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天使,美男子郎翼
    一直在雷赫旁伺候的侍女,匆匆忙忙地来到宴客厅,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不礼仪,小姑娘眼眶通红,满脸慌张,很是有些不知所措。

    “你说什么!”

    黛米王后倏然面色大变,身形微闪便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

    “少主怎么了?”

    路易斯亲王也面色微凝,他倒是没有焦急失措,而是看向侍女,问道。

    “刚刚…刚刚我去帮少主换洗,谁知,谁知少主就突然吐血了,以往都没有这种情况,这…这…”

    侍女说话时,目光闪了闪,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叶蓁。

    她的意思很明显,以往雷赫都没有出现这种状况,为何只带着叶蓁和农樱去看了一眼,雷赫就突然吐血了,这两者之间说没有串联的关系都没人信。

    农樱此刻也顾不上吃了,她怎么也注意到周围凝重的气氛。

    叶蓁轻笑,清透的眸直视着侍女的眼睛,让她赶忙低下头。

    “路易斯亲王,请吧,一起去看看雷赫的情况”

    叶蓁起身,缓步向雷赫房间走去。

    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一见可知。

    看样子,路易斯亲王在博古勒家族的威慑力也不是那么强,前脚刚到宴客厅,后脚就有人敢动手了,只希望雷赫的小命够硬。

    一行人又回到方才雷赫所在的房间。

    黛米王后正抹着眼泪站在床的一侧,而一个穿着繁杂,头戴羽冠的年轻男人正在为雷赫诊治,枯长老也诸多博古勒家族的长老都在,包括蒂斯梦娜公爵。

    所有人都很沉默,周围气氛几度凝成实质,让人心情也不由沉了下来。

    “巫师,怎么样了?”

    见穿着繁杂的年轻男人起身,路易斯亲王才语气焦虑地问了一句。

    他也看出雷赫的面色难看,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此刻就宛如受了重伤一样,纵然有半空中旋转的至宝护着,气息也逐渐萎靡下来。

    年轻的巫师没有说话,转身洗了洗手。

    再回眸时,定定地望着叶蓁,他有一双翠绿色的眼睛,很剔透,很漂亮。

    叶蓁眯了眯眼,她着实没想到巫师居然会这么年轻。

    这个巫师不仅年轻,还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精致的容貌,削薄的唇,深邃的眸,丝毫不像个受人敬仰的巫师,反倒像招蜂引蝶的王子。

    在博古勒家族,巫师的巫力是最强的,可以和始祖沟通。

    “哥哥,还用说什么,这两个人未来时,少主可好好的!”

    蒂斯梦娜公爵踩着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响声,声音颇有些阴阳怪气。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不善地望向叶蓁和农樱。

    农樱瞬间汗毛直立,被这么多阴阴冷冷的吸血鬼盯上,那种感觉还真是有些惊悚,她当即挨在叶蓁身边,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恨自己没好好学英语。

    就连枯长老都面色复杂地望着叶蓁,如今的情况,他已经不适合开口了。

    黛米王后皱着眉,她并不相信是叶蓁所谓。

    在她看来,拥有一双如此清透漂亮的眼睛的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巫师,不知雷赫情况如何了?”

    路易斯亲王没有理会蒂斯梦娜,而是看向巫师。

    蒂斯梦娜面色瞬间难看起来,事情都这么明显了,居然还包庇这个人族!

    “被人喂了马鞭草”

    巫师声音很淡,却在博古勒家族掀起了狂风暴雨!

    马鞭草,顶生穗状花序,花蓝紫色,无柄,花萼膜质。

    在y国,马鞭草被视为神圣的花,经常被用来装饰在宗教意识的祭坛上。

    此外,在过去一般人认为疾病是受到魔女诅咒的时代,它经常被插在病人的创强,以解除魔咒,珍贵的神圣之草,被赋予和平的象征。

    然而就是这种神圣之花,却又克制吸血鬼的作用。

    服用了马鞭草,吸血鬼会陷入到无力,沉睡的状态。

    “是谁!到底是谁!”

    黛米王后当即就情绪动荡,眸子宛如猝了毒,扫视众人。

    身体康健的血族服用了马鞭草都要调整休养许久,说不准用量多了还会陨落死亡,更别提病恹恹的雷赫,这是要他的命啊!

    “还能是谁,这位叶小姐一来就出了事,难道最该怀疑的不应该是她?”

