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狼人卡尔,鸡丝凉面
    叶蓁眯了眯眸子,没有理会巫师的目光。

    始祖残魂的确危险,戈壁滩的事不能麻烦他,但前往撒切尔家族还要靠他,毕竟在撒切尔家族,只有他能随意行走在其中。

    “昨晚的事,我很抱歉”

    巫师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将心中的歉意说了出来。

    尽管他并没办法阻止始祖残魂出现,但对叶蓁动手的终归是另一个他。

    “无碍”

    叶蓁缓缓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雷赫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堂堂巫师大人,什么时候给别人道过歉?

    就在此时,路易斯亲王已经领着艾伦走到了巫师身边。

    “巫师,这就是我的另一个儿子,艾伦”

    巫师在博古勒家族地位超然,儿子回归,必然是要知会和介绍一番的。

    “巫师,我是艾伦,很荣幸见到你”

    艾伦不止长相和路易斯亲王神似,就连说话都带着一股官腔。

    他语气颇为恭敬,想来对博古勒家族巫师的地位也有所了解。

    想要登上王位,不仅自己要优秀,还要和长老搞好关系,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这位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巫师,有了他的支持,基本就算是定下了。

    巫师翠绿的眸子上下打量了艾伦几眼,旋即淡淡地点了点头。

    周围长老面面相觑,看不出他对艾伦印象到底如何,他们本来还想拿巫师当做方向标,跟着他选择,可如今,倒是一脸茫然。

    艾伦眸子也闪了闪,却还是一脸严肃的笑。

    这时,他才转眸,把目光定格在雷赫身上。

    对这个弟弟,他听过太多太多,母亲在他面前提起最多的,也是这个血脉病弱的弟弟,在血族,血脉病弱活不了很久,所以他才有毅力坚持那么久。

    “你应该就是雷赫吧?我是艾伦,你的哥哥”

    面对雷赫,艾伦缓缓伸出手,脸上牵起很大的笑容。

    蒂斯梦娜满意地看着这一幕,艾伦就是要在博古勒家族所有人面前表现的进退有度,温文尔雅,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者。

    雷赫沉默了一会儿,垂眸看着艾伦的手。

    路易斯亲王看他没有反应,脸色都有些黑沉。

    就在他即将发怒时,雷赫笑着和艾伦的手交握起来。

    “我是雷赫,黛米王后唯一的儿子,博古勒家族的少主”

    他露出雪白的牙齿,然而说出的话却让全场安静。

    本以为雷赫再怎么生气,也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给艾伦一点面子,可没想到两个亲兄弟刚刚见到,就如此的针尖对麦芒。

    雷赫的话很明显,我是少主,你不应该叫我的名字,而且我也没有哥哥。

    “雷赫!说的什么浑话!”

    路易斯亲王气的脸颊抖动,只觉得给别人看了笑话。

    蒂斯梦娜却只是瞳孔一缩,旋即就恢复了笑意。

    雷赫最好是愤怒,这样一来,和艾伦才会产生强烈的对比。

    “没关系父亲,少主说的没错”

    艾伦笑着摇了摇头,面色如常,看上去并不在意。

    叶蓁神色淡淡,这个艾伦,的确八面玲珑,想要在所有人面前保持自己的好形象,雷赫做的越过分,就显得他越完美。

    就在此时,艾伦也注意到被巫师挡在身后的叶蓁。

    一个华国女人,他曾听母亲提起过,能治好雷赫。

    他并没有打招呼,只是扫了叶蓁一眼,就收回目光,但目光中也有惊艳。

    不得不说,叶蓁是极为漂亮的,精致如美瓷的皮肤,平静若秋水的眸子,玲珑娇俏的鼻,色淡如水的唇,比起外国女性,多了份让人着迷的淡漠美。

    他也算是阅女无数,但对叶蓁这种极美的东方女子,还是初次见到。

    就在这时,路易斯亲王却亲自给他介绍道:

    “这位是叶蓁叶小姐,华国术士,也是我博古勒家族最尊贵的客人”

    若是昨晚之前,他肯定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但始祖残魂明确表达出对叶蓁抱有极大的好感,他现在必须让叶蓁对博古勒家族产生归属感。

    闻言,艾伦挑眉。

    昨晚发生的事,蒂斯梦娜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你好叶小姐,很荣幸认识你,听说你医术很好”

