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卢玉心机,剖腹取子
    “伏羲一脉…效忠了域外妖魔?!”

    听到他们的话,花婆婆面色大变,手中拐杖都不自觉地掉到了地上。

    隐世三族算是如今华夏最强大最稳固的力量,如今,一族叛变,带来的影响是不可预估的,妖魔若里应外合,整块华夏大地就是它们的囊中之物!

    花婆婆虽然对域外妖魔了解不多,但觊觎别人资源和土地的,能是什么好货色?凶残,贪婪,暴虐,这些形容词聚集到妖魔一族上,毫无违和感。

    “没错,我们也是三族会武结束后知道的”

    农天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复杂。

    神农,玄机,伏羲三族,都传自上古,向来同气连枝,没想到如今却变成这幅模样,伏羲一脉叛乱,已经无法挽回。

    “这种事情你们应该早说!怎么…怎么还找了个秘境的由头?”

    花婆婆眸子微动,突然想到了这一茬。

    若是伏羲一脉和妖魔勾结,这种大事理应快马加鞭的告知所有人,怎么还有闲情逸致搞什么探索秘境,难道不觉得多此一举?

    “诶,你还是如此敏锐”

    机斛苦笑着摇了摇头,给了农天一个眼神。

    花婆婆素来正直,是真正为民族大义舍生忘死的性格,就算告诉她修者联盟同样有妖魔内应,也不会发生任何事,相反,她会帮助他们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婆婆皱眉,脸上的神色格外难看。

    恰逢纪元之争,遇到妖魔觊觎大陆,而伏羲一脉又叛变,真是雪上加霜。“不瞒你说,修者联盟也有妖魔内应,准确的说并非内应,而是真正的妖魔,只是她残害了人族,使用了人族的皮囊罢了”

    农天想了想,说道。

    彭坤的确需要瞒着,但花婆婆却不需要。

    “什么?!”

    这句话让花婆婆从心底发寒,她在修者联盟待了那么久,居然不知其中有妖魔混入,而且还是一只披着人族皮囊的妖魔!

    这种事情说出来,着实让人胆寒。

    妖魔一族对华夏势在必得,内应还不止一个,想想都觉得惊惧。

    “是谁?”

    花婆婆沉默了许久才接受这个消息,她明白,依农天和机斛的个性,不可能无事生非,修者联盟有妖魔的事,十有**是真的。

    她必须知道是谁,才能做出相对应的决定。

    “叶承欢”

    三个字飘入花婆婆耳中,让她霎时就皱起眉头。

    当初叶蓁让她好好看着这个人,如今又揭露出她乃妖魔,这不得不让她联想到,叶蓁是知道叶承欢身份的,所以才让她仔细看着,预防发生什么事!

    “你们是如何得知的?!”

    倏然,花婆婆刷地看向农天和机斛。

    这两个人常年待在神农架和昆仑山,不应该对修者联盟如此了解,又如何得知区区一个叶承欢的妖魔身份?

    闻言,农天和机斛对视一眼,苦笑。

    他们两个真是说多错多,常年隐世,的确没有在俗世久待的花婆婆精明。

    “难道,你们也认识叶蓁小友?”

    没等农天开口,花婆婆又问了一句。

    果然,她看到农天和机斛眼中一闪而过的愕然。

    他们两个的确不知道叶蓁认识花婆婆,刚刚还准备找个理由混过去,毕竟叶蓁的身份非同小可,哪怕花婆婆是自己人,他们也不敢随意暴露。

    “叶蓁小友在神农族地?”

    得知这个消息,花婆婆眼睛一亮,声音都精神了起来。

    “你如何能认识她?”