    蒂斯梦娜双手环胸,酒红色的长发慵懒地卷在一起。

    她声音冰冷而嘲讽,和黛米王后说话时也没什么尊重,似乎关系差强人意。

    “叶大人,应该没有见过马鞭草才是”

    枯长老犹豫了片刻,还是站出来解释了一句。

    马鞭草是y国的神圣之花,别处并没有,她下了飞机就直接被接到了博古勒家族的领地,不可能有机会拿到马鞭草,的确可以抛出嫌疑。

    “人类,不足以相信!”

    “谁知道她是不是提前准备好的,枯长老还是要小心才是!”

    “少主对我们博古勒家族的意义重大,不容有任何损失!”

    周围的博古勒长老们议论纷纷,说到底,都不太信任叶蓁和农樱。

    见到这个场面,蒂斯梦娜公爵眼中闪过一抹讥笑。

    而叶蓁却一直神情淡淡,没有着急为自己辩驳。

    就在此时,巫师抬了抬手。

    众人瞬间安静下来,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出奇的整齐一致。

    “你是叶蓁?”

    巫师说话用的是中文,声音带着些清润,很好听。

    农樱赶忙竖起耳朵,眼睛一亮。

    “我是”

    叶蓁颔首,态度不冷不热,并不因为对方是崇高的巫师就有所巴结,哪怕现在这个情况对她并不利,所有的箭头都一一指向她。

    路易斯亲王倒是高看了叶蓁一眼,任由巫师来问。

    “你可要净化雷赫病弱的血液?”

    巫师伸手指了指气若游丝的雷赫,语调也不紧不慢,好似并不在意。

    “可以”

    叶蓁唇瓣微微抿着,回答的也随性。

    在场这么多人都不在意雷赫的命,她也没什么好着急的。

    “你可以帮他治疗了”

    巫师点了点头,让到一边。

    听到他的话,叶蓁微怔,旋即应了一声,来到床边。

    农樱也赶忙凑了过去。

    周围众人有话想说,但看到巫师那脸,还是通通熄了声。

    叶蓁站在床边,手指轻轻一动,半空中就出现了一道灵体,正是莫娴。

    莫娴的出现,除了让空气更阴冷一些,并没有什么别的,所有吸血鬼都没看出来,唯有巫师抬头冲着莫娴的方向看了一眼,又垂下眸子。

    叶蓁和莫娴之间有灵印在,可以在精神领域中沟通。

    “他的状况服用祛毒丹可能解?”

    莫娴是炼yao师,诊治病症是小事。

    她上下看了看雷赫,轻轻点头。

    “天命者,他只是中了毒,没什么大碍,祛毒丹可以用”

    闻言,叶蓁颔首,手掌微翻,出现一枚黑色的yao丸,这yao丸虽然其貌不扬,但却是真正失传的祛毒丹,如今的华夏恐怕就只有这一枚。

    叶蓁将yao丸塞到雷赫口中,见此,路易斯亲王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巫师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也就沉默下来,没有开口。

    黛米王后目露期待地望着床榻上的雷赫,只希望下一刻他就可以睁开眼睛。

    祛毒丹入腹,不多时,雷赫便全身通红,皱着眉哼唧了两声。

    “这是祛毒丹正常反应,在排斥体内的毒血”

    莫娴顺口解释了一句。

    不多时,雷赫便睁开眼,趴在床边,吐出几口散发着恶臭的血液。

    “好了!”

    莫娴满意地点了点头,她的手艺果然还是那么强。

    叶蓁无奈,伸手一挥,将莫娴带回葫芦空间,她总觉得这巫师能看到莫娴。

    “孩子!”

    黛米王后几乎要喜极而泣,赶忙伸手摸了摸雷赫的脸。

    路易斯亲王也凑上来,严肃的面容松缓下来,带上些许笑意。

    而巫师则依旧神色淡淡,好似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周遭的长老们缓缓松了口气,看向叶蓁时才上些许羞愧之色,事实证明,叶蓁并非下毒手的人,不然她也不可能救下雷赫,没有这样的动机。

    所有人中,可能也唯有蒂斯梦娜公爵面色不佳了。

    雷赫吐完毒血,只觉得身体好了许多,看到叶蓁时,瞳孔一缩,刚想说些什么,却浑身没了力气,又昏睡过去。

    “这…叶小姐,他这是怎么了?”