    艾伦就是艾伦,转瞬间就反应过来,笑着对叶蓁伸出手。

    血族长相都不差,即便和路易斯亲王相像,但艾伦也是个英俊的美男子,如今笑起来,更是带了些许阳光之气,让周围不少围观的侍女们纷纷红了脸。

    叶蓁只是淡淡颔首,没有理会。

    既然注定是敌人,她也没那个闲工夫释放善意。

    见此,巫师翠绿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笑意。

    不愧是叶蓁,真是谁的脸面都敢踩。

    以前对他不假辞色,昨晚对始祖残魂更是说动手就动手,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不将艾伦放在眼里,可就是这样的性情,实在叫他觉得可爱。

    艾伦脸上极快地闪过一丝不悦,然后毫不尴尬地收回了手。

    “好了,走吧,父亲帮你准备了接风宴”

    路易斯亲王笑着出来打圆场,但心中对叶蓁也颇感愤怒。

    第一次见面,是艾伦对家族长老产生最重要印象的一天,可巫师,雷赫和叶蓁都没有给艾伦面子,这实在让他感到非常烦闷。

    一行人说话间就进了古堡。

    “叶蓁,我们也进去吧”

    雷赫看向叶蓁,说道。

    “好”

    叶蓁颔首,她刚准备动,却倏然抬头,眸子微凛。

    “怎么了?”

    雷赫不解地望着她,不明白叶蓁这股警惕从何而来。

    然而一旁的巫师也脸色微正,向着古堡外走去。

    “有东西靠近”

    叶蓁眯了眯眸子,轻声说道。

    她对y国的奇异品种不得而知,但精神力探查下,数量不少。

    纤细的手背在身后,取出清风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雷赫也顾不得进门去给艾伦难堪,面色严谨地跟在了巫师身后,两人都若有若无将叶蓁护在身后,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一个女人保护他们啊!

    叶蓁也不介意,精神力探测出很远。

    来这里的像是庞大的动物,速度极快,飞跃时还能转化cheng人形。

    “是狼人”

    叶蓁抿唇想了想,说道。

    她在博古勒家族曾看到过血族杂记,吸血鬼一族当年的死对头不止天使一族,还有狼人族,两方的渊源几乎可以追溯到始祖时代。

    “该死的艾伦,一定是跟着他来的!”

    雷赫咬牙切齿地说道。

    血族对气味很敏感,可以将居住地隐藏起来,狼人一向找不到这里,可为何艾伦前脚刚到,后脚狼人就来了,可不就是他引来的。

    思及此,雷赫吼了一声。

    不多时,在古堡内的血族都纷纷瞬移过来。

    “少主?”

    枯长老来的最快,还以为是雷赫出了什么事。

    “狼族来袭,保持警惕!”

    雷赫挥了挥手,面色冷凝。

    和狼族相比,血族只占了一个速度,在力量上和他们相差很多。

    听到雷赫的话,所有人凛然起来。

    “雷赫?”

    路易斯亲王刚刚出声,就察觉到大地的震颤,鼻息间隐隐飘散着狼人让人恶心的气味,当即犬齿暴露,这是血族遭遇危险时习惯性的动作。

    而蒂斯梦娜也心肝一抖,她不蠢,能想到狼人是怎么来的。

    心中暗恨,这些狼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一旦此次交战博古勒家族出现伤亡,岂不是都要怪到艾伦的头上?

    “备战!”

    路易斯亲王大喝一声。

    在所有人火急火燎的时候,艾伦却面色淡然,好似并不为此担忧。

    “母亲,稍安勿躁”

    艾伦拉住蒂斯梦娜的胳膊,语气带着安抚。

    “都什么时候了!”

    蒂斯梦娜怒叱一声,实在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在想什么。

    刚刚回来就出了这种事,难免会被认为不详。

    “父亲,我想,狼人并不是来挑衅的,而是来祝贺”

    艾伦向前几步,来到路易斯亲王面前。

    “祝贺?”

