出的都会是好的结果,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

    “站过去”

    巫师指了指远处,语气冰冷,他并不希望艾莉丝距离他太近。

    闻言,艾莉丝眯了眯眼,最后却只是笑了笑,乖乖站了过去。

    巫师伸手,叶蓁将一个袋子递给他。

    这时,所有人都注意到叶蓁的手,光洁白皙,不同于血族女人的僵白,带着满满的细嫩,手指纤细,指甲盖如贝壳般漂亮。

    柯尔斯眼睛一亮,下意识地去看女伴的手。

    这个东方女人是他的新欢,刚刚宠了不到三天,明明是年轻的小姑娘,手指看上去也白皙嫩滑,但总觉得和刚刚那双手比起来差的远。

    艾莉丝也注意到叶蓁,能拥有那样一双手,怎么可能是侍女。

    巫师接过袋子,毫不客气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呵呵,巫师来撒切尔家族,还带着‘侍女’?”

    艾莉丝看出巫师的小心,不禁调侃着说了一句。

    她的“侍女”两字挑了高音,意思非常明显。

    对于博古勒家族的这位巫师,她虽然没见过,但听过的传闻就多了,不是说根本没有喜欢的女人吗,为何来撒切尔家族时还会带上一个。

    所以说,巫师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拒绝她?

    思及此,艾莉丝眸子中带了些趣味,她一向对比自己强的女人感兴趣。

    没等艾莉丝走过来,巫师就抬起翠绿的眸子,冰冰冷冷,让人望而生畏。

    “给我一滴血”

    巫师挡在叶蓁面前,对艾莉丝说道。

    闻言,艾莉丝微诧,从未听闻占卜还需要用血。

    当看到巫师不耐的神色时,艾莉丝才挑眉从指尖取出一滴血液递给他。

    巫师取出袋子中的彩色珠子,将艾莉丝的血液沾染在其中,翠绿色的眸子专注着看着珠子,手中手势神秘而复杂。

    周围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安安静静。

    占卜对血族而言是一件神圣的事,允许这么多人在场观看已是格外开恩了。

    叶蓁低垂的眸子微动,上次她要占卜郎翼的下落,只是摸了摸珠子,并没有用血液,要说巫师不是耍艾莉丝,她都不信。

    在占卜的那一刻,巫师身上充满令人畏惧的气息。

    艾莉丝都不禁认真起来,紧紧盯着巫师手中的珠子。

    过了好半晌,巫师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他随手把珠子放进袋子,沾染了别人的血液,他是不会再用的。

    “巫师,不知结果如何?”

    没等艾莉丝开口,柯尔斯就紧张地问道。

    如今,艾莉丝是整个撒切尔家族的支柱,只希望她在光明神殿可以一切都好。

    “还算顺利,不过会遇到坎坷,凡事莫多管”

    巫师看向艾莉丝,声音冷漠中带了些警告。

    他的占卜结果的确如此显示,没有说的是,若是她多管闲事了,最终只会殒命,而卦象最终,艾莉丝是了无生机的。

    “是吗?顺利就好,那就谢谢巫师了”

    艾莉丝唇角含笑,媚眼如丝地看了巫师一眼。

    这个沉稳的男人,声音如此好听,她很喜欢,可惜了…

    “宴会可以继续,带我去族中祈福”

    巫师脸色严肃,通常在别人的家族,占卜完都要进行祈福。

    “好,我带巫师去”

    柯尔斯点了点头,宣布宴会继续。

    “不,哥哥留在这里,我带巫师去”

    艾莉丝挑眉看了看叶蓁的背影,玩味地说道。

    对此,柯尔斯没什么意见,目送他们离开。

    只要占卜结果是好的,这些都不是问题。

    雷赫看着叶蓁的背影,脸色有些担忧。

    蒂斯梦娜也咬牙切齿,她着实没想到,雷赫会入了艾莉丝的眼,还好刚刚他拒绝了,否则日后有了艾莉丝支持,岂不是要翻天?

