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雷赫苏醒,我要当皇
    “有意思”

    看着叶蓁离开的背影,巫师翠绿色的眸子眯了眯,唇角勾起一抹笑。

    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叶蓁,好一个叶蓁。

    “叶姐姐,这博古勒家族的人都好怪!”

    走在小路上,农樱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虽然她并听不懂别人的对话,但从表情上来说,她还是能看出一点眉目,且不说别的,就这个巫师,实在是古里古怪,半点没有巫师的样子。

    叶蓁没有回应,神情淡漠,垂着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人回到古堡后,就有侍女迎上来。

    “叶大人,王后帮您二位安排了住处,请随我来”

    因为先前雷赫的事,侍女态度异常恭敬。

    叶蓁颔首,和农樱一起跟在侍女身后,直接住在了雷赫房间的隔壁。

    欧式风格的房间,空气中满是阴寒之气。

    农樱早早就陷入睡梦中,今天一天都太累了。

    然而叶蓁却站在窗前,透过夜色看向博古勒家族的领地,吸血鬼所在之处,阴暗十足,还有些不安分的植物蜿蜒在庭院中,偶尔还能听到动物的惨叫。

    来到y国,就要和光明神殿对上,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巫师最后的话她听得明白,若想不费一兵一卒靠近光明神殿,她可以取竞选圣女,这样的话随意在光明神殿走动,无疑就可以找到郎翼。

    其次,成为圣女,就有了和撒切尔家族分庭抗争的力量。

    她是华夏人,并不希望把这件事闹得很大。

    可是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到底要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就在此时,叶蓁视线中闯入一个人。

    她眸子微动,那一袭华丽宫廷衣裙的女人,正是黛米王后。

    夜色正深,是吸血鬼活动的时候,但王后面色郁郁寡欢。

    叶蓁垂眸想了想,缓步离开了房间。

    今日的黛米王后心情十分抑郁,蒂斯梦娜和艾伦是她心中永远无法拔除的刺,她怕雷赫哪一天知道,自己还有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黛米王后回头。

    “叶小姐?”

    她有些诧异地喊了一声,毕竟人族这个时间应该休息。

    “嗯,王后可是有什么烦恼的事?”

    叶蓁抬眸看向黛米王后,声音微轻。

    在见到黛米王后时,她就知道这是个温柔大气的女人,这样的性情作为王后自然是极好的,而且看路易斯亲王对她的感情,也是很深。

    最重要的是,她愿意帮她。

    路易斯亲王虽然一直没对她的话表达什么态度,可就是这种沉默式的处理方式让她清楚,路易斯亲王并不愿意为了她和撒切尔家族对上。

    偌大的博古勒家族,真正能对她产生帮助的,莫过于眼前的黛米王后。

    当然,巫师也给予了她一定的帮助,但他性情跳脱,看热闹的成分极大,她很多时候不能完全听信巫师的话,那只会自己吃亏。

    “没什么,只是有些心情不佳”

    黛米王后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不符合身份的话。

    她心中是很想将蒂斯梦娜和艾伦的事公之于众,那样是踩了蒂斯梦娜的脸面,但真正丢人的还是她自己,毕竟艾伦的年纪比雷赫还要大。

    最重要的是,她要保护自己的儿子,雷赫。

    一旦艾伦的身份众所周知,但博古勒家族的皇位之争就会产生分歧,雷赫的少主身份也会动荡不安,这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闻言,叶蓁沉默下来。

    她看了看花园中层层叠叠的枝蔓玫瑰,血一般的暗红色,在夜色中,显得妖娆而美丽,还有蝙蝠时而腾空而起,这些看上去都极为怪异。

    “你与巫师说了什么?”

    黛米王后回眸看向叶蓁,她穿着朴素,但白皙美丽的容颜在玫瑰花丛前都丝毫不落下风,晚风拂过她的长发,带起阵阵馨香,是个极为优秀的女人。

    想起巫师,黛米王后不禁问道。

    在博古勒家族,不少美丽的女子倾心于巫师,祈祷有一日能被巫师看中,从而提高自己在家族中的身份地位,可惜,没有一个人如愿。

    而巫师所住的地方,除了她和路易斯,谁都不可以进入。

    “来博古勒家族时我曾说过有事情需要帮助,其一就是撒切尔家族劫持我的朋友,其二也是关于一个朋友,他失去踪迹,我只知道他在y国”

    叶蓁没有隐瞒黛米王后,而是通通说了出来。

    有些事,多一个人知道,或许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黛米王后不是个花瓶,她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而且身为王后,在y国这么久,她必然能知道些旁人不知道的密辛,这也是叶蓁会走过来的原因。

    “朋友?你找巫师为你占卜?”