    路易斯亲王皱眉,很不解艾伦的逻辑。

    叶蓁收起清风弓,若有所思地看了艾伦一眼。

    如果她没猜错,这只是艾伦给博古勒家族,或者雷赫的一个警告。

    看来,艾伦也不似表面那般大度,早就知道自己会遭到讥讽,还带来了狼人做帮手,光是这一点,怕是就比雷赫强出不少。

    “儿子和狼人一族有旧,他们的少主与我是好友,此次来祝贺我回归家族”

    艾伦平淡地摊了摊手,血色的眸子中却满含笑意。

    没错,他就是要让所有博古勒家族暗地里嘲笑他的人知道,他艾伦在外多年并不是白待的,为了博古勒家族的王位,他筹谋的也够久了,是时候收wang了。

    雷赫站在巫师身边,冷冷地看着艾伦。

    早就知道这个“哥哥”花花肠子一大堆,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法回他一个下马威,和狼族少主交好,这对整个博古勒家族来说都是幸运之事。

    狼族和血族时常会发生大战,博古勒家族若能从战斗中摘除,是好事。

    路易斯亲王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不禁眸子微动。

    他看着艾伦,眸子深处隐藏的却是忌惮。

    博古勒家族的王位是他的,短期内他也不会让位给谁,可艾伦这般心思,不得不让他感到威胁,若是他合作狼族铲除他呢?

    他喜欢艾伦,的确是因为对方和他十分相像,是他生命的延续。

    可正是因为相像,他才更清楚艾伦和他如出一辙的品性。

    艾伦眸子闪了闪,却没有在意,而是打开庄园大门走了出去。

    “艾伦?!”

    蒂斯梦娜大声喊了一句,她还是觉得心头颤抖不安。

    狼人凶残,素来和吸血鬼是死敌,怎么可能交好。

    然而艾伦却充耳不闻,他刚刚站出去,狼人就到达了庄园边际。

    “卡尔,感谢你千里迢迢来祝贺我”

    艾伦笑着对领头的白狼说道,语气熟稔。

    博古勒家族的族人看艾伦的眼神如同看一个疯子,但心脏却都跳了起来。

    巫师收起法杖,他能感觉到这群狼人对博古勒家族没有恶意。

    见此,路易斯亲王眸子微动,果真如此。

    叶蓁看着狼人族,看样子倒是和饕餮大陆的妖兽差不多。

    郎翼也是狼族,若是他落入狼人地盘,现状应该会好一些。

    为首的白狼晃了晃毛发,瞬间变成一个英俊潇洒充满野性的男人,他剑眉星目,麦色的肌肤看上去十分健康,腰间围着皮毛遮住了重要部位。

    “怎么样,回归家族的感觉”

    卡尔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挑眉看着庄园中呆愣的血族。

    看着这群傻乎乎的蝙蝠,卡尔笑的越发野性,脸上还露出两个小酒窝。

    “还不错!”

    艾伦满不在乎地点了点头,笑着伸手拍了拍卡尔的肩膀。

    “怎么,不请我们进去?”

    卡尔双手环胸,看上去十分痞气。

    “自然”

    艾伦回身看了路易斯亲王一眼,回道。

    他今天要的就是威慑,卡尔能和他归族自然是更好。

    路易斯亲王犹豫了半晌,还是打开了庄园的大门。

    “哈哈哈,博古勒家族到底是博古勒家族,比撒切尔家族可强多了,以为区区一道铁门就能挡住我狼人一族,简直是痴人说梦”

    卡尔仰天大笑,还顺口讽刺了撒切尔家族一句。

    听到撒切尔家族,叶蓁抬眸看了他一眼。

    “怎么回事?”

    艾伦带着卡尔走进庄园,问道。

    “哼,还不是撒切尔家族那个艾莉丝,以为当上神殿圣女就厉害了不成,我们狼人族到了他们的驻地,只敢在门外好吃好喝供应我们,可笑”

    艾伦挑了挑眉,言语间十分看不起撒切尔家族。

    “路易斯亲王”

    走到路易斯亲王身边,艾伦态度稍敛,问了声好。

    今天他来的目的是给艾伦助威,可不是拖后腿。

    路易斯亲王点了点头,但眼神中却满含诧异。

    现任狼王最小的儿子卡尔骁勇善战,是狼人族出了名的勇士,也是狼王最喜欢的儿子,故而被封为少主,但他这个人桀骜不驯,向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如今能好声好气和他说话,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蒂斯梦娜也诧异极了,但看到周围族人满含艳羡,崇敬的目光,缓缓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觉得颇为解气,不禁抛给雷赫一个鄙夷的眼神。

    叶蓁站在雷赫身边,也接收到了这个眼神,只觉得好笑。

    “你就是雷赫?”