    农天不解地问,按理说花婆婆的身份不可能认识叶蓁才对。

    “当初我寿元将尽,没想到意外碰到了叶蓁小友,是她制作了一道名为‘一品香’的菜肴,助我晋级,她可真真是能人,我本想收她为徒,教导她调香成为我的关门弟子,没想到被她拒绝,后来想想,我也的确是教不得她”

    花婆婆边说,边笑着摇了摇头。

    听到她的话,农天和机斛眼神都是一变。

    他们没想到叶蓁如此厉害,居然还能做出让人晋级的菜肴!

    叶蓁做菜好吃,他们已经有所耳闻,但让八品修者晋级,说出来还真是骇人听闻,不过他们也不会觉得特别奇怪,毕竟叶蓁身份本就不一般。

    “我可告诉你们,不许对叶蓁小友动手!”

    花婆婆看到两人的神色,不禁警告一声。

    她可是答应过叶蓁,要帮她摆平这些麻烦的。

    “你这是哪儿的话,我们怎么敢对她动手?”

    农天苦笑,他倒是想让叶蓁帮他做一道晋级菜肴,但也要有那个胆子说啊,能让高阶修者晋级,说出来都觉得不一般,做起来肯定更难。

    他实在提不起勇气去麻烦叶蓁,毕竟她的夫婿是个宠妻狂魔。

    “哦?叶蓁小友又在神农族地做了什么大事?”

    花婆婆兴致勃勃地问道,一时间竟也忘记了妖魔内应的事。

    “这件事我们稍后再说,还是想想怎么将妖魔内应一wang打尽吧,这才是正事,明日一早就出发,希望风幽姬还没有得到风声,不然…”

    农天摇了摇头,他知道什么才是要紧事。

    更何况,真神的事也不能随便拿出来说啊。

    “嗯,你说的是。当初叶蓁小友差人告诉我,让我得空到修者联盟去对这个叶承欢上些心,她不知道我是修者联盟的客卿长老,许是以为我认识修者联盟的人,我清楚叶蓁小友的性格,故而也不敢耽搁,到了修者联盟,就发现…”

    花婆婆说到这里,语气就有些不好。

    “如何了?”

    农天忙不迭地问道,这可是关系到妖魔内应的事!

    “这叶承欢,竟然攀上了彭坤,这样一个为了向上爬什么都敢做的女人,真要说起来,也是极为狠辣,最起码对自己都如此心狠”

    花婆婆眯了眯眼,说道。

    彭坤虽然貌似中年,但真正年纪却也过百了。

    但是叶承欢还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她初到修者联盟,就敢付出自己的身体来换取在修者联盟的身份,更可怕的是,还让她给得手了。

    灵性格温吞,但对彭坤看守也是极严,否则这么多年下来,也轮不到叶承欢了,只是没想到,叶承欢居然轻而易举得了彭坤的心,让他不惜将自己原配夫人的脸面踩在脚下,随意践踏。

    “什么?你是说,那妖魔居然成了彭坤的枕边人?”

    农天只觉得一股凉意袭来,同时对彭坤生出些“敬佩之心”。

    敢和域外妖魔同睡一张床榻,说起来也是需要极大勇气的。

    “嗯,好在刚刚彭坤受了气走了,否则他将自己知道的告诉那妖魔,难免会给风幽姬传信,你们的计划真就功亏一篑了”

    说起这个,花婆婆缓缓松了一口气。

    索性彭坤近来性格暴躁,没有听到这后面的话。

    “的确如此!”

    机斛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们放心,明日前往天水,我会待在那妖魔身边,让她无法逃脱”

    花婆婆承诺了一句,眼中闪过一抹冰冷。

    觊觎华夏家园者,人人得而诛之。

    听到她的话,农天和机斛都放下了心。

    纵然她妖魔再厉害,也不可能逃过一个无限接近九品的修者掌心。

    “对了,叶蓁小友明日可要与我们一同前去?”

    花婆婆问道。

    说起来,她也很久没见过叶蓁了。

    “嗯,不过她会隐藏在暗处”

    农天点了点头,脸上含着些笑。

    没想到,花婆婆会对叶蓁有如此好的感观。

    另一边,怒气冲冲离开了阁楼的彭坤,在大殿外碰上了等待他的灵。

    “怎么了?这么快就聊完了?”