    听到叶蓁的话,黛米王后显得极为惊讶。

    她看了看叶蓁,又看了看远处灯火通明的巫师古堡,神色莫测。

    “是,有什么不妥?”

    叶蓁颔首,不明白黛米王后为何这么大的反应。

    “没事,没事,那结果呢?”

    黛米王后摇了摇头,将刚刚自己诧异的表现含糊过去。

    巫师在博古勒家族有着极高的地位,他拥有很强的巫力,没有人敢冒犯他,更没人敢要求他帮忙占卜,叶蓁算是巫师第一个愿意为其占卜的华夏人。

    这一刻,黛米王后都忍不住在心中深思。

    难道巫师这么多年没有选择博古勒家族的人,就是因为喜欢叶蓁这种类型?

    “我的另一个朋友,或许被困在了光明神殿”

    叶蓁垂眸,声音有些低。

    她有感觉,郎翼十有**就被囚困在光明神殿中。

    过了这么久,若是郎翼是自由身,他早该恢复一部分修为,然后循着司缪的气息找过来,可惜没有,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身不由己。

    “又是光明神殿”

    黛米王后皱眉,语气也带了些厌弃。

    只是抬头看向叶蓁时,温柔的眸子中有些怜悯和同情。

    她能看出叶蓁是个重义气的好孩子,不然不会千里迢迢跑到y国来,还为了得到博古勒家族的帮助而选择救下雷赫,这一切都是为了朋友。

    然而她的运气很差,两个朋友的安危都和光明神殿扯上了关系。

    “那你想怎么做呢?光明神殿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善良”

    黛米王后忍不住开口劝告一句,她不希望雷赫还没有完全恢复时,叶蓁就独自跑到光明神殿去,那绝不是为了救下朋友,而是找死。

    博古勒家族屹立在y国这么久,对光明神殿也略知一二。

    天使一族和恶魔一族从古至今就一直处于对立面,这么多年,光明神殿的势力越来越大,对血族的打压也越来越强,由此就可以看出,对方并不大度。

    “巫师告诉我,光明神殿圣女不止一个…”

    叶蓁抬眸直视黛米王后,在看到她眸中的呆怔时确信了这句话。

    “你想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

    黛米王后忍不住惊呼一声,她上下打量了叶蓁一眼,实在没想到巫师居然会给她出这样一个馊主意,这个时候她也知道,巫师对叶蓁并没有情意。

    “有什么问题吗?”

    叶蓁眯了眯眼,看来,巫师对她还是有所隐瞒。

    “光明神殿的圣女的确位高权重,可惜,不是什么美差,而且想要当上条件也非常苛刻,除了是光明体质外,还需要是处子”

    黛米王后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知道的通通告诉了叶蓁。

    在她心中,没什么比雷赫重要,若叶蓁不知死活,她也不会拦着,但她的儿子就会没救,如今,叶蓁算是她和雷赫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处子?”

    叶蓁蹙眉,对于外国人而言,这的确是有些难。

    但成为圣女和这个有什么关系,总觉得其中有些不好的地方。

    光明体质倒是很好理解,在修者中,就是拥有罕见的光系灵根,饕餮大陆的光系修者绝对是凤毛麟角,但他们治愈能力强大,受人追捧。

    听黛米王后所言,这片大陆的光明体质应该也非常稀少。

    撒切尔家族是血族,血脉偏暗,能拥有一个光明体质的艾莉丝,想想都觉得是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难怪柯尔斯会那般趾高气扬,再不将司缪放在眼里。

    “嗯,处子倒是好说,最难的却是光明体质,一亿人中难出一个”

    黛米王后摇了摇头,语气也颇为感慨。

    普通人族中很难会有光明体质,叶蓁看上去也不像个拥有此种体质的人。

    “为何会要求圣女是处子?”