    倏然,卡尔越过路易斯亲王,挑衅般看向雷赫。

    这个博古勒家族的病弱少主在整个圈子都非常出名,毕竟算是血族头一个脆弱的王族,博古勒家族为此没少受外人议论。

    他和艾伦相识于幼年,当然希望他能如愿以偿坐上王位。

    “你就是卡尔?”

    雷赫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反而照着他的话又反问回去。

    “嗤,不过是一个废物,就这种体质还能做血族少主,我卡尔也算是大开眼界,你要有自觉,就应该知道强者为尊,早日退位让贤”

    卡尔眸子里满是挑衅和幸灾乐祸,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话如何直白。

    他的话也如狂风暴雨般在博古勒族人心中掀起波澜,的确,和艾伦相比,雷赫除了是王后所生,没有一点拿得出手的地方。

    如今,有了狼人族支持,艾伦坐上王位的事几乎板上钉钉。

    “艾伦叫你来是参与我博古勒家族的继承人之事?”

    雷赫毫不客气地反问一声,脸上满是冰冷。

    闻言,卡尔眯了眯眸子,没再对他说什么。

    转眸时,就看到了巫师和叶蓁。

    “这位想必就是巫师了,素问博古勒家族有以占卜之术出名,不知巫师可有占卜过,博古勒家族的继承人之事?”

    本不想谈论了,但看到巫师,卡尔还是忍不住替艾伦问了一句。

    话落,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巫师身上。

    往日,博古勒王位继承人就是雷赫,没人会想到要问巫师,可如今卡尔光明正大地问了,也牵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连路易斯亲王都看向巫师。

    “聒噪”

    巫师翠绿的眸子直视卡尔,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没等卡尔生气,艾伦赶忙拉住了他。

    “巫师恕罪,卡尔不是有意冒犯您”

    艾伦恭敬和巫师表达歉意,别人不知道,但蒂斯梦娜将始祖的事都告诉过他,巫师若只是巫师,得罪也就得罪了,但对方身上拥有始祖残魂,不可随意招惹。

    谁知道巫师会不会下一刻变成始祖,然后要了卡尔的命。

    有了这一茬事情,艾伦在博古勒族人眼中地位越高了。

    回到宴客厅,众人纷纷落座。

    叶蓁挨着雷赫和巫师,路易斯亲王,蒂斯梦娜公爵,艾伦和卡尔都在此桌。

    气氛颇有些尴尬,但叶蓁却把目光放在了菜色上。

    今天没有刻意为了她准备中餐和熟食,桌上大多是带着血丝的牛排,饮品都是新鲜的血液,若是普通人类看上去必然会恶心到呕吐。

    “不知道可否借用一下厨房”

    叶蓁抬头看向路易斯亲王,语气认真。

    她可没有什么做客的自觉,在吃的方面,她向来不会委屈自己。

    而且从来到y国,吃的不好不说,她也很久没有吃过灵食了。

    正好乘着别人谈论家务事的时候,去厨房给自己做点儿吃的,一举两得。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愣愣地望着叶蓁,这才想起对方是华国人,应该是吃不惯血族宴客的食物,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有些失礼吧?

    路易斯亲王嘴角抽了抽,用奇特的眼神看了叶蓁一眼。

    没等他开口,一旁的巫师看向叶蓁,好奇地问道:

    “你还会做饭?”

    他也曾了解过华国,如今好像没有多少女人会做饭了。

    叶蓁看上去细皮嫩肉,还是术士,怎么可能会做饭。

    “当然”

    提起做饭,叶蓁毫不含糊,这么久没有动手,不能堕了厨神的名头。

    “叶小姐请”

    路易斯亲王看巫师感兴趣,当然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驳了他的意思。

    叶蓁离席,去了厨房。

    博古勒家族的冰箱里,大多是新鲜的血液,食材不多。

    想了想,决定做一道传统的鸡丝凉面,方便快捷。

    和华夏冰冷的寒冬不同,y国气候适中,吃凉面也不会觉得奇怪。

    面条,鸡腿,豆芽,黄瓜,胡萝卜等主食材,蒜姜这些副食材也是有的。

    首先把鸡肉,加入葱段,姜,料酒放入水中煮熟,旋即把煮熟的鸡肉顺纹理撕成丝状,再将黄瓜胡萝卜切丝,放在一边备用。

    没办法从空间取出食材,好在博古勒家族的东西还算是新鲜。

    叶蓁动作行云流水,看上去就不是第一次进厨房。

    巫师此刻正站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叶蓁做饭。

    这是他第一次进厨房,也是第一次看别人做饭,感觉颇为新鲜。

    就在叶蓁做饭,巫师看做饭的空档,饭桌上气氛剑拔弩张。

    “我和艾伦是好友,日后他若成为继承人,狼人族可以和博古勒家族签订和和平条约,永不发生战争,相反,若博古勒家族有难,狼人族也会相助”