    灵看看彭坤身后,却没有看到同样出来的花婆婆,不禁疑惑。

    “还聊什么聊!农天那老家伙是涮我们的!哪有什么秘境,谁知道他叫我们修者联盟来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我们要尽快走!”

    彭坤脾气暴躁地怒喝一声,衣袖甩的几乎能飞起来。

    “什么?邀请我们来神农族地,不是为了秘境之事?”

    灵诧异地挑眉,但也没有被怒火燃烧理智。

    农天作为神农一脉的脉主,他没道理诓骗修者联盟过来,应该是有什么大事才对,可看着彭坤气得通红的脸,灵竟不知该如何宽慰他。

    “花萼那老太婆,居然和农天机斛站在一处数落我!真是可恨!”

    彭坤速度如风,还咬牙切齿地怒骂着花婆婆。

    “你!你要知道她的身份,这话若是被人听到,对你而言不好!”

    灵闻言,面色一变。

    她警惕地看向四周,见没人,才松了一口气。

    花婆婆纵然只有八品,和他们夫妇二人一样,但她的身份和威望却比他们要强很多,修者联盟中的几个家族谁不是变着法儿的想讨好她。

    “哼!”

    彭坤冷哼一声,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他也明白这是在别人的地盘,唯恐隔墙有耳。

    回到住处,彭坤脚步微顿,就向着卢玉所住之处走去。

    “彭坤!这是在神农族地,难道你一晚都忍不了吗?”

    灵脸色极为难看地低喝一声,丈夫在别人的地盘上不住自己房间,却住弟子房中,这事若是被旁人知道,那她的脸要搁在什么地方?

    “难道我们夫妻那么多年,你这点脸面都不愿意给我?”

    听到灵的话,彭坤脚步又顿了顿。

    灵眼睛一亮,缓缓靠近彭坤身边,想要将他拉走。

    “今晚,我有事要和她说,你早点睡吧!”

    彭坤想了想,还是甩开了灵的手,大步向卢玉住处走去。

    灵呆呆看着彭坤的背影,旋即苦笑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而彭坤一路来到卢玉住处,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当他看到睡在床上,满脸舒服的卢玉时,笑着摇了摇头。

    “你这丫头,倒是睡得香甜,居然都不知道等我回来!”

    看着卢玉,彭坤伸手将她摇醒。

    原本还有些愤怒被人吵醒的卢玉一看到彭坤的脸,霎时就醒了,她赶忙起身帮彭坤将外衫脱掉,抱着他的腰回到床上。

    暖玉温香,彭坤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何,面对卢玉,总是有一种火热之感。

    事实上,这是妖魔女子独有的魅惑之力,少有男人能够抵抗,彭坤本就不是个自制力强的人,被卢玉勾引不足为奇。

    “好了,等等,神农脉主喊你和花圣人去做什么?”

    卢玉极力忽略腰间滚烫的大手,满脸好奇地问道。

    她必须要知道他们今晚的谈话,从中琢磨出一些东西,否则心里难安。

    刚刚晚宴结束后,她还想和几个神农弟子搞好关系,但不知为何,神农弟子好似对她很排斥,脸上的鄙夷和厌恶明显到她以为自己眼花了。

    卢玉当然不会知道,农樱小喇叭已经把她的风光事迹通通告知给同门的师兄弟们,还着重讲述了她当初如何如何对待叶蓁,这么一来,神农弟子对卢玉就更是愤恨,叶蓁现在对神农和玄机弟子而言,就是神女般的存在。

    自从上次风幽姬来袭,弟子们显然有了更强的凝聚力。

    他们明白事情的重要性,自然不会逞一时口舌之快。

    随后卢玉又想去套玄机弟子的话,可没想到,那一族的弟子个个都像是闷葫芦,半棍子打不出一个屁,嘴巴更是和蚌壳一样紧。

    如此一来,她只能气冲冲地回来睡觉。

    “还能有什么,农天那老匹夫,串通机斛不知想对我们修者联盟做什么,居然编造出一个秘境的谎话,让我们和傻子一样千里迢迢跑来此地,哼!”