    叶蓁对这一点非常不解,听巫师说天使族长西格莉非常风流,可为何要要求自己光明神殿中的圣女是处子,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听到叶蓁的问话,黛米王后有一瞬间的僵硬。

    旋即她叹了口气,面色都有些沉重起来。

    “光明神殿挑选圣女的目的是为了祭祀给奥古拉多之神,这位神生性**,但光明神殿受他庇护,不得不为,可惜,世人都被蒙在鼓里”

    这些隐秘之事原本是不该对叶蓁说起的,但她对奥古拉多,也极为厌恶。

    所有知道内幕的,都对撒切尔家族明里暗里地讽刺,纵然家族未来再辉煌,这位送到光明神殿当圣女的艾莉丝,下场都会十分凄惨。

    听罢,叶蓁脸色神色有些冰冷。

    所谓的光明神殿,不过是打着圣洁的上帝旗号,暗地里做些龌龊事的组织。

    “做光明神殿的圣女,这是万万不可行的,且不说你够不够条件,就仅是这种惨绝人寰的事,也不应该是你经历的,若是无能为力,朋友,你也只能放弃”

    黛米王后回身,语重心长地对叶蓁说道。

    撇开雷赫不谈,对叶蓁这个华夏人族女孩子,她也是极有好感的。

    血族眼睛透亮如宝石,但叶蓁的眸子却比血族更美,让人心生好感。

    “我是不会放弃他们的”

    叶蓁垂眸沉默了半晌,缓缓说出这几个字。

    她声音不大,语气淡漠,却意外让人听出了其中的坚定之意。

    风戊晔为了雏莘集团付出很多,更给她做了不少事,这次被柯尔斯掳走,也是被她牵连,受到了无妄之灾,于情于理,都不能不救。

    而郎翼就更不可能放弃了。

    他不仅是她饕餮大陆的朋友,更是司缪最忠实的下属。

    若是救不出郎翼,那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司缪,去见莱格?

    看着叶蓁,黛米王后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博古勒家族很想给她帮助,可惜,和光明神殿扯上关系,真的没办法。

    倏然,黛米王后眼睛一亮,但不过片刻又黯淡下来。

    “王后可是有什么办法?”

    黛米王后一瞬间的神色变化,还是被叶蓁收入眼中。

    “这…”

    黛米王后十分犹豫,有些东西是博古勒家族的密辛,她不知该不该说。

    “求王后助我,我必然救下雷赫,让他像真正的血族一样健康!”

    叶蓁上前一步,眸子中有些亮光闪烁。

    不到万不得已,光明神殿圣女这条路子就不必再想了。

    她希望黛米王后可以给她一些办法,一些可行的办法。

    “你觉得巫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黛米王后看着叶蓁的眼睛,似乎决定了什么,反问道。

    闻言,叶蓁蹙眉,却还是认真地想了想。

    她明白,黛米王后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能够帮上她的,或许和巫师有关。

    “巫师性情初见冷漠,之后又有些稚气和古怪,总的来说,很跳脱,喜欢看热闹,他这样的人,大多时候不会真心帮助别人”

    叶蓁看着黛米王后,把自己对巫师的印象说了出来。

    她倒是不怕黛米王后生气,也许她眼中看到的巫师会带来不一样的一面。

    果然,听到叶蓁的话,黛米王后愣了愣,旋即轻笑出声。

    血族的确年轻,哪怕拥有雷赫那么大的儿子,黛米王后还是像个年轻女人,皮肤紧致,眼角没有一丝一毫的岁月痕迹,一颦一笑皆是风华。

    “叶小姐真是个有趣的人儿,或许,巫师愿意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展露给你,也是看中了你的性子,你说的有对有错,但巫师确实不会轻易帮助别人”

    黛米王后点了点头,她也见过叶蓁眼中的巫师。

    “巫师,是天使和恶魔的结晶”

    倏然,黛米王后吐出一句让叶蓁颇感诧异的话。

    她着实没有想到,那个单纯稚气却又极其恶劣的巫师,竟会是天使一族和血族所生,是这两个水火不容的种族,共同生育的孩子。

    “呵呵,你不用觉得奇怪,巫师确实拥有两个种族的血液”