    黛米王后惊呼一声,却又不敢随意触碰雷赫,赶忙看向叶蓁,问道。

    “脱力了,毒血积压已久,如今吐出,身体轻松了,却也累了”

    叶蓁缓缓摇头,示意不是什么大问题。

    路易斯亲王和黛米王后皆松了口气,两人看向叶蓁,神色带上了感激。

    就算刚开始有再多的怀疑,此刻都散了,毕竟昏迷了那么久的雷赫,因为她净化的一滴血苏醒,随后服用了马鞭草,又因为她,醒了过来。

    提到马鞭草,两人的神情都极为难看。

    “来人!给我查,彻查,今日到底谁来到少主的房间!”

    路易斯亲王大手一挥,怒不可遏地决定彻查此事。

    不是叶蓁所为,那自然就是家族中的内鬼。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若不逮出这个人,让人心中难安,谁知道对方还会不会对雷赫下手,就他这样的身体,再有一次的话,也难救了。

    “走吧,让他好好休息”

    叶蓁起身,率先离开房间。

    如今,只需要净化完雷赫的血液,他就可以彻底根治。

    巫师沉默了片刻,跟着叶蓁走了出来。

    博古勒家族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巫师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为何对一个华国的术士如此感兴趣,以往的巫师神龙见首不见尾,可没对谁这么“热情”过。

    “你刚刚给雷赫服用的是华国的丹yao?”

    巫师虽然保持着淡漠,但语气中的点点好奇还是让叶蓁听了出来。

    她挑眉,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再怎么伪装,还是年轻人。

    “嗯,是祛毒丹,可以去除雷赫体内的尸毒,媚毒和马鞭草的yao性”

    叶蓁并没有隐瞒,她还有事要求助于巫师。

    “原来如此”

    巫师了然地点了点头,看向叶蓁时,多了些奇异。

    早就听闻华夏炼丹术厉害,却已经失传,没想到眼前这位居然还可以炼制。

    “巫师,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叶蓁抬眸看向巫师,淡漠而清冽的声音中带了些许认真。

    “说吧”

    巫师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点头。

    叶蓁也算是为博古勒家族的传承出了大力,他拒绝的话也不太好。

    “我想让你帮忙占卜一个人的下落,他就在y国”

    风戊晔的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郎翼的事也要提上日程。

    “哦?”

    巫师有些疑惑,既然知道对方在y国,为何不知具体地方。

    “巫师有所不知,在华夏,我曾请玄机一脉帮忙占卜,可惜华国占卜不出他在y国的何处,因此我才会来到这里,希望得到博古勒家族的帮助”

    叶蓁一字一顿,解释的非常清楚。

    眼前的巫师在博古勒家族地位极高,而且难以糊弄,倒不如敞开了说。

    “玄机一脉?”

    听到叶蓁的话,巫师眸子微亮。

    早就听闻华国玄机一脉以占卜之术闻名于世,可惜他从未见识过,这样一个家族和博古勒家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非常奇异。

    叶蓁颔首,她能明白巫师对玄机一脉的感觉。

    “你随我来”

    巫师想了想,对叶蓁说道。

    话落,他转身向外走去。

    叶蓁垂眸跟了上去,农樱亦然。

    留下诸多博古勒家族的长老们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巫师这么多年没有找伴侣,是喜欢华国女子?”

    “看样子巫师对这位叶大人很有好感,这可是生平仅见啊!”

    “我倒是觉得这叶大人不错,和我们血族相比,容貌也是不差”

    “……”

    长老们嘀嘀咕咕地议论着,越说眼睛越亮。

    “够了!巫师的事也是你们能随意掺和的?”

    此时,一道阴冷的嗓音响起。

    蒂斯梦娜满脸阴鸷,一把推开所有长老,消失在门口。

    长老们看着蒂斯梦娜留下的残影,不在意地笑了笑。

    这个路易斯亲王的亲妹妹,素来喜欢在族中作妖,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给作死了,族中谁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还摆什么高高在上的架子。

    长老们也缓缓散了,毕竟雷赫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雷赫房间,只剩下路易斯亲王和黛米王后。

    “这叶蓁,你怎么看?”