    提起这个,彭坤脸上就怒意高涨。

    一时间,他也忘记怀中柔软的女体,整个人被愤怒操控了理智。

    “什么?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听到他的话,卢玉反应更大,失声尖叫。

    她来神农族地就是为了秘境,可没有秘境,难道来这里喝西北风?

    她要做的事情可多了去,没道理在这里浪费时间!

    “哼,这群隐世家族,就是如此喜欢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彭坤冷哼一声,他倒是很喜欢卢玉和他同一个鼻孔出气的样子。

    “那我们怎么办?明天就走?”

    卢玉目光一闪,来到这里后,她心里总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反正也没有秘境存在,还是尽快离开神农吧,也许是她想多了,但这种也许她不想尝试。

    “走,怎么不走!就让那老匹夫一个人唱独角戏去,没人陪他!”

    彭坤满脸恼怒地说道。

    此次就算是他吃了一个闷亏,但以后总会还回去的!

    “那就好”

    卢玉缓缓靠在彭坤怀中,轻声呢喃一句。

    “对了,小妖精,你曾说过叶家的玉葫芦不止一个,另一个被你送给当初孤儿院的小女孩,我派人去找了,根本找不到那女人的半点踪迹!”

    彭坤说着,低头看向怀中的卢玉。

    “嗯?找不到叶蓁?难道她不在海城?”

    卢玉惊呼一声,叶蓁怎么可能不在海城。

    “不在”

    彭坤肯定地说道,那玉葫芦散发着浓郁的灵气,若是人在海城,没道理发现不了,他总感觉那玉葫芦比秘境可珍贵的多。

    “既然她不在海城,那你多派人到兰城,仰光市去找找,一定能找到!”

    卢玉眯了眯眼,不怀好意地说道。

    彭坤这人好色,依叶蓁的样貌,最后必然人财两失。

    她就是再厉害,还能比八品修者强?

    不过想起叶蓁身边的神秘男人,卢玉心中终究还是有些不安。

    能将魔神分身打碎,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这不用你说我也会去,联盟至今没有研究出那玉葫芦有什么作用,只要找到另外一只,这个秘密怕是就可以揭露出来”

    彭坤若有所思地说道。

    当初从叶家要来的那一枚玉葫芦,灵气依旧浓郁,可使用百般手段都瞧不出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也由此可以看出,这玉葫芦不是凡品。

    “行了,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长夜漫漫…”

    彭坤猥琐地笑了笑,和卢玉滚作一团。

    的确,长夜漫漫。

    第二天一早,修者联盟就吵吵嚷嚷,看样子是发生了分歧。

    “神农一脉是诓骗我们的,哪有什么秘境!眼下修者联盟是多事之秋,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妙,你们也不想留在这里被人当成猴子般戏耍吧?”

    彭坤站在练武场,义正言辞地说道。

    他的话让神农一脉的弟子皆怒不可遏,恨不得冲上去打爆他的鼻梁。

    “盟主,恕我不能认同你的话,要走你自己走,我柯家不会离开!”

    柯子谟神情冷漠地拒绝了彭坤的话。

    他们柯家和彭坤相识多年,对他的脾气秉性早已熟知,神农一脉即便再龌龊再不堪,也总好过彭坤,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我是修者联盟的盟主,你敢反驳我?!”

    彭坤怒发冲冠,昨晚的怒气加上今早的怒火,几乎能把人燃烧。

    “盟主,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付家也想看看农天脉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同样不准备提前离开,不如盟主带人自己离开吧,如何?”