    黛米王后看着叶蓁的神情,笑着解释道。

    知道这件事的人,基本和叶蓁都是一个表情。

    通过黛米王后口述,叶蓁也知道了巫师的真正由来。

    博古勒家族的巫师一代传着一代,而且每一代只有一位。

    上一代巫师,也就是现任巫师的父亲,曾和光明神殿的圣女相爱,两人偷偷孕育了一个孩子,就是叶蓁口中稚气又恶劣的巫师。

    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奥古拉多之神不满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了绿帽子,故而将他们处死,最后留下的孩子原本也该被处死,但当时的博古勒家族的皇前往光明神殿,和奥古拉多做了交易,将这个孩子换了回来。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应该说知道这件事的大多数都死了。

    奥古拉多之神虽然最后松口了,却还是觉得屈辱,杀了不少知情者。

    之后现任巫师就在博古勒家族长大,和普通血族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奥古拉多之神到底是什么?”

    叶蓁一直没有问道这个问题,这片大陆怎么可能拥有神?

    在饕餮大陆,司缪也仅仅被称为最接近真神的男人而已。

    这片大陆灵气稀薄,不可能出现神的。

    “奥古拉多之神是天使一族始祖的一缕残魂,这是返祖现象,他魔法很强,是如今光明神殿的守护神,没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

    说起这段话时,黛米王后的声音小了很多。

    奥古拉多之神在y国是一个禁忌话题,他不喜有人随意议论。

    闻言,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这个奥古拉多之神的身体上覆着天使始祖的一缕残魂,拥有了始祖一部分的能力,故而才会格外强大,被世人称之为神。

    “我提起巫师,是因为你的事,或许只有巫师能够帮你”

    黛米王后声音突然变得郑重起来,她小心翼翼地看了巫师古堡一眼,说道。

    “哦?”

    叶蓁挑眉,既然巫师是当初差点被奥古拉多之神杀死的人,怎么可能有能力帮她救出郎翼和风戊晔,更何况,就算能帮,他为何要帮她?

    “你有所不知,巫师身上…拥有恶魔始祖的一缕残魂”

    黛米王后声音微轻,唇瓣动了动,一句话飘入叶蓁耳中。

    今晚的对话,算是让叶蓁感到颇为奇异了。

    难怪路易斯亲王和黛米王后会对巫师如此敬重,原来是因为巫师身上拥有恶魔始祖的残魂,如此一来,岂不是和奥古拉多之神是一样的?

    “他有这么厉害?”

    叶蓁声音有些诧异,她着实没看出巫师有这么大的能力。

    闻言,黛米王后反而摇了摇头。

    “跟我来”

    她没有在花园中说,反而带着叶蓁来到雷赫的房间。

    今天吐出有毒的淤血,雷赫陷入沉睡,如今还没有苏醒过来。

    巫师的事哪怕她这个王后都不可以随意讨论,只能带着叶蓁来到此处,具体告诉她其中的始末,若是她能得到巫师相助自然是好。

    “我们看到的巫师只是一面,他还有另外一面,或许就是你们华夏人所说的双重人格,始祖附体是巫师的另外一面,很难见到,那时的他,绝对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很多,哪怕对上奥古拉多之神,也绝对只强不弱”

    黛米王后声音严肃且小心,这件事除了她和路易斯,没人知道。

    就连巫师自己,转换人格后,都不知道自己有另外一面。

    她把这件事告诉叶蓁,也不是单纯的只是帮助她。

    若是叶蓁能够得到巫师相助,或许他就可以彻底掌控如何自由转换人格的本事,这样一来,博古勒家族就会迎来一个新的高度。

    或许有一天,博古勒家族能拥有和光明神殿一样的超然地位。

    最主要的是,雷赫和巫师关系很好,有了巫师相助,不愁坐不上皇的位置。

    “他怕是不会帮我”

    叶蓁想了想,缓缓摇头。

    她能感觉到,巫师性格之凉薄,恐怕不下于司缪,这样的人,转换人格成为另一种意义的始祖后,怕是更难接近,怎么可能愿意帮她?