    路易斯亲王看向床榻上的雷赫,若有所思地问道。

    黛米王后帮雷赫掩了掩被子,才坐在床边轻声道:

    “我看她是个好孩子,而且能力很强,最重要的是她能救好我的孩子”

    说到这个,黛米王后便满脸慈爱地看向雷赫。

    “她注定要和撒切尔家族交锋,届时,或许会牵连我博古勒家族”

    路易斯亲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嗓音有些发冷。

    他是恨感激叶蓁救了雷赫,但撒切尔家族,他根本半点都不想沾染,光明神殿的人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悲天悯人,稍不注意,便会万劫不复。

    “我不管,只要她能救我的孩子,一切事情我都可以帮她!”

    黛米王后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坚定而冷漠。

    她的孩子虚弱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可以彻底好起来,她会牢牢抓着这个机会,别说是和撒切尔家族交锋,就算是和光明神殿对上,她也无所畏惧。

    “你!我看你是昏了头!”

    路易斯亲王伸手指着黛米王后,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

    身为博古勒家族的王后,首先要考虑的是家族,其次才是别的!

    “我昏了头?怎么,是不是觉得娶了我还不如娶了你的妹妹?路易斯,这么多年我忍气吞声已经受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马鞭草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心知肚明,博古勒家族的王位继承人,只能是我的孩子!”

    黛米王后声音有些发冷,她站起身,直视着路易斯亲王,说道。

    她的视线让路易斯亲王有些闪躲,甚至感到心虚。

    “我和蒂斯梦娜的事已经过去了,我爱的是你!”

    路易斯亲王叹了口气,但他的解释却让黛米王后没有产生一丝感动。

    明知道是谁动的手,却还是包庇对方,表面对自己的孩子很好,可实际上心中却惦记着那一对母子,这种如履薄冰的日子让她感到十分厌恶。

    “你若爱我,就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黛米王后转身,眼中有一闪而逝的脆弱。

    闻言,路易斯亲王微哽,他知道,但是他却做不到。

    雷赫的身体在没有完全康复之前,他没办法对另外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儿子动手,他是博古勒家族最后的王牌,也是最保险的希望。

    世人都以为他只有一个儿子,却不清楚,他早年间才生育了一个。

    “好了,你走吧,马鞭草的事是查不出结果的,你还是去善后吧”

    黛米王后声音有些嘲讽,取出帕子擦了擦雷赫汗湿的额角。

    路易斯亲王抿唇,沉默了半晌后,推门走了出去。

    他没有回王殿,而是前往了蒂斯梦娜公爵的房间,和雷赫的卧室不同,蒂斯梦娜的房间到处散发着阴冷之气,这种感觉会让血族觉得分外舒服。

    “蒂斯梦娜?”

    推开门,路易斯亲王喊了一声。

    倏然,巨大的力道将他拉进房间,房门又“啪”地一声关上。

    两双血红的眸子在黑暗的房间里有些相似之处,吸血鬼的夜视能力极强。

    “哥哥…”

    蒂斯梦娜紧紧盯着路易斯亲王的眼睛,声音呢喃而缱绻。

    话音刚落,她就扯着路易斯亲王落入一具巨大的棺材之中!

    棺材是血红色,上面缠绕着盛开的红玫瑰花枝,淡淡的幽香让人着迷。

    “蒂斯梦娜,马鞭草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路易斯亲王从头到尾都很平静,感受着紧贴着自己的柔软身躯,心中也没有半分杂念,这么多年,他都已经习惯了。

    听到路易斯亲王的话,蒂斯梦娜公爵娇躯一僵。

    她什么都没说,但沉默已经表明了一切。

    路易斯亲王身形微闪,就带着蒂斯梦娜公爵离开了棺材,他将她抵在墙壁上,神色有些痛苦地望着这张艳丽,魅惑的脸。

    “你为什么要这样!雷赫是我的孩子啊!”

    路易斯亲王声音低沉,甚至是悲痛。

    “雷赫是你的孩子,难道艾伦就不是吗?况且我只是不相信区区一个华国女人,想借此逼迫她离开罢了,若是我想对雷赫如何,你以为他能活到现在?”