    付浮生在一旁笑的满脸灿烂,插嘴道。

    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少得了他们付家呢。

    付家和柯家是修者联盟唯一能够和彭坤比肩的家族,否则也没道理让他们来神农一脉分一杯羹,不过他们素来关系就十分恶劣,呈现三足鼎立之势。

    付家和柯家如同饿狼,对彭坤的盟主之位觊觎已久。

    他们当然愿意和彭坤对着干,如此一来,可以磨灭彭坤的威望,让族中弟子知道,到底谁才是名副其实的修者联盟老大,从而将所谓的盟主架空!

    看着付浮生洁白如雪的牙齿,彭坤心脏一抽。

    回神后,额头上满是冷汗。

    他不是傻瓜,不然也不能在修者联盟盟主之位上坐这么久。

    彭坤回头看看满脸复杂望着他的联盟弟子,一张脸青白交加,刚刚若不是回过神来,后果真是难以预计,他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此刻,彭坤心中产生些许怀疑。

    他以前的性子虽说也不够沉稳,但最起码不会轻易被人激怒,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如此暴躁,好似身体里埋了炸yao包一样?

    彭坤是个自私且疑心重的人,心里有了怀疑,对任何人都开始不信任起来。

    “你们聚集在此处干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此时,花婆婆到了。

    她拄着拐杖,面容极为严肃,没了以往的慈和。

    现在的她,浑身气势磅礴,这才是真正的华夏五圣之一。

    “婆婆,盟主大人在鼓励我们离开神农族地,说农天脉主是骗子行径,我们付家当然是不相信的,故而言辞拒绝了他!”

    看到花婆婆,付浮生眼珠子转了转。

    他上前几步,亲昵地喊了花婆婆一声,还不忘把脏水都泼给彭坤。

    花婆婆实力强大,她若是想做什么,就算彭坤都没办法阻止。

    付家也拉拢花婆婆很久了,只是她向来都淡淡的,不愿插手修者联盟中的事物,不过付浮生乃是花婆婆看着长大的,对他自然要好一些。

    “是吗?”

    听到付浮生的话,花婆婆眉眼冰冷地扫向彭坤。

    这种煽风点火随便编排别人的人,怎么适合做修者联盟的盟主?

    而刚刚到达此地的农天也听到了付浮生的话,当即严肃的面容一阵青一阵红,他没想到彭坤居然如此不给他留面子。

    “此处就交给你了,我去集合弟子”

    农天走到花婆婆身边,说完,便递给彭坤一个冰冷的眼神,转身离去。

    看着花婆婆和农天的神色,彭坤只觉得心里满是苦涩,然而苦涩中夹杂着的却是熊熊怒火,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说的没错,做的更没错。

    “彭坤,你现在可以带着弟子离开,回修者联盟,至于子谟和浮生,则留下来随我一起,但是,有一个人,你必须给我留下”

    花婆婆声音满是冷漠,不带丝毫感情。

    面对这样的花婆婆,彭坤也不敢有丝毫辩驳。

    不过听到可以离开,回到修者联盟去,彭坤眼睛还是一亮。

    他总觉得农天叫他们来不会有什么好事,还是离开为妙。

    “圣人请说,您要留下谁?”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彭坤语气颇为恭敬。

    “叶,承,欢”

    花婆婆一字一句地吐出这三个字,让卢玉身形微颤。

    她目光如同利剑一般,直射向人群中垂着脑袋的卢玉。

    霎时,卢玉周身形成一片真空地带,所有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不明白卢玉怎么入了花婆婆的眼,还特意让她留下来。