    卡尔直直望着对面的雷赫,说道。

    他语气极为嚣张,却没人觉得有何不妥。

    博古勒只是血族中一个占卜家族,代表的并非整个血族,但卡尔却是整个狼人族的少主,未来的狼王,他的话分量不可谓不大。

    他的话已经明显到不能再明显,逼迫雷赫下位。

    路易斯亲王脸色神色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可啊!皇,这万万不可!雷赫是王后所生,您的正统继承人,如何能随意更改?更何况,艾伦王子我们并不熟悉,如何能就此担当重任?!”

    枯长老听到卡尔的话,率先离席,跪倒在地,恭声说道。

    雷赫本就身体不佳,如今若还失去少主的位置,那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话不能这么说,继承者之位,能者居之”

    蒂斯梦娜手指点了点桌面,笑着说道。

    如今的局面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有狼人族施压,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

    听着他们的话,雷赫面无表情,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想更换继承人,是不是也应该通知我一声?”

    冰冷的女声响起,一袭华服的黛米王后走进宴客厅,她手持权杖,眉目间尽是冷漠,丝毫没有往日的温柔,随着高跟鞋走过,所有人的目光都惊恐地看向她手中持着的权杖,瑟瑟缩缩,不敢开口说一句话。

    路易斯亲王也注意到黛米王后手中的权杖,瞳孔微缩。

    “母亲?”

    雷赫惊呼一声,他本以为今天黛米王后都不会露面。

    可如今她这模样,倒是让人感到有些许陌生。

    蒂斯梦娜公爵赶忙拉着艾伦躲到路易斯亲王身后,她警惕地望着黛米王后,尤其是她手中的权杖,实在叫人胆战心惊,只希望她别发疯才好。

    黛米王后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只是静静坐在雷赫身旁。

    “你拿着它做什么!”

    路易斯亲王声音冷凝,但仔细听,也能听出其中的恐惧。

    “我若不拿着它,岂不是让你们欺负我的儿子?”

    黛米王后冷笑一声,丝毫没有放下权杖的意思。

    雷赫看了权杖一眼,正襟危坐。

    这支权杖缠绕着花边,顶端还有一颗蓝宝石,看上去非常漂亮,然而它的名字却并没有外表那么…平和美丽,它名叫“猎魔杖”。

    猎魔,顾名思义,专门用于狩猎恶魔,也就是吸血鬼。

    在上个世纪,死在猎魔下的亲王都不下五个,带着浓浓的杀伐,仅是周围的气息都让普通吸血鬼感到异常惊惧,不敢直视。

    说道猎物,就不得不提起黛米王后的身份背景。

    她出自一个大家族,只可惜这个家族早已落寞。

    上个世纪,黛米王后的家族凭借猎魔杖闻名整个血族圈子,可惜,落寞后,猎魔杖就被当作嫁妆让她带到了博古勒家族。

    黛米王后生性温柔,从来没有使用过猎魔杖打打杀杀。

    “我看是我多年不曾用过它,你们都以为我们母子好欺”

    黛米王后脸色冷极,从今往后,她不是王后,而是保护自己孩子的母亲。

    “你这是做什么,还不把它拿走!”

    路易斯亲王脖颈青筋直跳,猎魔杖上的威压连他都感到不安。

    卡尔此刻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面色严肃地望着猎魔杖,他是狼人族,猎魔杖对他的影响力不大,但这种东西,的确是所有血族的克星。

    “王后,我是艾伦,很高兴见到您”

    被蒂斯梦娜藏在身后的艾伦眸子闪了闪,从身后让出来,恭敬说道。

    黛米王后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路易斯亲王,没有说话。

    眼前这个孩子,的确和路易斯有八分相像,没人会怀疑他们的父子关系。

    “不是用餐吗?都坐下,别这么紧张,你们若客气些,我自然也不会动手”

    黛米王后抬眸看了看站起来的人群,冷声说道。

    路易斯亲王满脸铁青,他觉得黛米王后这么做,是全然把他的脸面踩在了脚下,身为男人,更是博古勒家族的皇,他实在无法忍受。

    “王后,我也只是实事求是,雷赫的身体注定不可能成为继承者”