    “好了,艾伦,随母亲去和伊拉公爵打声招呼”

    蒂斯梦娜深吸一口气,对艾伦说道。

    对母亲的决定他没有反驳,多结识一些人脉对他有利,而卡尔满脸无趣,他很想出去找乐子,但艾伦紧紧拉着他,没办法,只能留在这里听别人寒暄。

    “孩子,不用担心,叶蓁不是普通人,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黛米摸了摸雷赫的脑袋,轻声说道。

    “嗯,我知道,母亲”

    雷赫点了点头,但脸色还是不好看。

    “王后,不知我可否和雷赫说几句话?”

    柯尔斯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那个亦步亦趋的东方女孩。

    “好”

    黛米王后看了看雷赫,笑着应了一声,转身去和别人打招呼。

    大庭广众之下,柯尔斯不会对雷赫做什么事,她还比较放心。

    “怎么,喝一杯?”

    柯尔斯看向雷赫,举了举手中鲜红的液体,问道。

    “不用,有什么话就说”

    雷赫摇了摇头,他最近并不喜欢喝血液,有自己健康的血液滋养,也不会觉得饥饿,身体带给他的饱满感不是口腹之欲能有的。

    “也没什么,只是听闻你去了一趟华国”

    柯尔斯笑着摇了摇头,仰头喝了一大口杯中的液体。

    他放下杯子时,唇上残留着些许血液,看上去有些邪性。

    跟在他身边的东方女孩神色痴迷,她是心甘情愿来当柯尔斯的情人,虽然还不习惯血族的生活,但面前这个男人是真的优秀。

    听到柯尔斯的话,雷赫眯了眯眼,看向他的眼神变得警惕起来。

    他去华国找古墓是巫师占卜的,行踪密切,怎么可能会被柯尔斯发现。

    “呵呵,别紧张,有些事只要用心总会听到风声,怎么样,华国有趣吗?”

    柯尔斯挑眉,语气复杂地问了一句。

    他很清楚就雷赫那样的身体,应该是第一次去华国,他自从在华国受伤后回来修养就一直没离开过,哪怕派人去找叶蓁,也是下属去的。

    不知为何,就突然很想找人一起聊聊这个神奇的国度。

    雷赫是初次去华国,他的印象非常重要,也成了柯尔斯关注的重点。

    “有趣?呵,我差点送了命”

    雷赫挑眉,虽然对柯尔斯的问题很不解,却还是好笑地回了一句。

    第一次去华国,带给他的印象无疑是深刻的。

    华国死去多年的尸体还会活着,他曾在杂记上看过,那种东西叫妖精。

    听到雷赫的话,柯尔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神情颇有些志同道合。

    “那我们还真是相像,我上次回来时,也差点丢了性命”

    柯尔斯虽然语气轻松,但眸子中还是有些愤怒惊惧,事到如今,他还是会回想起那个绝美潋滟的男人,那般气势,绝不是普通人。

    “哦,那还真是巧了”

    雷赫耸了耸肩,并不放在心上。

    柯尔斯这样的性格,在华国招惹到别人才是常事。

    “算了不提这个,你看她,长得如何?”

    柯尔斯摆摆手,也不想提起那段让他耻辱和恐惧的往事。

    他拉过那个东方女人,挑眉问道。

    雷赫皱眉,不明白柯尔斯是什么变态的心理。

    他敢肯定,柯尔斯必然是按照叶蓁的长相找的这个女人,两人的关系明显是仇敌才对,为何柯尔斯会做这样的事,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征服欲?

    霎时,雷赫觉得自己想到了点子上。

    “一般”

    见过叶蓁,再看这个复制品,雷赫实在无法勉强自己说什么违心的话。

    这个东方女人看上去仅能算是清秀,而血族女人素来妖娆,一眼看上去的确吸引人的注意,但和本尊比过,就知道差距在哪里。

    听到雷赫的话,柯尔斯倒是没什么表情,但那东方女人却紧紧咬着嘴唇,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她能被柯尔斯看上,一直觉得自己长得非常漂亮。

    “你说的没错,我也觉得她长得一般”

    没等这女人反应过来,柯尔斯又补了一刀。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咧着唇说道。

    雷赫看了柯尔斯一眼,没说什么。

    “我知道一个漂亮的东方女人,她不仅长得让人迷醉,连做饭的手艺都极佳,做出来的东西艾莉丝都能吃很多,可惜,性情冷漠,身边还有高手护着”

    柯尔斯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

    雷赫眯着眼看向柯尔斯,打断了他的话,直白问道。

    他和柯尔斯交情也就一般,没道理说这么多,而且柯尔斯口中的漂亮东方女人毫无意外就是叶蓁,不然他也不用做那么久的铺垫。

    “呵呵,华国灵丹妙yao那么多,和你做一笔交易而已”

    柯尔斯伸手拍了拍雷赫的肩膀,满脸神秘地说道。

    “交易?”