    蒂斯梦娜公爵并没有被抓包的心虚,反而冷嗤一声。

    本就是黛米和雷赫夺走了属于她的一切,她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闻言,路易斯亲王缓缓松开钳制蒂斯梦娜肩膀的双手。

    面前这个,是他的亲妹妹,一母同胞,从她小小一团时,他就一直将保护她当成自己的责任,可没想到,他们会相爱。

    血族没有什么近亲不能通婚的观念,故而他们爱的疯狂而缠绵。

    可博古勒家族遭逢大难,他不得已娶了黛米王后。

    蒂斯梦娜消失了多年,再度回来时,已经带回了一个孩子,一个长得和他如出一辙的孩子,那一刻,他心中惊喜多过诧异。

    原因无他,黛米王后只给他生了一个孩子,也就是雷赫。

    可惜雷赫的身体根本不足以让他继承王位,雷赫天赋是强,但血脉病弱,这在血族历史中是很少见的,他这样的血脉之力,根本无法活的长久。

    他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另一个孩子身上,隐瞒了所有人。

    却没想到,黛米王后还是看出了异样,最终知道了艾伦的存在。

    为了雷赫的身体,他们都决定将此事隐瞒到底,只是,夫妻感情还是出现了裂缝,两人在外人面前再有多么甜蜜,心中的距离还是无法填补。

    路易斯亲王抬眸看了蒂斯梦娜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东西,多留无益。

    蒂斯梦娜靠在墙壁上,闭了闭眼,并没有挽留。

    一段婚姻,三个人,两个孩子。

    *

    巫师带着叶蓁来到庄园一栋单独的古堡。

    “这是我的住处”

    巫师指了指古堡,轻声说道。

    这栋古堡和大古堡不同,没有那么多阴暗,潮湿和奢靡,一眼看去反而有些小清新,墙角边记住萎靡的向日葵,可怜巴巴地耷拉着脑袋。

    巫师顺着叶蓁的视线望去,也看到了那几株向日葵,不禁嘴角抽了抽。

    “好了,进去吧”

    巫师有些做贼心虚地挡住了叶蓁的视线,带着她们进了古堡。

    见他如此,叶蓁唇角勾起一抹笑。

    这巫师像个小孩子,明明是对一切都好奇的个性,却偏偏装出一副稳重淡然的模样,明明是吸血鬼,却偏偏想要种向日葵。

    向日葵是向着太阳生长的植物,在吸血鬼的地盘,根本没办法生长。

    巫师的古堡中,到处摆放在俗世中的小东西,布偶,蛋糕,手机,甚至一瓶可乐都被单独放置在一个玻璃柜中,看上去颇为好笑。

    除此之外,就是各种实验器具,还有冒着泡泡,颜色古怪的yao水。

    “我的天,这不是巫师,是女巫吧?”

    农樱忍不住感慨一句,这真是一个古怪的巫师。

    巫师也不在意农樱的话,带着她们一路来到一间敞亮而神秘的房间。

    房中只有一张桌子,和几颗玻璃珠似的东西。

    “请坐”

    巫师邀请叶蓁坐下,才缓缓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好”

    叶蓁颔首,拉着农樱坐了下来。

    “好了,现在你闭上眼睛,想着你要寻找的那个人,然后用手抚摸这几颗珠子,我会帮你找到他的下落,不用担心”

    巫师声音轻柔,没有那么严肃。

    叶蓁抿唇点了点头,缓缓闭上眸子,纤细的手指放置在五颜六色的珠子上。

    半晌后,巫师道:“可以了”

    叶蓁睁开眼,看着巫师将珠子摆放成六芒星的形状。

    他口中念念有词,白皙的手指行云流水地摆弄着珠子,在他手中,这些漂亮的珠子就仿佛活了一般,叶蓁和农樱都是外行,看不懂巫师的占卜。

    过了许久,他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如何?”

    叶蓁抬眸看着巫师,语气中有些复杂。

    若是连巫师都无法占卜郎翼的下落,那就只能依靠博古勒家族的人力寻找了,但那样无疑又麻烦又费力,寻找郎翼也会愈发艰难。

    “你的朋友在光明神殿”

    巫师声音很轻,并没有因为光明神殿几个字,就和路易斯亲王一样色变。

    闻言,叶蓁蹙眉,又是光明神殿。

    因为风戊晔和郎翼,光明神殿出现了一次又一次,叶蓁不禁对这个组织产生了十二分厌恶,毫无疑问,她要和光明神殿要人了。

    “你知道光明神殿?”