    “若不尝试,你又如何得知呢?这么多年来,巫师从未对一个人如此上心”

    黛米王后意有所指地说道。

    巫师年轻气盛,好不容易对一个女孩子感兴趣,若是从这一方面下手,不愁他不会爱上叶蓁,血族对爱人都十分专情,这样的话,足以让他心甘情愿帮忙。

    叶蓁听出了黛米王后的潜台词,面色寡淡地摇了摇头。

    “我有夫婿”

    她清透的眸子在说起这四个字时,罕见地多了些柔和。

    闻言,黛米王后不再多言。

    既然如此,她也不知该如何帮她了。

    恰在此时,床榻上的雷赫哼唧着睁开了眼。

    黛米王后面色一喜,赶忙上前摸了摸雷赫的脸。

    “孩子,你好了?”

    她声音很轻,很柔,生怕大声说一句话,就把雷赫又给吓晕过去。

    雷赫是她的心头宝,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母…母亲?”

    雷赫挣扎着想要起身,声音还有些虚弱。

    “诶,诶,母亲在!母亲在!”

    看到雷赫如此,黛米王后眼睛肿霎时蓄满了泪水。

    多久了,已经多久没听到这一句“母亲”了。

    “母亲放心,儿子没事了”

    雷赫咧了咧嘴,伸手抹去黛米王后眼角的泪,语气温和。

    倏然,雷赫注意到床边站着的另外一个人,叶蓁。

    “叶蓁?”

    他眸子大睁,不可思议地喊了一声。

    先前惊醒时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叶蓁。

    雷赫对叶蓁的印象还停留在妲己古墓,她很淡,又很静,还很冷,而且是个手段很多的华夏术士,为了保护自己一行人的安危,威胁过他。

    不过,最后也是她救了他和他的下属。

    “是我”

    看到雷赫还能认出她来,叶蓁淡淡地点了点头。

    还不算昏头昏的厉害,只要他清醒过来,博古勒家族中的某些人也会克制些,她也能轻松很多,不需要再被人陷害或者如何。

    “你怎么会到博古勒家族来?”

    再见叶蓁,雷赫觉得心情还是颇为愉悦的。

    “傻孩子,你忘记上次清醒时,就是叶小姐给的那滴血?此次若非她,你也不会这么快清醒过来,放心吧,叶小姐说了,她可以让你彻底好起来!”

    黛米王后拿着帕子擦了擦雷赫额角的汗水,声音温柔。

    而她的话让雷赫眸子瞬间睁大,不敢置信地看向叶蓁。

    “你…你真的能救我?”

    雷赫语气有些颤抖,双手紧紧抓着被子。

    他灰色的瞳眸中有些许不安,微白的唇瓣紧抿。

    上次前往华国的古墓,那被他视为最后的希望,可惜最后却染了一身的毒液回到y国,昏迷时,他曾想,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醒过来了。

    没想到,他有再次苏醒的机会,还能听到这么美妙的话。

    雷赫的样子让黛米王后感到十分心酸,虚弱的他宛如一个女孩子。

    “我可以救你”

    叶蓁颔首,语气不冷不淡,却让雷赫非常高兴。

    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旋即大笑起来。

    虽然和叶蓁相处时间并不久,但他能感觉到,她是个非常信守承诺的人,若是没办法做到,也不会随意承诺别人,这样的性情说出这样的话,让人心安。

    “谢谢,谢谢你”

    雷赫看着叶蓁,认真而郑重的道谢。

    他灰色的眸子中倒映着叶蓁的身影,似乎想要把她记在心中。

    从小到大,他都清楚自己和旁的血族不同,他没有健康的身体,走几步都要喘息,仿佛稍微用些力气,他就要回归始祖的怀抱。

    曾经他曾立誓,谁若能帮助他恢复健康,他愿为其付出一切。

    黛米王后看着雷赫的样子,眸子微闪,挡住了他的视线。

    “好了,你刚刚醒过来,要不要吃些东西?”

    叶蓁被巫师放在眼里,这样的人,不是雷赫可以染指的。

    问话时,黛米王后声音有些期待。

    她生怕雷赫还是没办法吃东西,对血族而言,不吸食血液补充能量,身体就会逐渐虚弱,直至成为干尸后,再也没办法苏醒过来。

    雷赫吊命吊了这么久,若再不能吃东西,后果会很严重。

    “好,麻烦母亲亲自帮我准备了”

    雷赫笑着看向黛米王后,他喜欢吃的东西,也唯有她知道。

    “好好好,你等着,母亲这就去,这就去!”