    不过看着花婆婆冰冷的神情,弟子们也知道,让卢玉留下不是什么美差。

    一旁的柯子谟和付浮生对视一眼,眼神中皆有些不解。

    不过,花婆婆如此针对彭坤,却是他们乐意见到的。

    联盟中谁不知道叶承欢是彭坤的新欢,日日在他身下承欢,柯家和付家还准备抓着这点小辫子对彭坤进行一次批斗,没想到花婆婆先出手了。

    一直站在彭坤身边的灵闻言,眼神中也有些亮色。

    她早就看卢玉不顺眼了,已经这么久了,她还不是没有怀胎,既然如此,留着也是碍眼至极,倒不如就把她交给花圣人,还能弥补一些好感。

    “圣人,彭坤作为盟主,自然不会就这么离开,卢玉当然也要留下”

    思及此,灵上前,恭敬地对花婆婆说道。

    她虽然性情温和,却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对自己是最有利的。

    花婆婆已经对彭坤产生恶感,若他还不知悔改转身离开,恐怕会引起更深层的不满,届时,几个家族推翻彭坤权利的机会就来了。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彭坤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故而才会率先开口。

    “哦?彭坤,灵所说可是真的?”

    花婆婆眼皮微动,冷漠地看着彭坤,问道。

    她当然也不想让彭坤灵离开,他们要面对的是妖魔,是修为每日都在增长的风幽姬,谁知道她们这些妖魔内应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人当然是越多越好,彭坤和灵是八品修者,留下就更好了。

    “这…这…是,是真的”

    彭坤犹豫地应了一声,还抽空狠狠瞪了灵一眼。

    谁叫她多管闲事,谁知道神农一脉打的什么坏主意。

    看着彭坤如此,灵轻叹一声,没说什么。

    而人群中的卢玉自从花婆婆特意针对她后,面色就惨白如纸,浑身抖动地如同秋风里的落叶,让周围弟子们非常嫌弃。

    大家都是修者,怎么会如此胆小?

    不过是被圣人点名而已,就被吓成这副样子,这种人怎么有资格成为修者联盟的弟子,简直是开玩笑,哼,真是丢人至极。

    卢玉被所有人排斥,站在人群中心非常明显。

    她只感觉心头直跳,如今,真的有什么不可预估的事情发生了。

    花婆婆那么强烈地针对,以及眸中星星点点的杀意她看的明白。

    卢玉感到非常不解,她自从到了修者联盟后,就没有做过任何惹人怀疑之事,可为何花婆婆却总是把目光盯在她身上,好似她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一样。

    如今,竟然连杀意都有了。

    她不得不怀疑,是有什么事情暴露了,譬如…她的身份。

    思及此,卢玉瞳孔一缩,不行,她必须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看来,有些筹码,已经到了不得不用的时候。

    只听“噗通”一声,卢玉整个人就摔倒在地,引得周围人一阵惊呼。

    “承欢?!”

    彭坤向后一看,当即面色大变,飞奔过去抱起叶承欢。

    “承欢,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彭坤摇晃着叶承欢的身体,满脸担忧。

    “快找神农一脉的人来看看!”

    灵眸光一闪,说道。

    然而周围神农一脉的弟子记恨刚刚彭坤编排农天的话,都不愿意上前给卢玉诊治,一时间,气氛陷入到僵持之中,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叶姐姐,她那是怎么了?”

    隐藏在暗处的农樱有些不解地看向卢玉。

    就她的眼光来看,卢玉并没有任何不妥,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就脆弱起来了,说晕倒就晕倒,若说不是装的她都不信。

    “聪明反被聪明误”

    叶蓁看着卢玉,轻笑一声。

    妖魔果然是妖魔,连上天都不愿意帮她。

    既然卢玉已经亲手把把柄送到了她手中,那她就不客气了。

    叶蓁缓步从暗处走了出去,她脚步轻缓,不骄不躁。

    农樱微愣,也跟了上去。

    “你们神农一脉自诩治病救人的家族,如今心肠竟如此冷硬!”