    看到叶蓁的神色,巫师好奇地问了一句。

    不知为何,在叶蓁面前,他觉得伪装也没有意思,倒不如放开了。

    “听路易斯亲王和黛米王后提起过”

    叶蓁颔首,语气有些微凝。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连域外妖魔都对战过了,纵然他光明神殿有什么厉害能耐,她都算是和对方对上了,郎翼和风戊晔都不能不救。

    “那就祝你好运了”

    巫师语气慵懒地说了一句,修长的手指谈了谈弹珠。

    他精致的脸上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让叶蓁蹙眉。

    “你很了解光明神殿?”

    叶蓁眯着眼睛问了一句,从刚刚巫师说话和表现来看,他对光明神殿并不惧怕,好似还带了些玩味,联想他超然的身份,倒是能找到些突破点。

    做任何事,都不能太过盲目。

    能付出最少的东西,得到最大的回报,才是聪明人做的事。

    去挑衅光明神殿的威严,和它彻底对上,是下下策。

    在y国各个种族中,光明神殿的地位太过特殊,还需要小心行事。

    “光明神殿啊,不就是一群长着翅膀的骗子?”

    巫师挑眉,语气满是狐疑和不屑。

    “帮人帮到底,你告诉我些光明神殿的事可行?”

    叶蓁正襟危坐,声音也严肃了些。

    “不帮”

    巫师看了叶蓁一会儿,才咧着唇吐出两个字。

    他的回答在叶蓁的意料之中,她并没有生气。

    “小气鬼,幼稚鬼”

    反倒是农樱,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小气鬼和幼稚鬼是什么?”

    农樱的两个形容词好像挑起了巫师的兴趣,他睁大眼睛,如同一个好奇宝宝般看向农樱,一副求科普,求补充的样子。

    “神经病”

    农樱嘴角抽了抽,撇过头不去理他。

    “我帮你种向日葵,你告诉我光明神殿的事”

    叶蓁垂着眸子想了片刻,和巫师谈起了条件。

    她有葫芦空间,利用空间水,想在阴暗处种出变异的向日葵应该不是难事,就巫师这样稚气的性情,就应该用稚气的方法。

    果然,叶蓁算是投其所好了。

    听到她的话,巫师马上就有了精神。

    “真的吗?你能在我的住处种上向日葵?”

    巫师语气中带了些期待,作为吸血鬼中的奇葩,他不喜欢暗夜玫瑰,却喜欢向着太阳开放的向日葵,可惜,用了无数yao水,都没办法种植。

    “嗯”

    叶蓁颔首,神色虽淡,却意外让人感到信任。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光明神殿是由天使一族组建和操控,他们最大的力量是光明圣水,可以让任何种族延年益寿,百病全消,但极为珍贵,博古勒家族曾经为了雷赫去求过很多次,可惜,次次都铩羽而归”

    巫师说着,还耸了耸肩,十分看不起的样子。

    天使,本意指的是上帝的使者,来自天上的使者,是宗教的信仰。

    天使代表圣洁、善良、正直,上帝旨意的传达者、为上帝服役的灵,受上帝差遣保护信众不被恶魔侵扰的保护者,将神给人的讯息带进人间的桥梁。

    “这世界上真的有天使?”

    农樱倏然睁大眼睛,这是她从未想过的事。

    “有血族,自然就有天使”

    巫师挑眉,点了点头。

    很多年前,血族被称为恶魔,和天使分庭抗争,各自有各自的地盘。

    可惜,随着时间逝去,天使被大众所接受,是光明的象征,而血族却依旧只能隐藏在暗处,不见天日,久而久之,天使一族也就被血族踩在了脚下。

    “先前我也说过了,光明神殿中就是一群长着翅膀的骗子,天使,看着光明而圣洁,实际上心里的肮脏不比恶魔差,大家都半斤八两吧!”

    巫师摆弄着手中的珠子,随意开口。

    他既没有站在血族这边,也没有站在天使那边。

    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并不意外。

    早在听巫师说博古勒家族曾为雷赫求了多次都没有求到圣水就知道,天使一族也没有外面所传的那么光明磊落,济世救人。

    “你的朋友不是人吧?”

    巫师抬头看向叶蓁,若有所思地问道。

    闻言,叶蓁抿唇,她没有开口,却已经表明了一切。

    “这就对了,光明神殿自诩圣洁,却喜欢捕捉各种奇异的种族生物,目的嘛,就是为了光明圣水,你的朋友被掳到光明神殿这么久还活着,也不简单”

    巫师抛了抛手中的玻璃球,笑眯眯地说道。

    和叶蓁待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他就越暴露本性。

    这位巫师,就是个稚气,好奇心重,恶劣,奇葩的性子。

    “你是说,光明神殿需要异族的命?”