    卡尔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黛米王后,认真说道。

    别说是血族,即便俗世中的皇权,袭承者也不可能是病弱之人。

    与其占着位置,倒不如让出来,也省的刀兵相见,哪怕黛米王后拥有猎魔杖,可势单力薄,根本不可能改变最后的结果。

    “他的身体我会治好”

    没等黛米王后开口,一道清冽的声音响彻。

    众人纷纷望去,只看到端着一碗面的叶蓁和她身边一直往碗里瞟的巫师,两人这个模样实在太接地气,倒是把周遭冰冷紧张的气氛缓解下来。

    “你又是谁!”

    卡尔眯了眯眼,他早就注意到这个东方女人,只是一直没当回事罢了。

    若是他没猜错,这人应该就是博古勒家族专门邀请回来治疗雷赫的人。

    叶蓁没有理会卡尔,自顾自找了空位坐下。

    霎时,一股清香麻油的味道飘散而出,夹杂着肉香,让周围血族纷纷吸了吸鼻子,这股味道太浓郁,而血族的嗅觉太灵敏,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躁动。

    叶蓁不理会别人,拿着筷子挑了挑面条,夹起一筷子喂进嘴里。

    凉面酸辣爽口,夹杂黄瓜和胡萝卜丝的爽脆感,让人食欲大开。

    随着她搅动,鸡丝凉面的香味愈发浓郁,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不经意间被吸引,就连刚刚一脸桀骜的卡尔,眼珠子都随着叶蓁的动作在动。

    他们很少吃人类的食物,却从不知道一碗面条也可以如此香。

    “言归正传,我儿子会好,即便好不了,也轮不到你狼人一族插手”

    黛米王后好笑地看了看叶蓁,只觉得重新刷新了自己对她的认知。

    明明是个性格安静清冷的女孩子,但做事却从来都顺应自己心意,在这种紧要时刻,还有心情自己做东西,还吃得如此香,让人口齿生津。

    对叶蓁,她心中自然是感激,但对卡尔这头狼人,她没有半分好脸色。

    血族还不必忌惮狼人,既然对方非要插手被人的家务事,认不清自己的地位和身份,那她自然要说道说道,以为有狼人族撑腰就能逼要出继承人之位?

    思及此,黛米王后冷着眸看向蒂斯梦娜和艾伦。

    这两个人,不止在她的心上插刀,如今还无耻到和外族勾结。

    这辈子,除非她死,否则博古勒家族王位只能是她儿子雷赫的。

    “王后,卡尔是我的朋友,他并没有恶意”

    艾伦上前一步,面容严肃地看向黛米王后,好似她刚刚说的话很过分似的。

    “没有恶意?逼迫我儿子下位也是没有恶意?你当我是傻的?有些事我不想和你们扯皮,虽然我儿子念及兄弟之情招你回来,但别妄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想要继承人的位置,也要问问我的猎魔杖答不答应!”

    黛米王后起身,手中权杖带着凌厉的气势直指艾伦。

    “你疯了!”

    路易斯亲王怒叱一声,他满是不敢置信地望着黛米王后。

    这真的是他同床共枕那么多年的王后?

    “我疯了那也是你们一起逼疯的!”

    黛米王后冷嗤一声,猎魔杖散发着荧光。

    巫师若有所思地望着猎魔杖,旋即回头看向吃的正香的叶蓁。

    她真是个狠心的女人,丝毫不愿意多做一份。

    即便放桌上气氛如此紧张,叶蓁还饶有兴致地吃着,丝毫不在意。

    “好了,都安静一点”

    巫师抬眸,声音冷静,却有些许阴森。

    他仿佛在逐渐和另外一个人格贴近,有时候让人看不清,他到底是谁。

    闻言,黛米王后首先收回猎魔杖,她也没心思和对方剑拔弩张,只是他们太过分,以多欺少,逼迫他儿子让位,若非如此,她才不会来。

    蒂斯梦娜性情残忍,她生的儿子能是什么好货色。

    巫师的话等同于圣旨,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了。

    “今晚,去撒切尔家族参加宴会”

    扫了一圈桌上的人,巫师翠绿色的眸子闪了闪,说道。

    虽然撒切尔家族邀请他去给光明体质占卜前程,但他不是博古勒家族的门面,也就是王族之人,所以必然要协同王族一起前去。

    听到他的话,蒂斯梦娜和黛米王后眼睛皆是一动。

    如今撒切尔家族攀上了光明神殿,若是能前去和光明体质的艾莉丝打好关系,总归要好些,更何况巫师带着谁去,谁在外界就会被认作博古勒家族的继承人,毕竟看上去受到了重用,这种机会可不多,但现在的问题是谁去。

    “巫师想带谁?”