    听到雷赫的话,黛米王后几乎要喜极而泣,她再也顾不上叶蓁,连声应着离开了房间,她要赶忙给自己的儿子准备些吃食。

    黛米王后离开后,房间中只剩下叶蓁和雷赫两个人。

    “你来博古勒家族,可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雷赫轻咳着,缓缓坐了起来。

    躺了这么久,他觉得身体格外疲惫,但精神头却好了很多。

    问话时,雷赫看着叶蓁,神色关怀。

    依叶蓁的性子,若不是有事,肯定不会千里迢迢跑到这里,他虽然不是非常了解叶蓁,但她性情中的冷淡还是能看出一二。

    如果不是有事情,她也必然不会救他。

    思及此,雷赫面带苦笑,他的猜测绝对**不离十。

    “没错,我有些事需要博古勒家族帮助”

    叶蓁颔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看雷赫的样子似乎要和她畅谈,对这个间接帮她来到博古勒家族的人,叶蓁还是愿意给他一些时间的,而且两人也算是旧相识了。

    “什么事?或许你可要说出来,若是我能帮到,必然会帮”

    雷赫了然地点了点头,旋即说道。

    “你可知道光明神殿?我朋友被困在那里”

    叶蓁神色有些不好,但还是说道。

    事到如今,只有两个办法,却都是两个不可行的办法。

    其一,就是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且不说伪造光系灵根的难处,就算有了,可孤身一人待在光明神殿,一旦被人发现目的,郎翼和她都活不了。

    其二,让巫师爱上她。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而且欺骗别人的感情帮自己达到目的,这样的事她不屑于去做,也是对司缪的不忠。

    相比第二个办法,第一个倒还让她可以接受。

    毕竟她拥有葫芦空间,只要找到郎翼,将其带入空间,也没人能知道他的去向,唯一难的地方,是如何进入光明神殿和离开光明神殿。

    她并不认为光明神殿的圣女可以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离开。

    “光明神殿?”

    听到叶蓁的话,雷赫皱眉,看他的样子,必然是知道的。

    “你的朋友被困在光明神殿,恐怕是极难救出来的,而我的父亲,路易斯亲王也必然不会出兵助你,这一点,不管我是否好起来,都不会有所改变”

    雷赫坐正了些,声音严肃。

    他很清楚自己的父亲,对家族无利的事,他不会去做。

    光明神殿不是博古勒家族能对抗的,这只是飞蛾扑火。

    “你说的如此干脆,不怕我不救你?”

    叶蓁挑眉,路易斯亲王的态度她看的清楚,不用雷赫说她也知道。

    “你不会”

    雷赫看了叶蓁一会儿,才缓缓摇头。

    虽然叶蓁是个颇为冷淡,不爱多管闲事的人,但只要她决定要做了,就一定不会半途而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从正面帮她分析这件事情。

    听了雷赫的话,叶蓁不置可否。

    她的确不会因为路易斯亲王就不救雷赫,毕竟还有黛米王后和巫师。

    “在博古勒家族的时候,也不太平静吧?”

    雷赫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歉意地对叶蓁说道。

    闻言,叶蓁眉梢微动,看来雷赫也知道博古勒家族的内乱。

    “你以后离蒂斯梦娜公爵远一点,我好起来,她怕是会狗急跳墙”

    雷赫冷笑一声,却还是好心情地嘱咐着叶蓁。

    “她难道不是你姑姑?”

    叶蓁蹙眉,血族的亲缘关系怎么会如此稀薄。

    她也看出来蒂斯梦娜公爵对雷赫并不关心,而且非常想把她给撵走。

    若是真正的亲人,难道不应该求着她留下救雷赫吗?正如黛米王后一样,可蒂斯梦娜公爵的冰冷和阴险丝毫不加掩饰,也并不惧怕被人揭发一样。

    “姑姑?她确实是我姑姑,可惜,她还是我亲哥哥的母亲”

    雷赫面色平静,说出的话却让叶蓁忍不住眼角微动。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瓷瓶碰撞的脆响。

    “母亲,进来吧”

    雷赫并不慌张,他轻声说道。

    外面沉默了好久,门才被缓缓推开。

    黛米王后端着托盘,上面摆放着各种渗着血丝的生食,一杯血红的液体已经打翻了,而她脸色也格外苍白,眸中满是震惊地望着雷赫。

    “诶,母亲,坐下吧”

    雷赫轻声叹了口气,指了指床榻旁的椅子,语气冷静。

    “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黛米王后放下手中的托盘,眸子闪烁着望着雷赫。

    “母亲,既然你都能发现,我又怎么会发现不了?”