    叶蓁面色瞬间布满寒冰,心中忧虑更重。

    “不,不是命,而是血,所谓的光明圣水,用一点少一点,但有一个办法可以增长,那就是异族的血,将各种异族之血混合能产生奇异的功效,这是个疯狂的想法,但如今天使一族的族长却毅然决然地做了,效果可喜”

    知道自己可以拥有向日葵了,巫师帮叶蓁科普的也很卖力。

    当然,他是如何得知这些密辛的,所有人都不得而知。

    “要怎么可以救他”

    叶蓁垂下眸子,语气有些凉,却还残存着一丝理智。

    “这个嘛,让我想想”

    巫师也皱起眉,这个倒是把他难住了。

    天使一族是只进不出的性子,这么多年,博古勒家族不知送上多少珍宝,最后还不是白白被对方吃掉,圣水的影子却半点都不见。

    在他看来,叶蓁的朋友能在光明神殿活这么久,无非两个原因。

    其一,就是她的朋友血脉之力太过特殊,以致于让天使一族感到珍贵,用的较少,这样的话没有失血过多,自然可以保住一条命。

    其二的话,则是因为天使一族的族长。

    “你朋友是个美男子?”

    巫师笑眯眯地凑近叶蓁,语气玩味地问道。

    叶蓁蹙眉后退,不明白巫师问这个作何。

    郎翼是妖族,饕餮大陆的妖族长相都不算差,脾性火爆的郎翼统领,当初也是缥缈神宗出了名的美男子,但他也是四大统领中唯一一个花花性子。

    狼妖本是专情的种族,但郎翼就是如此特殊。

    他算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么多年,相好过的不少,有人族妖族龙族水族等各种种族,却从没有为谁停留过,总之非常风流。

    “看样子是了,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觉得你朋友不会有事”

    巫师调笑着挥了挥手,还顺便吹了个口哨。

    “话说清楚”

    叶蓁蹙眉,巫师越是这么说不清,她心头就越是忧虑。

    “哦,我忘了你不是y国人!天使一族的现任族长是罕见的十二翼天使,而且是女性,名叫西格莉,她有个众所周知的癖好,那就是美男子,她平生最爱美男,尤其是那方面厉害的美男,我猜你朋友把她俘虏了,哈哈哈”

    巫师只觉得格外好玩,笑的非常恶劣。

    闻言,叶蓁眸子微闪。

    “我说的是真的,而且你朋友估计是看不上她,否则也活不了那么久,西格莉喜欢征服男人,若你的朋友那么轻易顺从了她,早就被干掉了,没命活着”

    天使族长西格莉有无数男宠,但稍有不顺她心意的,便会身首异处。

    即便如此,因为光明神殿地位太过崇高,还是有不少家族会从族中挑选美男子送过去,企图能得到西格莉的重视,从而让整个家族都飞速发展起来。

    她曾经还打过雷赫的注意,只不过被路易斯亲王给混了过去。

    西格莉虽然感到生气,却也不会做什么超出身份的事。

    毕竟世间美男子那么多,没必要为了一个病秧子雷赫自堕身份。

    说完这话,巫师就起身向外走去。

    他要去研究自己的yao水了,没时间给叶蓁科普这些东西了。

    “走吧”

    叶蓁也起身,和农樱一起离开了。

    也许,真如巫师所言,天使族长看中了郎翼的美貌。

    若真是如此,郎翼反而会更安全一些。

    “你什么时候给我种向日葵!”

    看着叶蓁准备离开,巫师不禁开口问了一句。

    “明日”

    叶蓁抿唇想了想,回道。

    “好吧,看在你这么积极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你想必也知道撒切尔家族有人查出了完全性的光明体质,破格成为光明神殿圣女的事”

    巫师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子,时而用试管往里面滴一两滴液体。

    他专注着手中的事,却还有闲心说话。

    听到他的话,叶蓁回身。

    “光明神殿圣女不止一个,但圣女地位超然,可以在神殿中随意走动,或许,你能从这方面下手,靠近光明神殿,我看好你!”

    巫师说着,还抬头抛给叶蓁一个怂恿的眼神。

    叶蓁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再说什么,和农樱离开了巫师所住的古堡。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