    路易斯亲王沉默了片刻,问道。

    雷赫和艾伦都是他的儿子,挡着两人的面,他谁都没办法偏袒。

    “你还问带谁,当然是带艾伦啊!你想,咱们的儿子刚刚回来,外界恐怕还不知道,恰好乘着撒切尔家族的宴会,将艾伦公之于众,不好吗?”

    蒂斯梦娜率先接过话茬,言辞十分犀利。

    作为博古勒家族的孩子,可外面的家族却都不知道,还以为偌大的家族只有雷赫这一个孩子,如果说出去,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哼,让外界知道博古勒家族有个私生子,更是羞耻”

    黛米王后冷笑一声,打破了蒂斯梦娜的幻想。

    “都闭嘴!”

    路易斯亲王脸色有些黑,这两个女人,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巫师,您看?”

    他转头看向巫师,把这个对他而言的难题交给巫师处理,恰到好处。

    “叶蓁,你说呢”

    巫师沉默了一会儿,看向叶蓁,轻声问道。

    原本孩子凑热闹的叶蓁瞬间被拉入话题圈,所有人都看向她。

    蒂斯梦娜公爵皱眉,叶蓁和她不对付,而且还和雷赫关系极佳,会怎么选择一目了然,这明显对艾伦是不利的。

    巫师真是脑子犯病了,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一个外人去决定。

    “不如,两个都带”

    叶蓁抬起眸子,嘴角勾着一抹浅笑,说道。

    她今晚也会去撒切尔家族,越混乱,她越有机会救出风戊晔,凭蒂斯梦娜公爵和艾伦的心思,他们绝对会在宴会上大肆吸引别人的视线,而且博古勒家族拥有另外一个孩子的事,也会如平地惊雷一般炸响。

    只要有他们牵制撒切尔家族,她的机会才更大。

    巫师眸子闪了闪,他知道叶蓁的想法。

    蒂斯梦娜听到叶蓁的话,诧异极了,她本以为叶蓁会选择带雷赫去。

    “好,叶小姐的想法很不错,巫师认为呢?”

    路易斯亲王心中极为高兴,几乎想递给叶蓁一个赞赏的眼神。

    他不想厚此薄彼,让巫师进行挑选已经是让雷赫占了便宜,毕竟他们很熟悉,而如今叶蓁出来打圆场,这个结果他非常满意。

    “那就这么决定吧”

    巫师点了点头,他本想拒绝,但心中有个声音不让他拒绝,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让他非常恼火,可又不知源头在何处,一时间自己生闷气。

    黛米王后对这个决定颇有微词,但她也想到叶蓁的事,想法瞬间平息。

    “那我怎么办,撒切尔家族好似不太欢迎我们狼人一族”

    卡尔苦恼地摸了摸脑袋,他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当然也想跟着。

    “晚上我带着你”

    艾伦凑近卡尔,小声说道。

    闻言,卡尔眸子微亮,看向艾伦时,眼神颇为神奇。

    叶蓁看了看艾伦,又看了看卡尔,嘴角动了动。

    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她想的那样,但这两个人看上去的确有些古怪。

    饭毕。

    “你今晚就扮作我的侍女”

    巫师看着叶蓁,说道。

    她是来救人,不是参加宴会,若穿着华丽的礼物现身,就凭那张脸也不会被人忽视,反而会成为焦点,倒不如平淡一点,这样也安全。

    “好”

    叶蓁颔首,她并不在意扮演侍女,只要能顺利进入撒切尔家族。

    “我到时会带你到撒切尔家族的地牢,但后面的事就靠你了”

    巫师若有若无地嘱咐,他当然不能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叶蓁的朋友的确在地牢,他曾为了此事占卜过一次,故而才有此一说。

    “谢谢”

    叶蓁语气认真地道谢,不管怎么说,巫师也算是帮了她大忙。

    事情很多,能解决一件算一件。

    先去撒切尔家族救出风戊晔,把普通人摘除出去,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