    彭坤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垂眸忧虑地看着叶承欢。

    殊不知,他越是这么说,神农弟子就越是不屑上前帮卢玉诊治。

    “有的人该救,但有的人,却该死”

    清清淡淡的声音带着疏离之意,在所有人耳畔响起。

    众人回眸看去,就见一袭青衫的女子款步而来,她步伐从容,清美如玉的脸上带着些许凉意,一双眸子清透宛如雪山冰泉,让人沉迷其中不愿自拔。

    看到叶蓁,花婆婆眸子一亮,脸上也挂起些笑意。

    没想到,叶蓁会在此时来到明处。

    刚刚卢玉昏倒,也让她心中有所猜测,如今叶蓁出现,事情倒是可以解决了。

    “是她…”

    柯子谟也神情紧绷,低声呢喃了一句,眼中有些不敢置信。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叶蓁,当初邬魍山一别,已经许久未见,不过他还是会时常想起那个手持弯弓,气质清淡如同夜半幽蓝的女子。

    “叶姑娘?!”

    站在柯子谟身旁的柯子歆也惊诧地喊了一声。

    闻言,付浮生挑眉。

    “你们认识这青衣女子?”

    他双手环胸,满脸欣赏地看着叶蓁。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世间女子各种类型也见识了不少,可像叶蓁这种,清清淡淡宛如不在尘世之中的,还是头一次见。

    她淡然,静谧,好似世间没有任何东西有资格让她驻足凝视一般。

    “关你什么事”

    柯子歆冷哼一声,没有解释。

    付浮生无语地耸了耸肩,不说就不说,他迟早会知道。

    “你是何人?!”

    彭坤本想怒骂,但看到叶蓁,眼睛一亮。

    果然如同卢玉猜想的那般,彭坤对貌美女子一向很感兴趣。

    但想起怀中还陷入“昏迷”的卢玉,彭坤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一句,当然,他也很想知道叶蓁的名字,这种级别的美人,世间少有啊。

    而卢玉早在叶蓁开口时,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她心头宛如注入了万千寒冰,叶蓁的出现让她明白,她的身份真的暴露了。

    面对这么多华夏修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彭坤,只希望这个废物不要辜负她的期待,能够保下她的命!

    随着叶蓁的到来,周围的神农弟子有意识地将她和修者联盟的弟子隔离,那种浓烈的保护状态让所有人都看的分明。

    付浮生和柯子谟皆是眯了眯眸子,在心中猜想着叶蓁的身份。

    哪怕农天,怕是都不能得到这些弟子如此保护吧?

    “姑娘,你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灵也眸光一闪,她自然也看出叶蓁在神农一脉颇高的地位。

    “怀孕了”

    叶蓁双手摊开,脸上的笑容越发凉了。

    没错,卢玉怀孕了,只可惜,怀的不是人之子,而是魔人。

    妖兽和人所生的孩子被称为半妖,而妖魔和人的孩子则被称为魔人。

    妖魔一族进攻大陆,俘虏人族女子,两者结合后,人族女子生下的孩子就被称为魔人,它们既有人的体魄,又有妖魔的力量,妖魔一族就着重培育着这种类型的魔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学习人族功法,从而称霸整个世界。

    但是魔人在妖魔一族的领地过得格外凄惨,如同圈养的牲畜。

    妖魔想要用到魔人,却又嫌弃对方沾染着人族血脉。

    叶蓁也曾有幸见过魔人,在饕餮大陆。

    那个时候,侵略饕餮大陆的妖魔中,就有一支战队被称为“魔人军”,他们长得不如妖魔粗犷,也没有人族纤细,但力量上却丝毫不弱。

    卢玉虽然占有的是人族躯壳,但自身却是妖魔的灵魂。

    她腹中孕育的孩子,会被她灵魂的魔气感染,还是魔人。

    妖魔果然是妖魔,会拿自己腹中的孩子作为筹码,妄图让彭坤保下她,脱离花婆婆的监视和掌控,可惜,这一切被她看到,就是愚蠢。

    “怀孕?”

    “怀孕?”