    雷赫冷笑,柯尔斯自私,和他做交易怎么可能存着好心。

    “我和你说的那个东方女人,血液味道美妙,而且拥有华国术士都没有的神奇术法,她必然有办法救你!我们合作对付她如何?”

    柯尔斯眼珠子转了转,兴致盎然地说道。

    他当然不知道叶蓁能救雷赫,只是怕司缪来找麻烦,到时候能拖个垫背。

    “嗤,你喜欢她?”

    雷赫嗤笑一声,柯尔斯说的很对,若是没认识叶蓁之前,他恐怕会为了这一点生机抓住这个提议,可惜,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他和叶蓁是认识的。

    而柯尔斯能为了叶蓁如此筹谋,不得不让他想到这一点。

    “喜欢?我柯尔斯会喜欢一个华国女人?”

    柯尔斯摆摆手,脸上神色颇为可笑。

    殊不知,站在他身后的东方女人面色煞白,有些摇摇欲坠。

    “那你想怎么样?如此大费周章”

    雷赫笑了笑,恍若无事般问道。

    “怎么样?我差点濒死就是她害的,难道不应该捉住她报仇雪恨?”

    柯尔斯挑眉,理所当然地说道。

    闻言,雷赫回头认真看了他一眼。

    这种自己明明和叶蓁认识,柯尔斯还在和他说这些话的感觉颇为古怪,更可笑的是,叶蓁此刻也在撒切尔家族,而眼前的柯尔斯却半点不知情。

    “你这是什么表情”

    柯尔斯眯了眯眼,只觉得雷赫的眼神让他心中发毛。

    “雷赫,柯尔斯少主,不知你们在说什么?”

    此时,艾伦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他早就注意到柯尔斯在拉着雷赫嘀嘀咕咕,撒切尔家族今时不同往日,他绝不能让雷赫逮到机会拉取柯尔斯的好感,这对他极为不利。

    “怎么,你很担心?”

    雷赫挑眉,讥笑着看了艾伦一眼。

    他的想法他很清楚,可就是因为清楚,才觉得对方如同跳梁小丑。

    闻言,艾伦没有反驳,脸上挂着毫不在意的笑。

    雷赫扫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柯尔斯少主,别在意,雷赫就是这样的性子,被黛米王后宠坏了”

    艾伦看向柯尔斯,笑着解释道。

    他潜台词的意思是,雷赫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根本无法担当重任。

    柯尔斯也是在皇权家族长大的孩子,自然能听懂。

    他看着雷赫的背影,又看看面前的艾伦,笑的诡异。

    “不知柯尔斯少主刚刚和雷赫说了什么,我也许能给予你更多的帮助”

    艾伦摊了摊手,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过分之处。

    “只为了博古勒家族的王位?”

    柯尔斯神色慵懒,对这种皇家兄弟自相残杀的戏码毫无兴趣。

    闻言,艾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对了,我正好有一件事想问”

    倏然,柯尔斯像是想起了什么,眸子微亮。

    “请问,艾伦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艾伦神色微暗,不怕他问,就怕他不问。

    “刚刚跟在巫师身后的侍女,是什么来历?难道是巫师的心上人?”

    柯尔斯想起刚刚那双白皙纤细的手,就觉得心头火热。

    听到他的问话,艾伦挑眉。

    没想到区区一个华国女人,如此引人注意,不仅巫师对她不同,柯尔斯也对她起了兴趣,说起来,他也很好奇叶蓁为何装扮成那个样子来撒切尔家族。

    难道,有什么东西被他忽略了?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