    雷赫苦笑一声,这种事,只要稍微注意一下,都会有蛛丝马迹可寻。

    几年前,他曾发现蒂斯梦娜和他的父亲关系颇为暧昧。

    在血族,亲缘结婚并不算大事,上个世纪,皇族为了保持血脉的纯净度,还曾专门提倡皇家兄弟姐妹成婚,这一度成为潮流。

    注意到斯蒂蒙娜和父亲的关系,发现艾伦也是情理之中了。

    他从来没想过,他居然还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哥哥。

    艾伦身负博古勒家族的王族血脉,不论是身体还是血液,都是上上等,路易斯亲王为了不让人发现,把艾伦送到了博古勒家族附属的小家族中寄养。

    雷赫机缘巧合知道后,心情一度遭受巨大的打击。

    原来,他的父亲根本不在意他是否活着,因为他还有个更优秀的儿子等待着继承他的皇位,而他这个所谓的少主,只是个空悬的靶子罢了。

    也是因为愤怒和不服气,他毅然决然拖着病弱的身体前往华国古墓。

    可惜的是,结果最终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孩子…”

    黛米王后听着雷赫的话,眼眶通红,伸手摸着他的脸颊。

    叶蓁蹙眉,她觉得自己已经参与到了博古勒家族的丑闻中。

    难怪蒂斯梦娜公爵会如此在意她这个小小的华国女人,原来是怕她治好雷赫后,阻碍到她亲生儿子的地位,毕竟雷赫才是正统嫡出的少主。

    “母亲不用觉得为难,这些事早应该告诉我”

    雷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经历了这么多,还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

    他曾见过父亲路易斯亲王如何对待艾伦,那是一种全然不同的待遇。

    对他,父亲只是一味的溺爱,不让他舞刀弄枪,说是怕他身体出现意外,以往他为了这个说辞还颇为感动,可现在,却只觉得可笑。

    对待艾伦,他严肃,用心,仿佛在他身上寄托了十二万分的希望。

    当看到艾伦很快掌握他教导的东西后,他脸上的笑很清晰,那个笑的名字叫满意,那一刻他明白,原来艾伦才是他心中真正完美的继承人。

    哪怕他身体好转,也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子爵。

    “早告诉你,那你的身体岂不是…”

    黛米王后抹着眼泪摇了摇头,这种事怎么可能亲口告诉儿子。

    难道他要说,其实她才是蒂斯梦娜和路易斯之间的第三者?

    从根本道理上来说,的确是她干扰到他们两个的爱情,可是,若婚前路易斯将话说清楚,依她的骄傲,也不会嫁到博古勒家族。

    可惜,任何事都没有如果,发生就是发生了。

    “不,我只会更加努力地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

    雷赫摇头,语气坚毅中带着些许冰冷。

    只有彻底认清自己的地位,才会明白生命的可贵。

    “叶蓁,你希望博古勒家族可以帮你,那我同样希望你能帮我”

    雷赫转头,认真地看着叶蓁,说道。

    他低垂着头,右手放在胸前,做出一个颇为绅士且虔诚的动作。

    黛米王后微惊,她看看叶蓁,又看看雷赫,眸子闪了闪,却什么话都没说,她有种预感,雷赫接下来的话,会超出她的预料和认知。

    “你说”

    叶蓁垂眸想了想,语调微凉。

    她已经猜到了雷赫将要说出的话,不得不说,这是一场博弈。

    “我要当皇!我要当博古勒家族的皇!”

    雷赫灰色的瞳眸满是冷冽,声音不大,但其中的认真却格外明显。

    他绝不会把博古勒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让给艾伦,这不只是他的骄傲,更是母亲黛米王后的尊严,哪怕赔付所有的一切!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