    两个异口同声地问话响起。

    灵声音有些尖锐,她回头看向卢玉的肚子,面色微变,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了孩子,她真是该死!

    而另一个就是彭坤,他的声音自然是惊喜。

    华夏人素来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哪怕修者,都希望能拥有传承自己血脉的孩子,彭坤自然也不例外。

    可惜,他和灵成婚多年,却始终都没有孩子,如今卢玉怀孕,让他一颗心又活了过来,抱着卢玉的手紧了紧,这可能会是他唯一的孩子。

    周围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姑娘,不知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有的人该救,有的人该死?”

    灵倏然回神,想起了刚刚叶蓁出现时说过的话。

    听到这话,卢玉隐藏在衣袖中的手紧紧捏住,灵…灵…这个恨不得置她于死地的女人,早知会有今日,当初她就应该找法子了结了她!

    而彭坤也回过神来,他紧紧抱着卢玉,满脸警惕地看着叶蓁。

    “你不用如此紧张,因为你即便紧张,她今日…也要死”

    叶蓁步子轻动,声音微凉,哪怕是凛然的话却也没有半分杀意。

    “你!承欢怎么得罪了你,你竟然如此狠毒,要对一个孕妇下手!”

    彭坤痛心疾首地看向叶蓁,没想到这个外表如此美丽的女人,却有一颗蛇蝎般的心肠,如今,卢玉在他心中可比任何人都重要,他会保护她的。

    “你好意思问这种话?这贱人做的坏事可多了去了,你知道她是叶家的人吧,那是抢了我叶姐姐的身份!她为了隐瞒自己贫苦人家出生,把自己的亲人朋友全都害死,还把抚养自己长大的孤儿院一把火烧光,诸如此类的坏事真是数不胜数,我也不一一和你挑明了,你抱着的可不是孕妇,而是魔鬼!”

    农樱鄙夷地撇撇嘴,宛如倒豆子般把这些事通通说了出来。

    霎时,所有人都惊呼着后退几步,远离了卢玉。

    想起曾经和她一起练武,众人心中都不免胆寒。

    而彭坤也双手微僵,他想丢开卢玉,但是想到她腹中的孩子,还是咬着牙僵硬着手臂抱着她,莫说别人,就他这个曾与之同床共枕的人,心头都一片凉意。

    遥想当初,若她乘自己不注意,一刀结果了他,也不是没可能啊!

    “承欢是个善良的女人,不可能做这些事,你们真是信口雌黄!”

    彭坤冷声说着,但心脏却跳动地极快。

    说实话,他已经相信了农樱的说辞。

    不光是因为农樱那么信誓旦旦,更因为他想起曾经卢玉偶然间露出的冷光,那种冷,绝不是善良的女人应该有的,很多事,如今细想,真是极端恐惧。

    “逍遥前辈,麻烦您了”

    叶蓁没空理会彭坤的话,而是对着身后说道。

    话落,农逍遥便突然出现,来到叶蓁身边。

    “叶丫头,要怎么做尽管说,处理完咱们还要赶紧启程呢!”

    农逍遥打着哈气,但眼神中的冰冷却直接穿透了彭坤的心。

    农逍遥,在场修者联盟中的人没人认识,也就花婆婆对他还了解一些。

    但就他周身的气息,却让人知道,这绝不是个普通人。

    叶蓁挑眉,清美的容颜挂上了淡淡的笑。

    她吐出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四个字:

    “剖腹取子”

    ------题外话------

    最近评论里有些广告,说一小时赚多少钱的,希望小可爱们不要相信,那都是骗人的,我如果没有及时删除,你们千万不要相信知道吗?

    推荐文。

    《重生之医者无双》/南滢

    一碗毒yao让她魂归异世,再次醒来,林清玥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一个婴儿?

    超高的天赋和对中医的热爱,让林清玥得以拜名师、习古技。

    学成归来,一手好医术让她扬名。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